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170 和你一模一樣的人

聯系內應,乃是九死一生的任務!
  尤其是在現在的形勢下,楚云升也不確定烏怒人知不知總聯軍主艦發生的事情,一旦發現了,回去聯系的人,就是十死無生。?。。
  楚云升認真地看著意意斯片刻,又道:“現在回去可能很危險,你想好了?”
  意意斯雖然跟過楚云升一段時間,對楚云升卻并不真正的了解,但圖圖卻一直堅定地認為它比自己更了解楚云升,而實際上,它并不是了解,而是與楚云升接觸地更早,楚云升對它反更了解。
  意意斯剛見到楚云升的激動,此刻也漸漸平復了下來,不再結巴,嚴肅地回答道:“尊上,我想好了,而且,我認識弭婭她們,還有那個叫吳大俊的地球人,我以前也見過一次。”
  楚云升再次詫異了一下,沒想到它竟然認識那個吳大俊,問清楚它是怎么認識的后,楚云升便沉思片刻,覺得應該可以一試,而且意意斯也算是一個可靠之人,便看了看拔異道:
  “你覺得行嗎?”
  不是他不信任意意斯,而是事關重大,必須多方面考慮,他現在需要別人提醒自己注意不到的細節,尤其是對已經“陌生”的冷星艦隊。楚云升點點頭,烏怒人再強悍。也不可能探測出零維中的世界。便說道:“我讓主艦的人看看,能不能再給它弄一個裝備,防止被干擾腦活動,這方面也不能不防。”
  意意斯心里既緊張又暗自握緊拳頭,上一次出戰,它以為自己可以戰死在星空,一洗別人其實早都忘光了的恥辱。結果三大艦隊神奇的指揮下,它從戰斗師成了運輸大隊長,一次也沒有真正地作戰過。
  這一次。雖然也不是真正的作戰,但卻是真正的“戰斗”。決定著清剿烏怒人的成敗!
  要聯系那個神秘的人,就得先聯系上弭婭等人,而它一直有與她們接觸,再見面并不突兀,天時地利,十分難得的機會。
  隨后,楚云升找了金甲源門。將對意意斯身體檢測等工作。安排給它去處理。全聯軍的樞機們卻沒有解散,這些人就是不被殺掉,暫時也不能放回去,必須留在這里保密。
  源門尊者一個召集了十六個,本來是十八個,被他殺了兩個,剩下的只有一個也達到了八元天境界,其他基本都是七元天左右。
  源門之上,每一道境界更加艱難,到了八元天,更是寸步難進,能夠修煉到巔峰的,的確是鳳毛麟角,幾乎少得可憐。
  整個左旋總聯軍戰艦如云,如今也只能湊出可憐的十六個源門,亦可見一斑。
  楚云升現在也是韓信點兵,不求精銳,只求數量龐大能嚇人就行。
  集合起來的十六個源門,除了金甲源門,其他楚云升一個都不認識,想說幾句鼓舞士氣,也沒什么詞,只好開門見山道:
  “大家現在應該都知道了,我來自一支分艦隊,神使在死前告訴我,我所在的那支艦隊曾今救過一個生命,而那個生命可能是戰爭之天才,雖然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但是我要說的是,先不管那個天才不天才,先放在一邊…
  那支艦隊里面,還藏著一個更加強大的敵人,它們的科技能力在完整的時候,可能已經達到巔峰源門的水平,如果我們不先將它肅清,一旦突圍,它極有可能出現異動,到時候,我們腹背受敵,必敗無疑。”
  一眾源門對烏怒人沒有概念,即便楚云升以巔峰源門的境界來比喻,也并不能讓人產生再多的直觀影響,因此下面聽完后,也都沒有動靜,仍舊看著楚云升。
  楚云升只好繼續說道:“我知道,大家現在最想要做的事情是殺樞機補傷勢,而不是跟我去打仗,但我覺得補傷勢,未必要殺樞機。
  它們當中很多人都達到了樞機境界的高層次水平,將來很有可能成為新一代的樞機,成為我們的新主干力量,不過我也知道,說這些廢話都沒用。”
  接著他拋出重磅“大餅”道:“我會給你們真正神國的功法!來自神尊的功法!但有句話我們說在前面,凡得功法,卻不聽號令者,必殺!”
  他的話音剛落,下方立即轟然!
  神國功法?誰見過?
  神尊親自留給儲君的功法又是什么概念?
  那是連它們靈主都不可能有的東西!
  這已經不是什么“大餅”,而是真正的大殺器!
  誰不想提升境界,誰不想誕出一靈?神尊的功法就是保證啊!
  冷星艦隊的那些樞機層次不高,未必有所體會,但是它們這些生命都是源門,境界之高,眼界也就高,聽到楚云升愿意傳授它們神國,甚至是神尊自己的功法,一下子竟然興奮的不知措施。
  星空之中,除了自己的靈主,誰會告訴你修煉之法?
  苦苦自學有之,“走火入魔”有之,寸步難進更是多如牛毛,那些掙扎的樞機就是例子。
  至于不聽號令者殺,它們就當沒聽到,都被楚云升殺了兩個了,其中一個還是最強的,其他人豈敢狂傲?
  說完這些貨真價實的安慰與鼓舞,楚云升當場便將古書中七元天恢復傷勢與戰力的部分分發了出來,讓它們自己去參悟修煉恢復,他卻是不指導的,一指導那就要露相的。
  意意斯已經出發。總聯軍艦隊覆蓋范圍很廣。需要一段時間后才會有消息傳來,利用這段時間,楚云升再次找來冷星艦隊的幾個樞機。
  一邊詳細了解他離開后發生的事情,一邊弄清楚它們各人的境界。
  對抗烏怒人之戰,它們是參與不了,有這么多的源門在,還是內戰。樞機去了也沒什么大用,損失一個還可惜。
  問了一圈,就數拔異的境界最低了。
  拔異也很郁悶:“睥邁第二神境的時候。我是第一境,現在快要第三神境了。法克,老子還是第一境,千年第一境……”
  楚云升也不管它,它也就嘴上羅嗦,實際上也沒當一回事,轉頭對海國大殿主道:“所有人當中你的境界最高,我準備再資源堆你沖源門。我們這些人當中。就我一個源門不行,還得再有一個。”
  聽聞楚云升竟然又要堆自己提升境界。海國大殿主不喜反而立即糾結萬分。
  它看了看小長羽,想把機會讓她,可是估計楚云升也不會同意,便試探著說道:“我,我的境界升得太快了吧?會不會不穩定?”
  楚云升道:“境界就是境界,是物理變化,又不是什么心境之類的玄乎東西,只要方法正確,有什么穩不穩的?你放心好了,別的暫時都不要管,準備沖擊源門。”…
  說著,他又毋庸置疑地說道:“我再找個修煉冰元氣的源門,給你做隨時的指導,務必要以最快的速度沖上源門之境!”
  海國大殿主不說話,無可奈何,楚云升說定的事情,他現在哪里敢反對,不論是隱約的靈主身份,還是更為神奇的神國前儲,都讓它興不起抗爭的念頭。
  這事就這么被楚云升霸道地強行定下來了,在其他艦隊樞機們極度羨慕的目光中,海國大殿主卻心事重重地悶悶不樂。
  楚云升不去管它小心思,隨即道:“你們都去忙吧,小長羽你留一下,我有話要單獨和你談。”
  睥邁顯然有些失望,他倒不是嫉妒海國大殿主,只是覺得楚云升完全沒有看到他拼命修煉的速度,難道是自己還不夠快嗎?
  拔異人粗心細,立即將他拉走,說著不著東西的話。
  刺惡想給楚云升站一下崗,防止被別人打擾,也沒人管它。
  不到一會,其他人都走了個干凈,只剩下楚云升與小長羽。
  以前,楚云升也想過找她談一談,但是也不知道談什么,兩人以前是仇敵,天羽國想殺但他沒成功,而他也幾乎滅絕了天羽族,這種矛盾不是隨便兩句話就能抹掉的,甚至永遠都抹不掉。
  帶著她一直走到這里,楚云升也不是什么好心,一是她沒有跟阮家走,一直跟著冷星艦隊,二是也沒有反他,而且還有一份契約,現在看來應該是兩份。
  如今,樞機林立,她的契約楚云升也不需要了,所以這場談話也是時候了。
  看著神情一直很平靜的小長羽,楚云升想了想道:“我們之間也算打過幾次交道,雖然不能說熟悉,但也不陌生,天羽族的確亡于我手,但原因你最清楚,現在,也沒什么好說的,大戰在即,你們可以選擇離開,但我沒有飛船給你,你們自己想辦法;也可以選擇留下來,但我希望,如果留下來,就要為整個艦隊突圍做出貢獻。”
  對于梅爾蒂尼和她避戰于主懸椎體,楚云升沒說什么,但也看出來他后來鮮明的態度。
  如果留下,他希望是敢于決死一戰的人,而不是浪費糧食的大老爺。
  小長羽沉默片刻后說道:“我們暫時不會離開……另外有一件事,我一直想告訴你。”
  楚云升道:“什么事?”
  小長羽抬起頭,望著楚云升幽暗的身甲,以及那雙血紅的眼睛道:“我見過一個與你現在的樣子一模一樣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