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106 比誰的速度更快

^
  增強的求救信號之所以可疑,是因為它幾乎沒有加密,附上編譯碼便以廣發式擴散,看起來的確像是一個粗糙的陷阱,想要將收到信號的左旋殘余一網打盡。
  但如果從發射者角度去看,完全可以得出另外一個結論,它們發現了三百光年外的大戰,估計兇多吉少,緊急情況下,不得不向外擴散求救信號。
  用地球人的話來講,有棗沒棗,先打上三桿子再說。
  萬一,有人收到,又愿意來救呢?或者,就是不來救,接應一下也好吧?
  楚云升看著那些在很早前就啟動戰艦殺向它們,而不是后來去追它們的光輻射點群,看來它們的逃跑是對的,對方結束大戰后,絲毫沒有猶豫就殺過來了。
  如果它們留在原地等著觀察,估計也跑不掉了,于是便果斷地提前逃跑。
  楚云升決定不掉頭,除了身后冷星的引力疑云,讓他覺得風險更大,還有就是掉頭也沒有用。
  雖然從距離上計算,殺來的光點應該還沒有收到雪苑使主子的消息,但是再過一段時間,就未必了。
  它們在發覺自己艦隊的蹤跡時,一定會先收到雪苑使主子的信號,掉頭還是繞道都沒有了意義,遲早仍要對面。
  雪苑使主子既然始終沒有親自出手,說明它要么重傷不能,要么心存忌憚,它都對他有“信心”,他為什么還要繞道呢?
  發生戰爭。不管怎么都會消磨掉一點靈蘊,如果對方又源門,消耗更可能立即會激增。但同樣也能獲得如赤人留下的晶體好處。
  如果靠深空航行聚集的暗能量,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足夠孵墳蟲孵化,遇不到生命,石頭狀封印生物也只能永遠地餓著。
  而對雪苑使主子來說,楚云升獲得的資源多少都是無所謂的,只要消耗靈蘊就行,其他東西就是他得到再多。多到天文數字,也只是一個數字而已,對它而言。毫無意義,靈蘊之下,那些都沒用。
  唯一比得就是誰的速度更快!
  楚云升要搶在靈蘊消耗完前,擁有擊敗源門的實力。保留下剩下的靈蘊對付雪苑使主子。而它則要在自己達到目前之前,加快消耗到他的靈蘊。
  因此,不光是孵墳蟲,關鍵還是他劍戰技的層次!
  從四劍式一精通三初學,到一精通三普通,看似只是提高四分之三層次,但連殺之下,威力卻是成倍的激增。
  他現在的第二與第三劍式都已經順利達到普通層次。只剩下第四劍式到了連殺的關鍵時刻。
  第三劍式是在與火焰體交戰中,得到最后的晉級。雖然沒有能夠以劍戰技一擊而殺掉它,那是因為它生命體的特別,以及狠辣與經驗的豐富,否則當時晉級的三劍式連殺下,它如果敢正面硬抗絕對活不過去。
  第四劍式他現在正在修煉,向普通層級推進。
  符文沒有怎么消耗,艦隊能量充足,預計到達位置時,他的本體能夠沖擊到第四元天第五層境界的巔峰,再加上即將晉級的劍戰技第四劍式,足可以一戰了。
  艦隊也不用改變航道,依舊按照星際鏈路行走。
  楚云升也不是傻子,對方不來惹他,他也不會主動出擊,能偷襲就偷襲,能策應就策應,損失越少越好。
  所以才發給逃命的求救者信號中宣稱“左旋來援”,至于它們信不信,會不會組織反擊,無所謂了,就是嚇唬一下后面的追殺者也好。
  它們打三桿子求援,楚云升也是打三桿子,都一樣。
  但越往前走,就漸漸地讓人越來越看不懂了。
  在地底小人的努力探測下,竟然真的發現了其他援軍,而且還不是一股!
  這些援軍與它們匯合后,也沒有組織反擊,而是繼續逃跑。
  然后,在路上,時不時地又冒出一個援軍來。
  探測到后來,楚云升也大概明白了,說是援軍,還不如說是大家合流在一起,對抗后面的追殺好一些。
  只是沒有想到,都落到這般境地了,竟然還有這么多的勢力沒有投降,似乎是要死戰到底。
  不知道是對左旋的忠誠,還是實在沒有辦法,無路可走。
  楚云升冒充左旋勢力也沒什么問題,就是他不說,別人也會在他身上打下這個烙印,就像意意斯的舊勢力印記一樣。
  信號發了出去,一直沒有回音,大概還在宇宙中奔跑著。
  楚云升全力開始備戰,不僅是他,拔異等人,也在加緊修煉。
  從第三層境界到第五層的沖刺,要在這段時間內完成。
  他索性直接回到居所,鎮守住懸椎體的同時,潛心修煉。
  另外一邊,因為修煉發型有點凌亂的拔異,看著對面不太明白的睥邁,在衣服里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封東西,道:“差點都不知道放到那里去了,這是老板讓我交給你的,法克,你們的都很詳細,就老子的最簡單……”
  睥邁楞了一下,接過拔異遞過來的東西,打開一看便知道是樞機功法,正如拔異所說,功法很詳細,照著修煉就行。
  “這是給我的?”被拔異叫來,一直到拿到他朝思暮想的功法,睥邁還是有些不太相信是真的。
  “當然,你不要,我拿著也沒用。”拔異也沒有和他解釋為什么自己的功法會簡單,總不能說楚云升對退化人修煉也拿不準吧,一不小心弄錯了,就是一條樞機命。
  “但是……”睥邁皺了一下眉頭。
  “沒有但是,小子。和大老板比起來,你還太嫩!”拔異先是大言不慚地吹了一通,然后笑了笑。道:“你手里的功法還不全,大老板還在修改,不要著急,也不要想太多,算是我對你的忠告吧,其他我就不說了,你們家老赫爾比克里斯的婊子手下還精明。”
  “謝謝!”睥邁也是個干脆的人。鄭重地道謝了一聲,便準備離去,抓緊修煉。
  “等等!”
  他剛要離開。拔異突然攔住了他。
  睥邁楞了一下,心道,難道還有什么條件?
  果然,拔異打量他幾眼道:“現在有沒有空?”
  不等睥邁回答。他便又說道:“老子幫你這么大的忙。借你一點樞機之力,你不會舍不得吧?”
  睥邁皺了一下眉頭道:“我的時間不多。”
  拔異擺擺手道:“要不了多少時間,先跟我走。”
  睥邁道:“去什么地方?”
  拔異道:“海國大殿主那里,借助你們倆的樞機之力,做點東西,老子和它一起研究很久了。”
  睥邁卻是沒有問是什么東西,拔異倒是詫異了一下,但也沒說什么。
  ……
  艦隊依舊在航行。從星空中看,似乎就像是沒有動一樣。但的確是在以高速飛馳在星際鏈路上。
  楚云升的本體境界已經突破到了第四層,突破的時候,逆元體又一次鉆了出來,浪費了他不少的精力,估計到了第五層,還會再出現一次,
  到了第四層,逆元氣在剛烈與鋒銳上的特性再一次與本體元氣拉開距離,猶如沖天的利箭一般,凌空而去,但楚云升沒法去試,一試了本體就得廢。
  劍戰技還沒有開始煉,他準備等到突破到第五層巔峰再說。
  而拿到功法的睥邁進步果然神速,轉眼便逼近到第三層,修煉的速度竟比楚云升的本體還快一些。
  他修煉的本源體是冰源體,老赫爾為了加快他的修煉,不惜再一次調動冷星人的人力資源,為他聚集大量的冰元氣。
  當初恩覺與睥邁的優劣風波,如今很少有人再提起,睥邁在最危急的時候,與冷星人所在戰艦同生共死,不離不棄,而恩覺卻為冷星人幾乎戰死在星戰之中,那些比較的言辭再說出來,對誰都是侮辱。
  睥邁是他們的英雄,恩覺也是。
  其他人,海國大殿主還在新二神境的泥潭中掙扎,命源的修煉雖然有楚云升的功法,但是如今海族的數量急劇減少,不復當年遼闊之洋的資源,就是它們所在的戰艦,都要特制。
  其他種族如果是氣泡生物的話,它們就是海水生物,除了個別修煉起來的人,大都數要么在特制的戰艦艙呢,要么就是穿著特制的宇航服,里面有著適合它們的維生液。
  看起來,和罐頭人何團長有點相像了。
  刺惡也到了第四層,它本來就到了第三層的境界,不快不慢,而拔異卻只到了第一層境界的巔峰。
  他的樞機與眾不同,能修到第一層巔峰幾乎都是用命趟出來的,如果沒有楚云升的功法推測,現在大概都是死尸一具了。
  但他每進一步,實力的差異卻極大,第一層巔峰的實力與之前底層的實力,相差幾乎兩個層次。
  對此,楚云升也不得不承認,如果布特妮在的話,情況可能與拔異類似,步步危險。
  這一點上,掠命艦女人的確沒有騙他。
  血族有了她送來的功法,效果也十分的顯著,比楚云升自己琢磨出來的東西的確要強許多。
  楚云升現在給拔異參考的修煉之法,實際上也借鑒了她給血族的功法。
  他現在倒是后悔當初都要了契約,竟然沒要退化人的修煉之法,不過,他也不知道她有沒有,畢竟她說過布特妮與她有相似之處,所以沒什么問題,而退化人是另外一個反方向。
  這時候,地底小人終于收到求援者的應答信號“你們是誰?”
  這個問題自然不是真的問楚云升他們是誰,應該是要確定楚云升他們的左旋身份。
  對于此,楚云升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索性讓地底小人回復道:“我們是冷星艦隊,從此地霸主所屬勢力的包圍中沖出來,剛剛擊敗赤人。”
  ^(未完待續。。)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