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191 第一級重啟

這支銀色長槍,楚云升最初得自于阮落之手,而阮家是從哪里搞來的,卻不得而知.
  阮家所建立的白制兵也說不清楚,一有說來自極南雪國,一有說來自天羽國,甚至還有人說來自大陸國.
  但均被梅爾蒂尼,小長羽等人前后所否認,從來沒有見過.
  楚云升從第二戰場趕回來后,先是忙著應付神使與烏怒人,接著又處在暗域險地,還沒來得及顧上它.
  當時在第二戰場上,他用完槍體中的源門力量之后,來不及收回,便留在了原地,等他消滅敵人后,槍已經不見了.
  現在又看到它,估計是被三大艦隊"撿了"回去.
  拔異將它扛出來的時候,楚云升就想立即阻止,開玩笑,在第二戰場的時候,僅僅吸收了幾個樞機的力量,它便控制不住,現在面對的可是一個源門,哪怕是半死的源門,那也是貨真價實的實力.
  戥卻及時地給他發來信息:"是我安排的,那道武器,我在瑟己人戰艦中的時候就接觸過了,本來是準備用在你不能及時回來的情況下,對付烏怒人所用."
  楚云升有些奇怪:"你知道它是什么東西?"
  戥很迅捷地回答道:"知道一點,但不是全部,有人稱它們為禁設之武,為某個可能存在過后來又消失的神秘勢力所有,也有人認為它們源自于某個技術極其先進的種族之手,但都沒有確鑿的證據,來歷一直都是個謎."
  楚云升疑問道:"它們?你見過其他類似的東西?"
  戥說道:"我們一個拓荒的先輩曾在一個星域發現過一個,但它的功能并不是武器,而是一個未知的部件,已經有很多年的歷史了."
  楚云升再次提醒它道:"不管怎么,這支槍很怪異,控制不住就要出事."
  戥道:"您放心,我已經想辦法清除了它構體內一部分錯誤信息.雖然還有大量暫時沒辦法清理的信息,但暫時也不會再失控,它失控的原因主要是非法使用……"
  這時候,釘在高溫體源門身體中的銀色長槍出現了不可思議的變化.
  源門的生命與力量一絲絲被它抽離.銀色的槍體上出現許多精密入微的構件,構件環環相扣,組成一個龐大的物理世界.
  它以眼花繚亂地速度,展現著震撼的科技之美,一塊塊微小的凹凸方體在槍體上沉浮排列,像是運算的機器,但一轉眼,它便塌陷下去,從槍尖迅速消失,向后收縮回卷.直到坍縮為一個極小的點,包裹在奇異的光芒之中.
  就在周圍的樞機以及楚云升都以為它會保持這種狀態繼續下去的時候,光芒中忽然再次迅速地延展出仿佛編織的光道.
  片刻,鏗地一道震動!
  光芒內斂,突然消失.
  眾人視線中.一柄靜靜懸浮在幽暗空中的銀色長槍再次出現,寒鋒直逼人心.
  從樣子上看,似乎與之前還是一樣,但是包括楚云升在內,都覺得似乎哪里又不同了,但又說不上來.
  戥這時候向正在上空的楚云升解釋道:"簡單點來說,它剛才是"重啟"了.消除了一些錯誤,但可惜,我也只能做到讓它第一級"重啟".
  一級重啟后,依舊是"槍"的形態,這是它上一個使用者設置決定的,只有第二級重啟.才能抹掉這個形態,我們也沒有那個能力,大概只有靈主才能做到."
  戥的話讓楚云升一下子想到,不會是阮落設置的吧?
  長槍的模樣符合地球人的文化,如果不是他.還會有誰?
  楚云升現在有靈蘊,或許可以進行二次重啟,抹掉槍的形態,但對他而言,除了浪費靈蘊,沒有什么意義.
  他已經有了紫氣之劍,難道再設置一個劍出來?
  對紫氣之劍他還是很滿意的,比以前他自己制造的千辟劍,要"結實"不知道多少倍,符合他頻繁戰斗的需要經久,耐用,不怕被本體元氣撐爆,必要的時候,還可以注入靈蘊.
  但如果是弓的形態,或許就不同了,楚云升需要一個能夠配合前輩戰技的高等次"弓".
  這支銀色長槍中所蘊含的源門之法,像是某種超遠程打擊,和它現在"槍"的形態是很不符的,就像是本來是個望遠鏡,卻做成了眼鏡的樣子,十分的別扭,正確的匹配應該是同樣遠程的武器形態.
  也不知道是不是阮落亂搞設置的,現在也只能這個樣子了.
  其實對于弓還是槍,這種冷兵器的說法,楚云升有自己的理解.
  因為語言的不同,生命層次的不同,比如古書,以當時人類的文明層次,對遠程的武器最直白的理解就是弓箭,而到了現代,"箭"的含義已經延伸到更廣的領域,比如宇宙火箭,這時候再理解的話,可能又是另外一種先進的遠程武器.
  但不管是哪一種兵器,或者說武器,楚云升一向不太講究,能用,合適,稱手就好,真要研究下去,一輩子都未必能再鉆出來,那是一門學問,得有專業的人去做,他修煉的方向已經夠亂,夠多.[,!]得了.
  并且,靈封一旦解開,他需要盡快建立一個能將黑氣威力最大化發揮出來的新力量體系,而黑氣一出來,就是要殺人的,因此也沒人能幫他,只能靠自己去反復琢磨與嘗試,完成這個浩大的"工程",可預見將消耗無數的精力與時間.
  完成第一級重啟的銀色長槍,仍然有著極其暴虐的能量氣息,可能需要第二級重啟才能知道原因.
  楚云升看了一眼從平臺上爬起來的拔異,見他傷勢雖重,但比起他修煉的慘狀要好得多,便不再去管下面的事情,集中精力對付越來越接近的龐大艦隊.
  他身邊的兩個源門正在全力應對來自敵人艦隊中的強大源門力量,暫時不需要他插手,戥給與它們的作戰支持系統,雖然不能完全解開一個八元天源門的源門之地,但也勉強可以讓它們以低一個境界的實力.并力在一起,與對方暫時周旋.
  需要他出劍的時候,戥會給出提醒,這種不需要動腦子.聽著有條不紊的安排就行的打法,楚云升也很久沒有體會過了,有點的不適應.
  但面對一個如泰山壓頂般的龐大艦隊,還有一個八元天境界的高手,整個左旋精銳艦隊竟然沒有一個人緊張!
  如果高溫體源門還活著的話,十有八,九要再郁悶一陣子.
  結束與戥的通話后,楚云升便將全部的注意力投放在戰場上,不是他不相信這個外星生命,而是他習慣于時時刻刻繃緊最后一根神經,在新世界的時候.有過一段時間放松了,他還做過自我警醒.
  戰場的形式暫且還看不出來端倪,雙方都在小心卻又緊迫地準備變局的到來.
  左旋艦隊繼續上沖,兩個源門尊者的力量負責開道,劈開敵人的源空之地.讓艦隊加速沖入敵群.
  眼看就要到了一個關鍵的位置,在這個距離上,在地面上看來,還是天文的單位長度,但對于星空,已經足夠的近了,許多毀滅性殺傷武器已經可以在相對速度中快速到達了.
  "前儲大人."戥的聲音再次傳來:"小心對方的源門之法.它應該會選擇在這個距離上,配合殺傷性武器,一次出盡全力,解決戰爭."
  剛才,對方艦隊中的八元天源門的源門之法,被楚云升第四劍式打回去的時候.它似乎猶豫了一下,有性驚,不過很快便再次壓迫過來,中間不知道發生了事情.
  楚云升經歷了三個星空戰場,前前后后也遇到過差不多十幾個源門.對源門之法這一籠統的概念,也漸漸有所了解.
  一般七元天的源門所有的源門之法,基本都是指對戰場空間的控制,屬于一種"軛",也叫源空之地,樞機陷入進來,樞機之力就會被束縛,無法釋出,成為一個靶子,而艦隊掉入進來,則會被控制,無力反抗,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對方自己消滅.
  到了八元天的境界,源門之法就會多出一種,除了可以形成束縛,控制與侵略性更加強大的"軛",形成更遠的源空之地,還會出現第二種源門之法,性質為純粹的"擊",不論目標在與不在自己的源空之地,都將被其鎖定而攻伐.
  銀色長槍中蘊含的源門之法,便包括了"軛"與"擊",尤其是"擊",一旦被它鎖定,基本沒有避開的可能,除非境界層次更高,或者用別的辦法轉嫁.
  左旋聯軍中的十幾個源門,都沒有"擊"的源門之法,只有源空之地,唯一一個八元天,還被楚云升瞬殺了.
  戥現在提醒他的,便是敵人艦隊中的那個源門,有很大可能要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達到的同時,使用最強的一"擊",一舉摧毀左旋聯軍.
  甚至有可能,它們也知道左旋聯軍沖散它們的意圖,但仍沒有后撤,為得就是在這個關鍵距離點上,看誰能夠一舉勝出,成為戰場的變局點.
  楚云升猜測,那個八元天的源門,親身感受過第四劍式的力量,判斷他不可能將八元天境界的"擊"之源門之法打回!
  這個猜測是很正確的,它的判斷沒人任何問題,楚云升的第四劍式,的確沒辦法將八元天的攻擊源門之法徹底打滅,當初銀色長槍在阮落那個半吊子源門手中,第四劍式之后,他依然也是最后靠著拼命地使出一道道第二劍式,才驚險稍稍偏離一光擊殺.
  左旋的那個八元天源門是被楚云升近身,根本沒來得及施展.
  現在的情況卻不同,敵人是真正的八元天境界,不是阮落那種半吊子,也沒有被他近身,所以,它的策略沒有一點問題.
  不是每一個見到第四劍式的人,都會驚掉下巴然后逃跑的.
  能活到源門的級別,尤其八元天的境界,沒有一個是普通之輩,正如金甲源門所說,世間蕓蕓生靈,入源門者,寥寥無幾,而破入八元天的生命,更是已經快要站在這座生命金字塔之巔!
  就是那個高溫體源門,看起來可笑,其實不過是奸詐而已,誰要是真信了它,就是它現在的下場.而被楚云升瞬殺的第一個左旋源門尊者,如果楚云升不出現,它根本就不可笑,金甲源門必死.
  因此在敵人的八元天源門看.[,!]來,左旋艦隊以為楚云升的那道古怪力量可以勝出,是不可能的,更是必死無疑的.
  但楚云升也不會告訴它,他可以連續使出三劍,可以一次四劍式連殺,可以相互激增攀升到更強的領域,更不會告訴它,他的第四劍式,已經水到渠成地從初學晉級到普通級.
  而左旋聯軍之中,也只有戥知道.
  越來越近的兩只艦隊,垂直相交,武器的寒芒在暗域中偶爾反射一粒星芒,更多的武器,則完全看不見.
  變局點的絕殺,開始進入倒計時!
  第一更.i75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