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1074 箭鋒遙指

^
  近十個樞機其形各異,但此刻,全都停下手中的殺戮,齊齊沖向楚云升。
  十道樞機之力形成的攻擊合流一處,仿若撕裂空間一般勢不可擋,一路上所遇到的碎片瞬間被擊為塵埃。
  即便現在楚云升突然變成了另外一種生命形態,它們也有信心將其合力一擊殺死。
  哪怕他可能已經達到了源門,但這里是源門之法控制下的戰場,是屬于它們的戰爭!
  除非他能夠先破開源門之法,否則就必死無疑。
  但這可能嗎?
  一個連同類幼體都差點打不過的初入源門者,連源門之法是什么可能都還沒弄清楚,如何破開一個成熟的源門之法?
  不管他變成什么樣子,它們也絲毫不懼,剛才只是驚訝了一下而已,沒想到楚云升在以自身為代價拼死它們三個樞機后,竟還能活著,甚至再造了一具身軀。
  樞機之力,千奇百怪,宇宙之大,生命無奇不有,有人甚至還見過根本就沒有身體的神秘樞機。
  別看楚云升這具“再造”的身軀,看起來威勢凜凜,比起他原先拼殘掉的身軀不知“完美”到多少,但它們是樞機,它們的眼里沒有美丑,只有實力的強弱。
  相比起來,楚云升原先的身軀反而更讓他們驚愕,而這具從一出現,便展現出強烈的火能量波動,與之前的那種竟連源門之法都不能完全壓制住的奇特能量力量,完全不是一回事。
  再強的火能量有什么用?即便剛到源門的境界又有什么用?
  在更強的源門之法下,直接打回原形,連一個火星都不會顫抖一下!
  更何況它們還有十個樞機,合流一處,完全碾壓!
  轉瞬間,鋪天蓋地的殺勢馬上就到。
  在它們的“目光”中,即將要擊碎楚云升的剎那,他的身影突然消失了。仿佛融入了太空一般,不見任何蹤跡。
  很多樞機頓時轉頭看向一個奇特的方向,目光相互交流了一下,一人道:“應該是大人到了。”
  它的話音剛剛落下。漆黑的太空中,一顆星光突然閃爍了一下,被戰群中的一名樞機敏銳地發覺,立即說了一聲:“小心!”
  跟著,原本漆黑的太空中,扭動出一道波紋般的迅捷影子,閃電般地拔劍、揮劍、歸劍,然后再一次“消失”在黑暗之中。
  邊緣上一名樞機剛說了一聲:“它怎么還有……火能量呢?……”
  然后它便被暴虐的劍氣所吞沒,三劍式連殺中,急劇攀升的增幅爆發出毀滅般的殺場。
  另一樞機驚道:“這是源門的速度。它沒有被壓制住!!!”
  “后退!”
  “靠攏!”
  “倒流能級!”
  “源體互激!”
  “五能歸控,逼它出來!”
  ……
  樞機戰群中一道道信息飛速交換,一道道樞機之影流光溢轉,猶如變化中的星座一般,川流不息。
  太空中已被控制的天地元氣。此刻陡然波動起來,如潮水般分開,五能條理分明,一**地掃掠空間。
  楚云升仿若與宇宙背景融為一體的漆黑幽暗的身軀,便突兀地出現在“空蕩”之中,再高的速度也無所遁形。
  他只稍停了一小瞬,便從沖向剩下的九個樞機戰群的方向強行返回。將它們來不及就走的那名在劍式連殺下已重傷的邊緣樞機絞殺,然后再一次加速沖向九個樞機。
  見他竟仍沒有被完全壓制住,仍然像之前返回一樣兇狠不惜代價,最前面的一個樞機驚慌了一下,下意識地向后退。
  這時候,一個大約是領頭的樞機冷叱了一聲:“后退者殺!”
  最前面的那名樞機頓時停住了身影。硬著頭皮迎向破空刺來的劍氣。
  領頭的樞機一邊變化著位置,一邊控制著復雜的樞機之力,沉聲道:“它不過初入源門,這里是大人的源空之地,它不可能沖破我們的遞歸能級層!”
  最前面的那名樞機已經將自己樞機之力充斥到最大。準備遭受楚云升那恐怖的劍氣疊加攻勢,加上剛才的那一個,它們十三個樞機,已經被那恐怖的劍氣疊加殺死了四了!
  它不想做第四個,所以必須拼命。
  在它驚慌與拼死的目光中,死神般的劍氣終于沖至它的跟前,在隔著一段空間的距離上,遞歸能級層迅速將來襲的劍氣能級倒流,以可見的速度衰減下去。
  直到最后一道劍氣沖過遞歸能量層,最前面的那名樞機才長長地松了一口氣,果然,它終究還是跳不出大人的源空之地,終究還是沖不過九名樞機在源空之地形成的遞歸能層。
  它小心地化解掉沖進來那一道劍氣,才發現自己已是冷汗連連。
  不過,這個時候,它以及它后面的樞機們已經可以近距離“看到”楚云升的身影,他并非沒有擊中,那十道樞機合流一擊,看起來像是朝著目標運動擊殺,實際上,它蘊含在源空控制中的新暗能量場之中,隨時可以以轉化借貸能量的方式鎖定襲擊移動的目標。
  它看到楚云升的身體上有著數道驚人的傷痕,其中一道正是它的樞機之力所形成,對此它十分的熟悉。
  這時候,能位置換了,它飛移到了后方,漸漸遠離楚云升,另外一個同伴代替了它原來的位置。
  望著那些刺目的傷害,它忽然想到,如果這個人仍然像之前一樣不惜拼光身體,該怎么辦?
  仿佛像是印證了它的想法,暴露身形的楚云升徹底殺死被拋棄的邊緣樞機后,并沒有再避開,而是徑直來到它們形成的遞歸能級外,開始狂風暴雨般地攻擊。
  這個瘋狂的舉動頓時嚇住了里面大部分的樞機,要知道,它們除了遞歸能級,還互激了源體,在遞歸能級層外,仍在不斷地攻擊著楚云升。
  他身上的傷痕不斷地增加,甚至有一道洞穿了腹部!
  但他仍舊猛攻遞歸能層,神情冷漠如冰水一般,對著能層狂轟濫炸。
  這是要同歸于盡嗎?
  一旦在殺死它之前,能層被沖開,即便最終他也得死,但它們之中起碼陣亡一半以上!
  死亡的陰影終于籠罩在九個樞機的心理上,它們實在是無法確定楚云升是否是要同歸于盡。
  它們一邊瘋狂地加快攻擊的速度,一邊全力穩固在楚云升的猛攻下漸漸動搖的遞歸能級層。
  時間一點點過去,這些來勢洶洶的樞機們狼狽不堪,驚恐地望著幾乎搖搖欲墜的能層,而外面的楚云升雖然戰痕累累,卻仍猛攻不止!
  那柄紫氣大盛的寒劍一寸寸地破入能層,劇烈抖動的劍鋒如同死神一般地逼近。
  它們不知道楚云升還能堅持多久,但按照之前的拼命打法,它們毫不懷疑這個人就是拼光了這一具身體,也會將最終耗盡樞機之力的它們一一斬殺!
  它們竟被逼在這里面毫無辦法。
  遞歸能級層再一次晃動了一下,多處發生了潰散的跡象,紫色的劍鋒如嗜血的箭頭越來越近!
  此時,即便是領頭的樞機也不停地朝著一個方向頻頻眺望,仿佛在焦急地等待著什么。
  又一次置換到前面的那名樞機,看著楚云升已傷痕密布的身體,心中一陣繃緊,它若死了,它的統治之地怎么辦?真的要同歸于盡嗎?
  可為什么要將那只漆黑的長槍在一開始就投入身后的藍色大陣?
  它想如果之前的那幾個樞機都沒有死,此刻伺機出來刺殺一次,必然成功!
  可惜……等等,它突然想起一個“人”來!
  它的目光迅速移向虛空的一側,那里,一道蕭殺的身影正在高速地沖向楚云升!
  在多個樞機的驚聲中,遞歸能級層秩序終于打亂,只差一擊,就要崩潰。
  但他如果再出一擊,就必然要被從黑暗偷襲而來的身影擊中!
  他會怎么辦?
  又一次置換到后面的那名樞機緊緊地盯著那柄劇烈抖動的紫劍劍鋒!
  接著,它終于松了一口氣,全身的力氣仿佛對著幾乎耗盡的樞機之力而被抽取,目光復雜地望著高速離去的楚云升。
  他毫不猶豫地放棄了最后一擊!
  他不想拼死?是啊,誰想死呢?
  它看了那名幾乎救了所有人的樞機一眼,如果不是這個潛伏的連它都差點忘記了的人,或許現在已經是遍地的尸體。
  “大人終于擺脫時空鉗制了!”
  這時候,一名樞機驚喜朝著一個方向說了一聲,一種死而逃生,一種大勢已定的喜悅,充滿了它的語氣之中。
  作為一個統御一方的樞機,它們不知多年沒有過這樣的情緒波動了!
  而那名已置換到后面的樞機,仍不放心地看了越來越遠的楚云升一眼。
  這一眼,它頓時魂飛魄散!
  只見,深空中,藍色大陣前,不知道什么已經變成一張弓形的長槍,匯聚著極耀的藍色光芒,倒飛回去的楚云升,凌于太空之中,正拉開弓弦,箭鋒遙指它們,以及大人即將出現的地方!
  而懸于頂空的紫氣之劍,正以恐怖的力量掃蕩源空之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