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113 炮灰誘餌

有黃星人的配合,海國大殿主握著命源罰牌,幾乎掠奪了五分之一黃星的命源!
  如此巨大的比例,不被發現是不可能的.
  地底小人緊張不已,這時候三大艦隊要是同時來找麻煩,未必能頂得住.
  楚云升通過半透式通信儀已經收到三大艦隊的警告,對此也早有預料,便說道:"告訴它們,我們需要."
  指揮艙中的地底小人大汗不已,這個回答也太強硬了啊,對方即便不被惹怒,也會說:就算是需要,難道不能事先商量么?
  當然商量肯定沒結果,也得不到,但不商量就是破壞規則啊.
  地底小人心里面戰戰兢兢地還想著怎么要是被突然攻擊了怎么辦,五國代表的馬屁頓時如潮水一般拍來,事實上,比起膽小的地底小人,五國人也的確更喜歡這樣強硬的回答方式.
  然而出乎地底小人的意料,當它們緊張地將楚云升的回復發送回去,三大艦隊那邊卻沒了動靜.
  "走吧,它們不會怎樣的."
  楚云升看了克里斯智囊團的意見,覺得最多是其他能夠有辦法抽取命源的艦隊鬧一鬧,三大艦隊也只能吃啞巴虧.
  命源被吃到肚子里又不能吐出來,要是翻臉的話,它們不但會損失這些命源,還會失去五個樞機.
  而且聯軍真要重視黃星的命源,也不會在之前不拿到會議上去投票.
  說穿了.黃星人仍舊是螞蟻,無非楚云升多占了一些螞蟻而已.
  拔異發來信號道:"要小心點了."
  楚云升看了一眼三大艦隊啟動的方向,收起孵墳蟲.飛身進入星艦.
  這件事,好處自然不用說,海國大殿主通過命源罰牌獲得的命源,足夠它一路修煉到樞機巔峰,壞處也有,而且很大,好事不可能讓他一個人占了.世上就沒這個道理.
  破壞規則就要承受破壞規則所帶來的副作用,作為一個不講規則的人,很正常地就會漸漸地被排斥在規則圈外.成為孤家寡人一個.
  冷星艦隊本來就不招人待見,這一下更是被鄙夷與討厭到骨頭里去了.
  聯軍集體行動,航行速度有快有慢,為了統一指揮.三大艦隊早設計了完整的陣型.各個區域塊都要嚴密的配合.
  但現在,幾乎沒人愿意搭理冷星艦隊,除了鍥而不舍的伏希,地底小人的指揮艙信道中,空空蕩蕩,什么"友好"交流都沒有.
  "它們是等著大戰一起,就拿我們出去當炮灰吧."拔異不知道什么也跑來了指揮艙,雖然看不懂三大艦隊布置下的陣型.但不妨礙做出判斷.
  楚云升點點頭笑道:"命源怎么會是那么好搶的?總要有點代價."
  拔異搖頭道:"就是不搶命源,估計我們也是炮灰."
  楚云升淡淡一笑道:"所以不搶白不搶."
  拔異差異轉過頭看著楚云升道:"老板你已經有計劃了?"
  楚云升看著星圖片刻.在拔異期待的目光中,說出兩個字:"沒有!"
  拔異:"……"
  楚云升道:"總之不吃虧,地底小人巡天了十幾次,初步認定,一直到第一戰場,可能都不會遇到任何生命星球,但海國大殿主如果不破第二神境,我們更加被動."
  拔異突然道:"其實不如給睥邁."
  楚云升皺了一下眉頭:"他修煉是很刻苦,速度也快,但想要這么短時間一舉超過海國大殿主,可能性太小."
  拔異卻道:"你也覺得只是可能性很小,而不是沒有?"
  楚云升知道他什么意思,只點了點頭.
  拔異嘆息一聲道:"一個有可能創造奇跡,但幾率很小,一個穩定可見,但卻沒有驚喜,兩個選擇的確很難啊."
  在有穩定可期的選擇下,楚云升從來不會選擇冒險,但他有些奇怪:"你什么時候和睥邁關系這么好了?"
  楚云升對睥邁印象不佳,是從冷星開始的,人的第一印象往往決定了很多潛意識判斷,以后再想改過來是很難的.
  拔異哈哈笑道:"他整天一張死人臉,好像誰給他戴了綠帽子似的,現在又是樞機大老爺,敢跟他完整說上一句話的人,除了那個狡猾的老赫爾,基本沒有人了."
  楚云升不想再繼續談論睥邁,轉而道:"我最近有空,給你弄個兵器吧."
  他話還沒說完,拔異像是想了什么,臉一下子古怪起來,連連搖手,道:"不用,不用,我現在感覺挺好,你要有時間,不如給睥邁或者刺惡打造一個兵器."
  楚云升笑道:"你真以為我要給你弄個鐵棒啊?當然,也不是不可以……"
  拔異自從傷勢養好后,就聽到一些老地球人的笑話,現在弄得血族都天天嘲笑退化人是動物……因此一直避免和刺惡同時出現在楚云升面前,老地球人說說就算了,要是從楚云升嘴巴里說出去,那血族還不立即當成了王旨?而且是板上釘釘的,整個艦隊沒人敢否認得了的.
  .[,!]見拔異郁悶的表情,楚云升也不和他再開玩笑,抬頭看著星空道:
  "你只有近戰的能力,但敵人不可能一直讓你近身,而且我希望符文之陣不止我一個人可以借力,那樣太浪費了,我有個計劃,會在你們的功法里慢慢細改.
  我準備讓地底小人借鑒銀色軍團的細高制備,打造出一個巨槍來,我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就用過一桿火力很猛的槍吧?
  神兵之陣,火兵之陣.這些都能用得上,既可以彌補近戰的缺陷,也可以充分利用符陣.一舉兩得."
  拔異嘿嘿一笑道:"這個,我已經讓地底小人幫忙在做了."
  說著,他從通信板中調出一個立體的草圖.
  楚云升楞了一下,倒是沒想到,不過既然已經開始設計,他也可以省了前期的工作,低頭看向拔異調出的草圖.頓時又是一陣的無語.
  火力猛不猛,從草圖上還看不出來,但樣子的雛形卻是有了.而且十分的鮮明,任誰看了都會在腦海中冒出兩個詞來:拉風,狂野!
  一只烏黑如重炮的長槍,金屬感十分厚重.槍管與槍體之間極為豪放.又充滿機械的耐用感.
  這樣粗放大約只求火力的巨槍,大概也只有他退化后才能使用,一槍轟出,單是反噬的力量,就能撕碎尋常的使用者.
  "不錯."
  楚云升點頭道:"關鍵材料我會幫你提煉,地底小人還達不到高能的領域,再設計幾道符文進去,嗯.可以考慮高階的木火焚天攻擊符……"
  順著這個思路考慮下去,楚云升覺得可以給這只拉風的巨槍封上三層木火攻擊符.第一層是拔異可以正常使用的四階,后面兩層要高出拔異的境界,能不能用需要試驗.
  但即便能用,估計次數也有限,不過威力卻不是四階可以比擬的.
  這正是符文技術的優越之處,可以越階攻擊.
  以后遇到巔峰的樞機,也不至于毫無還手之力.
  ……
  回到居住所,楚云升翻了翻存儲間的東西,阮落用的詭異槍,赤人的次次源體,海國大殿主交回來的命源罰牌……還有許多亂七八糟的東西,能用上的卻不多.
  第一戰場他和冷星艦隊可能就要被當做炮火,三大艦隊除了必須的航道指揮命令,基本不再與他們交流,其他艦隊,也只有伏希還在堅持不懈地聯系地底小人,一旦打起來,估計沒人會支援他們.
  他們有五國樞機,正好是一個極好的誘餌,就像三大艦隊一開始發現他們一樣,都很興奮,敵人猝然遇上,也不會以為聯軍會用五個樞機同時出來做誘餌,必然會上當.
  這一點,上到楚云升,下到四大勢力的智囊團都基本能確認了
  他們作為炮灰誘餌肯定被聯軍內定了,而且當定了.
  現在的問題是,無論是地底小人,還是楚云升,都看不出來聯軍的陣型安排,會怎樣將他們當初誘餌炮灰?
  這就是知識與技術巨大差距下的無奈,所有陣型與位置都一清二楚,但就是不知道為什么是這樣的布置,更不知道自己在聯軍陣型中哪里危險,哪里安全,一概不知!
  海國大殿主不幸言中了,他們開始有點像是之前的黃星人了.
  沒人理,等著死.
  ……
  冷星人所在的戰艦中,一件稽查艙中,兩個年輕人低著頭,蹲在一邊角落.
  地底小人警察將一份文件移交給一個中年地球人稽查員,便從這場麻煩中抽身出來.
  "走私苔餅?"
  那名中年稽查員失聲笑道:"你倆膽子不小啊,知道這片居住區是誰的地盤嗎?"
  兩個年輕人,一個不敢答話,一個似乎在思索著什么.
  中年稽查員很滿意這兩人的認罪態度,他今天認購到了一個黃星人做雇傭工,將替他賣命一輩子,賺來的錢都是他的,他只要給這個雇傭工找份工作,然后付點吃飯錢就行了,因而心情很是不錯,見這兩人又是初犯,便點點這兩個二楞子道:
  "冷星人的苔餅供應你們也敢染指,不怕小命不保?這里面水深著呢,就是楚先生來了,也未必能理的清楚,一樣還是沒辦法."
  "貨肯定是要沒收了,另外你們還得交上三百塊處罰金."
  "我說這么多,也是想幫你們,好好想想吧."
  其中一個工人模樣的年輕人立即意識到什么,連忙點頭哈腰地湊近上前,從口袋里掏出一疊碎錢來,乞求道:
  "大哥,我們哥倆什么都不懂,一時犯渾,您就高抬貴手,給我們一個機會吧?我們錢都壓貨上了,一共十箱,不,一共八箱?七箱?五箱?五箱!嗯,只有五箱!另外,我倆就剩下這點了,還求大哥拿去幫我們疏通疏通."
  那中年稽查員打了飽嗝,拿起那一疊碎錢,斜眼看了看,很為難地說道:"我也很同情你們,但雖然是初犯,可你們也曉得現在的形式不好,真定下是走私罪的話,誰都難辦,這樣吧,你們這樣說……"
  .[,!]工人老池拉著另外一個年輕人走出稽查艙的時候,極心痛地看了被那個稽查員已經收入口袋的十八快三毛錢,嘆息了一聲:"俊哥,我們走吧,再找機會重來."
  那年輕人已然沮喪到了極點,片刻后,抬頭道:"不,老池,我們去找那個戰隊!"
  補22號.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