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1161 戰爭戰爭

^
  或許其他人還在驚疑不定,難以相信將這三個名字背后,那個昭然若揭的身份,聯系在一起,但是年輕人心中最是清楚。頂點小說章節更新最快
  竟是他!!!
  神國的前儲,它千里迢迢來到這里的原因!
  年輕人心中的苦澀無人知曉,命運仿佛與它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離開它向往的戰場,來到這里,繞著恒星系一圈,經歷了人生最大的慘敗,差點死掉,最終……
  它對神國的前儲沒有個人的喜惡,當初與神使的爭執只是出于對軍事形勢的判斷,認為不應該在當時的情況下,面對強大的敵人不顧,而非要先去找前儲。
  因此與神使產生不可調和的矛盾,最終造成艦隊大分裂,被敵人趁機大破,如果不是它帶著剩下的艦隊拼死作戰,神使也不可能活到現在。
  它沒有選擇,雖然它不喜歡那個固執的神使,但如果神使死在它的任務之中,又見死不救,神國一怒之下,它們就有滅族的危險。
  這也不是它一個人的決定,它的老師,它的輔官,等等,當時集體做出的決定,以幾乎全滅的代價,保住了神使的安全。
  神使高高在上,并不在乎它們的死亡,但它們卻依然要保護神使的安危。
  憋屈嗎?
  “違抗神諭者,全族處死……”
  總核的警告聲,至今猶在它耳。
  年輕人久久地望著面前總艦隊發來的信號,放到了一邊。下令道:“回復,不知道。”
  它很慶幸,它現在成了這支分聯軍的指揮者。擁有了與總艦隊聯系的大權,可以決定這道信號如何回復。
  一側的堪卟不解地望著它,道:“為什么?”
  倒現在為止,堪卟也無法將楚云升與神國之廢儲兩者聯系在一起,這太過匪夷所思了。
  關于廢儲的傳聞,很早之前就在流傳,它們這個層次的艦隊大概都曉得一些內幕的消息。比如神使來此的目的就是為尋找廢儲等等。
  而現在總艦隊發來信號,直接提到了地球與楚云升,讓剛剛從分裂者那里打聽到冷星艦隊中還有地球人的它們。一下子就證實了傳言,想到了無數種可能,每一種可能都直指楚云升的身份。
  的確很震驚,不可思議的震驚。但這件事和它們關系不大。知情而瞞著不報,神使一怒怎么辦?
  不用神國來懲罰它們,就是總艦隊都有無數種辦法讓它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年輕人平靜地說道:“神使以前從來不說這兩個名字,現在突然說出來,會不會有什么變故?我們現在還沒有達到戰場,一切自然要以最安全的方式為首要之重。”
  堪卟立即提醒道:“如果知情不報,一旦到了戰場。就會被重罰。”
  年輕人看著它道:“如果我們現在如實匯報,信號會不會被敵人監聽到?一旦被監聽到。我們將面臨敵人的瘋狂攻擊,根本到不了戰場就會全軍覆滅。”
  堪卟鎮鎮地看著年輕人,似乎要從它的眼睛里看出什么不同來,為什么會有如此大的膽子?
  他承認年輕人說的有道理,一旦回復信號被監聽到并破解,它們這支分聯軍必將遭到最為猛烈的阻擊,不出數十光年,全軍必死無疑。
  但年輕人的這句話十分的危險,表面上是信號的問題,實際上,已經在質疑神使這時候突然發來詢問信號的動機!
  這是神使向全部聯軍發射的詢問信號,說不定已經被敵人所獲,正在破解之中。
  堪卟擁有十二個腦區,但此刻也不得不極為小心的行事,內憂外患之下,稍有不慎,就是族消種亡的結果。
  過來一會,它謹慎道:“這畢竟和我們沒有太大的關系,神使不可得罪。”
  堪卟的話里也暗藏著玄機,是不能明著說的暗示年輕人不管怎么考慮,哪怕心中質疑,也不得出頭反對神使,這和它們關系不大。
  年輕人聽出了它暗中所指,突地問了它一個問題:“是前儲大,還是神使大?”
  堪卟發現了它的用詞不同,過了一會,十分的謹慎,似乎是糾正年輕人的用詞,而不是回答問題:“是廢儲。”
  年輕人便不再繼續追問,談話也無疾而終。
  但兩人心里都似乎有了各自的答案。
  ……
  冷星艦隊無論是留在原艦中的人,還是分裂出來的人,都沒有資格得到這個消息,總艦發來的信號,他們或許可以收到,但是沒有能力解密。
  這個權力掌控在三大艦隊手里,但對于烏怒人,卻不是一個太大的問題。
  只是烏怒人似乎也不想這道消息擴散出去,一直保持著沉默。
  左旋聯軍在年輕人的堅持下,三大艦隊的高層沉默后又沉默,干脆將責任全部放在只有手的生物身上,它們都不表態,反正現在的最高指揮官是只有手的生物,擁有權力的同時,就要承擔巨大的責任。
  堪卟心中布滿,卻也無可奈何,最終只好看著年輕人將“不知道”的回復發了出去。
  正如年輕人所猜測的那樣,繁多星辰的敵軍艦隊中,一艘快速穿過一支后逃左旋聯軍群的銀色戰艦,留下滿星空的碎片,威風凜凜地出現在顫抖的一眾敵軍小艦隊面前。
  艦中,一個冰冷的聲音道:“左旋神使發信號了?”
  另一個淡淡的聲音道:“不錯。”
  冰冷的聲音冷聲道:“它倒是自以為聰明,借我們殺人。”
  淡淡的聲音依舊簡潔道:“正合我意。”
  冰冷的聲音冷笑道:“左旋竟然派了這么一個人來,一直想私吞老神尊留給廢儲的東西不成。撐到死境絕地,沒辦法了,就借我們殺人。倒是在它死前也算完成了它的使命。”
  淡淡的聲音道:“所以,不要任何活口。”
  冰冷的聲音冷冷道:“不錯,一個不要,那就開始殺吧。”
  銀色的戰艦在一眾小艦隊面前一閃而逝,強大的氣勢,讓它們靜若寒蟬,瑟瑟地發抖。
  直到銀色戰艦消失不見。它們都不敢亂動一下。
  望著后方左旋艦隊無數碎片,一個戰艦中的生命驚惶不已地語無倫次道:
  “……弦振!”
  時間一點一滴地飛逝,戰爭由零星迅速壯大。戰火在遼闊的星空中四處燃燒,數不清的艦隊開赴戰場,數不清的武器四空縱橫。
  “坐標7.7392309132,攔截!”
  “坐標7.7392328556。前進!”
  “坐標……。出戰!”
  “坐標……,出戰!”
  ……
  “出戰!”“出戰”“出戰!”……
  星空之中,到處回蕩著“出戰”之音,艦光閃動,戰火紛飛,敵軍大舉進襲。
  “坐標7.7392854921,求援!”
  “坐標7.7392231656,遇敵!”
  “坐標7.7392873912。發現強敵!”
  “坐標……,坐標……。坐標……”
  ……
  左旋戰場各處的分聯軍中,信號隨之蜂起,到處都是敵影,到處都是死亡。
  “戰爭!戰爭!”
  冷星艦隊所在的聯軍,全軍正回蕩著使人熱血沸騰的戰前動員令,在它們的附近,一支數倍于它們的龐大敵軍艦隊,已經被發現,正在高速而來。
  戰艦未到,毀滅性的打擊必然先到。
  三大艦隊旗艦率領全軍,正以一個詭異的軌跡拼命運動。
  陷阱發射!
  軍隊出戰!
  樞機出戰!
  金甲源門再次出戰!
  決死的時候到了!
  伏希靜靜地望著遠離艦隊而去的新式武器光跡,最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戰衣,將它曾獲得榮譽都一一擦拭干凈,邁出船艙,走上戰斗的位置。
  此戰之后,它或許已戰死。
  幾天前醒來的拔異,與退化人兄弟們最后說了些話,寫下簡單的遺書,然后自嘲地笑了笑,又撕毀,飛赴戰場。
  此戰之后,或許已無人可生。
  睥邁在已昏迷不醒的老赫爾床前跪別之后,提劍而出,飛出殘破的戰艦,迎向敵軍。
  此戰之后,或許他已不能回來。
  刺惡走到艙門的邊緣,突然回頭對著幾乎累倒的庫勒道:“大哥,保重。”
  淚光在兩人的眼中閃爍,此戰之后,或許再無相見之日。
  海國大殿主最后一個走出船艙,它的心中今天特別的安寧,平靜地望了冷星老星艦一眼,它知道阿西俄一定在某個地方看著自己。
  此戰之后,或許它就能永遠地解脫了。
  意意斯終于如愿以償地成為了一個飛行師,但它已無人可以告別,父親早已戰死,母親已經不在人世,尊上也沒有回來,它只能跪下來,親吻腳下這一片冰冷的艦面。
  此戰之后,或許它也可以自豪地見死去的父親母親了。
  ……
  冷星戰隊,血族,退化人,地底小人……各個艦隊,每一個軍人,每一個能動的人,全部到了各自的位置上,靜靜地等著決死的時刻到來!
  武器的軌跡飛掠幽暗的星空,時間進入倒計時。
  年輕人安靜地懸浮在指揮球體中,全影息下,宛如深處宇宙之中,整個艦隊的一舉一動都在它越來越沉靜的眼中。
  靜靜的世界中,突然無數探測信號大作!
  整個艦隊剎那之間,像是活過一般沸騰起來。
  戰爭,戰爭!決死的時刻來臨!
  此刻,楚云升還在拼命趕來的路上。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