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1125 源門陣亡

巡天的結果證實了地底小人湛湛的推測,比鄰戰場上出現了許多光點,從數量與移動度上分析,與追擊冷星艦隊所在的聯軍之敵人相似,可以佐證遲來的這些光點才是比鄰戰場上真正的追敵。
  但也有所出入的地方,旗艦的會議室中,冷星指揮官站起來,余光看了地底小人湛湛一眼,手里拿著一些資料,向楚云升以及其他參會者道:
  “從運動軌跡上看,它們似乎也很迷惑,在比鄰戰場上停了許久,小心翼翼,所以我們猜測它們可能也不知道是誰擊滅了比鄰戰場上的左旋敗兵,否則不應該減,直接掠過加前追才對。”
  他的話音一了,地底小人湛湛立即附和道:“尊上,我們對比了聯軍來的通告,結合我們自己的巡天結果,勢紗的分析可能在百分之八十以上。”
  楚云升冷著看了冷星指揮官勢紗一眼,據說此人有一絲藍人的混血基因,寫入了檔案的,但他卻不太相信,奴隸之戰結束后,黑人興起,的確有藍人與黑人通婚的情況,但從來還沒有出現過可考的混血后代。
  私下里,老赫爾也跟他說過沒有混血成功的例子。
  但勢紗的眼睛確實又如藍人一樣,具有一抹紅色的瞳孔,在冷星人看來,他顯得圣沐與高貴不塵,而在楚云升看來,黑色的梢下,淡紅色的眼睛。卻顯得有些邪氣。
  楚云升寧愿相信是基因的突變,也不相信是混血的結果。
  睥邁并不喜歡這個人,他更推崇于純粹的黑人。但冷星之戰后,也只有這個人可以凝聚黑人與藍人于一體,揮出冷星人整體性的力量。
  楚云升也不喜歡睥邁,但有意思的是,睥邁的對勢紗的不喜歡,在楚云升這里,不但沒有出現“敵人的敵人是朋友”。反而正是因為睥邁而對此人產生距離感。
  不過他的能力楚云升還是很欣賞的,為此也曾力排眾議讓他獲得進入這間會議室的資格。
  相比起楚云升的距離感,五國人對勢紗的態度完全毫不掩飾地放在臉上。通常,他很少言,今天卻取了主動,頓時遭到無聲的抵觸。
  幾個克里斯的智囊看了看湛湛。又看了看勢紗。似乎明白了點什么。
  ……
  “看情形,聯軍仍想在這里打一仗。”
  會議結束后,楚云升的旗艦居所里,拔異手里拿著睥邁等人的最新功法,皺眉道。
  楚云升翻了一下圖圖送來的報告,說道:“三大艦隊最近一直嚴密關注深空下方的敵情,這星空中,預防著四面八方的敵人就已經很難應付了。還要時時刻刻面對頭頂上與腳底下深邃空間中隨時可能冒出來的敵人,可謂四空皆是戰地。在哪里打都是一樣。”
  拔異點頭道:“情況雖然是這樣,但是方向上總有個先后次序,非要在這里打不可的話,我倒是希望干脆在這里打久一點,避開擊滅比鄰戰場的那個光點。”
  楚云升抬頭道:“你擔心它抄了我們的后路?”
  拔異搖頭道:“恐怖不只只是后路了。”
  楚云升沒有說話,星空宇宙中,沒有確切的后路,自由度極大的宇宙空間,任何一個方向都可以變成后路,就像本方源門尊者曾指給他看過的那道星河,在他們的正下方,誰敢斷定那里就沒有一只艦隊在群星中航行呢?
  而掉轉一個方向,他們其實也是在對方的腳下,視角問題而已。
  第一戰場上,楚云升只是獲得了一些命源,隨后通過伏希艦隊,做了一筆生物生意,除此之外,不再有其他的收獲,想要在第二戰場上保得性命,還得謹慎行事。
  三大艦隊在廢墟上重新布置戰場,決定仍在這里按照原定計劃行事的通告也向了各個艦隊之中,楚云升本想去布置一個符文大陣,好在關鍵時刻出其不意地一擊。
  但考慮到資源的問題,以及星空符文展開時所需要的時間配合等問題,便打消了這個想法,只要冷星艦隊一天沒有取得聯軍的最高指揮權,還是老老實實地先練劍吧。
  面對廢墟的慘狀,聯軍中稍小一點的艦隊又開始聯系伏希,正式地談起冷星艦隊五大樞機的“保護費”,由于可供交換的生物數量不多,楚云升也沒有太大的興趣,只是讓拔異和海國大殿主出面去分別談判。
  隨著時間的推移,從上方趕來的另外一只敗兵聯軍帶來了唯一一個好消息,它們身后的敵人中沒有源門生命。
  也就是說除去那個擊滅比鄰戰場的光點,暫時上,此處的第二戰場仍然勉強地保持著源門均衡。
  三大艦隊靠著本方源門的支持,依舊牢牢掌控著聯軍的指揮權,兩只聯軍合并后,實力立即過了第一戰場的時候。
  好消息之后,往往就是壞消息,當第二只敗兵聯軍,與第三只敗兵聯軍趕到后,正在重新確立新指揮權體系的時候,三大艦隊一直關注的深空下方,第四只敗兵聯軍倉惶而來。
  這只本應該是此處第二戰場上最強的一只敗軍聯軍,此刻在慘淡的星光下,宛如剛才地獄中血戰而歸,殘破的艦甲,到處的創傷,幾乎讓人懷疑里面已經空無一人。
  “和它們一起的另外一名源門尊者戰場陣亡!”伏希膽顫心驚地向楚云升透露了最新的消息。
  凌空在冷星艦隊之外,望著靜靜航行在新聯軍布置的航道中的敗艦,楚云升也不得不佩服這些人,竟然能夠從源門戰場上活著逃脫出來。
  其實力應該已經過了三大艦隊,只是可惜。如今都已經半殘,如果能隨著新聯軍一起逃到第三戰場都是奇跡了,指揮權暫時就不要想了。
  它們的到來。意味著敵人也在附近了,新聯軍將面臨兩個源門的聯手絞殺,陡然間,便如同到了絕境死敵。
  往第三戰場跑?
  看起來不錯,先不說能不能跑得了,萬一被擊滅比鄰戰場的那個光點順路遇到,死得或許更加徹底。
  不跑的話。單靠本方一個本來就比不過對方的源門尊者,如何能敵?不過是掙扎一下再死罷了。
  比起冷星艦隊得到消息后陷入低沉,其他敗兵聯軍卻沒有太大的波動。
  “我們原來就是敗兵。打不過才逃的,要是能抗衡得了,也不會出現在這里。”伏希站在楚云升的面前,平淡地說道。
  這是實話。如果敵人不占據絕對優勢的話。左旋的殘余也不至于被逼到如此狼狽的境地,很有可能許多聯軍艦隊已經預知了最終的死亡,此時不過是放手一搏罷了。
  楚云升一直在等第三個敵方源門出現的消息,兩個源門或許他還有辦法與本方源門生命拼一拼,一旦坐實了還有第三個,那么這邊底牌打完了,第三戰場怕是絕對地在劫難逃,毫無生機了。
  見楚云升不說話。伏希以為他是被嚇住了,畢竟冷星艦隊雖然有著五個樞機生命。但在其他艦隊眼里,仍舊是什么都不懂的“野蠻人”,便安慰道:“你們也別太擔心,等大戰一起,你們繼續跟著我們的軌跡運動,但這一次太兇險,千萬不能出一點點的計算差錯。”
  楚云升回過神來,詫異道:“還跟著你們?你們不是被三大艦隊剝奪了鎮后肥差了嗎?”
  伏系淡淡笑道:“哪里還有什么鎮后?這一戰估計不再有什么前方與后方的差別,其實上一戰也是,我們鎮守的不過是源門尊者撐開的一條逃生通道。”
  想到第一戰場上的“氣泡”,以及扭曲的通道,楚云升也點點頭:“這一次應該還會有所不同,上一次它們都沒有拼命的打算。”
  在第一戰場上,不論是本方的源門生命,還是敵方的,當時都沒有一決生死的打算,而這一次,卻是不同了。
  由于擊滅比鄰戰場的光點強勢直入,左旋勢力苦心營造的空間多點式決戰大戰場陡然變得混亂起來,形勢急轉直下,處處都成了死戰之地。
  敗兵聯軍是被追殺的一方,所以即便宇宙再怎么遼闊與深邃,聯軍總是占據著一定的主場優勢,可以提前做一些戰爭布置,因為敵人無論如何最終都是要來攻擊它們的,所以聯軍在哪里,哪里便是戰場。
  寂靜的等待中,艦隊中的通信似乎也冷瑟下來,各種探測巡天儀器,不斷地掃描宇宙的各個方向,尤其是吃過了粒子武器的偷襲之虧,這一次便小心到了極致。
  然而,新聯軍在瘋狂地備戰中等來卻不再是如之前的粒子武器,而是十分詭異的叛逆與投降狂潮。
  ……
  冷星艦隊星艦居住區底層,吼叫的人群沖上來,意意斯握緊手中的武器,余光看了一眼身邊的警、察隊友,死死地堵在底層控制室大門外。
  它殺人了,手中的武器奪走了三條人命,而且可能還將繼續增長下去。
  但當時的情況,如果它不開槍,死的就是它與它的搭檔。
  “支援快要到了,不能讓他們沖過去!”警察長焦急萬分地給周圍的地底小人警察鼓舞著士氣,而事實上,他根本不知道支援什么時候會到,通信的那一頭同樣的一片混亂。
  “我們只是警、察,不是戰隊,再這樣下去,會頂不住的!”意意斯身邊一個同伴緊張萬分地喊道,同時向前方胡亂地開火。
  “五國在本艦的駐軍徹底亂了,地球人那邊也好不到那里去,怎么辦?”警、察長望著又一次沖上來的人群,依稀還能看到混雜著幾個穿著警服的地底小人,焦急地向他助手詢問道。
  “血騎死守能機室,估計沒辦法來支援,退化人去了戰艦上層武器庫,也分身不了,銀色軍團在鎮壓自身混亂……”那助手一邊看著上面來的緊急信息,一邊找著能支援它們的人:“只有冷星人戰隊在本艦駐軍了,它們能調動出一支。”
  與此同時,楚云升坐鎮在旗艦中,冷冷地看著身前四個臉色蒼白變化的樞機,紫氣之劍懸于當空,光芒刺眼。
  而在冷星艦隊之外,一只技術遠高于地底小人的聯軍戰艦,赫然打開武器系統,瞄準冷星艦隊。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