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1166 瞬殺

^
  神使又怎樣!?
  不僅是那被劍氣攻擊的囂張源門震驚,其他樞機們一樣同時悚然震動,紛紛繃緊心神,準備猝然的戰斗,左旋之內,如果不是敵人,誰敢這樣說話?
  不要命了!
  主艦匯聚全聯軍之精銳,光是源門尊者就不下十數人,樞機強者更是遍布停靠平臺,在這里胡亂言語,豈不是作死?
  大家都是身經百戰之人,立即就意識到一定是某個敵人混入了主艦,而能夠長驅直入突襲到這里,必然又是極為強悍之輩。
  戰場上一直傳聞有一艘極為厲害的銀色戰艦,遇者必死,很有可能已經到了源門巔峰之境!
  那是什么層次?巔峰之境,意味已得一窺靈境,靈主之下,幾乎無敵。
  一想到來人很有可能是巔峰源門,眾人滿色戒備的同時,也齊齊向后退開。
  源門還好一些,或許還能有一絲轉寰抵抗的機會,樞機不小心被波及到一點,就是死。
  而此時,那被襲的囂張源門面色上極為震怒,實際上卻是為了掩飾心中極具的驚駭,剛才那一道平平無奇的劍氣的確傷了它,但真正的恐怖卻不在此,而是它的源門之法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瞬間打回原形!
  它也受過傷,否則也不會急需樞機的生命力量作為補充,源門修煉提升境界,掠奪樞機的生命與力量沒有作用,但受傷的時候。為了提升與保持戰斗,效果卻非常好。
  因此也可能是受傷的原因,導致源門之法突然被打斷消失。電光火石之間,它也無法清晰地確定,那股無形的力量到底存不存在,是不是它的“幻覺”?
  能夠擁有能將它的源門之法壓制回去的本領,除了傳說中巔峰之極的源門,它還從來沒有見過。
  源門對戰,從來沒有聽說過誰把誰的源門之法打回去。最強也是完全壓制,像它剛才被完全打回原形的詭異情況,簡直令人毛骨悚然。
  如果不是它自己的傷勢問題。那就必然是對方的問題,難道是傳說中頂級的源門之法?
  它驚疑不定中,“震怒”的聲音卻不是大,但很具穿透力。是想要向后方報信。它不能確定,主艦里卻有人能確定。
  片刻之間,幽暗的掠影便已經來到眾人的面前。
  一旁的拔異只看了一眼,便頓時心中大定!
  老板到了……
  被襲的那囂張源門一邊迅速打量與觀察對方,一邊有些心虛地主動向后退了一點距離,強行鎮定道:“你是什么人?”
  重復地問出這句話,它就后悔了,因為它看到金甲源門那邊的樞機紛紛向那人靠攏而去。是什么人雖然還不知道,但肯定不是“敵人”了。尤其不可能是銀色戰艦中的巔峰源門。
  它不由得地松了一口氣,猝然極度緊張的心神也漸漸放松下來,看來還是自己的傷勢問題,造成了某種錯覺,要不然,這世上怎么可能存在能夠將源門之法瞬間打回原形的力量呢?
  太離奇了,從來就沒聽說過。
  松了一口氣的不僅是它,還有其他的樞機、以及它身后的另外幾個同來瓜分樞機的源門。
  一見來人似乎是自己一方的源門尊者,并不是什么敵人,難怪可以直達到這里沒有受到攔截預警,而境界在源門層次中也不是太高,和巔峰之境完全沒有可比性,繃緊的心神也隨即重重地放了下來。
  只要不是巔峰源門,它們這么多人,絕不可能有什么意外發生,何況還是本方的源門。
  它們不是受襲的那個囂張源門,并不知道劍氣來襲的瞬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此刻想來,估計是那道劍氣打斷了擊殺出的源門之法。
  不過此人敢在這里非議神使,大概也是活不長了。
  如果隨便罵上神使一句,就能讓其他源門忌憚起來,覺得它肯定是必有所持,深不可測……那才是真正的笑話。
  以后,隨便來個什么人,囂張地罵上一句,源門尊者就要嚇得不敢動彈?
  當然也不可能是全無所持之輩,那也是一個笑話,敢這么說話的,十有八、九是某個狂傲到沒邊的源門尊者,不再將神使放在眼里,自然就不會將總艦隊也放在眼里。
  如今,背叛左旋的人多如星辰,還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果然接著就聽到那來人道:“要殺我的人,誰也不行!”
  此刻,被襲的囂張源門已經鎮靜了許多,估計多半是自己的傷勢問題,再看對方也大概也就源門出頭的境界,斷無那種詭異力量的可能,便看了一眼金甲源門,冷笑道:
  “一個蠢貨也就算了,竟還有一個蠢貨,我今天就是殺了,看你又能怎樣?”
  它將原話奉還給對方,卻不急著動手,該有的謹慎還是要有的,剛才它已經給后方報信,現在在等確定的消息。
  星空之中,任何一點的大意都是不能的,所以它才會選擇受傷極重,對它而言基本沒有抵抗之力的金甲源門下手。
  果然不出它所料,它不出手,對方也不敢出手,雖然仍然站在那里看著它,但那柄劍卻是紋絲未動。
  其他人也似乎看出了點眉目來,原來這來人是想要恐嚇住別人,然后帶走那些樞機,并不是真的敢與神使正面對抗,否則現在為什么不動都不敢動?
  此刻,也只有拔異等冷星樞機心中清楚,他這老板弄不是還是個受傷的靈主,豈會怕一個源門的威脅?
  但他卻不好說出來,不僅說了沒人信,反而更加不利。
  被襲的那囂張源門只等了片刻,后方馬上就有話傳來,讓它心中大定,終于確定了是自己的錯覺,對方的境界也是真的,不可能有那樣詭異的力量。
  下一刻,它冷笑一聲:“現在有兩個源門可以用來彌補傷勢,大家一起上,殺了它們,侮辱神使,唯有一死!”
  說著,它便展開自己的源門之法,帶著身后數個源門,一起疊加殺向對方與金甲源門。
  細微之處,它還是稍稍向后退了一點,心理總是有點陰影,讓其他幾個源門超過它一點。
  但就在它展開源門之法的一瞬間,對方像是一直就等著這一刻一樣,立即就出劍了!
  劍光極快,轉瞬無影。
  它卻無比驚駭地發現,那股詭異的力量又出現了!
  而且,直奔它而來,殺勢凜凜!
  不是幻覺,是真的。
  它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源門之法,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被分解,瞬間再次打回原形!!
  而這一次,隨之而來卻不是一道普通的劍氣,而是逼人的氣勢,能級急速攀升。
  源門之法被打回原形的一瞬間,它就像是被吊在空中的靶子,毫無抵抗能力。
  然后,它便感覺到自己被鎖死,緊接著身體的防線崩潰,一道銳利至極的劍氣往復巡殺,三者相互激增,轉眼之間,便達到了巔峰,一絲若有若無的劍意出現!
  短短的片刻之間,它已經驚恐到無以復加,身體以恐怖的速度在崩潰,但它好歹是一個源門,滔天般的喧囂過后,它還有一口氣在。
  但是,幾乎是在同時,它看到了一抹艷麗的火焰,在紫色的劍尖上跳躍著,盡管它用盡了全部的力氣躲避,那道帶著火焰的劍尖依然穿過它的身體。
  在那一剎那間,它仿佛看到了死亡。
  瞬殺!
  當它的身體帶著它的意識在劍氣與暗火中飛速消失時,其他幾個源門驚愕不已,一時之間,不知道是殺上來,還是趕緊后退。
  與此同時,主艦隊的后方也傳來一聲驚疑之聲,一道強大的影子立即飛速趕來!
  其他樞機早已退開很遠,震驚地望著這場源門之戰。
  誰也沒想到,一個源門尊者,竟然會被瞬間殺死,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好像,連源門之法都沒使出。
  這是怎么回事?
  再看那個持劍之人,更是不解,既然如此厲害,不知道他為什么非要等對方先出手?
  其他幾個源門正進退不得,便突然停到掙扎著懸浮起來的金甲源門冷聲道:
  “你們知道他是誰嗎?”
  ***
  第一更。
  ^(未完待續。。)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