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9)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9)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9)     

黑暗血時代1024 源門之法

^
  在楚云升所會的所有劍式與戰技中,如果非要找出一種鍛煉水平為最高的話,那就只有殺蟲三劍式了。
  這是他在尚未學會任何戰技之前,為了保命,將自己拴在衣柜上苦苦鍛煉出來的技能,后來更是不斷地磨礪,進步,精煉,最終,死在殺蟲三劍式下的赤甲蟲不計其數。
  他能夠在最黑暗的時刻存活下來,殺蟲三劍式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是他當時賴以生存的本領,即便后來,他學會了許多戰技,殺蟲三劍式也早成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完全融入了他每一次戰斗的舉手抬劍之中。
  此外,所有戰技中,也只有殺蟲三劍式和任何人無關,是真正屬于他自己的劍式。
  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經歷的滄桑,今天的殺蟲三劍式,早已不是當初生硬的殺蟲三劍式,融入了他太多的體會與劍隨心動,成為他本能的劍式。
  雖然依然簡潔,依然只有三劍式,但每一劍都已不同,力量的運用與掌控與劍式的契合越來越完美,如果說,有一天,他所有的劍式哪一個能最先達到神技級別的話,也許就是殺蟲三劍式。
  一刺,一劈,一斬!
  配合他此時源門極限的速度與身法,簡單有力,不斷重復,不斷進攻,沒有間隔,往復沖殺,一浪撲殺一浪,洶涌澎湃,無窮無盡。
  遺境戰艦中,他以兩天元的戰力,便能用三劍式硬生生地反復轟開黑甲怪物的甲殼,如今對付經驗不足的阮落,更是可能直接從心理上便能擊潰他。
  楚云升廝殺戰斗時的拼死與兇狠,豈是阮落所能見識過的?
  那是一旦找到機會就是全力地兇猛竭殺,完全不給對方任何反悔機會的殘酷。
  但第一擊硬拼。楚云升瞬間便被阮落手中強悍的長槍振飛,凌空翻轉中失去平衡,被沖蕩向太空深處。
  和地面不同。這里沒有重力,也就沒有重心。發力的方向與控制與地面上完全不同,甚至連身體的平衡都無法控制。
  阮落顯然受到過精心的太空訓練,沖擊的反作用力下,只輕松甚至是瀟灑地向后退了一段距離,身體卻仍穩穩地保持著平衡,對在失重狀態下,力量的控制與施展十分的嫻熟。
  見楚云升翻滾中完全失去了平衡。他控制著精細的力量,反向釋放,停下倒退的身影,然后立即朝著楚云升的方向再次加速。凌厲地射來,長槍撕裂著真空中的元氣,破襲而至。
  楚云升仍在翻滾中,對著襲來的槍尖,抽劍擋了一下。身體立即在沖擊力下又飛蕩向另外一個方向,翻滾得更加激烈,力量與平衡完全地混亂成一片。
  阮落也在沖擊的反作用力下飄向與楚云升相反的方向,漸停下,冷笑一聲。便再次攻擊上來。
  “你只有這點本事嗎?”
  阮落第三槍又一次擊飛楚云升,雖然仍被楚云升在最后一刻用劍蕩開,但他已不覺得楚云升有多厲害了,要不了多久,或許下一槍,他就能讓楚云升去死,到時候,他倒是要看看阮家那些畏懼楚云升的長輩,是怎樣的啞口無言!?
  更要讓阮家之外的那些人,那些輕視他的人,以為楚云升回來他就根本不算什么的人,好好看看,誰才是巔峰!而現在又是誰的時代!
  看著楚云升在太空中狼狽的翻滾,阮落再次冷笑一聲,他本想打算讓楚云升就這樣像條狗一樣再翻滾一段時間,好好的丟一下他的臉。
  他知道,現在兩邊的艦隊里的人,都能看到戰場上的細節,就是要讓他們看看,讓他們膽顫。
  三槍之擊,楚云升完全只有招架之力,誰強誰弱自然一目了然!
  只是,他現在更想盡快解決楚云升,然后親自去看看阮家的長輩怎樣地啞口無言,去看看阮家之外輕視他的人到時候是什么樣的表情。
  所以,他完全不給楚云升有任何時間和任何機會,第三槍擊出后,他便毫不間斷地再一次沖向翻滾中的楚云升。
  太空中,阮落就像一個王者,一次次追上去,將楚云升一次次擊飛,在虛空中,飛來蕩去。
  第七槍,第十一槍,第十八槍……
  他威風地擊出一槍又一槍,殺得楚云升東飛西翻,仿佛已勢不可擋,無可匹敵。
  但他卻沒有發現,無論他刺出多少槍,始終只是被擋住,沒有一槍真正地刺中過楚云升的身體。
  當他自己大概也覺得這樣很無聊的時候,便有些放松下來,大約是認為楚云升此刻能招架住已經是極限了,并不在意,稍稍停頓下來。
  他甚至準備呼叫自己的艦隊過來,直接將他認為已經廢掉了的楚云升抓起來帶走,他都不想和這個名不副實的人打下去了。
  而就是此刻,楚云升的反擊開始了!
  無數次混亂方向的翻滾中,楚云升的心理卻并不混亂,相反,他一直都很平靜,只是在尋找平衡的感覺,以及力量在真空中掌控的方式。
  這和上一次對陣死亡艦隊不同,他那時候第一次飛出大氣層,并不需要一邊戰斗一邊飛行,第二次飛出,更是只是簡單的出一劍。
  而現在,他必須適應入微的身體控制,要知道,在這里,沒有重力,沒有阻力,任何一個小小的作用力,都會立即改變自己身體的運動方向,想要精準的控制好,并不是一件簡單容易的事情。
  在分遣隊的時候,他可以依靠宇航服動力系統的計算單元自我調節,現在,他卻只能靠自身去適應。
  他的戰斗能力極強,等到他漸漸適應了,調整好身體的控制,找到一個機會,甚至不用找,便是反擊之時!
  形勢于是在轉瞬之間,立即反轉!
  本以為楚云升也不過如此的阮落。甚至都想回去了,讓艦隊的人來帶走楚云升,此刻驚愕地發現。楚云升一浪浪地紫劍襲來,越來越快。越來越凌厲,他卻竟然只能四處招架。
  每一道紫色劍影刺來、劈來、斬來,竟然全是他來不及回防的地方,他只能疲于奔命地回槍抵擋那一道道劍影。
  如果不是他已經是源門之體,如果不是他中的長槍強悍,他恐怕早已被一浪催逼一浪的瘋狂紫色之劍斬殺。
  漆黑的太空中,楚云升的身影像是當年的大腦袋一樣。只殘留下一道道直線線段,越來越熟練,飛舞在阮落的周圍,時而在“下方”出現。刺出一劍;時而在“一側”出現,斬出一劍;時而在“上方”出現,轟下一劍!
  劍劍凌厲,速度越來越快,到了最后。他的身影與劍影幾乎已經看不見,只在出劍的那一剎那才會出現,看起來,像是太空中,上下左右。有十幾個楚云升與紫劍同時攻擊向手忙腳亂的阮落,眼花繚亂。
  阮落此刻極其的狼狽,完全被壓著打,根本無法反抗周圍幾乎無處不在的楚云升與其劍跡的肆掠,與往復沖殺,驕傲從未遇到對手的心臟,似乎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越來越憤怒,越憤怒就出錯越多,心中漸漸大亂,甚至連最后一絲楚云升的軌跡都已捕捉不到。
  不到一會,他身上的劍痕便急劇地增多,僅僅不到片刻的時間,他幾乎成為了站在太空中的活靶子,而飛繞的楚云升洶涌澎湃地不斷地斬出殺蟲三劍式,如浪潮般地不斷地從各個方向轟擊向他,將他打得搖搖欲墜,一下子便到了即將喪命的危急時刻。
  旗艦上,海國大殿主等人早已目瞪口呆,如果說剛才之前,見到楚云升被阮落打的狼奔豕突,狼狽不堪,連他們面對阮落時還不如,郁悶、甚至還有些發慌,要不是楚云升一直沒有發回信息,布特妮差點都要沖出去了加入戰團了,而現在,卻是完全地看不明白了。
  這簡直就是壓著阮落在打,任誰都能看出,不要再過一會,阮落必將被斬殺于楚云升的劍下。
  前后變換的實在太突然了,片刻后,海國大殿主畢竟是老牌樞機,第一個反應過來,接著,其他人都明白過來,楚云升肯定是不熟悉太空環境下的戰斗,才會在一開始落了下風。
  眼看阮落岌岌可危,阮家那邊大概也緊張了,整個艦隊都壓了上來,齊齊開火,試圖逼開楚云升,救回阮落。
  但楚云升只一回身,從虛空中奔走出一道直線,揮手下,凌空漂浮出一道道巨大的符文,擋在阮家艦隊之前,頓時就將他們嚇住不敢亂動。
  楚云升所熟練的符文直到三元天境界為止,對付阮璐不行,對付阮家的艦隊還是具有一定威脅力的,當日,楚云升布下的全球符文大陣,余威至今尚在。
  不過,他這一抽身,阮落便有了一絲喘息之機。
  乘著楚云升在太空中布下一道符文阻隔長陣,阮落重新握住手中顫鳴不已的銀色長槍,衣衫凌亂不堪,到處都是血痕,雙眼欲噴出火焰,他的驕傲已經被楚云升浪潮般地兇猛攻擊踩在腳下,心中早已大亂,此刻更是無比瘋狂。
  他大吼一聲,不顧一切朝著楚云升所在的方向,刺出驚艷的一槍。
  這一槍,刺向虛空,遙指楚云升。
  這一槍,幾乎在燃燒他的生命。
  這一槍,是他最強的一槍。
  正折返中的楚云升,頓時便感覺到極度的危險!
  于此同時,太空中的天地元氣瘋狂的擾動,大氣磅礴地洶涌而來。
  源門之法!!
  楚云升心中頓時一沉,這是那柄危險長槍上所激發出來的源門之法!
  下一刻,楚云升突然發現自己被什么鎖定了。
  他猛地抬起頭,便似乎見到巨大的行星系在浩瀚旋轉,一道來自星系中央恒星的銀色光芒,向他激射而來。
  那道銀色光芒如阮落的長槍一般,蘊含著極度危險的力量。
  他立即試著向一側深空避開,能動,但馬上就發現,那道銀色光芒,甚至整個巨大的星系都也在運動中,依舊死死的鎖定他!
  不論他在任何的位置,那道來自浩瀚星系的銀色槍芒始終射向他,并且在它橫穿的一道道行星軌道上不斷地遷躍加速,每遷躍一次,能量成倍激增,像是經過一個巨大的加速勢場,轉眼之間,便將它的速度加速到了極致,來到他的跟前。
  楚云升十分清楚,如被擊中,他必死無疑!
  但他此刻十分的沉靜,越是在這種關頭,越是生死一線,也越是能看出他與阮落之間真正的巨大差別。
  他立即收回紫氣之劍,迅速計算好自己所有的力量,然后,劍光閃耀星空,接連斬動!
  劍嘯,劍嘯,劍嘯,劍嘯,瘋狂之劍嘯!
  破開一絲鎖定的剎那
  第四劍式,析蕩,迎向銀色光芒離劍而出!
  ******
  感謝碳兒盟主的飄紅打賞!昨天就看到了,因為爆發暈乎乎的沒來得及感謝,今天補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