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108 戰爭天才

^
  楚云升聽覺極好,一下子全聽到了,也不掩飾道:“不錯,我們當中只有一個達到樞機的中間偏下水平,其他四人仍在低層,但我們有五個,也就意味有五種可能。”
  樞機是一道鴻溝,過了這道鴻溝,就有無數的可能,有一天誕出一靈也不是不可能,但過不了這道鴻溝,永遠也不可能出靈,更不要說樞機巔峰與源門了。
  五個樞機哪怕現在再低等,未來卻沒有了那種幾率為零的限制。
  只有“手”的領頭生物,看了自己同伴一眼,然后又看向楚云升五人,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五人當中,除了海國大殿主此時有些慚愧,其他四人,包括楚云升在內,都沒有什么異樣的表情。
  那個做檢測的生物看不起他們,楚云升還看不上它們呢,比起細高人,這些人還差得遠,不說別的,就說三個烏奴人之間的交流,不但早就拋棄了信息傳遞速度奇慢的語音,交談的內容,如果沒有靈蘊,楚云升都無法“竊聽”到。
  這些沒有手的生物,看起來個體與個體之間,正在從摒棄語音到快信息交流的階段,按照它們實用又秩序的理念,估計一旦完成這個階段,常規意義上的嘴巴也會舍棄掉,就像太空中無用的腿一樣,最多生長出另外一種快速器官代替。
  而到了樞機的境界,第七分叉線徹底明亮,便可以以暗能相互間傳遞信息,不再需要用嘴巴與嗓子震動空氣傳播聲音,只是,不論是五國的老樞機。還是楚云升,似乎從來都沒有摒棄嘴巴的想法。
  不過,楚云升的蟲身之軀,除了一雙血紅的眼睛,就是一面光滑而鋒銳的冰冷黑甲。
  只有“手”的首領生物沉默了片刻道:“你說得對。即便只有很低的級次,你們仍是五位原級態生命,這是事實,仍然是我們歡迎的客人,仍有資格參加會議。”
  這一會的功夫,客人前面的“最尊貴”字樣沒有了。未來的戰友也變成只是具有資格參加會議的“人”。
  楚云升也不在意,他的目的就是參加這個會議。
  他與地底小人都是兩眼摸黑,對外面的形式,對戰爭的情況,以及對星際鏈路的遠方世界,都一無所知。
  這些人聚在一起。都是被打敗逃亡而幸存下來的人,其情報必然有許多,正是楚云升所急需的。
  他需要了解可能的敵人的勢力與分布,盡最大可能地詳細掌握。
  因此,有參加會議的資格就行了。
  被證明的確是五個很低層的樞機后,只有“手”的首領生物興趣也大減,要趕來會見的其他勢力使者也半路打道回府。
  不是它們太勢利。也不是它們沒有遠見,看不到五個樞機或許會有強大的未來,而是現在,當下,就是由一萬個極低層的樞機又有何用?
  遠水解不了近渴,它們是被追殺清剿的一方,急迫需要的是立即可以投入的戰力,而不是未來。
  它們還有未來嗎?
  也許有,但條件是,先打贏了了再說。
  五個低檔次的樞機。加上一開始就沒入人家眼的偽一艦垃圾戰艦,這些人頓時便不再關心。
  楚云升見對方半天也不再說話,問什么都推到會議上再說,估計是趕自己走了,賴下去暫時也蹭不上什么有用的信息。便帶著海國大殿主四人離開球體,穿過空曠的艦體,直到離開這艘先進的戰艦。
  一回到自己的飛船中,海國大殿主便感嘆道:“星空之中,技術太落后,走哪都讓人看不起、瞧不上,赤人是,這些人也是。”
  拔異嘿嘿一笑,從他夸張粗放的衣服里掏出一個東西來,笑道:“沒關系,我順了一個東西出來,回去讓地底小人研究研究,它們這些怪胎大概永遠也不會想到,一個樞機大老爺也會偷東西,哈哈哈!”
  海國大殿主頓時無語,只差找個地縫鉆入進去了,刺惡似乎舉得也有所不妥,但楚云升沒有表態前,它是沒有態度的。
  只有睥邁佩服地看了拔異一眼,他剛才一直試圖努力記下對方戰艦內的一些東西,準備回去說給黑發人科學家聽,但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還可以直接拿走一個東西。
  “或許是它們故意不戳破,我相信以它們的技術不可能沒有發現。”楚云升拿起拔異手中的那塊精湛的制造品,看了看道。
  拔異無所謂道:“要么是不好意思戳穿,為這個小東西,一下子讓五個樞機沒臉,太得罪人了,要么就是有其他什么目的,試試我們的潛力,管那些怪胎怎么想?要弄清楚一點,我們就是再弱,也是來幫它們的,不是來求保護的,沒收它們錢就不錯了。”
  這話一說出來,不僅睥邁,海國大殿主仿佛也才轉過彎來:對啊,我們是來救援它們的,不是來給它們評價的,搞反了吧!
  楚云升將手中的制造物隨意地丟給一旁的助理圖圖,向拔異道:“你早料到它們不會戳穿吧?拿了就拿了吧,讓地底小人分析看看,希望有點用。”
  刺惡這時候才鮮明道:“尊上說得對,拿了就拿了。”
  拔異整理了一下衣服,下意識說道:“地底小人這下欠老子一個大人情,答應老子的東西,也不知道做好了沒有。”
  楚云升差異問道:“什么東西?”
  拔異楞了一下,道:“沒什么,小東西,不妨礙老板你的計劃,我們現在是回旗艦,還是去那顆行星看看?”
  楚云升也沒多想,透過船舷看著遠方的淡黃色星球,道:“你們先回去,我過去看看。”
  必要的謹慎還是要的,他自己一個人過去沒什么問題。即便被圍了,也能隨時強突出來。
  只有手的生物說會議還要過段時間才能召開,是在等最后一個艦隊。
  但時間也不會多久,那只艦隊的光影已經在探測范圍之中,就差靠近了。
  這點時間。楚云升修煉也不會有什么大的變化,不如過去打聽打聽情況。
  他和海國大殿主五人都有了參加會議的資格,身份的問題也就解決了。
  和他們分開,楚云升乘坐地底小人的太空戰機,飛向那顆淡黃星球的空港。
  一路上檢驗識別都沒什么問題,只有手的生物辦事效率不錯。但相信這一路上,對他都有嚴密的監控。
  楚云升對它們持有一定警惕的同時,它們依然一樣,雖然有事實的歷史軌跡證據,但眼下的形式,不得不讓所有人小心。
  空港中。停放著十多種風格明顯不同的戰艦,有的完好無缺,有的卻殘破不堪,像是從地獄中剛剛逃回來的一樣。
  楚云升也沒有在這里停留太久,等到空港安排的鏈路準許后,便按照引導走入一艘地空類飛船。
  里面有很多“人”,確切地說是“生物”。咋看起來像是異樣的生物園,但實際上,只在入口的時候見上一面,進入后,便被分割在各個區域,看不見。
  楚云升好歹也是樞機的身份,被安排的位置還算不錯,這里面的生物也是有身份的“人”,生命特征都不再需要原始生長環境的保護,否則只能做自己的飛船。這種飛往會議艦的飛船,是沒辦法乘坐的。
  進入間隔間后,楚云升發現竟然還有一個“人”,并不是他一個人。
  “新來的?”
  那“人”見楚云升有些詫異,打量了一會道:“現在資源緊張。寬裕不了,兩人擠在一個艙位已經算是不錯了,我叫伏希,你叫什么?”
  那“人”看起來像是一個類人生命,比起地球人,它更像是神話中的美麗精靈,大概正是這種相似性,所以才被安排入一個間隔。
  “楚云升。”楚云升隨口說道,然后打量起周圍的環境。
  名字不過是代號,進過翻譯器,聲音都變到不知哪里去了,反正只要聽到的人能夠簡單認知就行。
  靠名字認人,在星空中,完全是不可能的,有的奇怪發音能翻譯出幾十個版本來。
  叫楚云升,還是塞斯比亞,在對方的耳朵里,都是一樣。
  在人類的眼里,算得上極為英俊的伏希也沒說什么,看著空港發來的信息,驚訝道:“你是一個暗者?”
  暗者,翻譯過來就是樞機,和只有手的生物說的“原級態生命”一樣。
  楚云升手里有只有手的生物傳輸來翻譯系統,自然聽懂,便點點頭道:“是的,不過只是一個低層次的樞機。”
  說著,他話鋒一轉問道:“你們來自哪里?左旋神國在這里的情況怎樣?我們剛來,都還不知道。”
  伏希看了楚云升一眼,嘆息道:“還能怎樣?一敗涂地啊!”
  楚云升佯作詫異道:“神國勢力龐大,怎么會一敗涂地?聽說,這里的霸主也叛了?”
  伏希道:“太上面的事情,我們也不知道,我們一族,敵人的影子都沒有見到,就被打敗了,后來才知道是一個巔峰暗極者出得手,可笑,它攻擊我們,為得只是給它的對手制造一個簡單的假象。”
  暗極者,翻譯過來,大概就是源門,巔峰暗極者,就是巔峰源門!
  那可是除了靈,最為強悍的存在。
  楚云升皺起眉頭道:“它的對手上當了?”
  伏希苦笑道:“如果上當了,我們也算死的不冤枉,結果是白死了,它和它的對手,都沒有再看我們這里一眼,我們這才能跑掉。”
  楚云升追問道:“這個巔峰源門和它的對手最后誰贏了?”
  伏希還是苦笑道:“我哪里能知道,那種級別的戰斗,我們躲都來不及,沾上一點就是死,不過,我來到這里后,聽到一個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消息。”
  楚云升來這里就是來打聽消息,不管真假,多多益善,便道:“什么消息?”
  伏希想了想道:“聽說它的對手還是敗了。”
  接著,它壓低了聲音,極小心地說道:“據說,戰敗的原因是內部出了問題,神使與那位戰爭天才的指揮者發生了嚴重的沖突,大怒之下的神使帶著另外一只聽命的艦隊突然離開,離開中,導致大崩潰,死傷極為慘重,據說都沒人能活下來。”
  楚云升道:“神使?它們的艦隊中有直接來自左旋神國的人?為什么還要沖突?”
  伏希很小聲道:“我知道也不清楚,單據說和那個廢物廢神儲有關。”
  楚云升頓時語塞:“廢物……”
  誰知伏希說到神儲一詞,情緒立即有些激動起來:“不是廢物是什么?你剛來還不知道,私底下我們都傳開了,神國為什么會敗?不就是神位在一個廢物身上么?現在都不是什么秘密了,敵人都知道。”
  楚云升下意識地分辨了一下:“或許他……”
  伏希斷然道:“沒有或許!雖然我從來沒有去過神國,但想來神國人才濟濟,精英薈萃,隨便哪一個繼承神位,也比那個廢物強,否則至于落到現在的境地嗎?好在新神尊據說天縱奇才,就是繼承神位太遲了,要不然現在該是我們追著外面的那些人打了!”
  楚云升嘆息一聲,不知道再說什么,沒想到打聽情報,打聽到自己身上了。
  伏希神情異樣地看著楚云升道:“你不會是廢儲的支持者吧?我聽說神國有個位高權重的人只認老神尊定下的那個廢物,不知道它是怎么想的。”
  這時候,門外傳來一個很動聽的聲音道:“老神尊的決定,豈是你能看明白的?”
  伏希聽到這聲音,立即岔開話題道:“你怎么又跑回來了?”
  外面的聲音主人接著進了艙門,是一個與伏希一樣的生命,不過卻是一個雌性,皺著眉頭道:“那邊的味道太難聞。”
  然后,她便看向楚云升,又道:“沒想到,你這里也是一樣,我去找別的地方。”
  等她走后,伏希不好意思地說道:“她從小就愛干凈,對其他種類的所有生命體都感覺有異味,就是我,也經常被她說有臭味。”
  楚云升搖搖頭:“沒關系。”
  這兩“人”不坐同一隔間,顯然不是伏希有“臭味”的原因,大概和他一樣,都是想打聽到一些新的消息。
  伏系正要再說什么,只見一道極強的光線從深空中傳來,將船艙中照得雪亮!
  緊接著,警報聲在飛船中急促地響起。
  楚云升與伏希都不約而同地望著極光的方向望去,那里正是那一只最后趕來的艦隊方向,仿佛在星空中,被一道天河般的光芒直接刺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