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1038 第三等貴族

^
  不再和電說下去,立即讓意意斯帶路去冷星。
  從這里通往冷星,需要經過三大空港之一,因為冷星此刻的環境極為惡劣,不但大氣混亂,磁場也在不穩定中,更不要說圍繞恒星的軌道遠還沒有正常。
  經過電的計算,才找到三個比較穩定與可靠的地空星際鏈路,人員全部要從這三個空港進入冷星地面,而物資則可以另外走建立在惡劣一些環境中的太空電梯。
  楚云升以蟲身之軀下去也不是不行,但他命源不多,不想這個時候節外生枝,保存戰力最為重要。
  半路上,新的消息傳來,楚云升松了一口氣,根據地面上傳回的圖形攝像和臨時的分析,暫時還沒有見到無法理解的東西,倒是發現一個物體像是冰源體。
  如果是其他什么發現,楚云升也不會再親自過去了,而這東西可遇不可求,找到一個都不是容易的事情。
  引力波的異常雖然令人十分不安,但還沒有到懸劍在頂的地步,天曉得是怎么回事?
  讓楚云升現在就放棄造艦,立即逃跑,顯然不可能。
  他雖然謹慎,但還沒有到風聲鶴唳的地步。
  留在這里加快一切速度造艦,同時不間斷地監測引力波異常,才是最優的選擇。
  他也不準備再和其他人商量,那幾個樞機除了海族大殿主,知道的東西比他還要少,刺惡更是只會一句庫勒大哥說尊上叫俺干啥俺就干啥。
  不過聽說他們當中除了梅爾蒂尼,其他人都將精力放在了修煉上。那什么樞機議會雖然仍是最高權力中樞,而且只有達到樞機的層次,才有資格在里面占有一席之地,能有說話的地方,但因為精力以及平衡的問題,又弄出一個幕僚團的東西來。
  能夠在幕僚團中占據一席的,都是擁有一方勢力的一級權力團體。血騎與退化人各有一席,銀色軍團有一席,白制兵也有一席,冷星黑發人與藍發人以赫爾家與大神殿的名義各有一席。
  還有其他的五國殘余幾國也有,楚云升記得不不太清楚了。只知道地底小人因為現在出力最多,又因為它們原來就有能抵擋住五國攻擊的實力,所以單獨占了兩席。
  再往下的勢力團體,雖然多如牛毛,但距離楚云升太遠,和他幾乎兩個世界。可以說,正常的生活和他幾乎都沒有什么關系了,也就擠不上這一層的權力蛋糕分配。
  幾個樞機。除了梅爾蒂尼還在維持著樞機議會的正常運轉,其他都不大管事,組成幕僚團的人自然就當然不讓地將大權乘機攬入在懷。
  楚云升也懶得管,雖然幕僚團名字叫幕僚。實際上,都快了貴族權力中心了。
  血族本身就有貴族機制,兩大兵團上層算是新貴,其他席位者就全是清一色貨真價實的貴族,而且還是頂級大貴族,無論是五國中的那幾國,還是冷星黑發藍發人。都是貴族統治。
  算起來,就連刺惡也是嗷卡人部落中的破落貴族出身,布特妮更是血族貴族精心培養的繼承人,這些人當中,也就他和杜團長與貴族沾不上邊。
  這樣的權力機構運轉起來,自然是貴族處處優先,身份懸殊之下,等級森嚴。
  就像現在,楚云升和意意斯從空基輸送機上出來,進入最近的一個空港,竟然要等一個不知道那里冒出來的一個貴族先行通過,他們得站在一邊等著。
  “按照規定,他的確有尊貴優先權,級別上,應該算是臨時新爵位制中的第三等貴族,在外面算是極高的存在了,不要說平民,就是其他貴族也要站在一邊恭敬等候。”意意斯小心翼翼地給楚云升解釋道。
  它倒不是怕這個第三等貴族,而是怕自己解釋的不好,讓楚云升覺得它說不清楚情況。
  幾大種族中,包括地球人,它一個以前沒有任何背景的地底小人,能夠成為楚云升的私人“助理”,這種榮耀與身份,在這個已經畸形了的社會殘存圈里,是不可想象的!
  遠的不說,他因為還沒有婚配,這段時間以來,找到他失去一條胳膊的母親想要結親的人,足以踏平他家的大門。
  也正因為這樣,他才戰戰兢兢,生怕哪里做的不好,被楚云升“解雇”了。
  他知道楚云升選擇他,而沒有選地球人,是因為他有地底小人的背景,可以看懂現在的技術文件,便于與其他地底人溝通,能夠更好的掌握造艦這件最為重要的事情的進度,這點任何地球人做不到,而沒有選擇其他地底人,大概是因為他跟隨過楚云升身邊兩次,都還算合格。
  但如果他搞砸一次,自己的同胞中很多人都等著這個機會呢。
  所以,在說完那第三等貴族的情況后,他又說道:“要不,我還是讓總部發來命令吧,清空這趟班次的所有人員?”
  來的路上,作為“助理”,意意斯當然立即就預先地安排,這是他的工作內容。
  楚云升無所謂地搖搖頭道:“不用了,知道我在哪里的人越少越好。”
  這里很多人員都是要趕著下去做事,楚云升不想耽誤他們造艦的工作,所以一開始他就沒同意意意斯準備獨占一條船的打算,不但浪費能源,還浪費造艦的時間,現在是能快一秒是一秒。
  他只要下去就行,怎么下去都是一樣。
  意意斯點點頭,不再說話,楚云升又道:“等會你看著航天飛船是否按時起飛,如果要等這個第三等貴族而延誤時間,你記錄下來,回去交給梅爾蒂尼處理。”
  這里雖然是太空,但候船廳里都充滿了空氣。說話也不需要通過無線通訊,也就不需要穿厚厚的宇航服,但卻都是漂浮狀態,倒是節約了走路的時間,經過適應性訓練,大都數人都能依靠兩側的扶手等著力點,實現短距離漂移。
  兩人說話聲音都不高。也沒人注意。
  過了一會,楚云升在思索命源出錯的步驟問題,意意斯一邊關注著新的消息,一邊不斷地看時間。
  這時候,那個第三等貴族才姍姍來遲。排場奢侈無比,直接駛入候船港的是一輛全天候電磁懸浮車,這人不但豪氣地用上,還是一個超大超豪華加長的,在上面放置了奢華的沙發,面前兩側又放著精致的格柜。全都固定在懸浮板上。
  一側格柜里面全是五顏六色的液體軟瓶,大概是酒類或者其他什么飲品,另外一側則是各種精美的食物。它們都被透明的盒子封閉裝著。
  兩側都站著華麗的侍從,隨時從格柜中取出主人需要的奢侈品。
  而那個貴族看起來五十來歲,仿佛很不喜歡漂浮的狀態,身體在安全帶的作用下。浮坐在上沙發上,摟著一個漂亮的藍發少女,肆無忌憚地調笑著。
  全天候電磁懸浮車,橢圓形,看起來像是一個透明的美麗蛋殼,呈淡藍色。
  作為空基的交通工具之一,雖然不是什么太高深的技術。但因為當前惡劣的環境的原因,所用材料極其先進與稀缺,強性抗干擾,可以到達任何地點,太空作業不受限制,封閉安全性好,且保證速度,因此一般都是給執行緊急任務的人員使用,其他大部分人都使用普通的輸送機。
  而這只懸浮車不但制造精良,更是奢侈無比,明顯超脫了正常工程使用范圍,更像是一個豪華的私人太空觀光懸浮車,專門為此享受開發而定制。
  楚云升一陣的無語,雖然這東西對他一點用處都沒有,更不需要,但他這些日子以來,“省衣節食”,吃的東西絕不會超過地底小人制造的航行食物,喝的東西也只是最簡單的凈化水,房間里面的東西加起來大概也不值這位第三等貴族屁股下純粹擺設用的沙發!
  他窮日子過慣了,覺得要逃亡深空了,能節約一點是一點,而且時間不多,物資極其有限,要是因為差一點點東西,最終困死在茫茫宇宙中,那就哭都沒地方哭。
  他是真的沒有想到,這支在他眼里只能算得上逃難的難民艦隊,竟然還有人可以過得上如此優渥的生活?
  他一直以為那些人要弄出一套統一的新貴族制度,無非是身份意識在作怪,要為將來的地位鋪下基礎,但物資上仍是很貧乏,上下也差不了多少,能填飽肚子就不錯了,畢竟撤離的時間太短了,能夠搶救出一部分物資出來已經是極限了。
  誰知道,居然和他想得相差十萬八千里!
  感情就他一個人扣扣索索地緊巴巴過日子,人家都瀟灑地該吃的吃,該喝的喝,該玩的玩?泡妞都泡到天上來了。
  他倒不是覺得不平衡,這些他還不在意,也沒多少興趣,只是覺得自己被那幫子人給忽悠了。
  但他也沒說什么,除了那個懸浮車,其他東西也可能是人家的私人財產,通過合法的渠道,比如為艦隊提供物資與組織人力等貢獻,交了稅與租金才轉移到艦隊上來,總不能因為人家有錢,就強行把人家的財產給“平均”了吧。
  說白了,這只艦隊基本是由地底小人所建造,理論上都是地底小人的財產,其他人,要么是依靠合作,依靠樞機強勢,依靠交換以及楚云升的強令,等等,換得在這支艦隊上的位置。
  而所謂物資配給制,也刑不上大夫,僅適用于人數占絕大多數的平民。
  但他卻不知道,真不是那幫子人忽悠他,而是根本沒有人敢和他說這些他們認為根本不重要的小事,別說幕僚團的那些人,就是幾大樞機大老爺,在他面前,壓力也極大,說話處處都要小心。
  誰敢用一件小事來麻煩他,自己覺得自己活得不耐煩了?
  比起楚云升的意外,意意斯倒是很淡定,他見過更奢侈的排場,但見到楚云升的眼神,便立即意識到不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