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162 巔峰的藝術

星空中,可以看見三大艦隊帶領下的左旋分聯軍,以極其別扭的旋轉星際鏈路極飛行,樞機以及源門處在各個旋轉的關鍵點上,而大量的軍隊帶著年輕人安排的聯軍武器,沿著旋線密布。
  敵人打擊的死亡軌跡,從旋轉的星艦鏈路空隙處,穿梭而過,片刻后消失不見。
  只有聯軍的高能監測傳感器上留下它“路過”的一絲痕跡,卻什么都沒有生!
  艦隊繼續加飛行,以與敵人進攻路線呈現一個死角的角度急拉開距離。
  敵人如果想要重新鎖定它們,就必須改變航向,一頭撞上聯軍預先在年輕人的安排下射的大量陷阱,如果不改變,就要面對剛剛左旋聯軍艦隊奇跡般地避開攻擊的同時,利用避開的方式所留下的反擊之輝。
  當然還有一個選擇,就是緊急懸停,但卻要面對左旋聯軍飛來的艦隊側面突襲的巨大危險。
  轉瞬之間,氣勢磅礴而來的敵人,竟然除了高后撤之外,別無其他選擇,面對一只弱小的艦隊,其憋屈之心可想而知,仿佛一切都被人看穿,一切都在對方的緊密算計與安排之下。
  聯軍艦隊之中,也沒人知道敵人的打擊到底是什么,因為它沒有生,被扼殺在無效的狀態,也沒人知道是怎么在剎那之間反劣勢為優勢,立即取得了進可攻退可撤的主動權。
  它們只是聽從指揮,嚴格地按照命令。認真地完成自己的任務。
  這在第一戰爭與第二戰場都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就像一個頂級的高手,雖然拿著一柄破爛的鐵劍。但是依舊讓對方楞是憋著一身精湛的武藝,卻始終不能爆出來,不小心還得挨上一鐵劍。
  任你如何強大,就是讓你釋放不出來!
  上一次在第二戰場,浪費了一個寂滅炸彈,也一樣看不到任何結果,事后引得弭婭戰隊被責罰。然而,這一次,卻沒有再這么想。它們看到一場精彩絕倫的指揮。
  如果第一戰場,第二戰場,都是這樣的打法,多少人可以活下來?又有多少艦隊可以保存?
  年輕人以精準的預判。加上入微的安排。雖然整個艦隊完成了它的命令十分的吃力與無比艱難,但結果卻是奇跡般的戰果。
  沸騰的歡呼聲在各個艦隊中潮水般的響起,這一路逃來,無論是三大艦隊,還是最弱小的冷星艦隊,都壓抑著巨大的憋屈,除了戰敗,還是戰敗。偶爾勝一次,還是慘勝。傷亡之慘重的讓人絕望。
  何曾打過一次像這樣可以長長出一口悶氣的戰斗!?
  很多人立即想到了冷星艦隊里面的那個高等生命,也只有它出手,才能有這樣的輝煌,至于年輕人,它現在是原來只有手生物指揮官的樣子,水平是不錯,但大家都見識過了,不可能達到這樣的高度。
  堪卟也有這樣的懷疑,覺得冷星艦隊中的高等生命聯系了年輕人,想開口詢問它,又忍了下去了。
  年輕人此時正全神貫注地指揮,匯總著各處送來的監測信號,快地出一道道新的指令。
  很可惜,歡呼的人群很快現,隨著新的指令被執行,艦隊看似要猛攻來襲敵軍,實際上正加遠離而去。
  年輕人沒有向堪卟以及其他兩大艦隊解釋,它心中無比的清楚,如論如何精彩的指揮,如果撐不到楚云升回來,依舊是死路一條。
  它要盡量活下來,并保存最大限度的力量,活到戰爭進入到白熾化的階段,進入到決定勝負的關鍵時刻。
  這場戰場注定要死去很多人,毀滅掉無數的艦隊,它的任務就是努力帶領這支聯軍艦隊,在這一階段中艱難的生存下來。
  在已燃燒起來的第三戰場,四面八方都是敵人,都是戰場,看似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然而年輕人新的指揮,讓整個聯軍分艦隊上下,都又一次充滿了活下來的期待。
  脫離后面的敵人,橫亙在它們的面前依舊是跨越不去的另一個戰場。
  向上向下,向左向右,都是敵軍,都是戰場。
  在年輕人的指揮下,聯軍艦隊驚訝地現,在躲避剛才敵人打擊的時候,艦隊的運動軌跡就仿佛預見到此刻要面臨的選擇,毫無停頓地快切入星空中的一角。
  接著,全艦上下,目不暇接地,被連續不斷地震撼著!
  帶著艦隊淹沒在激烈戰場中的年輕人,指揮著艦隊,已經不能用精彩絕倫來形容了。
  簡直就是奇跡,而且還是不停地創造著一個接一個的奇跡!
  聯軍中所有人腦袋中此刻只有一個念頭:
  竟然還能這樣打仗!!!
  一個明顯比它們先進很多的艦隊,連續試圖攻擊了它們幾次,都無功而返,最后竟然被它們帶入自己的攻擊點上,損失慘重。
  一個敵軍的源門尊者,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它們穿梭而過,甚至還順帶著幫助友軍消滅了三艘敵軍戰艦,卻毫無辦法,否則就要被左旋的源門偷襲。
  一個混亂無比的戰場,敵我雙方已經徹底地膠合在一起,它們卻能夠從容地游走,氣得對方頻繁明碼呼叫主艦隊前來擊殺它們。
  ……
  當年輕人指揮著這支聯軍艦隊,再一次從能量喧暴的戰場中,高掠飛出來,只損失了一個無人飛船,而順勢消滅了敵方整整一個艦隊,堪卟作為一個崇尚效率的種族,徹底地被顛覆了許多觀念。
  每一個艦隊,哪怕是冷星艦隊,都被一一利用上,每一個樞機都被安排在完美的地方。只要源源不斷地提供年輕人需要的樞機之力就行,而金甲源門也只在最為必要的時候,才會被它動用。
  沒有一絲的浪費。沒有一絲的遲疑,以最小的代價,獲得最大的效果,帶著整個艦隊如同在充滿血腥的尖刀上輕盈的舞蹈,讓人不禁覺得,這不是一場殘酷的戰場,而是一場偉大的戰爭巔峰之藝術。
  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輝煌的戰果,讓整個艦隊自信心從來沒有如今天這般強大,仿佛已近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對年輕人越來越多的艱難命令,也不再有怨言與質疑,拼命地完成。
  就連金甲源門也第一次主動給聯軍指揮艦來贊許的夸獎,它受傷極重。至今尚未完全恢復。但在年輕人的指揮下,它卻不用像第二戰場那樣去拼命,更不用靠吞食樞機獲得持續的戰斗力,只要配合年輕人,動用它現在能動用的力量就行。
  就連它也不免感嘆,如果在第二戰場上也是這樣指揮的話,結果會怎樣?
  它會再次受重傷嗎?
  沒人能回答這個問題,隨著時間的推移。它們明顯地感覺到阻力越來越大,敵軍也開始注意到它們這支奇跡般生存下來的艦隊。
  在它們極度驚險地避開來自黑暗深處的一道襲擊后。終于遇到了一個極為強大的敵人。
  說是敵人,其實它們并不能看到,遼闊的宇宙造就遼闊的戰場,入目都是無盡的黑暗,所有的敵人都仿佛藏在黑暗之中,隨時出現。
  它們現在面對是一道極為先進的打擊,覆蓋附近所有的物質空間。
  是誰出的打擊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們不可再躲過去。
  在三大艦隊的探測器上,浮現一道極具震撼力的場景它們的上方,一支大約是它們十倍的友軍,正在從戰場撤離,便被一股力量在極端的時間內散開為粒子狀態。
  然后在其他戰場掀起的星際風沖擊下,一支強大艦隊竟突然間消失一空。
  許多人已經被驚得失去了反應,冷星艦隊的分裂者們也是沉默著,它們的信道中,已經收到來自三大艦隊翻譯過來的信息:
  “瞬間打開夸克緊閉的攻擊。”
  夸克是絕大多數物質的基本粒子組成,通常情況下,都是被基本力緊閉成不可分開的封閉體,一旦打開,哪怕是一瞬間,物質存在的基礎就會瞬間消失。
  這種技術實際上是從宇宙大爆炸理論中延伸出來的運用,在大爆炸的最初時間,極度高能的情況下,強相互作用還沒有開始起作用,夸克并沒有被禁閉,在短暫的時間后,才會被限制。
  被它攻擊的空間中,呈現的物理形態正好相反,在瞬間回到極度高能的宇宙狀體中,強行抹去強相互作用力起作用的基礎,回到宇宙物理秩序最開始締造的時刻。
  只一瞬間,便足夠了。
  這樣的技術,是冷星艦隊乃至整個分聯軍聞所未聞的,尤其是冷星艦隊,時至今天,早已明白星空的危險,以他們的能力,如果沒有楚云升,沒有遇到左旋聯軍,面對各種根本看不懂的攻擊,壓根就沒有在星空中生存的資格。
  整個聯軍艦隊一下子極度地緊張起來,面對如此強大的攻擊,幾乎無解。
  幽暗中,一直漆黑的艦隊破天荒地向它們來一道信號,以高傲地語氣道:“我很欣賞你們的指揮者,投降可以免死。”
  以聯軍艦隊面臨的死境,它們的確有資格憐憫地俯視這群落后者。
  等投降了,分析了這個指揮者生命的特別之處,然后盡可以再殺掉,它們要的只是一個活著的可供分析的“生物”。
  它們有極度的自信,以自己的先進,沒有什么辦不到的。
  堪卟不想投降,但也不想死,就聽到年輕人平淡地說道:
  “不用擔心,沒什么大不了。”
  這時候,楚云升仍在拼命趕來的路上。
  ***
  第一更。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