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1050 相逢何必再相識

^
  其實阿萊不說,他也大概猜到是誰了。
  赫爾家的特戰隊隊長就那么幾個人,有些人雖然沒有見到,但也聽說過,而且時間也沒有過去太久,名字都還能記得一部分,而女隊長,卻只有一個,弭婭。
  在聽到這件事后,楚云升下意識地就想到了上飛船時遇到的那位第三貴族先生,聯想到這次的內部大沖突,覺得是一個“安排”,否則,以他與弭婭曾經的關系,又怎么會有人敢用這種齷齪的事情去逼迫弭婭?
  只有某些人為了刺激他,就像利用那位第三貴族先生一樣,故意而為,才能解釋得通。
  但這已經觸及到了楚云升的底線,更是明目張膽地算計他,今天是弭婭,明天可能就是苒,后天呢?
  這些人還有什么不敢做得?
  真要是這樣的話,他們就太不了解自己了,這樣的方式只會激起他極大的反感。
  但楚云升轉念一想,又覺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太敏感了,首先他們不可能知道自己會出現奧蕓雪山,更無法知道他還能認出阿萊,如果連阿萊從存活下來,到被安排到這里,都有人暗中操控的話,那才是真正的恐怖。
  能給楚云升這種感覺的人只有一號老頭,而丁顏則是另外一種風格。
  這里不可能有一號老頭,所以楚云升覺得自己真的是想多了,如今地球人地位暴漲,比起在新世界的時候,簡直猶如一個在地上,一個在天上,昏了頭的大有人在。
  不過他這一問,倒是把阿萊問住了,他竟然不知道那女的名字,只曉得一個編號。說是待罪之人。
  這時候,飛行器已經快要抵達飛船所在的地面基地,楚云升也就不再說什么,既然阿萊只認得自己是塞斯比亞。就讓他繼續不知道吧,有時候,知道了真相未必是一件好事。
  楚云升要換飛船,大量地底人工作人員正在待命,需要在飛船上做一些安排,便起身淡淡笑道:“阿萊,其實我現在也發達了,在造艦部門找到了一點門路,如果你在里爾那里混得不開心了,可以隨時來幫我。這是我助理的聯系方式。”
  將意意斯的聯系方式寫給了阿萊,楚云升想了想,還是補充了一句:“你收好,別弄丟了,關鍵時刻。或許有一點用。別擔心沖撞了誰,說不定它已經忘了。”
  他不知道阿萊有沒有猜到什么,他曾以塞斯比亞的身份與阿萊相識,相逢何必再相識?
  接過楚云升遞來的聯系方式,阿萊愕然地張了張嘴,呆呆地望著楚云升離去的背影,不知道是因為楚云升說自己發達了。還是別的什么原因。
  片刻后,地空飛船從基地起飛,順著星際鏈路,進入軌道,返回太空基地。
  與此同時,幾大樞機也在趕往旗艦。一級戰備的命令正在傳遞之中,到處可以看見起飛的戰艦,以及返回的士兵。
  抵達空港,然后乘坐交通梭機,七繞八拐。楚云升終于抵達了“旗艦”。
  “這里是哪里?”進入旗艦的時候,他沒有去船舷觀看,但一進來,便立即感覺到這不是原來的旗艦。
  周圍一切設施都是嶄新的,并且比起原來楚云升熟悉的旗艦更加先進,僅僅從材質與做工上就能夠看得出這一點。
  但最突出的反而不是嶄新與先進,而是奢華!
  比如通道地面,正常的戰艦,只要使用合適的材料就行,而這里長長的通道寬大得嚇人,根本不是為了人行通過,人員通過才需要多大的空間,戰機有停靠港不需要從這里走,武器有自行武器庫通道,更不會混亂到這里來,唯一用處,就是讓人看起來大氣磅礴,奢華無比四周的裝飾簡直可以媲美冷星大神殿的主殿。
  然而這還是外圍的通道,等自行傳送機將他以及隨行的人送到第一航站的時候,過慣了窮日子的楚云升,徹底“驚呆”了!
  這哪里還是一個旗艦飛艦?這簡直就是一座太空宮殿!
  楚云升在地球上、新世界以及冷星上,所見到過的奢侈品,豪華的設計,象征權力的建筑風格,等等,竟在這里全部看到了。
  這還是第一航站,接著深入,第二航站,第三航站……楚云升的眼睛漸漸麻木的時候,終于到了一座宏偉的“宮殿”入口處。
  一座建立在太空戰艦中的“宮殿”,雖然外形與地面上已經不同,但仍然讓人一眼看上就覺得是一個“宮殿”,而不會是別的什么東西。
  不說的別,僅僅是那一排排不知道干什么用的巍峨金屬巨柱,以及上面雕刻的復雜圖案,就知道這絕不是為了戰爭所用。
  與周圍的金碧輝煌相比,楚云升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他終于知道了第三貴族先生學習的榜樣了,比起這里,那位第三等貴族先生的豪華全天候電磁懸浮車,簡直就是一個玩具渣渣!
  “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楚云升冷冷道,有在那個巨柱上雕刻的功夫與資源,不知道能夠制造出多少戰艦材料了。
  就算是旗艦,哪怕是最強的一只戰艦,也不需要如此之多的與戰爭無關的東西,這哪里還是要去打仗?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去星際度假。
  他身后的地底人引導官心中早已經把指揮部罵得猛驅血噴頭,卻不得不迎著頭皮答道:“這,這是您的起居艦所……”
  它的聲音越說越小,顯然對飛船上第三等貴族的事情知道一些,此刻卻不得不站在這里,告訴楚云升,這是您的“宮殿”。
  “我的?”楚云升楞了一下,這時候看到意意斯已經趕來了,便不再去問已經不敢說話的地底人引導官,轉而向滿頭大汗的意意斯道:“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不知道!”
  這么大的事情,浪費這么多的材料與精力,他竟然不知道,他不相信地底人指揮部敢瞞著他,至于是為誰建造的,已經不重要。
  意意斯擦著額頭上的汗水。此時可不敢不說話,結結巴巴道:“尊上,指揮部有過報告……他們認為這是小事,所以沒有顯著標出。而且是樞機議會與幕僚團都無爭議的,所以就……”
  他可不敢說楚云升根本沒看那些報告,這種事的責任怎么能怪到尊上的頭上,要怪自然怪他們自己,可責任又不能全部讓他們地底人來背,而且的確是協商的結果,甚至有的人還嫌修建的不夠級別,還要追加檔次。
  見楚云升臉沉如水,意意斯狠狠地瞪了那個龜縮在一邊裝死的引導官,他的確是來救場的。但是得等他到了,先向尊上解釋了,你再引導尊上進來啊,解釋在前與在后,意義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樣了。
  不過。他也知道,不能全怨和他一樣倒霉的引導官,造這艘新艦的時候,大沖突還沒有到來,許多人,包括地底人都用此來獲得楚云升的好感。
  現在倒好,老的旗艦已經拆了。現在突然要指揮備戰,又必須用到這座新艦,期間,根本沒有時間拆除奢華的部分。
  指揮部在楚云升起程趕往旗艦的路上,就亂成了一團,根本沒有一個主張。都不知道怎么辦是好。
  樞機大老爺們躲著不說話,其他種族等著看地底人的笑話,新派別的地底人恨不得他們被楚云升抓個現行,更不會幫助出主意,以至于必須擔負責任躲不過的人實在是沒了辦法。最后只能派意意斯來救場。
  意意斯心里也憋住一團火,不是說要打仗了嗎?所有人都等著看他們的笑話,等著他們承受尊上的雷霆之怒難道他們完了,你們就有好?
  楚云升倒是沒有意意斯想象的勃然大怒,只是看了他一眼,但語氣依舊冷冷道:“別人也就算了,你難道也不知道我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
  意意斯不敢答話,他當然知道,但知道是一回事,干不干涉是另外一回事,這里面復雜的很,這可是當時兩派都一致同意的,雖然目的不同,但是眾口一詞,他又能說什么?
  他本就不是敢于站在風口浪尖的人,更不是敢于與強大實力抗爭的人,否則當初也不會屈服于父親的意志,放棄自己的理想。
  面對楚云升的責備,意意斯也慌了神,連忙道:“我馬上就讓他們抓緊拆,本來就已經在準備了。”
  他卻沒想到,楚云升被這句話氣得差點吐血:“建好了再拆,你們都閑著沒有事情做嗎?”
  意意斯只好老實說道:“他們說有些材料拆下來后,還是可以用到其他戰艦上去的,如果您覺得浪費的話。”
  這時候,通道口滑行來一輛自行傳送機,一個退化人推著還在坐輪椅的拔異走了出來。
  拔異的身上包裹著各種管子,他傷得太重,進過治療,也只能勉強坐著輪椅行走,還不能做太大的運動。
  見到楚云升,他看著前方的“宮殿”,豎起大拇指道:“這才有老板的樣子嘛!”
  楚云升冷哼一聲,沒有說話,意意斯見到拔異,就像是見到救星,倒是令楚云升有些詫異。
  見楚云升面露異色,拔異擺了擺手,示意身后的退化人不用再推他,他自己可以操控輪椅。
  意意斯也悄悄地退到了一邊,拔異不知道從哪里掏出兩根煙來,遞給楚云升一根,自己點上一根,兩人仿佛就在“宮殿”墻根下“蹲著”,一個沉著臉,一個不在乎地抽起煙。
  “對了,我把你的大麻煩搞定了,你可要漲我的薪水啊!法克,這居所實在是太霸氣了,怎么就沒人給我也搞一座呢?”拔異吐出一口煙霧,似乎羨慕地說道。
  又指著正從“宮殿”中飄然而出,婀娜多姿的冷星圣女們,搖頭道:“可惜里面的女人不是我喜歡的類型,還是阿西俄那女人合我的意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