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186 永遠關閉的那扇門

^
  要逆轉封獸符,并且保持意識的完整性,將零維轉移到另外一個生物體上,剔除符文技術的烙印,便有些類似于烏怒人的零維移植技術。www.booksrc.net看最新最全小說
  烏怒人的技術是成熟的,它們的主懸椎體至今仍能完成零維移植,可靠性極高,而楚云升借助符文逆轉,是他在黃山之戰后下形成的,后來在余寒武的身上又做過一次嘗試。
  到目前為止,也只有過兩次的經驗,每一次都遭遇到很大的危險,充滿著不確定性。
  逆轉封印,最重要的兩個條件,瀕死、逆轉對象意志的不抵抗,戥和它所設計的暗艦都基本都滿足了。
  現在,唯一要面臨的就是不可測的意外風險。
  逆轉此時快要進行到了最后一刻,戥的零維與多維空間的關系,在符文規則的運轉下,正復雜而玄奧地逆轉向暗艦,控制符文的楚云升,隱約地感覺到符文出現一絲異常。
  異常的來源他不是很清楚,但是異常帶來的影響他很熟悉,很多符文在最后關頭失敗之前,都有著這樣的朕兆!
  起先,只是微小的異常,不仔細感覺的話,幾乎不可發覺,緊接著,微小的異常導致連鎖的反應,在符文其他結構中,跟著出現一連串的細小錯誤,這個時候,如果不及時糾正,或者強行中止,將出現無法意料的后果。
  有時候,總結構會強行排除這些異常,勉強使得符文成功。但更多的時候,當錯誤積累到一定的程度,符文迅速走向崩潰。
  而此刻失敗的下場。不但是符文,戥的零維空間也會跟著一起泯滅。
  楚云升很快發現了兩個問題,一個是這個外星人生命體復雜,符本體想要將它與零維空間的關系解析開來,需要大量的時間,第二個,戥的意識很強大。干擾到符文的運轉結構。
  符文曲線條路中,涉及到物質與空間的玄奧關系,楚云升不能隨便插手。但基于對符文熟悉的了解,他首先在外圍幫助符文牢固符本體的結構,尤其是解析零維與多維空間關系的結構。
  看起來像是打補丁一樣,不停地給異常的地方恢復力量。
  然后。他短暫地退入到自己的零維空間。經過分叉線,迅速來到氣泡的世界,尋找到周圍異常的“氣泡”,確定戥的位置。
  在這里,他不能亂動,也做不了什么,但卻可以觀察到戥的零維變化,以此來決定如果調解符文。對抗第二個問題:意識的干擾。
  這很復雜,也很細微。每極其微小地調整一次,他就要迅速來回觀察數十次,十分的慎重。
  年輕人不知道楚云升根本不懂其中的原理,自己完成了“試驗品”,在楚云升來回謹慎地微調嘗試下,一步步地走在死亡與生存之間的邊緣。
  說是要看運氣,就是指現在了,要看年輕人自己的運氣,也要看楚云升的運氣。
  一個不小心,楚云升微小調整符文出錯,年輕人的零維中劇烈地震蕩起來,一下子幾乎失去了意識,緊接著,楚云升便立即在氣泡的世界中,觀察到戥的“氣泡”激烈變化,然后迅速更正,將他已經一腳踏入深淵的生命再前行拉回來。
  不斷地嘗試,不斷地調整更正中,符文眼看就要完成,只差最后一點點,楚云升的手段卻漸漸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面對一步步積累下來的問題,用光了他幾乎都有的經驗,現在,必須面對一個類似往左還是往右的關鍵選擇。
  一旦出錯,符文將徹底失敗。
  不再有經驗可以參考,完全不懂原因,全憑運氣了!
  選擇任何一個方向改動,都有50%的成功可能,同時,也有50%的失敗率。
  拋硬幣顯然是一種愚蠢的辦法,那是用一種或然率,來決定另外一種或然率。
  他再一次面對無形的命運,掌控著一切的命運。
  此時同樣面對命運的還有戥,但他的命運似乎被動在楚云升的選擇里。
  然而楚云升并沒有想太多,甚至一點想法都沒有,任憑命運如何地猙獰,他仿佛也不聽到,繼續做著他覺得想要做的事情。
  他將許多境界的東西暫時忘掉,從樞機到源門,從四元到六元,這些東西都統統不去想,沉浸入構建在腦海中的一道三階巔峰的封獸符文的線條世界中,尋找著符文種族給他留下一抹至關重要的“靈魂”!
  當然,他不可能在這個時候突然就能感覺到那一絲靈魂,只是尋找這種感覺,在朦朧中觸摸那扇不知方位的大門。
  符文已在緊要關頭,楚云升極快地讓自己沉靜下來,經過無數次生死之戰的磨練,越是在這個時候,他反而越是能夠平靜下來。
  時間一秒一秒地過著,眼看符文就要到了最終的階段,錯誤的鏈條隱約在符文中若有若無地體現,一旦暴露,必將摧毀所有的努力于一旦。
  楚云升計算著時間,在最后一刻,順著那絲朦朧,毫不猶豫地出手,將符文的規則洪流輕輕一撥,像是只觸摸了一下。
  下一刻,光華內斂而盡,蕩然于艦內的色芒一掃而空。
  戰艦中一片的安靜,沒有楚云升的聲音,也沒有年輕人的聲音。
  弭婭焦急地等待角落艙門之外,不時地打望艙門之后,卻不敢進去,怕打擾到楚云升,更擔心楚云升所說的,運氣不濟,最終失敗。
  長久以來,從在同向化攻擊下戰隊逃生的那天起,這個用吳大俊的名字,冒充冷星人的地球人親戚身份,混在她們戰隊里的年輕人,在不知不覺中,贏得了戰隊上下絕大部分的信任。
  甚至當他的真實身份被揭開后,阿里仍然叫他大俊,從來沒有叫過他一次“戥”,他似乎也沒有刻意地糾正過。
  有意思的是,他后來瞞著烏怒人悄然來戰艦幫助制造暗艦的時候,順帶還把阿里的假眼又修了一次,聽苒說,那天阿里和他曾經的戰友,在他走后罵了一個晚上……
  然而,就是這個叫大俊也叫戥的年輕人,幫助她們從第二戰場上活了下來,帶著她們幾乎毫發無傷地穿越整個第三戰場,讓分裂冷星艦隊的烏怒人無計可施,更逼得傳說中的暗物飛船空有一身強大的力量,卻不得不黯然跑去未來。
  別說是她們,就是三大艦隊也像是做夢一樣,放在以前,想都不敢想。
  可真要細想起來,又覺得恐怖之極。
  現在雖然來到了暗域,但是處境卻并不樂觀,甚至更加兇險,黑暗中到處都是貪婪而饑餓的眼睛。
  如果之前,敵軍圍剿左旋敗兵的動力,還只是想著分享一場盛宴,許多艦隊都看得出來出工不出力,都等著以最小的代價,獲得最大的戰利品。
  但現在,面對漫長的暗域,所有人都逼在了生死之線上,左旋敗兵依舊是為生存而戰,而敵人卻產生了變化,也必須為生存而戰!
  毫無疑問,就是弭婭也知道,比起之前,必將更加慘烈。
  這個年輕人,能活下來嗎?
  弭婭沒來由地想要向神祈禱,祈禱運氣不要太壞,但立即苦笑一聲,冷星人的神,不正在角落的艙門后面嗎?
  許久后,艙門打開,弭婭在第一時間彈起身體,緊張著望著門口。
  楚云升一臉嚴肅地走了出來,眼神冰沉,弭婭心中頓時咯噔一下,仿佛無底深淵般地沉了下去,剛張開的口,竟發不出一點的聲音。
  失敗了嗎?還是失敗了嗎?
  弭婭看著楚云升一刻不停地走她身邊陰沉地掠了過去,想要開口問一下,卻沒有鼓起勇氣。
  搖曳的艙門后面,陰暗的角落,空空蕩蕩,冰冷冰冷的,像是到了絕對零度,到處飄蕩著死亡的氣息。
  “隊長,怎么樣了?”阿里緊張地聲音通過通訊器傳來。
  弭婭不知道如何回答,沉默著。
  阿里的聲音便也沒有再次響起,隱約間,能夠聽到他黯然的微弱嘆息聲。
  ……
  楚云升沒有再去戰艦的控制室,獨自一人來到艦外,望著距離極其遙遠,仿佛并不是真實存在的一個個巨大星系,心中面臨著一個抉擇。
  逆轉并沒有出現意外,戥很快就會控制全艦,弭婭等人以及總聯軍馬上就會知道,用不著他一個個去說。
  但逆轉完成時,卻出現了另外一個意外他在尋找締造符文種族靈魂感觸的最后,符文完成的一剎,分明地感覺到他所知道的符文技術竟然是被“閹割”過的,真正的靈魂部分被徹底消滅了,那扇門永遠地關閉了。
  如果他想要再次打開,那么面臨的將是關上這扇門的神秘力量注意。
  如果不打開,他的符文修煉,也到此為止了,再無寸進的可能。
  那么,前輩,當時知道嗎?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