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1040 滾來見我

^
  船艙中靜了一下,誰也沒想到這個時候,卡旦男子自己都要認命了,竟然還有峰回路轉的波折,而且承認是自己按的,莫非腦袋壞了不成?
  漂亮的空務女孩也楞了一下,不確定地疑惑道:“這位先生,您說是您按的?”
  依照楚云升與意意斯靠后的座位號,肯定不會是什么大人物,她也不需要用上敬語,但楚云升說的太淡定,仿佛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這又令她感到不解,要知道,剛才的那一支混合藥液,就是把她賣了也不夠!
  “是的。”楚云升點頭,看著震驚的卡旦男子道:“我看他快死了,就幫他按了一下。”
  他說的理所當然,空務女孩竟被噎住了,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么了,居然還有這種將別人坑入深淵,還理直氣壯的奇葩?
  “你?你!”
  卡旦男子激憤無比地指著楚云升,吼道:“你,你,你憑什么動我的按鈕!!!你這個混蛋,我要殺了你!”
  楚云升眉頭皺了一下,他知道藥物很貴,但比起命來,怎么可以比?活著就還有希望,死了豈不是什么都沒有?
  他沒看卡旦男子身份識別牌上的數字,也不會去看,在他看來,再大的負數,也比永久清零的好。
  但這個卡旦男子不領情也就算了,竟然似乎還在指責他?
  望著激憤的卡旦男子,楚云升皺著眉頭,冷淡道:“如果不是我按下按鈕。你已經死了。”
  這時候,他想起一句話。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本來,他說是自己按的,便準備讓意意斯把費用付了,省得這里鬧得沒完沒了。
  誰知道那個卡旦男子聽到他這句話。竟更加激動起來,指著楚云升的手指都在微微地顫抖:
  “誰讓你救了?你以為你是誰?我死了和你有關系嗎?你這個惡棍!誰讓你救了!!!”
  楚云升有些愕然,聽這話的意思,感情他還真成了呂洞賓,呂洞賓挖了狗的心救活了投死的人,結果被大罵,然后用泥土做心再救活了狗,結果又被狗追著咬……
  果然。他一回頭,看到意意斯滿臉通紅的憋在那兒一直都沒說話。
  見楚云升看過來,意意斯實在沒地方躲了,只好遮遮掩掩地小聲解釋道:“按照規定,誰按的按鈕誰付費用,那藥實在太貴了……”
  無奈之下,他只好滴血般地將自己的身份識別牌艱難地拿了出來,看向楚云升那舍不得的眼神。意思分明就是您老省著點花啊,那可都是我的血汗錢。
  楚云升一下子就明白過來,意意斯大概不敢阻止他按下按鈕。事情發生了,就干脆躲在一邊,等那個卡旦男子自己認命,總歸那藥物還是用在卡旦男子自己的身上,救了他一命,道理上講也該由他自己負擔。
  沒想到他還主動站出來說是自己按的。將意意斯的算盤全打翻了。
  而意意斯的臉紅也不是因為漂亮的空務女孩,而是憋的,緊張的,這可以是一大筆費用啊。
  楚云升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不去管那個卡旦男子,奇怪地問意意斯道:“我在你那里沒有錢?”
  意意斯緊張地搖了搖頭。
  楚云升楞了一下,然后道:“就算沒有,你現在花了,回去難道”他想了半天,終于想出一個很久沒用的詞了:“報銷不掉?”
  要想將這筆費用找補回來,自然有很多辦法,意意斯身為楚云升的“助理”,不知道多少人愿意提供“方便”,比起這筆費用,簡直不算什么,可他真的不敢,也不會去做,就怕自己一個不穩被“解雇”了。
  他現在的位置,可不是簡單的錢可以買到的,更關系著整個地底小人的榮辱。
  可讓他去“報銷”,且不說他不敢,就是敢,他跟誰去報?樞機議會,幕僚團,還是地底人總部?沒有一個對口。
  而這些話,他又沒辦法和楚云升說,怎么說?說沒地報銷?那不是找罵嗎?還會得罪很多人。可楚云升現在又讓他解釋,真將他為難死了,智商明顯不夠用了。
  早知道,他就干脆點將身份牌拿出來,將費用付了,雖然那是一大筆開銷,但對于他的薪水來說,還是可以承擔得起的,雖然還是有些心疼,那可是一大筆錢啊
  為楚云升用他自己的錢,那是他的榮幸,別人還輪不到呢,如果是其他的事情,他絕對毫不猶豫,可這么無緣無故的救一個白眼卡旦人他對卡旦族從來都沒有好感,他的爺爺就死在一次卡旦人的襲擊中。
  正如那名卡旦男子所說,憑什么啊?
  可他是楚云升的“助理”,按照退化人的說話,楚云升就是他的大老板,楚云升要做什么,他都必須無條件服從,除非他不想干了。
  在他郁悶地將身份識別牌遞出來的時候,沒想到,那名卡旦男子竟然從座位上打開安全裝置,彈跳起來,沖向意意斯與楚云升,不知道是因為憤怒而要攻擊楚云升,還是想搶走意意斯手中的識別牌。
  因為最終的結果沒人知道,他只向前撲了一步,便被楚云升的本體元氣自反擊而擊飛,撞過一排的座位,重重地摔在艙壁上。
  楚云升沒有去接意意斯的身份識別牌,此時,他早已經不準備為這名卡旦男子支付任何費用,按鈕是他按的不錯,但救得命是卡旦男子自己的,不感激也算了,還要攻擊自己,他真是多管閑事了。
  “哈哈哈!”
  頭破血流的卡旦男子從地上爬起來,手里拿著一個原本是船艙中漂浮而墜下的碎片物,手舞足蹈道:
  “不是我按的。不是我按的,是他們按的。不是我按的,哈哈哈,我不用做奴了,我的后代也不用世代為奴了,哈哈哈。我又是自由民啊,哈哈哈,我不用為奴了,哈哈哈……”
  他邊哭邊喊,披頭散發地瘋瘋癲癲地向別人揮舞著手中的碎片,又生怕別人不相信,不斷地向人努力地解釋著。
  “瘋了?”上前的那名魁梧空警皺了一下眉頭。
  “唉,又逼瘋了一個。”乘客中有人嘆息一聲。他旁邊的一個同伴趕緊捅了他一下,讓他閉嘴。
  空務女孩憎惡地看了楚云升與意意斯一眼,小心靠近瘋瘋癲癲的那名卡旦男子,檢查后,向旁邊的空警同情地說道:“他的病情本來就沒有穩定下來,心神激蕩下,又受到刺激,神經紊亂。的確瘋了。”
  魁梧空警臉色頓時陰沉下來,冷冷道:“上報給上面,讓他們去查這個人的親屬關系。將債務轉嫁過去。”
  看著此刻已瘋癲的卡旦男子可憐地將手中垃圾碎片當成身份識別牌,激動地舉在空警的面前,不斷重復解釋著“不是我按的”,空務女孩猶豫了一下,一狠心,將一段視頻調了出來。壯著膽子向魁梧空警小心說道:
  “警衛長,的確是剛才那個人按的按鈕,根據規定……而且,這個卡旦人估計已經是全家的主勞動力,剩下的大概都是老弱病殘,公司要收回債務,最好……”
  魁梧空警狠狠地瞪了女孩一眼,但視頻已經調出來了,他也沒辦法再裝作不知道。
  別人不知道剛才卡旦男子是怎么飛出去的,他卻是知道,那是武者,還是強大的武者。
  鬼知道那個武者為什么要腦殘坐到末等艙來,魁梧空警不想惹事節外生枝,面對一個來歷不明的武者,他寧愿選擇裝作不知道,然后去對付那什么老弱病殘,反正苦主已經瘋了,瘋子的話誰會信?
  “你剛才說什么?我沒有聽清楚,上面需要有一個合理的解釋,希望你能將當時的實情告訴我們。”
  魁梧空警返身走回來,指著那段監控視頻向楚云升問道,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只是在“合理”與“實情”上加重了語氣,明顯地帶有強烈的暗示。
  他可不是鮮嫩不知世故的空務女孩,對這種事情,拎得很清楚,一面是來歷不明的武者,一面是毫無反抗能力的老弱病殘,傻子也知道怎么做,也只有那個空務女孩才會那么天真。
  對方只要順著他暗示的話說下去,他做個樣子記錄一下,之后,和這位武者就沒有一點關系,該怎么處理還是怎么處理,他也不會因此而沾上一點點的麻煩。
  見他明顯的暗示,船艙中剛才還有些同情與爭論的聲音,頓時一片可怕的寂靜,紛紛低下頭,而那個女孩臉色瞬間蒼白起來,緊緊地咬著嘴唇。
  纖細的手指緊張地絞在了一起,她知道自己一時沖動犯了大忌,等這件事結束了,上面馬上就會處置她。
  為了得到航天飛船中的工作機會,她的家人求了很多人,費了不知道多大的力氣,更是承了無數的人情與花費。
  而承載著全家期望的這些心血,都將被她一時的沖動而毀于一旦,她簡直不敢去想被上面處罰開除后,那個并不富裕的普通家庭中,家人的那種極度失望與痛苦的眼神。
  只一瞬間,她的意識如剛才的卡旦男子一樣跌入了無底深淵,完全垮掉。
  煎熬的等待中,她想到了給地底小人旁邊的那個地球人下跪,求他承認;想到了今夜恥辱地脫光了衣服,將自己送到上面的一個高層的床上,那個高層暗示她很久了;想到了……這一刻,她想到了很多,卻沒有想到
  “是我按的。”楚云升冷冷道:“但我并不準備付藥液的費用。”
  不等這些人有什么反應,他回過頭對意意斯冷漠地可怕道:“你現在就查是誰定的這個規矩,然后讓梅爾蒂尼帶著他,以最快的速度滾來見我。”
  意意斯心中已是驚濤駭浪,腦袋中只有一個念頭要出大事了!
  這時候,他的余光已經看到頭等艙的那名第三等貴族,正極度惶恐地跌滾而來。
  ******
  今天是周一,大家看完更新別忘了點一下推薦票啊!
  晚上還有一更!求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