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098 赤人的反擊

^
  這種感覺很詭異,在你需要的時候,出現在你經過的路上,讓你不經意地發現。
  怎么看,都透著一絲古怪。
  當然,這樣的事情很多人都遇到過,楚云升也不例外,有時候叫擋不住的運氣,有時候卻叫誘惑,因為人們都會想會有這么明顯、都擺出來了的圈套嗎?
  于是在便宜的誘惑下,很容易地中入了極為低劣只差告訴別人這是圈套的誘惑,之后,卻又不承認是因為自己貪圖那點便宜,而信誓旦旦地說自己一定是中了某種迷、魂煙之類的東西。
  “艦隊不用過去,按照原路繼續前進。”
  楚云升是很需要火元氣充沛的地方,用來恢復蟲身,用來滋養孵墳蟲等等
  但他更清楚落入圈套的可怕,赤人不就是落入他的圈套才全軍盡滅的么?
  要不然,以它們的戰艦數量,擴散開來,再以先進的技術隱匿蹤跡,如何能夠一擊而滅?
  宇宙遠比地面危險不知多少倍,鴻溝般的差距,足以令一支艦隊瞬間覆滅,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至少赤人現在有可能知道他大量使用火元氣,只要那只主艦隊在覆滅之前將情報送了回去。
  地底小人比楚云升還謹慎,立即發射了幾只小型探測器,艦隊仍不改星際鏈路,繼續飛向赤人的老巢。
  這東西如果真的沒什么古怪,那么它暫時也跑不掉。打完赤人回來再探查,也是一樣,預先做好探測。標記好坐標就行。
  當然楚云升也可以用靈蘊掃一下,但靈蘊越用越弱,若非緊急必要,哪怕一點點他都不會用。
  如果前面還有一個火元氣不動源頭,還有一個冰元氣強烈波動源頭,還有一個金元氣波動源頭……這個疑點,那個疑點。要是這么一直掃下去,估計沒到赤人老巢,靈蘊就掃光了。
  之前用的兩次。一次是為了提振幾乎陷入悲鴻哀野,落入谷底的士氣,一次是純粹地救急,抽聚猝不及防地赤人的黑霧粒子。
  標記好此處的坐標。艦隊繼續前進。楚云升卻一直留意著后面的動靜。
  他對元氣的波動十分的敏感,這得益于他修煉本體元氣的超穩定態緣故,對非自然的波動感覺敏銳。
  剛才的強烈波動,就很不自然,這才是他心生警覺的根本原因。
  擾動的力度雖然還沒有達到源門,卻已經達到了樞機之境的巔峰!
  楚云升讓海國大殿主等人隨時做好出戰的準備,他自己隨后離開居住所,獨自來到艦隊的尾部。『*言*情*首*發』以防萬一。
  星空中,噴射著淡藍色火焰的艦隊漸漸變成了一個極小的光點。深入到漫天星辰的世界中去。
  火元氣擾動的地方,翻滾不息,幾只探測器尚未達到邊緣,便被鞭子一樣烈焰長龍抽開,一一爆裂,仿佛是一團暴躁的火云聚氣,無法接近。
  許久后,那團火云聚氣向內猛然收縮,赫然形成一個仿佛由火焰組成的生命,周身烈火炎炎,已然達到了樞機巔峰的極境!
  只是,它的“眼神”似乎有些空洞,不似活物。
  它只靜立了半秒不到,便仿佛聽到了什么命令,朝著楚云升艦隊離開的方向,化作一道極焰火線追去。
  楚云升的速度漸漸變得快了起來,倒不是因為發現了后面有追兵,而是在正前方,發現了無數的光點,正以極快的速度四空逃散。
  不用想,也知道那是赤人的飛船,它們開始撤退了。
  因為朝著遠離楚云升的方向,所以它們推進器的輻射卻是無法再在這個方向上屏蔽掉,因而大部分都能被觀察到。
  地底小人的艦隊速度是快,但要同時追上這么多的分散飛船,也不現實,必須明確地選擇一個方向。
  居住區,擁擠的通道中,郁悶不已的年輕人望著墻壁上戰爭動員信息,驚訝道:
  “這是到底哪一個腦殘的指揮官在指揮這場戰爭啊?”
  “它不會以為進入星空時代的生命會像地面上一樣,有個首都什么原始的東西吧?”
  “對方接下來就是物質阻塞啊,這樣高速沖上去……”
  “……”
  “等等,它不會以為人家有一個母星這種停留在地面時代的幻象東西吧?那種守家家的思維?在星空中守家家……!”
  “哪有停在一個地方永遠不動的星際時代生命啊,那要走出星空干什么?往誕生他們的星球搬運資源?這,這……最大的資源是整個星空啊!這么簡單的道理居然沒人想到么?”
  “這艘艦隊里面到底都是一些什么人!?”
  年輕人郁悶不已,他還指著能有機會逃回去,但這只艦隊指揮官們簡直什么都不懂,能活到現在都是奇跡了!
  難道是某個靈主的起源生命?靈二代?以為報上自家靈主門號,別人就會注定退避萬里,它們就可以橫沖直撞?
  年輕人用他不費什么力氣就能學會的新詞匯,試圖解釋這艘艦隊的不可思議。
  這時候,一個男人站到面前,雙目冷冷地望著他:“小伙子,我注意你很久了!”
  年輕人頓時心中一驚,雖然這里的居住區,對他而言就像是小動物洞穴一樣讓人難以忍受,但還沒有一個人、沒有一個儀器,發現他的與眾不同。
  男人冷笑一聲:“我知道你是誰!”
  年輕人大驚,正要采取果斷的措施,就看到一個彪悍的女人旋風般地沖過來,揪起男人的耳朵,破口大罵道:“我%……,活干完了嗎,再掙不到錢,飯都吃不上了,你腦袋還能治好嗎!?等等,先把藥吃了!”
  年輕人冷汗連連,在彪悍女人接著連聲的道歉下,飛一般地閃入他的房間
  “計劃要重新修改一下了……”
  ……
  地底小人在發現大量物質流時已經遲了,先是數不清的高能粒子沖擊,接著就是仿佛壓碎了一個行星系形成的物質流沖來。
  六甲之陣迅速打開,海國大殿主帶著三名樞機立即頂到第一線,推進器開始瘋狂減速。
  在艦隊高度的前進的方向,高能粒子流與幾乎無窮無盡的物質流,在藍色的六甲之陣與四大樞機之力的角前段,形成極光一般的分流罩面。
  偽一艦的艦隊偏偏此刻又是高速,相互撞擊之下,幾乎隨時要散架般的搖搖欲墜。
  楚云升卻飛向了艦隊的后方,他已經看到了在艦隊減速后,追上來的火焰之線。
  巔峰樞機,巔峰的極境!
  楚云升的蟲身之軀也已經恢復得七七八八了,面對它仍有微微一境之差的優勢,但也只是這一點點。
  他的速度極快,對方也不慢,高速相向中,轉眼便要相撞在一起!
  對方毫不猶豫地斬出一道烈焰,楚云升的劍氣同時殺出。
  跟著,雙方交錯而過。
  劍氣云嘯之中,沖來的火焰生命消散一空,那道烈焰也從楚云升的身體中撕開一道口子。
  但幾乎是同時,兩列長長的弧線火焰人影的隊列,分列在火焰生命消失的兩側,一道將楚云升包圍,一道襲向艦隊的后方。
  每一列似乎都有無數個它,每一列中的每個火焰都似乎是它。
  楚云升自然不讓它擊中艦隊,以顛覆之境的一擊,全艦隊也只有他能抗下來。
  下一刻,他已經來到艦隊的后方,在速度上,他有著一境的優勢。
  紫氣之劍迎著弧線襲來的火焰分影刺入進去,火元氣在絞殺中四散飛射,一道道火焰體仿佛尖叫著消失。
  它用的是火元氣,楚云升用的也是火元氣,兩股精純的火元氣在黑暗的世界中縱橫交錯,激烈搏殺。
  大量的物質流沖過星艦的兩側,激發出一縷縷奇幻般的光流,掠過兩人的周圍兩側。
  襲向艦隊的列火焰體在楚云升強攻下,被破襲一空,后面的一列迅速凝聚成一團,然后高速地再一次沖向楚云升。
  楚云升第二次本體劍氣出,但他在劍鋒斬下的瞬間,沒有停下,迅速反轉向身后,挑空刺殺而去。
  劍芒閃動中,一道火焰體尖叫著扭曲,十分的猙獰!
  這不是分影,是它的生命之一!
  它似乎不是一個獨體生命,而是集合式生命。
  如今,楚云升也遇到過許多千奇百怪的生命,這個念頭只在他腦袋中閃過了一下,沒有多驚訝。
  身后的劍氣絞殺了一個生命體,隨即他的周圍,前方,后方,左后,分別出現一個個形態各異的火焰體,分別同時攻擊向楚云升。
  楚云升劍氣無法徹底攔住它,它實在太多太快太分散,這么殺下去本體元氣不夠支持,它就有可能沖到后面的艦隊中去。
  跟著,楚云升立即激發出一道道冰紋攻符。
  剎那間,被物質流包圍的喇叭形中空通道中,充滿了各種形態的冰元氣結構,冰刺符、冰崩符、冰困符……一道道符文瞬間阻塞了整個通道。
  時而聚集,時而分散的火焰體,四面都是,要么移動在冰刺漩渦中,要么揮斬在冰錐體中,形態也是各異。
  冰紋攻擊符始終是三階符文,困不了它一會,但楚云升的劍氣隨后殺到。
  ^[本章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