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1180 憋屈烏怒

^
  年輕人終于獲得了夢寐以求的總聯軍指揮大權!
  楚云升卻并沒有離去,就站在控制艙中,他知道,楚云升此刻雖然將控制權交給了他,但對他并非完全的信任,必要的時候,楚云升會首先殺了他。www.booksrc.net
  不過,他生命就要就走到了盡頭,這一戰將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戰,不需要其他任何人來結束他的生命。
  他一定要帶著勝利走向死亡。
  一道道命令行云流水般地發射出去,靠著石頭狀封印生物的幫忙,在最短的時間內,他將龐大的布置一一展開。
  這時候,年輕人發現楚云升有一個優點,是堪卟、弭婭和神使都沒有的,一旦他開始指揮,楚云升便不發一言,不問他為什么,也不干涉他如何下令,任由他發揮。
  這讓他可以集中全部的注意力在遼闊的星空戰場上。
  老冷星艦隊上升騰起的巨大陰影,在暗艦的投影上,漸漸地露出龐大的身軀,一個橢圓體的“怪物”,數百倍于老冷星艦隊體積,與它比起來,老冷星艦隊就像泰坦尼克號旁邊的小帆船,而暗艦所在的殘片戰艦,在它的巨大身軀籠罩子啊,幾乎看不見。
  數不清的陰影從它身中、身后飛出,鋪天蓋地,嘯動星光!
  楚云升鎮定地望著蜂擁而至的陰影,石頭狀封印生物還能堅持一會,他沒有去問那個叫戥的外星人如何應付,那不過是對自己的心理安慰。知道不知道都一樣。
  外圍的聯軍艦隊此時如同一道道光線一樣,圍繞著一個看不見的中心軸極速轉動,形成一個由無數戰艦組成的艦光球體。而十六個源門尊者分散在更遠的外圍,芝麻大小般的生命體,像是被艦光流動球體俘獲的衛星,跟隨“球體”公轉自旋。
  楚云升看不出來有什么玄妙的地方,但漸漸地,他敏銳地感覺到戰艦似乎受到一股無形的力量拉扯,微微傾斜。艦中的人與物體,都在這股力量下,傾斜漂浮起來。
  起初還只是輕微的拉扯。楚云升用本體元氣稍微糾正一下,便立即恢復到原位,但下一秒,這股力量像是非連續般地突地跳躍起來。越來越強。仿佛突破了什么臨界線,急劇地放大。
  整個戰艦已經被它拉扯豎起來,并向著它拉扯的方向飛去。
  這個過程很短,通過艦內聲音的傳動,可以聽到殘破戰甲的外甲嘎吱破裂的連綿之音,在監控器上,也清晰地可以看到地底小人制造的艦甲,破裂成數不清的碎片。在這股越來越強的力量下,碎片迅速被“壓扁”。像是攥起的紙團,越來越小,最終視線上已經無法看見。
  老冷星艦隊的情況尚未好一些,楚云升已經聽拔異等人說過,烏怒人改造過艦隊,里外都換了不少,但這種好也并未堅持太久,許多薄弱的地方迅速出現裂縫,像是被劈開一般的清晰。
  通過暗艦的偵測器,楚云升看到一個卡旦人從裂縫中拋了出來,僅僅一瞬間,便連同骨頭血肉,縮成了看見的一個點。
  沒有血跡,沒有慘叫,星空中靜謐無聲,宛如死亡的世界。
  大約又過了一小段時間,無數的陰影已將殘破戰艦重重疊疊地包圍,眼看就要“撕碎”殘破戰艦的時候,如衛星般公轉的十六個源門,幾乎在同時展開源門之法。
  同時,在艦光旋轉球體的中心軸上,爆裂著數之不清的光芒。
  楚云升只皺了一下眉頭,殘破戰艦便仿佛被無限拉長一般,迅速消失在原地,出現在旋轉球體的下方。
  以他的境界,甚至能夠看到自己留在空間中的長長虛影。
  嘯動星光的陰影群撲了一個空,殘破戰艦已經從它們的包圍中消失,神奇地出現在己方的陣營!
  戰艦中沒有歡呼聲,只有一片的震撼。
  沒人知道他們是怎么過來,就是楚云升,雖然能夠感受到過程的細微之處,但也無法理解。
  而且,他感覺到十六個源門生命的源門之法還是原來的源門之法,但它們的作用卻產生了變化,在一種非常完美的組合中,配合那股拉扯力量,將其放大,為其掃清障礙,精確出現在任何源門之法所在的空間。
  與之前那種混亂的疊加相比,一個像是街頭的混戰,一個則是森嚴的軍隊!
  而源門生命還是那十六個源門生命,源門之法也依然是原來的源門之法,包括那些聯軍戰艦仍然是原來的戰艦,卻下一子,變得極為厲害起來。
  “引力畸變。”
  回到己方陣營,年輕人稍微空了一點一下,分出一點點精力說道。
  楚云升并沒有問他,但他覺得自己還是說一下比較好,現在的情況,他已經很滿意了,起碼楚云升沒有瞎指揮他,也沒有干擾他一點點布置。
  “我先制造了一個引力源……”年輕人怕楚云升不太懂,試圖用地球人淺顯的文字來描述。
  卻剛說到一半,就聽到楚云升打斷他道:“危機還沒有解除,好好打仗,不用解釋給我聽。”
  年輕人被噎了一下,但也沒有不高興,他生命不多,精力有限,能不用說話,正求之不得!
  現在的戰場上,情況十分的奇特。
  一邊是艦光旋轉的球體,加上十六個源門衛星,一邊是老冷星艦隊,位于龐大的橢圓體暗物飛船下方。
  中間橫亙著十六道源門之法組合下,強大的引力場。
  如果烏怒人靠過來,在源門之法的控制下,它們很快就會被壓縮成一個點,被扯斷艦體物質中的強基本力。成為粒子狀體,
  如果不靠過來,它們就只能懸浮在哪里。跑不掉,又攻擊不到任何人,像是被放著的風箏。
  憋屈!
  這是許多與三大艦隊分聯軍交過手的敵軍艦隊共有的感受,那種有著渾身的力氣,卻就是死活使不出來……
  如今,同樣的感受,出現在了烏怒人身上。
  楚云升也是第一次見到戰爭居然可以打。沒有兩軍對陣,沒有沖殺往復,戰艦不用來沖陣。源門不用來主宰,甚至顛覆了他在第一第二戰場的所見所聞。
  回到己方陣營,戰艦暫時安全了,剩下的就是如何殺掉烏怒人。以及如何對付那艘暗物飛船。
  楚云升不讓那叫戥的外星生命解釋。不等于他不想知道現在到底是什么情況,到了艦光球體下,他便可以聯系上總聯軍主艦,從它們那里得到信息。
  “絕大部分暗物質,只受引力作用,能夠建造出暗物質飛船,都是對傳遞引力的引力子具備極高的知識水平,正常情況下。它們可以通過控制引力子,切斷任何星體對它們的引力作用。”
  總聯軍那邊很快傳來信號。向他這位靠修煉起家的前儲大人見到地解釋著,畢竟現在是戰場狀態,不是學習的時候:
  “根據指揮官接下來的命令內容,我們推測,應該是想要制造一場引力子爆炸,數量上超過對方控制的閥值,強行“吹”走它,這一點,集合全聯軍的資源,我們有優勢。”
  想要消滅掉這艘暗物飛船,是不現實的,它的層次太高,能把它趕走,趕到敵軍陣營中就再好不過了。
  楚云升還記得烏怒人曾給過銀色軍隊幾套有限的真正烏怒戰衣改裝品,用的就是引力子切斷,陡然間加快速度,以此看來,烏怒人的確是在朝著制造暗物飛船的方向努力。
  總聯軍利用烏怒人與暗物飛船憋屈暫時攻不過來的時間,抓緊準備資源,集中各種涉及引力的高低武器,運送向巨大艦光旋轉球體的中心軸位置。
  楚云升一下子成了一個閑人,源門之法他沒有,年輕人也很配合地沒有提,開飛船他不會,辨別武器他不懂,集中資源他沒知識,唯一能做的,就是坐鎮在弭婭的戰艦中,確保年輕人下達的一條條命令不被質疑……
  就在他以為直到此戰結束,都不會再需要他的時候,年輕人終于找到他道:“前儲大人,我需要你的協助,將一顆振蕩引發體,放入對方周圍空間的內部。”
  這個任務只有楚云升才能完成,這也是他向弭婭說必勝的信心,只要將振動引發體放入對方范圍內部,戰爭將一擊而勝,從頭到尾,烏怒人與暗物飛船都沒有足夠的時間來得及反擊一次。
  他想要完勝,以輝煌的勝利,來作為他死亡的葬禮。
  但卻有一個問題,讓楚云升孤身深入,如果不信任他,幾乎是不可能的,他只要不發動進攻,甚至稍晚發動一點點,楚云升就必死無疑。
  時間不等人,機會稍縱即逝,烏怒人與暗物飛船不可能永遠地被困住,再晚上一點,它們就會破開困境,重新發起進攻。
  楚云升沒有立即答復他,同樣在思考危險的程度。
  弭婭已經不敢開口再說什么了,之前是總聯軍的指揮權,她還能幫助年輕人爭取一下,現在關系到楚云升的生死,無論如何,她也不能再說讓楚云升信任戥之類的話,那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也沒那個資格。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著,楚云升看了看弭婭緊張的神情,以及感覺那個外星生命的沉默,淡淡一笑道:“你們以為我會死?”
  弭婭微微一楞,難道不是生死的問題嗎?不是的話,為什么猶豫這么久?
  楚云升不再多說,想著那個叫戥的外形生命說道:“我可以告訴你,我手里還有靈蘊,你應該知道這是什么,除此之外,我還有很多你想不到的東西,所以我不是擔心死的問題。
  但是如果你沒有及時發動攻擊的話,那,,,既然你說你都要死了,我也不能用死亡來制衡你,那,就瞬間結束你的指揮權吧。”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