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9)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9)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9)     

黑暗血時代1029 撞擊的真正原因

^
  楚云升覺得安第魯在說出這段話的時候,精神有點不正常了,這哪里還是一個他印象中深謀遠慮的紀子?活脫脫一個快意恩仇無所顧忌的江湖。
  從他的話里,楚云升甚至能聽出來他對自己的那種深深的畏懼心理,都影響到了他的一言一行,竟將自己對他此刻沒有任何辦法的情況,當成一件十分得意的事情。
  不僅是對他,話里話外中,還能看出安第魯對拔異的怨恨,楚云升不太清楚他與拔異之間的問題,自從破開細高人的棺槨后,他就一直沒有時間詳細詢問過那段時間中,爭奪紀子意而發生的事情,還是在返回地球的航行中,聽布特妮零星地提到過幾次,而她當時也未蘇醒,所知道的情況大都也是從別人那里所轉述,并不十分的清楚與確切。
  不過,看來自己當初的決定真的沒有錯,安第魯確實不適合做一個紀子,如果守護者還活著,也得被他這番留言氣得吐血三升,而制定紀子計劃的那些人,如果知道了,恐怕也會郁悶不已。
  如果安第魯能在危險重重的宇宙中僥幸存活下來,楚云升便想,他以及他所帶領的七紀也許將是七紀當中最為奇葩與土匪氣的一紀吧。
  至于安第魯自稱沒安什么好心,楚云升卻壓根就不在意,紀子意沒給出前,基于某些原因的考慮,比如安第魯身上契約的詭異,他會按照自己的想法去阻止一下,現在紀子之位已然確立,和他也就沒什么關系了。
  安第魯雖然知道他不是原來的守護者,但是卻不知道,他更不是一個真正的繼承者,不過是因為守護者臨死前的拜托。他順手去做一下罷了。
  對紀子的看重,當時主要是因為他想要通過紀子飛船離開地球,現在安第魯都帶著飛船走了。對他而言,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由誰來做這個紀子。他還真的沒有安第魯想的那么在意。
  所以,安第魯所謂解氣痛快,其實是他自以為解氣與痛快,正如他自己所說,反正他人都在這里了,也就看不到楚云升此刻無所謂的反應與態度,否則。安第魯說不定就不是大喊著太解氣太痛快了,而是極度的郁悶。
  可留言時的安第魯卻不是這么想,光影中的他顯然很明顯地處于一種亢奮之中,那種你想盡辦法不讓我坐這個位置我卻坐上了的勝利感。無論如何也無法掩飾住,繼續興奮地說道:
  “這里就是一個墳墓,一個行星之墓,我離開后,真正的計劃才開始。”
  “你阻止不了。如果不是第六紀曾有人胡亂插手試圖補天,使得中間出了一點小差錯,導致出現一點點的混亂,地球早就撞擊上那顆目標星球,所以這次的撞擊是既定的。即便第七紀非正常離開了,也肯定會繼續完成的。”
  “不過經過我作為第七紀紀子,還是被寄予厚望的最強一紀,在花費了不少時間的研究后,還真的發現了地球撞擊目標的一個原因。”
  “它總不能無緣無故地要去撞擊一顆星球,既然這樣做,肯定是有原因了,撞擊只是行動,動機卻是為了一樣東西!”
  “你肯定以為是命源!”
  “命源這個名詞,還是我成為紀子后才知道的,不過以你的本事,恐怕早就知道了吧?所以我想,你肯定認為是為了命源,因為你知道很多的事情。”
  “但是你錯了,它并不是要命源,或者說呢,并不是主要是為了命源,那最多最多只是附帶而已。”
  “如果被我猜中了,你真的以為它是為了要命源,哈哈哈,那就說明你的腦袋太僵化,太局限,脫離不了那點小框框,……哈哈,我就不打擊你了。”
  “其實只要簡單地想一想,忘掉所知道的那些亂七八糟反而只會誤導人的信息去想,你就會想明白為什么它不是為了要命源。”
  “這都是我自己研究出來的,雖然我是紀子,但是也沒辦法知道除了七紀之外的事情。”
  “我知道你和拔異都看不起我,但我在星艦中的時候,向羅恩教授他們學習并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只是沒人信,甚至還被你們嘲笑而已。”
  “這個就不說了,說回地球的事,你想想,命源的確重要,非常重要,但是它需要用這種方式去掠奪命源嗎?且不說這種方式低級無效率,就是高級有效率,你覺得制定下這個龐大計劃的雙方,會為了一個命源的問題來回較勁嗎?”
  “你們都犯了一個錯誤,用你們的層次去猜測與想象那種層次的世界,雖然我也不知道它們到底是誰,但我明白一點,以它們的層次,根本不會為了一個小小的命源問題,讓地球跑來跑去地去撞擊生命星球。”
  “你現在一定想問我,如果不是為了命源,那是為什么?”
  “是坐標!”
  “這顯然是一種較量,我成為了紀子之后才隱隱地覺得,地球去那里不是為了撞擊,而是將被較量的一方所打擊,所以我必須早點離開。”
  “那顆將要被撞擊的星球不過是被很久很久之前,就被選定的一個坐標而已。”
  “比如說,一個要把地球藏起來,一個要把地球找出來,對要找出來的那方來說,宇宙中的坐標就很重要。”
  “可惜我讓人帶出去的話沒有人信,他們只相信地球將要撞擊那顆星球,因為那在天文望遠鏡中能觀察到,并且計算出來,而我又沒有任何證據,那幾個樞機神境,寧愿相信神話傳說,還認為我故意這么說,是為了讓所有人都跟我走,法克!”
  “如果不是我不敢出去,怕阮曉紅那些人聯合起來對付我,搶我的紀子位,否則一定要出去和他們好好辯一辯,我安第魯的確不是什么好人,但第七紀好歹是我的人,那都是我將來的小弟和本錢啊。”
  “可我覺得你會相信,因為在我們所有人當中,你知道的事情最多,甚至比我還多。”
  “但我剛才也說了,我告訴你這個秘密,的確也沒安什么好心,你想阻止撞擊,我覺得你來錯地方了,在這里你根本沒有能力改變任何事情,你只能回到那顆星球,將它“吸引”地球去撞擊的東西毀滅掉。”
  “那東西是什么?在哪里?甚至存不存在,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那東西不管是那雙方中的那一方所布置,不要說你去了,就是雪苑使的主子去了,恐怕都是十死無生!”
  “我要說的話,都說完了,我們七紀爭雄時再見如果你還活著的話,哈哈哈。”
  ******
  祝今天即將高考的同學考試順利,給我們的奈子木閑、小暮等高三童鞋加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