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094 力拔山兮

漆黑的星空背景下,刺惡的正面與拔異的背面,兩個粗野兇悍的巨大身影瞬間交錯。
  楚云升也是微微一怔,雖然在地下遺境的時候,他與拔異曾開過大師兄的玩笑,還說要給他打造一個兵器,但時間過去了這么久,這種事早就忘干凈了。
  不過他很快重新集中起注意力,盯向赤人的飛船,如果拔異也不能勝,他只能帶傷出戰了。”小說“小說章節更新最快
  退化人特點楚云升zhidao一些,向退化的方向尋找原始的強悍生命力,在地球上的時期,血族對他們的研究一點也不少。
  通常退化后,他們的力量將呈幾何級數的增長,強化肌肉之間的收縮張力,實際上是分子鍵之間能級強度的變化,越強橫的退化人,肌肉分子鍵之間能夠容忍的極限儲能級越大,爆發出的力量越是強悍。
  它們的退化態力量往往是恐怖的,血族輕易也不敢與之硬撼,多利用sudu與耐力與之對抗,退化人的退化狀態持續時間一般都不長,一旦消退,極為虛弱,往往就是血族取勝的關鍵時刻。
  每一次退化對身體的損傷與破壞都是嚴重,相當于重組了分子鍵,因而在這個時期的退化人也最為虛弱的。
  在地球上,退化人的強弱鍛煉,主要是通過兩個方面,一個是大腦神經對肌肉群的興奮刺激,刺激越強,調動的效率越高,激發身體的潛能就越明顯。
  人類在危及生命的緊急關頭。大腦受到外界信息的強烈刺激,人體肌肉群就會進入一種超強的爆發狀態,退化人退化方式。就是將這種狀態鍛煉到可以控制的程度,將潛力全部發揮出來。
  第二個,就是鍛煉肌肉的分子鍵能級強弱,越強,能容忍的儲能極限就越大,釋放出來的爆發力就越大。
  到了新世界之后,通過暗能量對身體的再改造。大大強化分子鍵之間的能級通過提升非極性分子間的變形性提升分子鍵的色散力,通過提升極性分子間的極性變差提升分子鍵的取向力,還有一種誘導力。介于極性與非極性之間,三力合一,達到巔峰的便是退化人能達到的樞機之境下,最高的巔峰。
  拔異便是三力合一的巔峰。有了契約之后。便推開了更深的一道門!
  由分子間級別退化到使用原子之間的相互作用,共價鍵的能級釋放。
  和顯物質原子能級釋放不同,它奇特就奇特在,是以暗能為基礎與原動力,作用在顯物質原子相互作用力上的爆發,不受暗能場對顯物質的斥力束縛,完美地激發出純物質力量。
  這樣的力量釋放破壞力是極為恐怖的。
  拔異能夠快速地掌握到一絲這種力量的竅門,說起來。還與赤人有關,如果不是赤人留在荒星的黑霧粒子武器。他也不能這么快理解。
  至于退化人的weilai,楚云升也不zhidao,如果有一天拔異能夠修煉退化到暗能作用在強相互作用力上的境界,或者超越這個,很難讓人想象會是什么樣子。
  不過,雖然爆發力恐怖,但是卻兩個無法避免的弱點,一個是退化態不長,不能維持太久,第二個便是他們不能遠戰,只能貼身攻擊,將能級的釋放用身體傳遞過去。
  因為不是暗能的直接作用,所以楚云升覺得拔異可以去試一試。
  赤人停著不動,卻是正好彌補了拔異難以近身的弱點。
  在許多老地球人恍惚的目光中,拔異巨大而極強壯的身影已經撲向了赤人的飛船。
  楚云升也已經飛臨到太空之中,他雖然帶傷,但是掠掠陣還是可以的。
  他聚集了一部分火元氣,隨時準備出手,幫助拔異打掉赤人keneng的干擾攻擊。
  他不相信赤人連源門級別的火元氣也能夠無視掉,那樣的話,他們防御堪比源門生命,而飛船可以大量制造,誰還能擋得住一群源門防御級的戰艦?
  真要那樣的話,它們早就不只星團邊緣這點勢力范圍了!
  海國大殿主他們被無視,還是因為境界太低,如果是顛覆樞機,早攻破赤人飛船的烏龜殼了。
  冷星之戰中,那個隱蔽于黑暗中的灰影樞機,估計只要一擊,就能擊穿膨化這只飛船。
  拔異退化后的身軀十分龐大,這是暗能作用下物質化的后果,在退化消失后,它要承受的反噬同樣也是極為恐怖的。
  剛才仿佛冷冷嘲笑的赤人飛船,在拔異巨大身軀的籠罩下,頓時顯得蕭瑟起來。
  站在灰色船面上,仿若巨型強壯猩猩的拔異,揮舞著巨大的拳頭,用最野蠻的方式,也是他唯一的方式,轟擊著赤人的飛船。
  肌肉與野毛在光芒下散發著原始的力量,共價鍵的能級釋放隨著他身體有節奏地調整,聚集導向呼嘯的極重拳鋒,猛烈地沖擊力下,赤人的飛船竟搖搖欲墜。
  拳鋒越來越快,越來越重。
  僅僅一瞬間,如果不用靈蘊,楚云升幾乎都難以看到拔異揮舞擊下的拳影,空中只留下一道道殘影,攻擊的頻率達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
  艦隊中的血族看得目瞪口呆,就是吉特也艱難地咽了口吐沫,然后強裝鎮定地說道:“聽說他的契約是那個女人的,就算是給我們,我們也不會要,我們只要王的!”
  旁邊便有人附和道:“團長大人說得對,要是我們的布特妮還在,怎么能輪到骯臟不講衛生的退化人出風頭?”
  吉特點頭也不忘補上一句:“哪里用得著布特妮出手,我大表哥就能搞得定!”
  他這話,就很少有人認同了。但礙于他的軍團長身份,其他血族也就跟著嗯嗯兩聲。
  吉特也zhidao自己吹過頭了,岔開話題道:“都站在這里干什么?看那只禽獸表演?還不趕緊去自己的戰位。要是符陣能機出了wenti,看我不收拾你們!”
  他的威信不足,但命令就是命令,一眾血族也只好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別看他們懶洋洋的,不怎么在乎的樣子,實際上,對符陣的位置看得十分重要。在整個艦隊中,也就他們能夠得到王的最大信任,處于最為重要的位置上。
  誰要來跟他們搶。那絕對是不會同意的。
  眾人走后,吉特自己卻沒有動,一直認真地看著戰艦屏幕上投影的拔異身影。
  不管到哪一天,退化人都是他們的死敵。而且他們相信。退化人也是這么想的,雖然因為王,以及現在的局勢,他們已經不會與退化人產生直接的沖突。
  但是暗中的較勁卻是從來沒有停止過,尤其是他們這些種族的領導者,更是肩負著這樣的責任。
  本來,血族出了一個布特妮,用得還是王的契約。可謂根正苗紅,讓血族頓時長出一大截的威風。見到退化人都是一副我就是很得瑟,你能拿我怎么樣的神情。
  當然只有單獨面對退化人的時候,他們才會這樣,正常情況下,他們都是很優雅,榮辱不驚,追求精致的生活,比貴族還要貴族。
  可沒想到,一轉眼,布特妮被那個死女人降臨了,憑白就沒了一個大樞機,可恨那個拔異竟然乘火打劫,向王要了那個死女人的契約,成了那個死女人的狗,雖然吉特絕瞧不起這樣的卑劣行徑,但是也不得不憂心忡忡。
  最近退化人在他們面前,都反過來了,也擺出一副我很得瑟你能拿我怎么樣的表情,氣得許多血族要與他們大戰一場。
  那個死女人的契約,吉特是一點都沒興趣的,作為血族,對血統這東西看得比生命還重要,之前的話說得也是真心的,他現在只希望王能夠盡快再弄出一道契約來,除了血族,還有誰值得我王的信賴?
  “嗯,那個冷星人赫爾不得不防,那老東西陰險狡詐,估計早在暗中排隊了……”
  吉特嘀咕了一聲,便不再去看拔異強悍的攻擊,實在是太打擊人了。
  在他身后,幾個老血族看著他遠不及肖納成熟穩重的表情與嘀咕,也只能嘆息一聲。
  太空中,飛舞的拳影中,漸漸平息下來,赤人的飛船一直沒有大規模的反擊,只是小規模地向拔異巨大的身體嘗試某種光線射擊。
  這時候,楚云升也明白過來,這艘飛船的赤人早就放棄了逃生,停在這里,就是為了測試他們的攻擊能力,尤其是他的戰力。
  同時,它們又不主動攻擊,將底牌為將來為它們復仇的同族藏好,讓楚云升這一邊,除了看到變態的防御能力,其他一概不zhidao。
  這種自我的xisheng,楚云升曾在火族的身上見到過,十分的冷酷與冷靜,甚至是殘忍,但它們的骨頭卻是楚云升見過的最硬的。
  站在赤人飛船上的拔異,直起龐大的身影,在星空的倒影下十分雄壯,猛地巨吼了一聲,當然沒人能聽得到,骨骼節節漲起,雙手深入赤人飛船被它打爛的甲板中,猛地撕開!
  三個樞機半天擊不破的飛船,頓時扯開了一道巨大的縫隙!
  撕開的長長裂口,黑洞洞地展現在那具狂野般的巨大身形之下,雙手拋起的殘甲,呼著粗氣的面孔兇悍,頭頂璀璨星空……
  老地球人中,許多人看著這一幕,忽然想到了一句話:力拔山兮氣蓋世!
  ……
  拔異回來的時候很慘很慘,身上穿孔密布,退化消失后的斷裂更是讓他猶如血人,連骨頭都仿佛膨為碎片,站都站不穩了。
  幾個退化人幾乎是把他抬進了搶救室,等待已久的醫生們立即緊張地忙碌起來。
  另外一邊,不出楚云升的所料,赤人果然沒有再進行其他反抗,對拔異的射擊也是測試式的。
  但是,整艘飛船中卻找不到一個赤人!
  所有的數據也全部毀掉,整個飛船就是一個空殼,那種可以無視樞機攻擊的能力也消失無影無蹤。
  “應該是不想讓我們zhidao它們的生命生理構造。”一個地底小人指揮官想了想,分析道。
  除此之外,楚云升猜測應該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它們不想受到低等生命的侮辱,所以干脆自殺再毀尸,消失干凈。
  但是為什么不在最后直接炸毀飛船呢?一干二凈不是更好嗎?
  前鋒搜索進去的戰隊隊員已經發現了楚云升“預言”的人類牢籠群,而令楚云升更加不解,它們竟然沒有殺掉這些人。
  “我想,它們在這艘船里,這些人身上,還有秘密,所以并不想徹底毀掉。”這一次,分析的人不是地底小人指揮官,而是冷星人新任的指揮官:
  “而且,它們有十足的把握,將這些秘密重新拿回去,現在不過是暫放在我們這里,它們的主力艦隊應該就在附近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