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007 握劍

^
  毒氣!
  被撞擊震得內臟幾乎移位的五人剛爬出登陸艙,尚未脫掉宇航服,耳邊便響起急促的警報聲。
  無色無味的毒氣!
  地面上更是遍布尸體,死狀恐怖,不僅是動物,植物也迅速枯死。
  這些尸體的主人在死前都經過劇烈的痛苦掙扎,它們的身軀極度扭曲,抓著喉嚨,有的甚至抓破了,血肉模糊,依然阻擋不了死亡與痛苦。
  他們目睹尸體的慘狀,不敢脫去宇航服,摸索著尸堆向前爬行。
  一座巨大的城市就在他們身后,那里隱約有幾個外星飛行器在來回巡弋,穿梭在濃濃的城市黑煙之中。
  除了“少年”,其他四人都是精銳的戰士,能級至少四五層以上,回到地面的重力適應期比尋常人要短得多,尤其是弭婭,她其實已經能夠站立起來。
  但為了避免被外星飛行器發現,他們只能順著尸體之地悄悄潛伏的爬行,一旦遇到外星飛行器稍微靠近,便集體停下來裝死。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他們只有五人,如果被發現了,又身處在毒氣范圍之內,可能只有死路一條。
  那些外星飛行器對毒氣的效果似乎很有信心,應當沒有大規模的檢查掃描生命存在跡象,否則就是以科學殿的技術也能做到發現存活的生命,就不要說更為先進的這些外星人了。
  它們很快就飛往其他方向,繼續釋放著這種毒氣。
  天色也漸漸昏暗,太陽如殘血般終于落下地平線。
  熊熊燃燒的城市便立刻顯得十分的顯眼,到處都是火光,一副被敵人蹂躪后的凄涼景象,但卻沒有聽到有人聲。或許已經被全部屠殺,成為一座死人之城。
  他們乘著昏暗,加緊向前又前進了一段距離,遇到一輛中型的四輪車,上面裝滿了孩子們的尸體,許多都仍睜大眼睛貼在車窗上,仿佛在用力地呼吸,在遠處的火光閃動下,一暗一明地極為恐怖。
  弭婭緊緊地握住手中的突擊槍,而“少年”此刻更為擔心苜苒與秀。他們還活著嗎?
  秀啊,一定要活下去!
  他望著遙遠的地平線上突然閃亮起的巨大光芒以及隱約的蘑菇云,心臟猛地抽縮了一下。
  ……
  他們將孩子們的尸體一個個搬出四輪車,都不敢排放整齊,以避免被發現蹤跡。然后發動車輛,碾壓著前方無窮無盡般的尸體逃離毒氣區。
  一路上。除了尸體。他們所能看到的還是尸體,仿佛這個世界已經沒任何活物,就連植物都枯死在道路的兩旁。
  五人都沉默著,沒人說話。
  越是往前走,越是心涼,他們中有人漸漸懷疑他們拼了命也要回來還有什么意義?
  難道就是看著自己的種族被滅絕嗎?或者再死一次?
  沒有英雄的歡呼。沒有親人的眼淚,迎接他們的只有被外星艦隊蹂躪屠殺下的死亡世界。
  弭婭打開廣播,里面空空蕩蕩全是噪音,聽不到一點信號。
  整個世界都仿佛已經死去。只剩下他們五人,以及天上時而會出現外星飛行器光點。
  中型四輪車能源耗盡,他們又換了另外一輛,不停地更換著。
  經過一個被夷為平地的小城市,又經過一個燒成灰燼的大城市,穿過一條漂滿尸體的河流,駛過已成為焦土的鄉村,歷經三次毒氣區,差點被一次蘑菇云氣浪波及,更在一座遍布電網般的城市邊緣險些被擊成塵埃,終于遇到了他們落地以來第一個逃亡的人群。
  人群中有藍發人,也有黑發人,此刻已不分彼此,都如蟲子一般瑟瑟發抖地躲在殘斷的廢墟中,在夜間才敢試圖向西方逃亡。
  弭婭找到一個人一問才知道圣城已經陷落,大神山也被占領,殘存的主力正向西方撤退,而外星軍隊正在緊逼追殺。
  “我猜測他們應該是想去奧蕓雪山。”
  弭婭打開一張撿來的地圖,手指順著西邊的路線一直落在一處山脈上停下,道:“大神山如果已被占領,除了奧蕓雪山,沒有第二個地方可以幸存!”
  阿貍點頭道:“傳說赫爾大老爺就在這里聆聽到至高神的聲音,這里應該是最后的希望!”
  另外一個幸存的藍發士兵也說道:“這么多年來,赫爾家在奧蕓雪山堆積了無數的物資,早已經把整個山脈當成他們自己的地盤,打造的堅固無比,大概也只有這里才能抵擋得住外星軍隊的進攻。”
  弭婭看了這個藍發士兵一眼,半響才說道:“也不知道睥邁與恩覺到底有沒有突破那道極限的力量。”
  這是個無人能回答的問題,但又是五人所期待的問題,不知道何時,他們都只希望盡快在兩人中出來一個成為傳言中的救世者。
  遇到了同胞,即便是蛆蟲般逃難躲避的同胞,他們繃緊與窒息的心弦才稍稍放松一點下來,繼而,他們才驚訝地發現,自己竟然還活著!
  弭婭首先發現自己身體不對勁,胸口像是有著一團火一樣地在燃燒,起初她一直以為那是陸地后面對被屠殺遍地的尸體而滿腔的怒火,現在稍稍平靜或者說接受現實一點,才發現那團火不但沒有熄滅,反而越來越猛烈,像是要燃燒她的身體一般旺盛。
  她很莫名,甚至在短暫休息的時候還做了一個離奇的夢,讓她覺得很羞恥,在這個時候,自己竟然還會夢到這樣荒誕不經的事情。
  “少年”沒有睡覺,他一直擔負著警戒的任務,在五人當中,他總是能最先發現危險,并且,他似乎對現在的情況很有經驗,十分的敏銳與警惕。
  阿貍覺得那是天生的。甚至斷定他肯定會用劍!
  但不僅是阿貍,弭婭也從來沒見過他拔過哪怕一次劍。
  白天潛伏,夜間行動,雖然他們也知道以外星飛行器的技術,黑暗并不能成為他們躲避的外衣,但至少在人的心理上會產生一絲的安全感。
  依靠著“少年”的敏銳,他們躲過了一次又一次危險,最近的一次,是一支外星自行小機器人編隊,似乎在探索地下資源。并沒有發現他們。
  終于在一個黎明,他們追上了撤退的大部隊,漫山遍野的藍發黑發人衣衫簍縷,正往更西方逃亡。
  外星軍隊大概忙著清剿其他地方的殘存者,或者已經在奧蕓雪山開戰。這些人暫時沒有被襲擊。
  不過,他們也撐不住多久了。食物早已經用盡。即便繼續向前走,也走不到奧蕓雪山,最終都得餓死在路上。
  “少年”在這里奇跡般地遇到苜苒,她跟隨學院的學生被軍隊保護過一段路程,才能活著走到這里。
  一見到他,苜苒差點沒認出來。等到發現是他的時候,一下子就崩潰了,撲上來緊緊地抱住他,哭道:“大蛋哥。我把秀丟了,我把秀丟了……”
  “少年”頓時咯噔一下,一路上擔心的事情終于還是發生了,苜苒能活著已經是奇跡了,秀沒有能進神殿侍學院,是沒有資格受到重點保護的。
  “卓瑪呢?”他擦著苜苒的眼淚,眉頭深皺。
  “他在外星人來之前去找妮月姐姐了,現在也不知道他在哪里,還活著沒有。”苜苒依舊緊緊地抱著他,仿佛一松手,他就會隨時消失。
  “別怕!”他將虛弱的苜苒背到背上,然后兇狠的目光凌厲地望了東方一眼道:“我們去找秀,生要見人,死要”
  “你不能去!”一邊的弭婭立即擋在他身前,阻止道。
  “讓開!”他看著弭婭冷冷道。
  “塞斯比亞,你冷靜一些,他要活著,肯定在逃亡的路上,否則肯定死了,不可能還能活在東邊!”弭婭寸步不讓。指著他背上的苜苒道:“你去就是送死,還要把她也搭進去!”
  他望向東方的天際,道:“我答應過苜苒阿爸阿媽,一定要把他們帶回大草原。”
  正說著,猛地一陣地動山搖,上百道火光在山原間同時耀起,巨大的氣浪迅速席卷而來。
  烏云間鉆出數不清的外星戰機,呼嘯俯沖向地面,光芒掃射驚恐奔逃的人群,毒氣鋪天蓋地傾瀉下來。
  “快走!”
  弭婭不由分說地拉著“少年”就往西面飛奔。
  他猶豫了一下,想要進入曲線離開,但下一刻又清楚地意識到苜苒根本無法承受那樣的力量,必然會被撕碎。
  而他又不能將苜苒放在這里,自己去阻攔敵人,外星戰機的速度實在太快太多,而毒氣下,人已如浪潮般成片成片地倒下,馬上就要波及到這里。
  原來,外星軍隊一直沒有攻擊這支逃難人群,并不是因為兵力不夠,而是等著存活的人都集中到一起,然后高效地屠殺!
  而他們這一支大概是附近的最后一支了,剛剛抵達不久,它們就立即展開了殺戮。
  “走啊!”
  阿貍向天空連開了幾槍,拽住他的衣服也往西邊奔逃。
  無奈之下,他只好背著苜苒跟著他們往西面加快腳步逃亡。
  但從它們一出現,逃跑便已經遲了,從四面八方高速合圍來的外星戰機越來越多,將所有方向都堵死,一邊以掃射逼回人群,將他們集中,一邊釋放毒氣,以最廉價的方式屠殺。
  這些戰機未起飛前,就是他也無法確切感知到,而且它們肯定埋伏的距離很遠。
  此刻被圍困,除了進入曲線的速度,根本無法突圍。
  身邊的人陸續被擊中倒地,人潮被壓縮回來,哭喊著往外星戰機驅趕的中心擁擠過去,此刻,他們已經顧不上那也是一條死路了,全都本能地掙扎求生著。
  “少年”也被堵在人群中,雖然他可以強行撞開,但前面的戰機下方毒氣彌漫,更是死路!
  外星戰機肆無忌憚地在上方掃射,猖狂地呼嘯飛掠過他們的頭頂,嚇得人群大片片地癱軟在地上。它們又得意洋洋地拉起,像是并不急著將他們迅速殺死,而是慢慢地折磨、戲謔,讓他們一次次經歷生死一刻的巨大恐慌,以此為樂。
  它們有的是時間。
  它們也的確有著可以蔑視他們的技術,山原中的密密麻麻人群被四面圍困住后,它們竟然能將毒氣在空氣中的傳播限定住,形成一個巨大的圈,但又隨時可以像圈里瞬間彌漫。
  “少年”不知道它們要干什么,只能看到它們像是嚇唬圈里的十幾萬人一樣。將毒氣的限定松一下,毒死最外圍的一圈人,看著差點被毒死的人拼命地望著里面擁擠,然后再停下,再松開限定……
  如是反復了幾十次后。直到它們也覺得沒趣了,便停下無聊的“游戲”。頭頂上方飛旋的上百外星戰機中陸續降下許多身穿白色制服的“人”。
  個頭和他們差不多。看不到尾巴,身體全都包括在制服里。
  這些“人”一到地面,人們就驚恐地往后退,拼命地擠著。
  它們手里拿著一些看不懂的儀器,掃描一圈后,便走入到人群中。一只手捏著瑟瑟發抖的人的下巴,一手用小刀隔開衣服,似乎在做什么檢查,然后帶走一些人。關入一艘戰機。
  沒人敢反抗,都驚恐地看著它們。
  距離“少年”最近的一個女孩被它們選中,是個藍發女孩,她的衣服已經被扒光,那些“人”圍繞著她,已經不是在之前的檢測,而是相互交流著什么,有“人”還時不時拉一下她卷縮的尾巴。
  驚恐失措的藍發女孩雙手捂住下體,身體微微弓著,絲絲地發動,本應該已經卷縮到雙腿間的尾巴被捏著一個“人”手里。
  另一個“人”用手中冰冷的武器,挑開藍發女孩的雙手,她抖動了一下,想要抗拒,旁邊的一個“人”突然抬手,對著她后面的一個藍發人的腦袋就是一槍,那人哼都沒來得及哼一聲便栽倒在地上,腦袋裂開血流一地。
  然后,數名外星“人”從人群中拉出一個又一個人,讓他們抱頭趴在地上,排成一排,其中一個“人”便從第一個開始,一一射殺過去!
  一槍一槍,撕碎人群的尊嚴,摧毀他們的心理。
  它們也似乎不是第一次做過這樣的事情,十分的自然與熟練。
  藍發女孩已經嚇得魂不附體,渾身劇烈顫抖,當冰冷的武器再次挑開她雙手時,她終于不敢再反抗,當冰冷武器移開后,她便雙手橫伸,流著眼淚,以一個屈辱的姿勢展開在那里。
  然而,這個時候,誰也沒想到,那個用冰冷武器挑開她雙手的“人”,轉身和它的同伴閑聊著什么,然后隨手抬起武器,也不看藍發女孩,極其隨意地就是一槍……
  赤、裸的藍發女孩緩緩倒在血泊之中。
  苜苒緊緊地捂住嘴,身體不停發抖著,“少年”也是猛地一呆,看著依舊閑聊著什么的那些“人”,心中像是堵滿了什么。
  弭婭咬著嘴唇,臉色蒼白,雙手握成拳頭,旁邊的士兵拉住她,屈辱與無奈地搖了搖頭。
  但她的表情或許已經落入它們的眼里,更有可能,是被它們手中的儀器發現她們與周圍人的能級不同,幾個白衣制服的“人”驅開人群,徑直向她走來。
  落入它們手里會怎樣,大家都十分的清楚。
  弭婭瞬間便做了決定,決然地抽出暗劍!
  緊接著,身邊的其他三個戰士也齊刷刷地抽出暗劍!
  受此屈辱,毋寧死!
  飛艦中幾千戰友中僅僅剩下他們幾個,本就不該活著,又何惜一死?
  望著齊齊上前,與她并肩的三名士兵,弭婭熱淚盈眶,微微一笑,縱身而出,沖向敵人。
  “殺!”
  三個人影跟著她之后,一道接著一道沖出,舉劍絕然奔向敵人。
  弭婭的能級很高,她的劍也很快,猶如殘虹。
  但,白色制服“人”看著她,只揮舞了手中怪異武器,一條綠色閃電般的長鞭便橫掃過來,頃刻擊滅她們手中的暗劍,連同她們的人也高高地抽起,然后就被磁光一樣的繩索緊緊捆住,再重重地拉摔在地上,順著長鞭收縮的方向被拉向它們腳下。
  一擊,僅僅一擊,她們就敗了!
  弭婭眼里盡是死寂,她掙扎想要再自殺都做不到,而接下來等待她將是什么,令她絕望。
  另外三名士兵也被紛紛擊落摔地,拖向它們。
  阿貍拼命地掙扎著繩索,死死地盯著“少年”:“拔劍啊,殺了我!”
  弭婭這才猛地想起“少年”并沒有出劍,她升騰起最后一絲希望,扭過頭深深地望向他:“拔劍啊,賽斯比亞,殺了我……”
  “拔劍啊,塞斯比亞,不要讓我落在它們手里!”
  “拔劍啊,塞斯比亞!”
  “拔劍啊!”
  “拔劍啊!”
  ……
  她知道“少年”不可能在如此多的敵人手里救下自己,她和阿貍他們一樣,只求“少年”能一劍殺了自己。
  然而他卻仿佛極為痛苦與猶豫,手懸早已放在劍柄上,卻遲遲不肯握下。
  長鞭一遍遍地鞭打著掙扎大喊的他們,打得他們鮮血淋漓,打得她已經喊不出聲音,絕望的她只能蠕動著嘴唇,死死地看著“少年”:
  “拔劍啊……”
  “拔劍啊……”
  “拔劍啊……”
  這時候,一個白色制服“人”抬頭看向“少年”,長鞭也同時抽了過去,但那一瞬間,它面罩的面孔急劇驚恐起來。
  即將被拖到敵人腳下的弭婭傾盡全力最后大喊了一聲:
  “拔劍啊,塞斯比亞!!!”
  “少年”抬起頭,滿眼淚光地握住劍柄,碎發飄亂,仿佛握住不是劍,而是永恒的痛楚。
  剎拉間,山原之間,風云變色!
  *****
  這章昨天就碼好了,今天修了一下,感覺不錯,漸入**了,求一下推薦票。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