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1073 這個種族的可怕

^
  “怎么樣?”
  電的聲音隨后便出現在信道中。
  “它很小心。”
  楚云升依舊望著那道影子消失的方向,沒有回頭,但也自始至終地沒有再看那個待死的女性樞機一眼。
  電重新道:“我是問您的情況怎么樣?”
  即便是在空曠無物的太空中,楚云升現在的樣子看起來也十分的嚇人。
  且不說渾身上下鼓漲不停,血肉翻滾,比殘骸好不了多少,就是那些樞機之火,都將他燒成了火人,仿佛只要吹一口氣,便要在風中化作點點火星飛灰。
  “沒事。”
  楚云升始終死死地望著那道影子消失的地方,仿佛并不知道自己馬上就要被燒為灰燼,手中紫劍在握,劍鋒依烈。
  不止是電,旗艦中的地底人指揮官們也都擔憂地望著大屏上楚云升焚燒的殘軀,甚至有人想要提醒一下楚云升,再不把“火”滅了,就快燒沒了!
  但此刻最為緊張的,卻還不是它們,反而是一旁的新助理圖圖。
  望著楚云升燃燒著的血淋淋身體,這位新助理“心疼”地喃喃焦急道:“還沒事?……都快燒沒了……”
  這時候,大屏上捕捉到的楚云升身影突然消失了,本就緊張的指揮室中,頓時一片的驚慌。
  燒沒了?
  難道?
  剛才不是說沒事么?
  ……
  紛亂中,大屏上楚云升的身形再一次閃動出現,從那個影子消失的方向,猶如一道火線,劃過漆黑的太空,回到艦隊之前
  “加速突圍!”
  那個鬼魅的樞機沒有跟來,楚云升微微有些失望,他又試探了一次,但它就像消失了一樣。再也沒有出現。
  但楚云升知道,它就潛伏在附近的某個黑暗中,隨時都有可能出現,也可能永遠都不會再出現。
  這個人遠非另外兩個樞機可比。冷靜到可怕,既不會因為自己看起來不堪一擊而輕心,也不會因為自己斬殺兩個樞機而產生一絲畏懼。
  一擊不中,立即遁走,數次交手中,從不給楚云升任何反擊它的機會,也從不冒險,永不置身于險地之中。
  對危險的嗅覺與警覺,甚至超過了楚云升。
  之所以數次“失手”,是因為它那奇怪的樞機之力。楚云升有種子可以化解大部分,但那涉及到意識原體,正常的樞機如果被它全力襲中,必死無疑,就是源門沒有防備下怕是都要元氣大傷。
  剛才要是讓海國大殿主等人先行探路。現在估計都是幾具尸體了。
  但它這個攻擊戰法也有小小的局限,十分適合襲殺其他樞機,甚至是偷襲源門,但卻不能同時攻擊兩個以上的樞機,一旦被圍攻,即便能殺死一半以上的敵人,時間上也足夠其他樞機將它殺死。
  不過考慮到樞機的稀少。源門的稀有,這點瑕疵可以忽略不計。
  “它應該不會再現身了,另外,阮家可能并沒有將真實的情況全部告訴它們。”楚云升通過即將要燒毀的半透式通信儀,將自己的一些猜測向電說了一聲,然后準備返回旗艦。融入生命戰甲,將無法滅絕的樞機之火消融下去。
  蟲身之軀正是火元氣的克星。
  雖然那個樞機與他在戰斗時的風格截然相反,楚云升為達到目的,可以不顧一切,哪怕戰殘都在所不惜。而那人卻寧愿放棄,寧愿等待更長久、更寂寞、甚至永遠都不會再出現的機會,也不會損傷自己一毫。
  但以此,楚云升推斷它應該不會再來,當數次攻擊都“失效”后,這樣冷靜的人不會再來做無用之功,除非出現絕佳的機會。
  見無法再將它吸引出來,楚云升也只好放棄,返回艦隊。
  反正他的目的只是沖出去,犯不著與任何人較勁。
  就在他即將要回到艦隊之中的時候,眼前的藍色光芒忽然一暗,仿佛消失一般不見任何蹤跡。
  緊接著,毫無征兆地,他仿佛被一只強大到不可抗拒的力量之巨手,捏在手心中,天地倒懸翻轉地被拉向太空的深處。
  速度之快,猶如烈風吹過他燃燒的身體,拖著長長的飄散離體的血肉火光。
  能量束縛!
  強大到可以將能質轉化的能量束縛。
  而楚云升只有一個念頭,源門生命!
  天旋地轉中,他震撼地看到星空中,如粒子流一般凝聚出一道殺氣騰騰的樞機戰群!
  十三個樞機,凝聚成形后,立即一字排開,高速沖向他,他以及他身后“消失”了的艦隊。
  在這道樞機高速沖進的“洪流”中,楚云升便如一片樹葉一般,弱不禁風。
  與此同時,空間中的天地元氣仿佛被重新定義了規則一樣,被強大的力量所掌控。
  楚云升立即斬出劍嘯,破開能量束縛,飛速調整好身形。
  但他馬上發現,不僅是周圍的天地元氣被控制了,他身體內的樞機力量仿佛也禁錮,如果不是他使用是超穩定的本體元氣,他又可能瞬間從一個樞機境界變成一個“手無寸鐵”的普通地球人。
  即便是這樣,他也被死死地壓制著樞機層次的力量,劍嘯的威力大減,只勉強夠他掙脫束縛。
  這才是正在的源門生命的力量!
  楚云升還沒有看到它在哪里,它便已經控制了戰場!
  樞機在它面前只有等死的份。
  此時十三道高速飆進的樞機戰群已經掠至楚云升的跟前,正對楚云升的兩人,正氣勢如虹地沖向他的身后,已經將楚云升看成了死人,大概沒想到楚云升還能夠掙脫出來,微微驚訝了一下。
  比起被楚云升第一個襲擊的女性樞機,沖來的兩人,以及兩人旁邊的兩人,反應極為迅速,僅一瞬間便仿佛像是商量好了一樣,從四個方向化作四道身影殺線。極速穿透楚云升所在的位置。
  下一刻,反應同樣極快的楚云升向上騰升,合力一殺的四個樞機身后拖著殘影飛射開來,中間的位置如湮滅般產生一道平面波散的極光。
  其他九個樞機繼續奔殺向艦隊所在方向。
  楚云升也立即往回沖。同時不斷激發著封印的大量三階攝元符,這些元氣本是他準備放在最后關頭作為補充的后備,現在也必須用到了。
  艦隊后面海國大殿主幾個樞機,根本不夠它們殺,只能頂住一小會,甚至有可能現在已經是“廢人”。
  而戰艦之陣,也只有他才能利用到極致。
  但他剛沖出沒多遠,那四面樞機便再一次圍堵上來。
  楚云升的狠勁再一次表現的淋漓盡致,根本不去管其他幾個樞機對他的攻擊,拼著本體不要了。只向著一方向殺去!
  那里只有一個樞機。
  楚云升也管不了它長什么樣子,使用什么樞機力量,將所有的本體元氣倒逼出來,瘋狂地以劍式沖殺。
  那樞機見楚云升殘體燃燒幾乎殆盡,完全是以命換命的同歸于盡的打法。竟猶豫了一下,但這一下的猶豫卻要了它的命,楚云升幾乎死撕碎了它的身體,從血霧中沖殺出來。
  掃蕩的劍氣還在于后面三個樞機的攻擊絞殺在一起,他的后背已千瘡百孔,全拼著一股戰氣在撐著。
  半透式通訊儀已經被燒毀,楚云升不知道艦隊的情況。但那九個樞機的背影已經漸漸消失在他的視線之中。
  一名樞機的瞬間死亡,不但沒有嚇住另外三名樞機,反而讓它們戰火沖天,尤其其中一個樞機更是兇狠,不要命地攔向楚云升。
  楚云升冷漠地任由它斬下自己的一截殘腿,依舊加速向艦隊方向。如果沖不到,他就真的要戰敗而死了。
  他不斷地催逼著本體元氣,燃燒中本體燃燒生命之精華,燃燒樞機之體,瘋狂加速。
  接著。他遇到九個樞機當中第一個回頭攔截的樞機,斬殺之!
  代價是徹底失去那只殘腿。
  然而,太空中,要腿何用!?
  第二個攔截者出現,楚云升爆發光所有三階備戰元符,擊退!
  代價是另外一只殘腿!
  第三個,攔截者,斬殺!
  第四個,后面的追上,擊退!
  擊退!
  擊退!
  ……
  漸漸,已經沒有人再去攔截他,因為他已經失去了攔的價值。
  楚云升沖到火光沖天的艦隊之前時,已經失去大部分的本體,只剩下一小半的枯萎殘軀,似人非鬼般,而且即將燃燒殆盡,或許就在一秒。
  此刻,他正冷冷地望著在幾個樞機蹂躪下火光四起而崩潰的戰艦群。
  無數人被拋殺在太空中,一艘艘戰艦被擊穿,一艦艦的人在死亡。
  樞機們肆意屠殺,尸體漂滿空間。
  只有主懸椎體還在苦苦支撐著,哀嚎聲聽不到,求救聲聽不到,但戰斗的“聲音”仍在四處響起。
  決死的太空戰隊如飛蛾撲火般地沖向那些樞機,穿著宇航服的士兵送死般地擋向樞機朝向戰艦的攻擊,淹沒在死亡之中。
  一艘即將爆炸的戰艦徒勞但仍然沖向一名樞機,試圖為其他戰艦爭取后撤的時間。
  一名太空戰機帶著寂滅炸彈終于沖進了樞機的附近,瞬間啟爆,試圖與對方同歸于盡。
  ……
  主懸椎體中,海國大殿主流著淚看著它的族人一個接著一個,一群接著一群,一艦接著一艦地走向滅絕的深淵,但它卻什么都做不了,出了主懸椎體,它就會莫名起來地失去樞機之力,形同廢人。
  然而,即使不失去,它又能撐住幾秒?
  它佩服也羞愧地望向誓于黑發人共存亡的睥邁所在的戰艦,它拒絕了進入主懸椎體,誓于冷星共赴死。
  同樣拒絕進入的主懸椎體的,還有那個退化人首領拔異,它說像狗一樣被烏奴人圈來圈去,不如與兄弟們戰死在一起。
  同樣拒絕的還有怪人的領袖,許可,還有銀色軍團的老團長,還有血族的隊長吉特……
  海國大殿主環顧整個戰艦,除了那個羅恩教授的學生們,竟再找不到其他它所知道的地球人。
  它忽然發覺這個種族的可怕……
  這個時候,楚云升強行通過本體元氣波動的聲音傳來,只有樞機們才能“聽到”:
  “第三陣,神兵之陣,還能否啟動?”
  “我要你們的樞機之力!”
  ……
  毀滅的太空中,殘存的戰艦,以及血族與退化人死守的符陣能量發射艙艱難地一一亮起。
  一張扭曲脆弱的符文短暫地出現在浩瀚的星空之下。
  在近十個樞機的冷漠視線下,楚云升本體仿佛揮散一空,焚燒為塵埃。
  然而,令它們驚訝的是,接著卻不是泯滅,而是,元氣擾動中,出現一道純極幽暗的身軀,甲胄飛銳,流線蕭殺,充滿力量之完美感。
  楚云升站在殘破的艦隊前,手持刺神槍,抬起頭,血紅的眼睛冷冷地望向它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