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081 去殺

^
  攜帶孵墳蟲的黑甲蟲子,已被四階封獸符封印,但楚云升也不知道它能否活下來,還在試圖滋養中。
  為了防止被石頭狀封印怪物給吃了,他做了一些逆向符封,嚴防死守住。
  那東西,楚云升現在也搞不懂到底是怎么回事,當時他都快戰死了,也不見它出來戰斗,或者自行逃命,而想要喂飽它,簡直就是一個無底洞。
  它反饋給楚云升的生命信息,只有一個:餓……
  以前是,現在依然是。
  ……
  雖然黑甲蟲子暫時情況不明,但它后面當時漂浮的幾具尸體也被楚云升融入帶回,現在他要查看的就是這些蟲子融入進來的部分。
  通過種子,找到它們并不費勁,和其他部分不同,它們都有一個明顯的特種都是死亡的細胞。
  楚云升立即調動命源進入這些部分,嘗試著建立聯系。
  但讓他失望的是,無論他怎么嘗試,都沒有任何的反應。
  是因為死去的時間太久,還是它們本身并沒有帶有信息?
  楚云升不好判斷,便暫時放在一邊,加緊恢復其他部分。
  在命源的支持下,蟲身之軀漸漸穩定下來,火元氣也開始流暢運轉。
  孵墳蟲吸收火元氣的速度也漸漸地快了一些,但卻不見有什么明顯的變化,似乎連眼睛都沒有睜開,像是睡著了一樣。
  這似乎與他以前見過的孵墳蟲的確有些不同。
  聯想到它剛進來時的冰涼,估計當時也到了能量即將耗盡的地步。
  跟著,楚云升也沒有動用靈蘊去推演他自創的獲取命源之法,那完全是沒有確定路線的東西。
  即便能窮盡出步驟來,消耗也極大,而且仍需要一步步地親身嘗試,那么多窮盡的步驟,他現在的身體也根本承受不住。
  好在他剩下的命源還能支撐得住蟲身之軀。不如當初那么緊迫。
  當然,這點命源,他自然也不會輸送給掠命艦女人。
  火元氣漸穩運轉后,下一個要解決的便是本體元氣。以他現在的命源數量,維持蟲身之軀已經是勉強,想要恢復幾乎毀掉的本體,卻是遠遠不夠了。
  在沒有獲得新的命源前,本體也只能慘不忍睹地放在一邊,沒有任何辦法。
  沒有本體,他的修煉也是大麻煩,無法修煉本體的境界,而本體境界停滯不前,他的巔峰境界也就無法再明顯提高。
  對此。楚云升暫時也不在意,他的戰法劍技已經明顯跟不上境界,趁著這個時候,倒是可以盡快將它們提升一層。
  尤其是此戰中,他明顯地感覺到諸劍式連殺的威力。而除了第一劍式,其他劍式的層次都低得不行。
  如果再遇到幾個以上的樞機,不能以諸劍式一連殺一次解決掉一個,將十分的被動與危險。
  他是源門之境,哪怕是最爛的,也應該有這個能力,看看那個晶體形態源門生命就知道了。
  雖然再同時遇到幾個以上的樞機可能性不大。那可是雪苑使主子集合起來的樞機軍團。
  相比起來,楚云升更在意的是源門生命!
  真正的源門生命太強大了,如果沒有靈蘊,靈封打不開,他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與之抗衡。
  這還可能只是一個普通的源門生命,如果是一個厲害一點的角色。他可能連一招都走不過去。
  雪苑使主子的人到處清殺,想不被遇到,除非冷死在空曠的星際空間中,否則總有一天會碰見。
  所以,他必須將劍式這一他唯一的成系統戰法練到極致。
  他的第一劍式是精通的水平。第二劍式差一層,才到普通,而第三與第四,干脆就是初學的程度。
  可提升的空間很大,但是提升的難度同樣也很大。
  尤其是他現在幾乎沒有本體,靠蟲身之軀修煉出一點本體元氣,遠遠跟不上修煉劍式的消耗。
  唯一的辦法就是大量使用三階攝元符,而這又需要蟲身之軀的穩定,否則也堅持不住頻繁的元氣進出。
  將大致的思路理清,楚云升便離開殘垣斷壁般的旗艦,飛往無人的地方,一邊籌備攝元符,一邊加快穩定蟲身之軀。
  他的時間就那么多,掠命艦女人著急離開,還有一個原因不用說,他也知道,靈蘊覆蓋時,他就感覺到地球方向的引力波動加大且頻繁了。
  地底小人一旦簡單將殘艦拼湊起來,只要推進器能工作,能飛,能動,就要趕緊離開這里,否則就真的走不掉了。
  鑒于第一劍式需要提升到絕技級的難度,楚云升果斷放棄前兩個劍式的修煉,專注于第三與第四劍式的晉級。
  從入門到普通,難度肯定小于從普通到精通,以及從精通到絕技級。
  麻煩的就是這兩個劍式消耗的本體元氣,遠多于前兩個劍式,尤其是第一個劍式,消耗最少,而第四劍式,一劍就能抽空他現在蟲身之軀中的本體元氣。
  但他也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只能強上!在虛空中練劍。
  如果有目標,他也不想在虛空中浪費本體元氣資源,即使是殺一些侵略性的生物,也可以給艦隊補充食物儲備。
  遠方,支離破碎的艦隊在地底小人的努力下,漸漸向旗艦中心靠攏,大量較大的碎片也被收集起來,放在已經無法住人的空艦之中,作為物資的儲備。
  誰知道飛出行星系后,面對空曠無物,每立方厘米只有一兩個氫原子的極稀薄空間,一旦物資耗盡,會不會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
  由于維生系統的破壞,還有地底小人的飛船飛往冷星再籌集。
  好在還剩下的幾百萬人,所需要的資源,遠遠當初設計時的過億數量。
  但一想到,這還沒有飛出冷星系,就從上億的人數陣亡至幾百萬,死亡的比率讓人簡直無法承受。
  然而,還是承受下來了,和楚云升現在的處境一樣,別無選擇,只能承受。
  大約一個月后,地底小人勉強將主體戰艦平湊在一起,修復了大部分的推進器,連維生系統都沒來得及改善,絕大部分人都還擁擠在狹小的避難區,楚云升從空曠地帶趕了回來。
  不走不行了,幾乎每一天,他都要用靈蘊掃一下引力波動的地方,波動越來越猛烈,不知道是不是要到臨界點了,再不走,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情。
  在旗艦中,勉強修復起來的臨時指揮艙中,一名地底小人指著重現建立的星圖,大屏上出現幾條星際鏈路,基本都是原初細高人電所設定的道路。
  關于細高主懸椎體帶不帶走的問題,楚云升也前后想了想,最后決定還是帶走,第三個烏怒人的確是一個麻煩,但相比起電與雷的作用,還是要小一些。
  而且關鍵時刻,主懸椎體還能拖出去當盾牌用,堅固性遠非地底小人的破爛戰甲可比。
  ……
  “就走這條吧。”
  楚云升思索一遍后,選擇了其中一條決定道。
  電關閉了主懸椎體,第三個細高人也一直沒有出來,沒有人可以在這方面給出參考,他需要考慮的面就多了一些。
  首先,這條星際鏈路與黑甲蟲子來的方向一致,重走這條路,或許會有很多的發現。
  按照最簡單的思路,如果沒有干擾,如果資源充足,順著這條路走下去,找下去,甚至可以回到黑甲蟲子出發的原點。
  其次,這個方向與當初源門生命逃亡的方向相反,它既然往那個方向逃亡,自然有它的原因,很有可能雪苑使主子的主力艦隊就在那個方向。
  楚云升不相信那個源門生命在死亡的驚恐下,還能想到給他設套,讓他故意走相反的方向。
  最后,這個方向上,存在一個生命星系!
  也不是別人,正是冷星古老飛船那名黑發宇航員說的赤人!
  根據它留下的殘存坐標,以及后來求救飛船中更新的坐標,赤人就在那個方向上。
  作為它們生生世世的大敵,即便到了生命的最后時刻,它們也不忘將它們世世代代被奴役被圈養被屠殺的強大敵人標注出來,以提醒后人永遠不要靠近,有多遠逃多遠。
  但是,它們大概永遠也不會想到,楚云升,以及第七紀的殘民,反而第一步就是要走向這里。
  如果說這是人類的絕地反擊的話,那么,或許就是從赤人開始!
  楚云升需要命源,需要孵墳蟲成長壯大的環境,需要生命物資的補充,很多需要……這里是最佳的選擇與戰場。
  這些天,他不斷練劍,也不斷地嘗試與孵墳蟲聯系,越來越感覺到它不像他以前見過的那種孵墳蟲,它甚至有必須立即自毀也要杜絕哪怕千萬分之一落入敵手的概率的使命。
  等他劍成之日,黑體孵墳蟲成長壯大之際,便是他反攻雪苑使主子之時!
  在此期間,他不能再動用任何靈蘊,全都要一直保留到反攻之日。
  禁地,他會去,神國,他也會去,只要他活著,只要他還有一口氣!
  他心中的種子一直在燃燒,從太空第一戰后,便沒有熄滅過。
  一個冰冷的聲音在心中說:去殺!
  ***
  補29號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