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116 卓爾星人

楚云升紋絲未動,就和未曾察覺到的其他樞機一樣,原來什么表情,現在還是什么表情.
  他斷定這個源門生命不會對自己突然發動的是襲擊,除非突圍戰不要打了,先內亂吧;也斷定它不敢,要是看出了自己也是一個源門,這么近的距離,短兵相接下,它也好不到哪里去.
  除非只有一種情況,它不是本方源門,而是敵方的源門.
  但這種情況應該不存在,三大艦隊一直在與它聯系,不至于被騙到現在,而且一上來也應該是攻擊最強的樞機才對.
  下一刻,楚云升立即就知道了對方的意圖.
  追本溯源!
  它想知道自己是什么人.
  同樣是源門的境界,而且突破了的第二極限,自然不可能讓它順利地追到源頭,而且追本溯源之法,它即便是源門,也遠不到巔峰.
  "你是卓爾星人?"
  源門生命發動溯源之法只在一瞬之間,轉眼便撤去,但語氣中似乎有些不大肯定.
  對一個源門尊者來說,這樣疑問式而不是肯定的說法已經很少見了,起碼楚云升旁邊的其他樞機都是一臉的不可思議.
  而更不可思議的是它一上來就直接找上楚云升,而不是三大艦隊的代表們,讓它們有些尷尬.
  但有一兩個曾聽過卓爾星人傳說與威名的樞機,頓時臉色不好起來,仔細看的話,它們的眼神中竟有些驚懼.
  楚云升知道自己本體中有死序,這東西估計不到源門清除不掉,便沒有否認.但也沒有承認,讓它和聯軍猜去吧.
  越是猜不準,忌憚就越多,楚云升曾深有體會.
  見他只是微微動了動.并沒有說話.其他樞機與三大艦隊代表神情復雜起來.
  能被一個源門尊者認識并主動說出來的種族,即便不知道卓爾星人是誰的樞機也有些驚疑不定.而知道的那一兩個,心中早已經開始合理地解釋了難怪它們有這么多的樞機.
  對這個源門生命能夠知道卓爾星人,楚云升也有些驚訝,不知道它有沒有看出來是死序.按說,當初煥都能看出來,它應該也可以,不過楚云升現在的境界不同了,尤其是突破了第二限級,不一定再會被看出來.
  除此之外,他倒還真有一個骨骸六序給的頭骨.這可是真的.
  他和卓爾星人的確也糾纏不清了.
  那源門生命也沒有再追問下去,似乎也不想在眾多人面前提起卓爾星人的事情,看了拔異與睥邁一眼,便轉而向三大艦隊代表道:"具體迎戰規劃你們自己決定.我只有一個要求."
  三大代表連忙道:"尊者請講."
  那源門生命道:"我需要保存力量到決戰之日,所以只會攔截對方的源門,其他人我不管,你們盡快按照計劃摧毀或破壞它們的推進器."
  三大代表趕緊道:"尊者放心,我們已做好準備,您要看一下作戰計劃嗎?"
  那源門生命道:"不用,它們就要到了,準備接戰吧."
  星空的深處,聯軍艦隊的后方,點點光芒正在從黑暗中鉆出,緊逼而至.
  一眾樞機與三大艦隊代表不敢多說,能有一個源門尊者支援它們,已經很難得了,它們可不敢真的指揮源門尊者干這個干那個,除非這位源門尊者是它們的同族,有一個完整的社會體系.
  楚云升有驚無險地回到冷星艦隊,現在艦隊的這個名字很有點諷刺性,明明冷星人在艦隊中完全不占地位,卻還要用它們的名字命名.
  "你們剛才有什么感覺?"
  刺惡一個嗷卡人放到一邊,楚云升看著拔異與睥邁,皺著眉頭問道.
  拔異當時就在楚云升的身邊,卻沒有感覺到什么特別的異樣,但是他也皺起眉頭道:"它看了我一眼."
  楚云升的目光接著移向睥邁,睥邁想了想,也點點頭,最后,看向刺惡,刺惡卻搖了搖頭.
  "它剛才用了一種叫做追本溯源的本領,可以追溯到本源,你們倆應該被它都看了個遍."楚云升沉聲道:"它知道卓爾星人,有很大可能也知道我們地球人."
  卓爾星人睥邁不清楚,刺惡與拔異卻是知道的,在新世界的星艦之戰,就有卓爾星人的遺族參與.
  楚云升又大致地與他們解釋了一下追本溯源,他知道也不是很多,盡可能地用簡單的方式說出來.
  拔異道:"假如它知道地球人,發現了我們是地球人,卻沒有聲張,只說老板你是卓爾星人,為什么?"
  楚云升也說道:"為什么?"
  拔異目光變幻了一下,突然道:"會不會是在找什么?它一發現聯軍靠近,就立即飛了出來,似乎是在趕時間,然后到了跟前,什么話都還沒說,就先掃了一遍……很像,不是么?"
  楚云升想了想,眼神凝起,點頭道:"的確有這種感覺."
  睥邁沒有說話,刺惡道:"尊上說的對,的確很像."
  直接無視了刺惡的廢話,楚.[,!]云升眉頭又沉起:"為什么呢?"
  這個問題,沒人能回答得了,可以推測,但會有很多種可能.
  拔異搓了搓腦門,道:"不管是為什么,它想找的東西應該還沒找到."
  楚云升沉默片刻,眼神越來越冷:"給三大艦隊,不,給,給只有手的生物戰艦發詢問,讓它們把這個源門生命的基本資料告訴我們,就說為了配合,或者其他理由,另外,不要讓那個感恩神國的艦隊知道."
  拔異點點頭,過了半天,見楚云升還在看著他,郁悶道:"老板,我不是圖圖啊……好吧,我明白了.我親自去."
  楚云升不理會他身兼數職只拿一份薪水的現實,打開通信給圖圖下令道:
  "從現在起,全艦一級戰備."
  當即,楚云升與拔異分頭行事.他不放心符陣能機.準備親自去檢查一遍.
  不知道為什么,可能是他長期處于危險與陰謀中的經歷.讓他本能地覺得不對勁,很不對勁!
  它真的只看到了櫻序?它有沒有發現序已死?它在找什么?它從拔異與睥邁身上又看到了什么?為什么沒有反應?等等
  一邊想著這些問題,楚云升一邊從頭開始檢查符陣能機,在他冷峻的神情下.血族頓時緊張不已,還以為他們做錯了什么.
  檢查完符陣能機,楚云升立即返回居所,檢查了一遍主懸椎體,確定無異常后,又來到廢艦,約伏希過來.
  "這是我們的一個神話傳說."
  見到伏希.楚云升也不廢話,將克里斯智囊團整理出的一個最不靠譜的神話單獨提出來,直接道:"我希望能夠得到一些關于那位源門尊者的來歷."
  伏希望著那個掩蓋著的神話,奇怪道:"你打聽這個干什么?你不會真是那什么卓爾星人吧?"
  它自然是不希望楚云升突然變成了什么卓爾星人.那樣,它唯一的線索又要斷了.
  楚云升道:"這個你不用管,就說知不知道吧."
  伏希思索了一會道:"我們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只是一些謠傳,三大艦隊更清楚一些."
  楚云升道:"如果能去問它們,我也不會找你."
  伏希便笑了笑道:"也是.是這樣,你們沒來之前,聯軍中就一直謠傳會有一個源門尊者前來援助,后來的確證實了,據說這位源門尊者是我們敵人主子的死敵,所以你可以放心它不會對你怎樣.
  但聽說它突圍的時候,曾受到過重創,現在也不知道傷勢如何,能不能頂得住追敵的暗極者?不過既然敢來支援,應該沒什么問題了吧."
  楚云升道:"還有呢?"
  伏希無奈道:"我們知道的就這么多,星空這么大,不是每個種族我們都能知道的."
  楚云升也沒有毀約,很干脆地將手中的那個非洲某部落神話交給它:"保密."
  伏希拿到神話,便急著離開:"大戰將起,你們一定要小心,我也要趕回去備戰."
  望著它匆匆離去的背影,楚云升一邊檢查備用符文與本體元氣情況,一邊等著拔異的消息.
  三大艦隊的指揮命令流水一般地傳來,聯軍各戰艦不斷地調整著位置,一道道艦艙打開,黑洞洞的武器發射口對準敵人追來的方向.
  大量不明物體被三大艦隊布置出去,漂浮在星空之中,仿佛嚴陣以待的士兵,刀劍出鞘,萬盾成城.
  冷星艦隊的位置也在不斷地調整之中,在漸漸形成的能級梯差場中小心翼翼地運動.
  一個不小心就會跌入級差之中,整個戰艦就會像是烏云一般不斷地滴落物質,直到消失得一干二凈.
  這種防御戰場的技術布置,楚云升與地底小人都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靠著三大艦隊給來的說明,才能知道闖入級差中的后果.
  而級差縱橫交錯,不斷地變幻位置,沒有三大艦隊給出的變動路徑,就是呆著不動也是死路一條.
  換句話說,冷星艦隊就算知道了炮灰路徑,也必須照著走!
  這就是雙方差距的無奈,如果不是楚云升還有眾多底牌,一點辦法都不會有.
  但此時,整個聯軍都不知道,在敵人光點從黑暗傳來的光線中,一顆微小到不能再微小的粒子,正在以幾乎逼近光速的速度飛空擊來.
  恐怖的速度,賦予了它恐怖的質量.
  補23號.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