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1086 荒星的真相

雖然整個地面軍團都在警惕地戒備之中,但警報的傳來,最終卻沒有造成如冷星失控的大屠殺。
  冷星人的新任總指揮官十分冷靜,在迅速查看了發生交火點傳來的前后錄影后,立即下令那只戰隊停火撤離,并命令其他戰隊原地待命。
  事實上,突發的沖突并不止這一處,在這位新人總指揮官的案頭,還有許多其他的報告,在經過分析,他敏銳地發現其中一份有著不同之處。
  一支戰隊成功地進入了原始人營地,并找到了暗能源,但卻受到了一種美麗生物的反抗,戰隊隊員在擊斃兩只后,帶回了三只。
  新任指揮官的目光在這名隊長的名字上停留了一下,弭婭,這個名字他聽說過的,是曾讓睥邁頭疼不已的人。
  但他很快略過這些陳年舊事,將新的報告和發現,一起發給旗艦。
  掌控著所有通信系統的地底小人,自然不能讓冷星人將它們自己人的失誤,差點導致大屠殺的事情清楚地寫在里面,但又不能擅自改動冷星人方面的報告,便立即又做了更新的報告。
  將冷星人的報告從頭到腳地包括進去,淡化掉兩個地底小人的烏龍失誤,突出事態的變化與新的發現,再加上一些楚云升一貫要求的建議。
  最后地底人圖圖拿到的這份報告,實際上已經轉手修改過幾次了,而楚云升可能只是看一眼,甚至都沒時間看。
  “他們建議讓許的人過去,她有這方面的經驗和能力。”圖圖見楚云升果然只是掃了一眼,便將后面的建議提醒出來,防止楚云升漏看掉。
  楚云升想了想,道:“讓克里斯的人也一起去吧。”
  地底人圖圖目光詫異地動了一下,但馬上恢復平靜,恭敬地退了出去。
  它不知道楚云升以前下命令的時候。會不會向意意斯稍微解釋一下,或者和意意斯多說兩句,但它是絕不敢多問多說的,有的時候。它真的很羨慕那個家伙,雖然它自信比意意斯能夠猜到那些話的背后意味,但是……
  ……
  夜空下,兩艘戰機旁邊,一只冷星戰隊正在修整。
  “怎么樣?要去醫療船處理一下嗎?”
  弭婭給身邊的一個穿著戰衣軍服的女孩包扎好傷口,淡淡地微笑道。
  苒搖搖頭,看著戰機一側的三個美麗生物,問道:“它們是不是認出我們來了?”
  弭婭點點頭:“可能吧,它們應該懂得文字,我們的樣子和它們壁畫上神的模樣還是有很大不同的。”
  苒道:“它們的戰力很強。應該是留在這里的守衛吧?要不是隊長您,我們這次可能要全滅了。”
  弭婭愛惜地將她有些凌亂的軍衣豎領提了提,整理整齊,望著她清秀中透出英姿的面孔,道:“我知道你的理想。加油吧。”
  苒眼神堅定地點點頭,從離開大草原的那一天起,她就向著理想奔跑,直到今天,也未曾放棄。
  她眺望了一眼星空,然后問道:“隊長,您的理想呢?”
  “我啊?”弭婭雙手交叉。舉過頭頂,優美地舒展了一下戰斗后有些疲乏的曲線玲瓏的修長身體,憂愁中有些黯然地說道:“不知道呢……”
  一旁的阿里,眨著假眼,笑著插話道:“隊長,你該嫁人了。哎,哎,別動手啊,我可是殘疾人……”
  夜空中,繁忙地穿梭著一艘艘戰機與飛船。美好、寧靜、充滿著希望,卻又飄散著淡淡的哀傷。
  ……
  楚云升一直待在旗艦居所中紋絲不動地修煉,直到加上地底人的三方“調查團”,將詳細的情況完整地調查清楚,才準備動身去這顆星球的大海。
  看完這份調查,楚云升只說了一句:“殺光!”
  看到這份調查,地球人都沉默了,大約知道自己來歷的冷星人也沉默了。
  這是何等的殘忍與惡毒!?
  地面上的那些原始人并不是什么外星類人生命,而是和他們一樣的人類,被人像畜生一樣圈養起來的人類!
  不僅如此,這些原始人,從出生的那一天起,就被“教育”自己是畜生,因為神的恩賜,所以才能這片荒涼的世界存活下來。
  為了對神的“憐愛”而感恩,他們必須日以繼夜地在地下深淵勞動,挖掘祭祀神的貢品,一種存有特殊暗能的晶體。
  他們不能有抱怨,否則是對神的褻瀆,對神已經給他們的生存還感到不滿足的卑鄙與貪婪,因為他們是畜生,要有畜生的覺悟。
  而這樣的畜生,只能去喂養巨獸,不配存活在世界上,神是不會再眷顧這樣的畜生。
  但他們也有希望,只要能夠極大超額地完成祭祀品數量,就能獲得成為“人”的機會,獲得神的恩寵,可以離開圈養場,擁有自己的部落,當然部落里的“人”仍需要用祭祀品來交換,每個畜生人頭都有不同的價格。
  所有原始人從出生的那一天起,就在這樣的“教育”與憧憬下,拼命地挖掘祭祀品,一直挖到死,為得就是能夠有一天能夠從畜生變成人,擁有一個自己的部落。
  然而成功者畢竟是少數中少數,但每過幾年都會有這樣的幸運兒成功地達到超額的要求,在成萬上億的畜生們無比羨慕的目光中,在神的恩賜儀式下,成為一個“人”,擁有自己的部落。
  每到這個時候,成千上萬的畜生們都會瘋狂地奉獻自己的一切,靈魂乃至*,只希望那個新“人”能選中自己,帶走自己,成為一個令人羨慕的“部落人”。
  但被選中的也只能少數,有限的幾個,而且因為新“人”購買力有限,還要考慮到部落的繁衍,買走的基本都是可以迅速壯大部落的弱小女人,以及有限的男人。
  其他畜生只能用極其嫉妒的眼神看著被選中的畜生,跟著新“人”離開。然后瘋狂地進入地下挖掘,夢想著自己也能有那么一天,可以成為畜生們羨慕的“人”,可以受到圈場里最優秀的女人或男人的巴結與奉獻。
  有了部落的畜生。就不是畜生了,首領的身份是新“人”,其他的是“部落人”,但他們每年仍要完成規定額度的祭品,以感謝神對他們的巨大恩賜!
  和畜生們不同,他們不再需要進入危險與環境惡劣的地下挖掘,從而有了比畜生們更長的健康期生命,偉大的神賦予他們有資格像獵人一樣獵殺兩腳獸,從兩腳獸身上獲得祭品。
  經過地底小人的生命分析,兩腳獸其實也是人類。按照原始人的說法,是常年呆在地下的畜生,年復一年,一代又一代,最終漸漸變成的怪物。
  兩腳獸已經不知道自己原來是畜生。更不知道自己是人,它們已經退化成一種依靠本能行事的動物。
  它們早已不再和夢想成為人的畜生們呆在一起,而是在地下東躲**,成為真正的動物,也就是失去了對神的祭祀,變成被神拋棄與詛咒的兩腳獸。
  但它們的靈魂里,一代又一代地深深刻入祭品的重要性。哪怕已經成為了動物,也時刻猶如保護生命一般攜帶著在地下獲得的晶體,成為一種本能,仿佛似乎還有一天能夠成為神所眷顧的畜生一樣。
  部落的“人”的任務,就是獵殺這些被神詛咒的兩腳獸,從它們身上將最后一塊祭品晶體收繳上來。同時也消除任何隱患。
  能夠很好地從兩腳獸身上完成祭品數量的部落,得以存在,完不成的,則被視為懈怠,忘記了神的恩賜。不配再做“人”,要被帶回圈場當回畜生。
  這樣的事情,每年都會發生,許多大部落就是這樣消失的,所以,每個部落都拼命地獵殺兩腳獸,以獲得足夠的祭品。
  但他們雖然是人和部落人了,卻是不可以學習文字的,那是“上人”才可以學習的東西。
  而要成為“上人”,只有一個機會!
  每千年一次的機會!
  神,其實就是赤人,每過一千年,乘著宇宙飛船降落星球,運走晶體的同時,會根據情況將足夠“忠誠”的“人”變成“上人”。
  一旦成為“上人”,基本就沒有再成為畜生的危險,所以每一個部落都虔誠地嚴格地保持著對神的忠誠與奉獻,這樣,在千年來到的時候,才有可能被選中成為“上人”。
  這樣的機會,幾乎令人眼紅與嫉妒到極點,每千年的新“上人”誕生都將會是無比榮耀的時刻,成為全天下的畜生仰望與奮斗的存在。
  他們忠誠于神的事跡廣為流傳,千年不衰,直到下一個千年新的“上人”出現。
  “上人”就是那些悍獸騎士,經過地底小人的檢測,實際上就是一種雜交試驗失敗的產品。
  赤人每一千年來這顆星球一次,不僅是帶走所有晶體,還會選出最為忠誠且潛意識已完全不抵抗的人類,放在試驗臺上,進行生物實驗,絕大部分都失敗死亡,而活下來的就是所謂的“上人”。
  但活下來不等于成功,根據地底小人調查,基本都是失敗的雜交產品,成為人不人鬼不鬼的生物,具有人的心理,卻有著畸形恐怖的身體,卻偏偏被這個星球上所有人都視為無比榮耀的“上人”!
  這種生物有著嚴重的生理缺陷,失敗品嘛,十分的極端與變態,且很難繁衍,或者說基本繁衍不了,但生命周期極長,由此可見赤人可能在尋求卓爾星人曾經尋求的理想長生不老。
  這顆星球圍繞恒星的公轉時間遠小于地球與冷星,所以它的一年,實際上和楚云升他們的一年是不同的,要小很多。
  但即使這樣,畸形的“上人”也很難活過一千年,所以為了那極小的繁衍幾率,為了能有一個后代,他們幾乎極端瘋狂地交配著。
  可惜,能成功地幾乎寥寥無幾,大部分“上人”是要靠神仆將赤人封存的畸形失敗品激活,來維持原始統治。
  而傳說,“上人”們只要能成功生育出后代,那一定極為美麗的生物,也就是有了資格成為“神仆”!
  不過,至今為止,還沒有出現過這樣案例,所有的“上人”都在為此努力,永遠沒有盡頭。
  實際上,這些神仆根本不是人類,地底小人的科學檢測極其殘酷地證明,它們完全是另外一種物種!
  所以,無論那些原始人,那些“畜生”,如果努力拼命憧憬,也永遠成為不了高高在上的神仆。
  那只是一個沒有盡頭的夢而已。
  看完這份調查,楚云升便下令冷星軍團,除了配合地底小人試驗分析與調查赤人的情況,需要留下少量的一些之外,其他所有神仆與幫兇“上人”,就當著所有原始人的面,在高高的祭壇上,一個不留地全部斬殺!
  這一天,億萬個原始人,在數不清的圈場中,目瞪口呆地望著那些神穿著戰衣防護服的白色戰隊隊員,將一個個神仆帶到祭臺上,劍光齊閃……
  與此同時,楚云升已經飛臨大海之上,沒有海國大殿主與阿西俄的幫忙,他想要獲取命源的數量不可能太多。
  當然,他也沒想獲得多少命源,只是要斬殺一些巨獸,順便練劍。
  劍光頻出,巨獸的尸體一具具漂浮在海面上,他漸漸地朝著深海而去。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劍氣逼近到了什么,還是艦隊的來臨觸發了什么,在深海中,一艘不大的圓形飛船突然鉆出平靜的海面,朝著星空高速急飛!
  ***
  第二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