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055 老奸巨猾

神與神靈,看起來一樣,沒有什么區別,但那是在比如冷星人的眼里,才是這樣。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在新世界五國的人,乃至樞機們的眼里,含義就完全不同了。
  一個是精神統治上的偶像,一個還是切切實實存在的強悍生命,兩者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對樞機而言,一句至高神帶來的沖擊,遠不及一個簡簡單單的神靈所能帶來的威懾,這是因為它們是兩個概念范疇的原因。
  楚云升肯定不是神靈,他的這個靈是假的,最多也就是做過一陣子神儲,還是在絕大部分時間不知道的情況下,而且也早就廢了。
  但是世間的事情就是如此奇妙,哭著喊著說自己是靈生命沒人信,可別人,尤其是很權威的人,說你是,你不是也是。
  掠命艦中的女人認定他是靈,自始至終只和他交流,只因為這里只有他是“靈”,只有他有這個資格。
  甚至都沒有將其他人趕走。
  與影人相處過的楚云升大約明白,她根本不在意其他“人”在場,在她的眼里,可能那些人僅僅是一群小動物罷了。
  兩個地球人說話,會在意旁邊的一只小狗么?
  這才是她沒有趕走其他人的原因,楚云升正是了解一點點靈級別以上生命的心理,才沒有將其他人調開,以免自爆真相。
  正是如此,她與楚云升的談話,此刻在場的人。包括意意斯,甚至是一邊的大小圣女們,都聽得清清楚楚。只是不敢插半句話而已。
  因而,他不是神靈,此刻也是了,有那個女人作證,誰敢、誰能不信?
  刺惡小心翼翼的話一說完,楚云升便大致猜到了這些,這不是什么太難弄明白的事。原先他自稱神之行走,伙同胡爾造反,戰梅爾蒂尼之死陣。斬天羽族兩大樞機,殺大陸國殿主,敗死亡艦隊,滅守墓人。亡雪苑之使。打殘阮落……
  一連串下來,他的神之行走之名,應已深入新世界五國以及地底人之心,實得不能再實了,以至于很多人再推測他背后的神靈到底是誰?
  可誰都沒有想到楚云升竟然自己就是一個神靈,哪怕是一個可能受傷的神靈,都遠遠超出了眾人的意料。
  這時候,反應快的人。立即想到了地球人剛出現在五國之時,曾出現一場詭異的神靈殺封之戰!
  那一場神靈之戰。不僅是地球人能夠感應得到,新世界所有的生靈當時都處在瑟瑟發抖的狀態,只是后來因為發現沒有任何其他實質的影響,且又過于漫長,最終才演變成了大家抱怨的“騷擾”,冷不丁地就會在腦袋中響起,成了一時之間的“笑話”。
  如今想來,那場殺封之戰中的一方,肯定是楚云升了!
  首先楚云升是一個地球人,其次現在他又被“揭穿”是一個神靈,再次他又受傷了,靈位尚未恢復,這些綜合在一起,不是他,還能有誰?
  肯定是在那場神靈之戰中受的傷,因為靈位沒有恢復,所以十分的低調,擔心當時幾大樞機對他不利,才只用了神之行走的化名。
  如此一來,之后發生的事情就十分的合理,作為不在一個層級的神靈,殺天羽大陸樞機,殺守墓人,殺雪苑使……就不難么讓人難以理解與接受了。
  神靈嘛,即便是受傷的神靈,那也是不可戰勝的!
  事情還不僅僅如此,在場的人,基本都找過地球人翻譯過殺封之戰那兩句話音的意思,如今楚云升只是受傷,并沒有被封,那就意味著他是當時“封”音之主,而“殺”音之主在哪里,就顯而易見了。
  一想到楚云升手里極有可能還封著一個神靈,其中幾個樞機眼底深處都能看到深深的恐懼!
  此刻,在他們眼里,楚云升仿佛儼然已經成了一個深藏不露,老奸巨猾,陰險狡詐,且特能隱忍不發,無法戰勝的陰沉神靈!
  此時此刻,也就刺惡那個大傻帽敢說出來,真是無知者無畏。
  ……
  楚云升看了看刺惡,現在他不好說是,也不好說不是。
  說是吧,一個靈生命,竟然認真地回答了一個低等生命的這種問題,腦袋壞掉了?說不是吧,那個女人還在艦隊中呢,誰知道她真休眠了,還是假休眠了?
  他干脆不理會,沉著臉,岔開話題道:“繼續開會,給我說說內亂的事情。”
  說完,他冷冷掃視了眾位樞機一眼,頭也不回地進入了“宮殿”之中。
  此時的他這一眼,仿佛與往日有了巨大的差別,旗艦中的空氣都仿佛驟然下降到冰點。
  恍惚間,有一股無形的威壓,壓得眾人喘不過氣來,稍有異動就會橫尸當場一般。
  其實,這不過錯覺罷了,楚云升一沒有動用元氣,二野沒有靈蘊,更沒有什么子無須有的威壓,出現這樣的錯覺,主要是幾個樞機心理上的問題
  不管怎么說,這次內亂,他們即便沒有全部參加,但也沒管,說好聽一點,叫不干涉,說不好聽的,就是看楚云升的笑話!
  眾人當中,第一個“反應”過來的竟然是意意斯,拔異不算,他已經悄悄地離開了,樞機開會,可沒他什么份,他似乎也不想摻和。
  意意斯卻是因為其他的原因,畢竟和楚云升相處比別人久一些,關鍵是他已經被失職很多次了,為了保證飯碗,一直全神貫注地看著楚云升,一心想要重現表現好,以彌補之前的壞影響,倒是暫時還沒想到那么多。
  “各位大老爺,尊上還等著您們呢?”
  意意斯小心地提醒道,楚云升可以冷聲丟下一句話就走。他可不行。
  在他的提醒下,幾個樞機只好硬著頭皮朝“宮殿”里走,意意斯這時候才明白過來。感情樞機大老爺們不是沒反應過來,而是不肯先進去,都等著別人先。
  路過他的時候,他竟然發現海國大殿主與梅爾蒂尼向他善意地笑了笑,天啊,這可是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他一個地底人,說是楚云升的助理。實際上在樞機大老爺們的眼里,不過是楚云升隨便找來的一個普通地底人,重要性說不定還不比不上曾經的大紅馬一只后腿腳丫子。
  他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想要趕緊回禮,但臉上的肌肉十分的僵硬,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才好,以至手忙腳亂。頓時無措。
  “意意斯。你還站在那里干什么?”已經進入“宮殿”的楚云升的聲音,這個時候突然傳了出來。
  他倒沒注意到意意斯的處境,之所以叫回意意斯,完全是因為他進了“宮殿”,才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怎么走?
  他冷著臉進來,嚇得別人都不敢在他附近范圍內出現,而“宮殿”里的人也出去迎接他了,此時。壓根就沒人能夠他引一下路,極其的尷尬。
  所以只好把意意斯叫回來。不過這句話,對意意斯而言,無異于是仙音,說明楚云升還在用他,可對其他人尤其是幾個樞機來說,就是他內心陰沉之怒的暗示了。
  連意意斯都不準與他們多話了,這說明了什么?
  ……
  有著意意斯的領路,楚云升很快到了會議室,幾個樞機也跟了進來。
  但樞機會議開得十分無趣,連楚云升自己都難受不已,且不說沒人敢坐著,全都站在極其奢華的會議桌旁,哪里像是開會?
  而且仍舊是他說什么,就是什么,仿佛與以前一樣,也明顯地不一樣正常的交流都沒有了。
  不過楚云升明白,這只是一時的,等過一段時間,他們心理上的巨大沖擊過去了,也就不會像今天這樣。
  因而,他索性說道:“之前拔異把我的觀念都已經和大家說過了,這艦能造,我們就造;不能造,我也把話說明白了,烏怒人已經建議我乘坐它們的懸椎體離開,剩下的你們自己想吧。”
  說完他便送客,現如今,那個女人在側,他也只能住在這座“宮殿”里,不但不能再讓意意斯拆,還要住得“心安理得”。
  靈總歸要有靈的樣子,假的才更需要裝。
  遣走了幾位樞機,楚云升便讓意意斯將那個女人送來的命源修煉之法與命源罰牌拿來,準備看看有多大的用處。
  然后,他還要與電商量一下艦隊改造的事情,有那個女人在艦隊之中,許多功能又可以精簡掉,爭取以最快的速度成艦。
  命源修煉之法,他看了一會,竟一時看不明白,只好先丟在一邊,等血族選出人來試練之后再說。
  而命源罰牌卻只有巴掌一塊大,橢圓形,與那只掠奪命源之艦一樣,充滿血腥感。
  暗紅的牌面上雕刻著一個陌生的字符,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可能是“罰”,可能是“命源”的意思,也可能是那個女人的名號,還可能是其他什么含義,楚云升不可能猜得到。
  只不過,他隱隱約約覺得這種字符方式,有一點點眼熟,但就是想不起來在那兒見過。
  看了一會,他也不知道這東西怎么用,那個女人也給個使用說明書什么的,總不會是等著坑他吧,看看自己會不會用?
  楚云升想了想,覺得可能性雖有,但是不大,那個女人的正事是要命源,要是都懷疑到這個地步了,還試探干什么,直接抓他去查了。
  眼下的形式,一切都是以命源優先,她也不傻。
  所以,這個東西估計用法應該很簡單,不需要什么說明,自己可能想多了。
  楚云升當即準備出去找個什么植物或者小動物,做個試驗,不管怎樣,先獲取一點命源再說,要不然他的生命戰甲真的要假死了,本體也到了燈盡油枯的地步了。
  這時候,兩道信息,幾乎一前一后,傳遞到他特大號的房間影壁之上
  第一道來自地底小人總部,他們利用細高人的深空探測技術,發現了一艘疑似飛船,正瘋狂加速向他們沖來。
  第二道來自赫爾,工程隊在奧蕓雪山的古老飛船上,找到了一個類似于地球上的黑匣子一樣的記錄儀,正加緊送往位于太空的旗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