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1171 生物試驗品

楚云升目光頓時凝起,直視小長羽片刻,沉道:
  “什么人?在什么地方?”
  和他現在一模一樣的“人”,沒有意外的話,應該就是冥。
  冥的影子的確出現過在冷星戰場,但那時候,小長羽已經被封死在主懸椎體,不可能見到。
  她是什么時候,在什么地方見到的?還是說,在騙自己?
  小長羽精致的眉頭微微蹙了一下,道:“我不知道它是誰,還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那時候我還不知道你是誰,是在靠近嗷卡人沙漠的叢林里。”
  說到這里,她停了一下,見楚云升沒有打斷她的意思,便繼續平靜地說道:“我當時因為一些事情,潛伏在一群地球人當中,然后遇到了背叛你的血族與你的戰斗,戰斗中,一個血族奮力刺穿你的身體,將你的血液順著刀尖刺入我的身體。”
  楚云升皺了皺眉頭,小長羽說得很籠統,他不太記得具體的情形,估計她還有什么較為**的事情,與此無關,所以沒有說出來。
  回憶了片刻,楚云升也只能想起后來跨越火線的情形,叢林里生過很多的事情,沙蛄群、枯枝生物、火燒印度營地等等,這些影響極深的事情他還記得,其他事情細節都快忘得差不多了,便說道:“你繼續說。”
  小長羽也沒有解釋,那段過去,曾經令她難以啟齒,但經過滅族亡國之難的巨變后,純源后的她,看淡了很多事情,如果不是她將要說的這件事如深刻她靈魂之中,恐怕也與楚云升一樣,忘記了。
  星空太遼闊,航行太遙遠。旅途太漫長,會迷失的不僅是方向,還有過去、自己、以及歸屬感。
  她整理了一下思緒,繼續說道:“在那絲血液中。我用了追本溯源,仿佛進入一條血色的長鏈中,在鏈條的頂端,我的意識被吸入了進去,一陣陣線條扭曲之后,在一片陰寒、腐朽與黑暗的世界,在那里,看到了與你現在幾乎一樣的生命!”
  事情已經過去了很久,但是再次回想起來,描述出來。小長羽仍有一種窒息的感覺,仿佛有一道無形的力量緊緊捏著她的脖子,讓她仿若要死去一般,臉色有些蒼白。
  楚云升聽完她的描述,眉頭一直鎖緊。道:“你將你當時所看到的場景與那個生命的樣子,詳細地再說一遍,還能記得嗎?”
  小長羽努力地恢復了平靜了,點點頭,道:“我不知道那里是哪里?到處都是陰暗腐朽的氣息,強大的生物比比皆是。
  我看到它的時候,它正從空中飛落。身后倒下一具巨大的尸體,手握一只漆黑的長槍,像是黑暗的閃電,無堅不摧,渾身流線的黑甲,背后張開鋒銳的甲翼。目光冷峻蕭殺,冷漠而無情。
  當時還有幾個源門生物在附近,它只說了一聲“滾”,那些源門便灰飛煙滅……”
  時隔多年,那最后的一幕。至今仍如刻在她腦袋里一般清晰,此刻回想起來,竟仿若身臨其境,不禁地微微顫栗!
  如今她跟隨冷星艦隊來到星空,經歷了第三戰場的殘酷戰場,但卻始終沒讓她有過太多太大的波動。
  因為她看過更為高端的戰爭,因為她現在深深的明白,她看到的是比源門生命更為強大的存在神靈!!
  但她不知道那是什么神靈,那道鋒銳的甲翼就像扎她靈魂一樣,讓她當時差點以為見到了天空之神。
  她想從楚云升這里知道答案,也想看到楚云升的反應,但卻沒想到,楚云升竟淡淡一笑道:“我留著甲翼是因為我只是源門之境,需要它用來定位,它留著干什么?真是比我還固執,難道還怕我認不得它了?”
  接著,他話鋒一轉,語氣嚴厲道:“追本溯源我也用過,不可能看到它,你隱瞞了什么?”
  他果然知道!
  這是小長羽第一個反應,她一直猜測楚云升與她所看到的神靈之間的關系,最為可信的一個猜測是,那個神靈是楚云升的契約靈主。
  果然是的,他知道“它”,在這個與語境中,用了“它”這個明顯表示認識的指代詞。
  多年盤旋壓抑在心中的巨大而窒息的疑問,仿佛代表著天羽族亡國滅族的原因心結一般,讓她打破了多年的平靜,脫口而出道:“它是你的靈主!?”
  楚云升看了她一眼,小長羽沒有見過掠命艦女人,那時候她已經在主懸椎體里面了,如果見過,也許就不會這么問,至少語氣不會這么肯定,而且,他現在身份又變了……
  楚云升沒有回答,只是看著她,仿佛仍等著剛才自己問出的問題。
  小長羽瞬間便意識到自己失態了,意識到了什么,但卻更加迷惘了,自嘲一笑:“我竟忘了你是神國前儲,靈主自然是神國至尊。”
  楚云升打斷她道:“我的確知道它是誰,但我和它的關系你不用猜,也不用糾結,和你、和你們天羽族,都沒有任何關系。”
  他的話像是一道宣判詞,讓小長羽了卻了心中長久以來淤積的窒息疑惑,也讓她似乎有些微微失落,黯然嘆息一聲。
  她淡淡道:“其實我知道天羽滅族之恨,永遠都報不了,不論它是不是你的靈主,你都是神國前儲,我只是天真地懷著一絲希望,希望……”
  楚云升很殘酷地接過話道:“希望它是你們的天空之神?我剛才說了,追本溯源你不可能看到它,無論是用我的那絲血,還是因為你自己是追本溯源主體的緣故,都不可能。”
  他這時候有點明白小長羽的心理了,她之所以希望冥是天空之神,不是因為冥有多強大,而是滅族之恨對她來說是永遠不可能實現的事情。
  所以,只要冥又是他的靈主,這樣的仇恨基礎就不在了,亡國滅族就瞬間變了性質,成了神靈對它們的懲罰,他就是神靈派來的懲罰使者,她就可以徹底放下心中的負擔,很愚昧,很可悲,但卻很現實,是她此生唯一能真正解脫的辦法。
  但這個時候,楚云升突然也冒出一個想法,真的不是它們的天空之神嗎?自己有什么確定的憑據嗎?
  似乎也沒有,反而大長羽的無窮射線,以及那個可以產生空間錯位的羽令都很詭異。
  其實,五國的靈主都很可疑!
  如今唯一能確定,才只有一個極南之地的雪苑使主子。
  小長羽自然不知楚云升心中所想,回答道:“你說的對,單是追本溯源,不可能看到它,我還有一個特殊的本領,是其他長羽所沒有的。”
  楚云升微微抬頭道:“什么本領?”
  小長羽恢復平靜道:“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原因,很多時候,我能夠“預見”到一些事情,有的事情就生大6或者深海中,有的事情則生在遙遠的星空,天羽族的族人一直認為我是神派來人間的預言者。
  但我自己明白,那些事情,都是我不知道什么原因而“看”到的,并不是我預言的,但我每次說出來后,后來幾乎都被證實的確生了。”
  楚云升沉默許久,他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如果是在冷星之戰他一樣也會一頭霧水,但現在,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小長羽經過了某支分叉線,屢屢到過他曾經去過的無數“氣泡”沉浮的世界,并且成功地進入別人的“氣泡”,也就是零維,然后還能全身而返!!
  雖然這一切她都在無意識中完成的,但卻更顯得強悍!
  不要說樞機,就是源門,也進入不了零維,零維修煉那是靈的領域,否則必死無疑,他就曾因此而頻于死亡。
  不進入零維,卻可以完美的利用分叉線,這種天資,與他比起來,真真切切地讓楚云升感覺到什么叫云泥之別!
  海國大殿主沒有說錯,小長羽的確是五國中被譽為資質最為卓越的“人”。
  而世間竟然真的有這種強悍的“生命”,難道如影人所說,它們是某種“生物試驗品”?小長羽是天羽族一代一代無數失敗殘次品中,唯一成功的一個?
  楚云升暗暗搖搖頭,這和他沒什么關系,便說道:“那血絲,和血液無關,其實就是包含著命源,順著命源之鏈,你進入了它統治的世界,然后應該是占據了某個生物的零維空間,“看到”了它。
  聽不懂沒關系,我現在再給你一絲我的命源,你再試試,看能不能再看到它在哪里?”
  小長羽大概在說出心中秘密之前,就預料到楚云升會有這個要求,并不意外,但她卻十分的猶豫。
  當初,那道血跡中的“毒素”副作用,還讓她歷歷在目,雖然她已經到了第三神境,但楚云升當初是不是樞機都不知道,如今卻已經是源門之境!
  說話間,楚云升已經從零維分出一道融合后的命源,順著種子,送入身體,再分離一片血肉出來,漂浮到小長羽的面前。
  他現在似乎也和其他源門一樣,越來越不講道理,對海國大殿主如此,現在也是如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