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119 源門的來歷

^
  回到冷星艦隊,不等地底小人報告,楚云升直入繁忙的旗艦指揮艙,立即找來湛湛,交代道:
  “馬上給三大艦隊出質詢,質問它們是什么意思?為什么按照它們的指令,我們差點會莫名其妙地陣亡?讓它們給出解釋!”
  “質,質問?”湛湛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本能地對三大艦隊的技術優勢有著畏懼,尤其是三大艦隊的級差梯反擊,令地底小人自慚形穢,心理上便低了一頭。
  “是的,質問!”楚云升補充道:“它們知道我回艦隊了,所以現在就問,馬上就問,語氣要多憤怒有多憤怒,怒火要多強烈有多強烈,態度要多強硬有多強硬!”
  “尊上……”湛湛斬關過將才競爭到今天這個位置,在地底小人中也是出類拔萃的一個,猝然地驚訝過后,便立即明白過來:“您是要先制人,堵住三大艦隊戰后的處罰?”
  楚云升點點頭道:“回來的路上,我和海國大殿主分析了一下,全聯軍只有我們的艦隊不戰而逃,三大艦隊事后肯定會進行處罰,處罰的方式可能有很多,我暫時也想不到,只有先堵住它們的嘴。”
  忙碌的指揮艙中,湛湛站在閃爍的數據燈線下,臉色有些緊張,小心地建議道:“尊上,能不能再加上一點色彩,表達出要多失望又多失望,要多委屈有多委屈的意思?”
  地底小人的確膽小,但它的擔憂卻不是沒有道理的,同時面對技術遠它們的三大艦隊和一個源門尊者,如果不小心將它們都觸怒了,后果確實很嚴重,比起稍微忍一忍,代價要大得太多。
  “不用。”
  楚云升親身在戰場感覺過本方源門的實力,遠比地底小人要有底氣,但想了想又道:“你先按照我的意思強烈質問它們。然后看它們的反應,如果嘴堵住了,等到分配資源的時候,隨便你怎么和它們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到達第二戰場途中,按照計劃,會有經過一個事先選定的行星系,進行物資補給與整修。資源分配的大權依舊在三大艦隊的手里。
  而第二戰場楚云升感覺會很兇險,現在能多補充一點就多補充一點。
  湛湛見楚云升態度已決,稍稍也有了點底氣,很多時候,楚云升如果表現出嚴肅與擔憂的神色,它們心里也就會跟著沒底氣。反過來,它們則有信心得多。
  它轉身要去出質問,楚云升這時想起拔異的話來,又說道:“等一下,我和海國大殿主在它們的指令下差點莫名其妙地死掉,這是事實,你再提醒它們。我們是接受到求援信號,來援助它們的艦隊,別搞反了。”
  說完這些,楚云升也沒什么再要補充得了,示意湛湛趕緊去出質問。
  一旁一直代替楚云升鎮守在旗艦的拔異起身過來,等地底小人湛湛走了之后,看著它的背影,向楚云升說道:“我估計三大艦隊收到湛湛去的質問。一定哭笑不得。”
  楚云升也無奈道:“是有點幼稚吧,但也只能這樣了,只要能堵住它們的嘴就行,反正我們在它們心目中大概就是一群未開化的土包子,什么都不懂。”
  拔異道:“不過,其他兩大艦隊不知道,堪卟的艦隊我想反應應該會很快。”接著。眉頭皺了一下,慎重道:“那個源門尊者應該看出了我們的來歷吧?”
  楚云升也點了點頭道:“讓地底小人最近注意一下卡旦族人的動向,一有異動立即上報,但消息不要擴散出去。嚴格保密吧。”
  拔異道:“它應該還不知道我們艦隊中有卡旦人。”
  楚云升目光疑惑地看著拔異又一次問道:“它來歷的確和卡旦人的傳說有相似之處?”
  拔異點點頭:“堪卟派來見我的人當時是怎么說的。”
  楚云升沉默不語,望著指揮艙中繁忙的人影,不禁想到胡爾當初在行軍路上和他說過的那些卡旦人傳說……
  它們的“神靈”到底是什么人呢?
  讓拔異封鎖這個消息后,楚云升立即去了一趟主懸椎體,再次仔細檢查了一遍,才重新返回指揮艙。
  湛湛組織的質問已經了過去,得到回答的度的確很快,但內容卻出乎了楚云升的意料。
  “它們同意給我們援軍待遇,也同意對我們艦隊的保護,并讓您與其他四位樞機成為下一戰的主力。”湛湛將來自只有手的生物指揮官回復簡明扼要地翻譯道。
  楚云升與湛湛心里都明白,他們這是升級了,從“食物”炮灰,晉級為“主力”炮灰。
  而且它們的回復意思也很清楚,冷星艦隊要么同意,要么依舊要被懲罰,問題轉眼之間,便重新拋回楚云升這邊,還不得不選擇同意。
  否則,難道要自己打自己臉?剛剛還要質問,試圖逃避處罰,現在聯軍不但不罰還給出“高待遇”,卻又反悔了?
  即便厚著臉皮反悔了,他們又是質問又是先制人,等于白忙一場,依舊是“食物”炮灰,什么都改變,不但依舊要遭到聯軍處罰,還從本來的“占理”變成了“不占理”。
  主力就主力吧,好歹把三大艦隊戰后處罰的嘴堵住了,還升級了炮灰等級,總比被吃掉要好吧?
  楚云升也沒什么猶豫,立即便同意了,讓地底小人送回復。
  他們不傻,先制人堵嘴,對方也不笨,后制人也堵嘴。
  不過,楚云升原本在回來的路上和海國殿主商量過,就已經準備在第二戰場他與四大樞機一起行動。
  原先不知道源門生命竟會將本方的樞機也當做食物,他們可以分兵,現在卻是不行了,為了提防被源門冷不丁地抽干生命力量,他們必須時刻匯聚在一起,以防萬一。
  冷星艦隊暫時應該不會有人會動,除非他們五人都戰死了,否則聯軍中有所圖謀的人不會貿然出手。
  第二戰場符文之陣估計也必須要使用了,便如同多了一層保護,最不濟,危機的時刻,還有主懸椎體可以當做盾牌,拖到他們回援應該沒有問題。
  另外,五個樞機合在一起,就不僅是搶戰艦了,而是還要與源門搶對方的樞機!
  第一戰場上,楚云升就感覺到自己被雙方的源門都盯上了,他和海國大殿主的配合,騙了許多戰艦,撤退得也快,并且時刻警惕,基本沒受什么傷,想不被注意都難。
  因而,被聯軍升級為主力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了。
  只不過,楚云升心有警覺,感覺敵方的源門給他設置了幾次陷阱,比如那道樞機死后留下的本源之火,但一直在他的小心下沒能成功,等到了第二戰場,他很可能成為它主攻的方向之一,正式成為它能看得上眼的獵物。
  所以,也必有一戰!
  答復送給三大艦隊后,楚云升便又收到了一個“不幸”的消息,暗中搞鬼的伏希艦隊被聯軍剝奪了守衛撤退通道的美差,三大艦隊開始戰后算賬了。
  楚云升只好又給它們去一個蒙古的神話,補償一下它們的損失。
  “你們有很多不同體系的神話傳說?”通信的另外一頭,伏希忍不住地問道。
  楚云升沒回答,只說道:“我們這邊有個問題,敵人第一次偷襲的打擊原理,你們知不知道?”
  伏希很快道:“不知道,三大艦隊應該會知道一些,但它們不會告訴你們。”
  楚云升雖然已經猜到這個結果,如果伏希知道,它們或許就是第四大艦隊了,但仍然有些失望。
  他剛在才另外一個艙間中,聽到地底小人科學家爭議中的矛盾與困惑:如果是一個微型黑洞的話,它是怎么維持和控制范圍的?這種機制是如何做到的?
  另外,黑洞形成的強引力場中時間會變慢而不是變快,但它看起來,加上事后的數據分析,外部特性都像是一個微型黑洞,那么它們又是如何做到的?
  就像量子世界不應許信息消失,黑洞卻會封閉信息一樣,充滿了矛盾。
  這種微觀上極精湛的技術,或許也只有細高人能解答。
  但它的確是一個非常厲害的武器,波及者先是無法反抗地被拉入深淵,然后一秒鐘不到的時間,文明直接斷絕,讓人感到恐怖與絕望。
  就是源門生命,一旦被擊中而掙脫不出來的話,命源消耗殆盡后,依舊是死路一條。
  楚云升在想著如何提防這種武器的時候,三大艦隊已經開始行動。
  它們選中了后撤道路上附近的一顆恒星,制造大量物質洪流,連續不斷地橫向切入沖擊后方,阻斷對方的奇異粒子任何襲來的機會。
  聯軍之中,除了三大艦隊,就數冷星艦隊的狀態最好,其他活下來的艦隊,不是傷殘,就是損失慘重。
  就是伏希的艦隊也消耗了不少的資源。
  因此聯軍新一輪會議,楚云升也不想去參加,省的去招不待見,自找麻煩,反正就是投票而已,也沒什么言權。
  但他不去,有人卻找上了門來。
  那位源門生命要見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