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130 高速突襲

^
  楚云升等人所處的位置并不好,距離本方源門生命與三大艦隊都有些遠,屬于戰局不利時,隨時都有可能被聯軍放棄的地方。
  但反過來看,也只有這種危險的地方才有機會殺死敵人的樞機生命,靠近源門生命的那邊,就是有敵人的樞機能夠攻入進去,也是源門的“食物”,他們是分不到的。
  這一戰,楚云升就是沖著敵人樞機而去的,對三大艦隊的安排也就沒有再說什么。
  經過第一戰場的錘煉,他和海國大殿主都意識到一旦密集接敵,整個戰場上,便不再有前線與后方的嚴格區別,會變得非常奇特,任何一個地方都可能在瞬間變成交戰激烈的前鋒,任何一個方向都有可能入侵敵人。
  睥邁與刺惡是第一次親身置入這樣大規模的戰場,雖然有海國大殿主對他們詳細地描述過,但真正體驗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好在他與刺惡和海國大殿主不同,一個心思縝密,行動高效,一個干脆跟著楚云升就行,也沒出什么大的錯誤。
  少了拔異,他們依舊是整個戰場上樞機密度最高的地方,整整四個,在楚云升強硬要求下,三大艦隊也只好做出讓步,讓他們集中在一起,作為戰場上的尖刀。
  當然,這也是有楚云升與本方源門生命已達成了交易意向的緣故,有了它的支持,三大艦隊想說什么也說不了。
  集中在一起。除非防范分散后混亂的時候被源門當成食物,也可以得到聯軍前期的強力支持,無論戰場位置如何。四個樞機集中在一點上都是不可小覷的力量。
  和單槍匹馬不同,不論是第一戰場,還是第二戰場,都是聯軍聯合作戰,需要大量的相互配合。
  楚云升四人到達位置后,立即按照航行中大家相互演練的陣型稍稍散開,卻不是一前一后。一左一右之類的分布,而是分“方向”。
  星空中沒有上下之分,但冷星艦隊上所有生命的身體卻有上下之分。包括楚云升也不例外,繼而當懸浮在太空中上,身體的結構自然而然地就會“自覺”地給太空定義上下左右之分。
  但這卻并不是什么好事,雖然分清方向是戰斗的第一步。但是這里是星空。身體帶來的“自覺”是地面上的分法,到了這里確實不適用的,極容易造成溝通混亂與出現死角。
  每個人懸浮的角度不同,他眼里的方位就與別人完全不同。
  為了彌補這點缺陷,地底小人開發了統一的定位儀,改進的半透視式通信器上,可以向各人視覺系統傳輸統一的坐標。
  剩下的,就要靠自己克服地面上的位置感思維定勢。建立星空的三維空間感。
  在這方面,只有手的生物毫不猶豫地向球形生命體發展。腿這種明顯有地面方位感的部位早已舍棄不要,比起冷星艦隊眾人來,它們的感官卻是沒有地面定勢的障礙。
  地面生物與星空生物的區別,從聯軍眾多艦隊中,就能看出一絲發展的軌跡端倪,從最為落后的冷星艦隊,到最為先進的三大艦隊,中間的各種種族艦隊,就像是進化歷史的各階段活標本。
  其過程,艦隊中的地球人科學家認為絕不亞于人類從爬行到直立行走的意義。
  在只有手的生物形態刺激下,極小一部分激進的地底小人甚至認為腿的存在,除了浪費生物能量,浪費更多的食物供養身體,以及浪費資源制作衣服之類的東西,別無其他用處,完全可以舍棄不要了,甚至為此成立了一個不被艦隊認可的非法的“棄腿組織”。
  楚云升也覺得現在雙腿的作用越來越小,但一想到只有手的生物快要向肉球方向發展的模樣,實在有些不大容易接受,倒是靈生命的無形顯得更能讓人接受。
  他,海國大殿主,乃至刺惡與睥邁,可以“迅速”成為樞機生命,但生物生命體的提升,卻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變的,那需要漫長的時間經歷。
  人類僅僅從地面上爬起來,就用不了不知道多少萬年。
  為了避免方向上的死角與定勢,楚云升和海國大殿主相互顛倒對立,刺惡與睥邁也相互顛倒,與楚云升海國大殿主垂直,形成一個十字型。
  如果在地面上,這種陣型看上去就不像樣子,一點威勢都沒有,但在星空中,它卻是楚云升等人最好的陣型。
  在地底小人的坐標儀方向系統中,楚云升便是那個十字的上一豎,猶如利劍一樣隨時從十字中拔出,斬向敵方。
  敵人的光點越來越亮,越過三大艦隊布置下級差梯,絕大部分竟然毫發無損,依然保持著不變速度與來勢。
  顯然要么是它們都極為先進,要么就是它們中的源門生命提供了保護場。
  敵人來自“下方”,在聯軍逃來的“后方”,此刻仍有一只敵方追兵在逼近,而在比鄰戰場的方向上,也有另外一只已發現的敵軍在飛速靠近。
  除了通往第三戰場的方向,楚云升簡單數了數,至少有六到七個敵方聯合艦隊從各個方向,向他們所在的第二戰場匯聚而來。
  這將是一場慘烈之中,大部分人與艦隊將要永遠地留在這里,許多種族將就此滅亡,結束自己生命文明的壯觀歷程。
  即便是三大艦隊,也不可能像第一戰場時輕松逃脫,必定要有人戰死于此。
  楚云升也沒有隱瞞地告訴海國大殿主三人,冷星艦隊、他們四人當中,都將會死人,就是他自己,也可能戰死在這里。
  他將命源罰牌交給了睥邁與刺惡,他們兩人即將進入新第二神境,急需大量的命源,而楚云升與海國大殿主的主要目標依然是對方的樞機生命。
  孵墳蟲需要大量的精純能量,只能從它們人頭上掠奪。
  十字型陣高速地飛向漆黑的宇宙中,漸漸露出身形的一艘橢圓形暗色戰艦,這是三大聯軍統一指揮下,給它們分配的第一個目標,也是第一個突破點。
  但他們并不是第一個接戰的“分隊”,整個第二戰場上,到處閃耀著死亡的光點,暗能的強烈波動像是平靜的湖面被掃射了一通機關槍一樣紛涌起來。
  楚云升等人是前期的重點力量之一,本方源門鋪展開的源空之地帶迅速在他們前進的方向上猛烈膨脹,睥邁與刺惡在他的指揮下,首先出陣。
  兩道弧光,帶著樞機力量,從兩個方向上交錯攻向那艘飛來的橢圓形暗色戰艦,海國大殿主則從他的下方偷襲,以一道近乎完美的曲線離陣而去。
  在原空之地的束縛下,對方的反應能力大大下降,海國大殿主三人高速突襲,轉眼之間,三人便完成任務,三道凌厲的身形還帶著殘影交錯著從那艘戰艦中分開。
  一道道裂紋透著暗弱的光芒從艦體中穿射出來,眼看就要爆裂,那艘戰艦猛地增幅能量,要進行最后的反擊,或者避開源門的戰場控制。
  但一直未動的楚云升已經趕到,從海國大殿主三人的殘影中高高地躍起,揮劍斬下。
  頓時,敵方陣營中,便有一道冰冷的目光掃向楚云升。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