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995 你會用劍嗎

^
  女軍官弭婭面色一沉,冷冷反斥道:“將功法與戰技死死地收藏在內閣,分出森嚴的等級,禁止不夠等級的人接觸,這種做法是當年奴隸戰爭時期,復雜形勢下迫不得已的保密手段,但現在情況不同了,再不變就是原始落后的愚昧行為!
  非要通過什么考核,才能得到更精髓的戰技,看似是促使大家奮發努力,背后呢?誰不知道是腐、敗與交易?
  這也就算了,沒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我們這一代人,抱著這種考核分級將功法與戰技死死收藏的方式,仍不改革才是極其愚蠢的,其結果就是得不到向前進的發展,它已經成為一種阻礙,不再合適現今的時代!”
  魁梧男人冷哼道:“你以為你是誰?敢指責大老爺定下的規矩?你懂什么?你知道那些功夫與戰技是怎么來的嗎?”
  弭婭搖頭但堅信道:“我不敢指責大老爺,但我知道,一個事物要發展,必然要開放,讓更多的人參與進來,讓更多的智慧發出光芒,而不是收在某個地方,只有少數人才能接觸,這樣下去,赫爾家將越來越虛弱,越來越不自信,停滯不前,沒有發展,沒有未來。
  只有像外面的大學一樣,開放,將功法與戰技開放,讓更多的人參與了解與研究,才能有真正的天才出現,才能有真正的大發展!
  你看看現在的科技已經進步到什么程度了?而我們的功法與戰技呢?多少年了?幾乎從來沒有變過!”
  魁梧男子不屑道:“科技?你們這群敗壞赫爾的蠢貨,難道沒有看到他們的團體對他們的技術也是極度保密的嗎?”
  弭婭道:“是,他們保密,那是因為那樣可以給他們帶來最大的收益,而我們呢?再繼續保密下去,失去的遠比帶來的多得多!而且,你們只看到了他們保密,卻沒有看到他們的交流,甚至是有價轉讓。”
  魁梧男子一擺手道:“我懶得跟你廢話!我只要知道一點,它給我們赫爾家帶來了獨一無二的地位。除了大神殿,沒有人可以挑戰我們,那些老貴族也只能聯合起來與我們相抗衡,一旦它被你們這些吃里扒外的東西泄露出去,威脅到赫爾家的地位,你們死不足抵罪!”
  弭婭也冷聲道:“我和你說不清楚,這個人我必須帶走,有本事你就來試試第七分遣隊的戰力!”
  魁梧男子見她如此的堅決,而她身后的隊員又齊齊上前一步,臉色頓時難看起來:“你要知道這樣做的后果!我可以告訴你。小姐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你們別妄想了。而且現在大老爺也回來了,他老人家在奧蕓雪山祈神這么多年,要是知道這件事,不知道會氣成什么樣子!”
  聽到“大老爺回來”這幾個字。女軍官弭婭臉色又一次微微變了一下,語氣不覺間有些低沉:“小姐是支持我們的!”
  魁梧男子上前了幾步,卻見第七分遣隊的人已經圍上“少年”,大概也知道自己沒辦法從這些人里面強行帶走“罪犯”,但又沒辦法這樣就跑回去,正在尷尬間,被“少年”一巴掌扇飛的那名調查員趕了過來,看了一眼形勢,摸著還腫著的臉頰。恨恨地說道:
  “衛長大人,讓他們再囂張幾天,等大老爺的新一代七將下了奧蕓雪山,再找他們不遲!”
  有了臺階,魁梧男子便說道:“這些人吃里扒外。還跟大神殿的騎士長勾勾搭搭,七將之首阿爾斯.睥邁大人早看他們不慣,等睥邁大人的劍技登頂,走下雪山,一定徹底收拾掉這群賣家賊。”
  摩底由連連點頭道:“是,是,到時候再收拾他們。”
  已經在穩步后撤的女軍官,聽到“睥邁”的名字,臉色卻是大變!
  卓瑪不敢多問,將這個名字名字牢牢記在心中,他看得出來,這些人爭執的內容已經不是塞斯比亞的事情,而是豪門之間的內斗,參與進去一點點,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場。
  他以前雖說在圣城算是個暴發戶,但對于紫徽家族這樣真正的豪門了解甚少,就像這位女軍官的紫徽戰列分遣隊,他也只知道是紫徽赫爾家在軍隊的特殊力量,其他就不清了。
  現在一接觸,他才發現,這個女隊長與剛才來的衛隊長的地位之高,調查員摩底由只差對魁梧男人點頭哈腰了。
  這顯然不是塞斯比亞能介入的事情,弄不好就要卷入一場更大的風暴,那就太不明智了。
  但他不想讓塞斯比亞參與危險的“游戲”,卻也沒有辦法不接受女軍官的“邀請”,更無法阻止女軍官的任何舉動。
  在撤離軌道車站的黑色中型武裝車上,女軍官大約是在于基地一番通話后,看向卓瑪與“少年”說道:
  “你們都聽到了?”
  卓瑪點點頭,“少年”則有些沉默,弭婭接著說道:“我一定要接收你們,除了我剛才所說的原因,的確還有其他的因素,但你不用擔心,對你并沒有什么壞處,如果被小姐看中,說不定你們真的可以一步登天。”
  大約是為了調節一下之前沉重的氣氛,她說到后面便有些輕快。
  卓瑪卻心中頓時一驚,小心道:“長官,您的意思是?”
  弭婭點點頭道:“通過赫爾家的內部情報系統,我了解過你們的來歷,我相信你們沒有偷過赫爾家的戰技,如果賽斯比亞表現得足夠好,將作為我們這一方的有力證據推薦給小姐,促使小姐下定改革的決心,但要最終說服大老爺,即便是小姐,沒有大量的有力證據也是不行的。”
  卓瑪驚惶道:“還要見大老爺?”
  弭婭笑道:“大老爺你們就別想了,全世界每天那么多人排著隊等著見大老爺,每一個接見都是諸多勢力無數次交鋒后的妥協產物,對圣城高層而言都是極有深意的……塞斯比亞要是能見到小姐,我們就算是巨大的成功了,而且也有很多眼睛盯著,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卓瑪心知必然是要被卷進去了,但是也正常,人家接受塞斯比亞的兩個原因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沒有這個原因,人家未必出手呢。
  女軍官休息片刻,不再與卓瑪說話,轉而向“少年”道:“其他分遣隊也有很多證據,或者說是人,小姐本身事情也很多,都等著合適的時機推薦給小姐,所以我們要想被小姐接見,還得完成兩件事:
  第一件,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你要以最快的速度學會并成熟一套戰技,證明開放的優勢,然后,第二件,我們需要立下一個大功,打通被小姐接見的程序,將第一件事,呈現給小姐。”
  見“少年”沉默并不說話,她接著說道:“這件事對你們也是有好處的,我知道藍徽蒂安家吞沒了你們的財產,只要立下這次大功,受到小姐的接見,得到一枚軍功勛章,我就有理由帶著紫徽戰列第七分遣隊親自去蒂安家,讓他們交出所吞沒的財產,不僅要全數交還,他們還要付出巨額賠償,而且也不僅是蒂安家,所有參與此事的人,有一個算一個,全都跑不掉,我可以保證,巨額的賠償足以讓他們傾家蕩產!”
  這話一說出來,卓瑪與“少年”立即對視了一眼。
  卓瑪相信女軍官沒有騙他們,他在圣城生活了這么久,有一點還是知道的,只要有機會,紫徽赫爾對藍發舊貴族的打擊從來沒有手軟過!
  甚至不用這位女軍官出面,塞斯比亞被赫爾家小姐接見的事情一旦傳出去,妮月家的那些人就要惶惶不可終日!
  而如果是被大老爺接見,當晚就可能有很多人自殺!
  當然,大老爺絕不可能接見他們這樣的人,只能想想而已。
  弭婭這時候又說道:“大功的事情不用擔心,已經準備好了,我們第七分遣隊除了你之外,還有其他作為證據的新隊員,全都等著這一次行動,但功法戰技方面需要先一步考慮,塞斯比亞,你會用劍嗎?”
  *****
  晚上還有,再求一下推薦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