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1140 飛船

沒有了飛船,也沒有了艦隊,茫茫無盡的宇宙中,楚云升第一次感受到宇宙航行的空寂.
  以前在冷星艦隊里,這種感覺是沒有的,周圍總有各種各樣的人存在,要么是地底小人,要么是幾個樞機,艦隊下層還有龐大的居住區,住著上百萬的人群,任何時候都不顯得孤單.
  這和獨處在居所或者封閉在零維又不同,雖然能看到的星空也仿佛永恒不動般的靜止,但它卻是不封閉與遼闊的.
  然而就是在這種極度的遼闊無邊中,才會誕生極度空寂的感覺.
  烏怒人曾有一種說法,大意是說一個單獨生命,如果在宇宙中孤獨一人靜謐中航行得太久,超過一定的時間極限,該生命的思想會發生奇妙的變化.
  為此,它們曾做過試驗,將兩個背景經歷與年紀大致相同的同種智慧生命,作為一對樣本,一個放置在小黑屋一般的封閉空間里關著,一個讓它去做孤獨無人的宇宙旅行.
  在經過漫長的時間后,兩者重新相遇,烏奴人通過大量的樣本對比,發現它們的變化差別十分的明顯,比起前者,后者在思想上存在一定的概率出現跨越變化現象.
  作為給地球人科普性的讀物,所記載的烏奴人類似無聊的試驗還有很多,而因為有過親身經歷,所以楚云升對這一則印象頗深.
  他自是不太可能因此而成為思想家之類,但有過零維空間五階崩心的經歷,這點點空寂也還算不得什么,至少還有星辰銀河可看,還有一個不會說話的小蟲子,以及一個太會說話的"長蟲子"那個線體樞機.
  另外,他現在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恢復傷勢,觀察周圍動靜.時刻關注第二戰場上那些追兵的動態,飛往第三戰場的左旋聯軍方位,修煉本體元氣,再度戰備元符.融合第四劍式,練習前三劍式,推演符文,探索樞機之力等等.
  一旦忙起來,時間便過得飛快,只有在停下來的時候,偶爾才會感受到被極度精密的星空所包圍的空寂感.
  沒有盡頭,沒有遠近,更沒有走過一段段道路后回頭再看時的實際感,連飛行都仿佛在宇宙靜止不動.永遠停留在原地一樣.
  這樣的感覺反而在線體樞機身上體現的最為明顯,它有些備受折磨的樣子,想要像以往一樣進入特別的休眠狀態,但卻因為有楚云升在側而不得不放棄,尤其是還有一個肥嘟嘟的小蟲子時時刻刻不知疲倦地盯著它流口水.
  這種情況下.它如何敢放松心神?
  警惕都來不及呢.
  可想與楚云升"說話"吧,常常又是有去無回,而說得多了,還被訓斥一番,讓它專心"趕路".
  保守著空寂的煎熬,線體樞機在心中漸漸發狂般地吶喊:"說話啊,說話啊.難道你們不寂寞嗎?"
  可惜,還是沒人和它說話.
  身后的第二戰場早已遠去,只能看到一點點光點,那是后來趕來的艦隊推進器噴射所形成,而左旋聯軍的影子也慢慢不可察覺地融入漫天的星辰之中.
  它們似乎成了無人知曉的微小存在,沉沒在遼闊而黑暗的宇宙之中.
  比起專長于飛行的星艦.線體樞機的速度不能算太快,它真正的優勢在于長期的飛行耐性,以及只產生微小,很快就會散去的暗能波動,沒有光的輻射,于星空之中極具隱蔽性.
  "去你說的那顆生命星球看看吧."
  當第二戰場上的點點光芒也徹底融入漫天星辰之中.肉眼已無法分辨出來,楚云升才最終做出決定.
  孵墳蟲要找一個安全的地方進食,甚至是孵化,如果能找到一個火元氣充足的地方,那就再好不過了.
  另外,有生命的地方,或許還可以給石頭狀封印生物找到一點有價值的"食物".
  如果在趕到第三戰場之前,這兩個"吃貨"能有一個發揮出作用,對于生死存亡的第三戰或許會有很大的幫助.
  "大人睿智!"
  線體樞機一邊學著冷星人的口吻拍著馬屁,一邊立即地興奮起來.
  再不去生命星球的話,就是帶著楚云升趕到左旋敗兵的第三戰場,它的生命也所剩無幾了,決計活不到開戰的哪一天.
  既然要去那顆生命星球,它自然又找到了話題,說道:"大人,那顆星球很隱蔽,位于63552.312星團的邊緣,只要不驚動63552.312星團的巡弋者,我們掠了就走,沒人會發現,而且它上面很可能有廢棄的星艦!"
  掠的是命源,它心里清楚,楚云升也清楚,自是不用說出來.
  雖然它現在的價值就是當好"馬車夫",但是能夠成為"駕駛員"自然更好,它估摸著楚云升也不會啟動一艘星艦,到時候,就是找到了廢棄的星艦,它依然有著不可忽視的價值.
  等等,廢儲不會以為所有的樞機生命和他一樣都是土包子吧?
  遭了,忘記考慮到這點了……
  線體樞機頓時大感不妙,正要趕緊解釋一下自己的能力范圍,就聽到楚云升平.[,!]靜地問道:
  "你對那顆星球很熟悉?"
  這個問題早在它的預算之中,只因為剛才一時太過興奮說差了話,此刻便有些忐忑地回答道:"不敢隱瞞大人,小人被瑯茨邑尊者臨時抓去冷星的時候,小人曾經的統治之地也在63552.312星團,當時小人的族人正在與敵人在打仗,現在也不知道它們遷徙到其他地方了沒有."
  線體樞機口里的瑯茨邑尊者便是被楚云升在冷星之戰殺掉的那個源門生命,這段時間以來,楚云升雖然說話不多,但是線體樞機"交待"的一些歷史問題,他都一直在聽著.
  按照它的說法,它是極無辜的.
  坐在"家里"好好地正打著仗,瑯茨邑就從天而降,將它抓為壯丁,帶到了冷星這個"苦寒"之地,一走就是好多年,想回去一趟都沒有假期.
  一直以來,它都十分掛念自己的族人,真心不想和他楚云升為敵的.
  好不容易從冷星之戰從逃得性命,它也是一心一意地只想"回家",卻天不遂人愿,半路上又被路霸領昂尊者抓到,再次成了壯丁,還差點又死在第二戰場上.
  它現在最大的也是唯一的心愿,就是"回家看看",除此之外,從來就沒有過,以后也不會有與楚云升為敵的心思.
  這便是它前后"交待"的所有內容,楚云升聽完后卻未置一詞.
  此刻聽完它所謂不敢隱瞞的第二次"深度"坦白,楚云升依舊平靜道:"既然在打仗,你如何肯定那顆星球還沒有被發現?"
  線體樞機見楚云升倒也沒它想得那樣太過沒有見識,并沒有問它會不會啟動星艦的問題,便按照自己準備好的思路說道:"大人,那顆星球雖然是一個原始生命星球,但位置非常偏僻,行星又極難探測,如果不是我們偶然戰略上需要繞路,也不會發現,一個星團中的星系多不勝數,就是巡弋數萬年,也不可能全部走上一遍,星空實在是太大了."
  楚云升不動聲色道:"你們又是如何知道上面可能存在星艦?"
  線體樞機道:"我們當時只是繞路,不想驚動它們,怕被敵人發現蹤跡,當時戰爭的形勢不太利于我們……我們發射了隱秘的無人飛船過去,潛伏在那顆星球的一個顆衛星上,您知道我們族人的生物特性,當時是準備留一條后路,畢竟那是一個無人知曉的原始生命星球."
  楚云升道:"這么說,那艘飛船是你們自己的?為何剛才又說可能存在?"
  線體樞機自然不會出現無法自圓其說的漏洞,要不然它怎么說服楚云升呢,跟著便解釋道:"大人,小人被抓走很久了,所以也不清楚現在那艘飛船到底有沒有被啟用?我的族人一直都沒有消息,不知道是遷移了,還是遭遇了不測.
  那艘飛船里還存著我們族人的生命火種,就是防著戰爭失敗被種族滅絕的可能.也不是只有我們這樣做,很多種族,為了避免被徹底滅絕,都會在宇宙中路過的適合的地方留下自己的生命種子,當然這要達到一定的水平才行,尋常的種族就是想也沒有那個能力."
  它最后那一番話大概是想證明自己種族并不太落后,以至于被楚云升看不上眼,無論怎么說,楚云升也是一個源門不是?
  但它卻沒想到,說了這么多,楚云升竟突然道:"我又不想去了."
  線體樞機頓時大驚,急忙道:"大人,小人說得都是實話啊."
  楚云升卻沒有回答它,又如之前一樣,沒了聲息,有去無回.
  過了一會,線體樞機一下子想到低等的智慧生命喜怒無常是常見的事情,而且驟然獲得強大的力量,更是如此.
  猶豫了半天,它決定還是說出一個極具誘惑力的秘密:"大人,那顆星球可能存在自然的源體……"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