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076 再來

^
  “變陣!”
  “第一陣,六甲之陣!”
  楚云升說完便飛離而去,半途中,帶走懸于頂空的紫氣之劍,全速沖向正從粒子飛亂中走出的人影。
  掠過太空中的五具浮尸,以及四名正在拼命逃竄的重傷樞機時,楚云升片刻都沒有停留,甚至擦過一個近在咫尺已神若死灰的樞機,也仍如流星般飛逝而去,不出一劍,不延一秒,直殺向遠方粒子亂流中的人影。
  這些樞機就是被那個人影使用了某種極強悍的方式,提前送到戰爭,作為前鋒加時間拖延者,否則楚云升以及整個艦隊早已經突圍而去,它們可能還在其他相距遙遠的十個源點。
  能夠做到將十三個樞機一口氣以亞光速的速度送到遙遠的太空目的地,并且保持生命存在,絕對是鬼斧神工的方式!
  楚云升的確不知道源門以上生命的具體能力,他只知道那個源門生命用這種鬼斧神工的方式必然受到限制。
  否則它自己應在第一時間出現,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滅殺自己以及整個艦隊,而不是先出現十三個樞機,等他擊潰了它們,它再愚蠢地留在最后出手。
  以十三個樞機為代價,也要將他們攔下,這樣的決心,便注定了今天只能有一方活著走出冷星系!
  遠方的幽暗太空中,離析的力量仍在努力地倒流亂飛的粒子流,卻已經阻擋不住它一步步“走出”的身影,從巴掌大的一個小小人影,越“走”越大,此刻,楚云升才飛到一半的路程,它已經有半人的大小。
  它每走出亂流而變大一分,整個戰場便仿佛被一只無形的手握緊一分,從楚云升到地底人。一個個生命都仿佛被它漸漸捏在一只只無形的手中。
  樞機源門,掌生控死!
  在此刻,完美的體現著。
  楚云升再一次催發出大量攝元符,運轉其全部的本體元氣。朝著它半人大小的身影,隔空四劍式一連殺
  析蕩,劍嘯,卸甲,破刺……
  劍式連擊而去,楚云升執劍緊隨其后。
  離析掃蕩的力量第二次橫掃戰場,奮力擊碎那只無形的手,然后迅速席卷向源頭的身影。
  楚云升身體頓時一松,速度猛地又加快了幾分。
  他身后的艦隊中,已有許多人被那一只只無形掌控的手活活束縛而死。更多的人從鬼門關上走了一回。
  旗艦中的控制艙中,倒下的人立即被拖走,新的人替換上來,符陣能艙如此,殘艦中亦是如此……沒有人再哀嚎。沒有人再哭泣,唯有戰斗到底。
  遠方,劍嘯跟著析蕩之后,擊中越來越大卻仍受到亂流束縛而一步步走出的人影,接著,第三劍式劍流,最后破刺劍光一閃而逝。
  四道劍式在狹小的空間中。相互激蕩,急速增幅攀升,強大的殺勢扭曲空間,紛擁中劍勢升昂。
  遠遠看去,仿佛那道晦暗的身影一次次被廝為碎片,殘破不堪。一次次又聚合起來,再一次次撕開,如此反復。
  重傷的四名樞機,尤其長長線體的那個樞機,竭盡全力地朝著此處唯一的一個源點飛逃。都不敢再回頭看一眼。
  終于沖到粒子亂流跟前的楚云升,神情冷漠地朝它全力擊出一道道四階木火焚天。
  四道劍式一連擊,幾乎抽空了他剛剛補充上的本體元氣。
  三階攝元符所能存儲的元氣量不多,需要大量的符文數量堆積,巨量次反復補充的后果就是崩潰身體的秩序,但蟲身之軀的堅韌支撐著楚云升更強的容忍極限。
  一邊瘋狂激發攝元符,一邊將剛剛補充進來的元氣形成四階攻擊符,不斷地攻擊出去,以他最快的速度,將此刻所有能利用上的一切都轉化為進攻。
  暴亂的能量喧囂過后,楚云升冷靜地停止攻擊符文,高速積累起本體元氣。
  粒子亂流中,那道人影重新露出身形,斥盡最后的劍氣亂能,不但沒有消散,仿佛間陡然又增大幾分!
  這時候,它突然硬生生地改變了走出的方向,強行朝著楚云升走出了一步。
  沒有其他任何變化,僅是向前的一步,也只是這一步,楚云升便倒飛出去,甚至比他來時的速度還要快,擊飛向艦隊的方向。
  當他再一次掠過五具樞機浮尸時,重傷的四名樞機雖然已經逃出了一段距離,但竟沒有一個敢回頭擊殺他,逃命仍舊是它們拼命在做的事情。
  跌回艦隊的楚云升,馬上感覺到周圍元氣波動的異常,立即震開身上刺入的碎片,迅速靠向藍色陣網,激發在整個艦隊的竭盡努力下剛剛啟動的六甲符陣,然后彈起,面向虛空,形成一道道元氣之壁。
  他剛剛做完這一切,整個遼闊的太空戰爭上的天地元氣驟然回抽,回旋匯聚向粒子亂流中的人影所在的方向,通過它的身體,迅猛噴發出來,形成一道足以毀天滅地的洪流,氣勢如虹地沖向楚云升以及艦隊。
  在它幾乎以光速長途奔襲的時候,楚云升利用細小的時間,接連補充入更大量的本體元氣,然后凌飛出去,迎著勢如破竹般殺來的洪流,飛快刺出第二劍式,劍嘯。
  六甲符陣形成元氣壁首先潰散,一層層地破碎,洪流兇猛地繼續前沖,如果讓它攻入艦隊,所有人都將全部陣亡。
  紫氣之劍已被楚云升緊急隨著劍嘯刺向沖來的洪流,在劍嘯形成的巨傘面上,雙方短兵相接的激烈對抗,搖搖欲墜。
  勢如破竹的洪流在紫氣之劍的傘尖上,如拋灑的光輝!
  “變陣,第三陣!”
  楚云升此刻冷漠地仿佛根本不顧艦隊中的慘重傷亡,再一次飛出刺神槍融成的戰弓。
  隨后,他立即沖向洪流,握緊搖搖欲墜的紫氣之劍,不管身體的極限,瘋狂地刺出一道又一道劍嘯。
  時間在飛逝,遠方。那個粒子亂流中的人影,源門生命,仍在不斷地增大,即將要走出限制。
  無形的那只手。又一次牢牢地控制掌控住戰場。
  仿佛抽空了戰場上所有能量而匯聚噴發的洪流,一刻不停地兇猛沖擊著身在最前方的楚云升。
  形成一道符陣元氣壁,破碎一道!
  形成一道劍嘯巨傘,破碎一道!
  他的身體在洪流的沖刷下,如被抽絲剝繭,一點點地飛速殘去。
  第三陣,神兵之陣,終于在大量人命的堆積中,再一次形成。
  楚云升立即反轉向后飛去,向主懸椎體波動只一聲道:“電!”
  這時候。沒有時間廢話,如果不能將那個身影壓死在限制中,等來的就是滅亡。
  他向后快速退回,細高人的主懸椎體便頂到了第一線,抵擋那道沖擊如柱的洪流。
  神兵符陣中。他又一次使出析蕩,然后迅速張開戰弓,道:
  “樞機之力!”
  下一刻,又是五能聚集,加上他的火元氣,六能迸發,箭如蒼星。離弦而去!
  箭之戰法,破天一擊。
  洪流擊碎,崩潰四散,箭光橫渡遙空,浮芒穿梭,于離析的力量合并一處。第二次殺向粒子亂流中的人影。
  光華又一次掠過五具樞機飛尸,四名重傷樞機已經是心驚動魄,仿若驚弓之鳥,竭力飛遠。
  楚云升的速度不及箭光,但他已經全力追趕。并同時不斷地超越限度地頻繁加速補充本體元氣。
  當破天之箭擊中粒子亂流中的人影時,他便立即再一次殺出四劍式連殺,跟著沖上去,攻殺木火焚天。
  面對楚云升的狂轟濫炸,人影的腳步終于為之一滯。
  但幾乎打光所有元氣與攻擊手段,卻仍依舊無法殺死它!
  當它破碎般的身影再次凝聚起來,楚云升便又一次被擊飛。
  無形的手立即再一次掌控戰場,束縛下,無數的人紛紛倒下,沖鋒而起的洪流又一次肆虐跨空而至。
  倒飛回來的楚云升,已是鮮血淋漓,雙目蕭殺道:
  “再來!”
  ……
  “再來!”
  “再來!”
  “再來!”
  ……
  已經逃得遠遠的四名重傷樞機,眼神復雜地望著一次次掠過樞機飛尸沖向粒子亂流中人影的楚云升,不知道他為什么不肯放棄,不知道他明知必敗無疑,他已經沒有其他更強的戰法,為何還要堅持?
  一次次“再來”的聲音中,楚云升戰傷遍體,弱小的艦隊戰死累累,就連它們都為之動容。
  他們真的要拼戰到死嗎!?
  在楚云升又一次倒飛回來的途中,那道人影,源門生命,終于艱難地走出了粒子亂流。
  它流體一般的液態形體,在恒星的光芒下冷冷冰寒,仿佛沒有一絲的溫度。
  四名重傷的樞機卻震驚地發現,它們的大人,竟受傷了,而且還不是一般的輕傷,否則此刻出現的應該是完美的結晶形體!
  這怎么可能!?
  但一想到楚云升那一次次用無數生命與自身慘重代價堆積起來的往復攻殺,它們便不寒而栗。
  遙空中,楚云升手握著紫氣之劍,與它相對而視。
  艦隊已經傷亡慘重,再也無力形成符陣,樞機們也已經耗盡力量,脫力癱倒。
  整個艦隊與他都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但他的眼神中看不到一絲的波動,冷冷地望著,仿佛毫無感情,像是等待著這一天已經等待了很久,早已有了心理準備。
  最后,他竟淡淡地笑了一下,盡情地“燃燒”起所有的命源,抽劍而去,一往無回地沖向太空的人影。
  “!”
  生命戰甲,仿佛聽到了他此刻的心聲,“燃燒”的命源中,齊齊傳出一道赫赫殺伐之聲。
  ***
  第一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