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989 紫徽赫爾

^
  確切地說,被襲擊的不是一輛車,而是幾輛車。
  “少年”沿著逐漸傳來的噪雜呼喊聲音,很快便趕到了狼藉的現場,在寬大的街道上一共停著六輛黑色的四輪車,其中三輛嚴重損毀,車頂凹陷下去,像是遭到了什么重擊,壓扁在車道的一側。
  另外有一輛不屬于這支車隊的綠色四輪車,大概是路過的其他人,也遭了殃,被這只車隊的衛士打成了篩子,然后又被什么利器撕開,車身上留下觸目驚心的長痕。
  地上躺了許多傷員,掙扎求救,還有幾具尸體,聞訊而來的圣城戍衛正在搶救他們,天空上也飛過不少小型飛行機,望著北邊的方向追趕。
  “少年”看著不像是苒主家的人,放心不少,立即和秀再去了趟主家,才知道她已經回來不少時間了。
  算算應該是他剛去圣普第斯大學的那會,她剛好出校門,但可能走的是另外一個大門,因而沒能遇上。
  回到大橋下的窩棚已經是半夜時分,秀再次睡下,“少年”卻坐在橋的邊緣,望著漫天的星辰,想著心思。
  藍發老者說的很多詞語他都聽不懂,也就不知道他到底說的是什么意思,不過后來專門對他問題的回答還是很清楚的。
  但他不相信記憶不能被改動,而不相信的理由卻沒有,只是這么覺得。
  這令他微微有些煩躁,一方面,自從離開了大草原,他就開始隱隱地在想自己的家在哪兒?一方面,不知道為什么,他感覺自己在抗拒想起什么。感覺很危險,卻又說不出來原因。
  第二天,他依舊精力充沛地出現在軍事壁壘的工地上,前來巡視的那位總管很滿意他的表現,但堅決不加傭錢。
  “少年”有些失望,但總管馬上拋出一個誘惑,說:“只要你好好干,一直保持這樣的表現,我可以安排你學習一些簡單的技術,到時候傭錢自然就漲上去了。”
  “少年”雖然有使不完的力氣。且不覺得現在干的活有多么辛苦,但依然羨慕那些操控機器的工人,因為他們的傭錢比他多出許多倍。
  他現在就缺錢,有了錢,他就可以帶著苒與秀離開這里。回到大草原。
  但總管的承諾對他并沒有多少吸引力,因為他沒有時間。要等上太久才能回到大草原。就失去了意義。
  吃飯的時候,依舊聽到不少的傳聞,昨天夜里的襲擊也被工人們說的栩栩如生,好像他們當時就在現場一樣。
  據說被襲擊是一個高級官員的家眷,當場死亡三人,七人重傷。那位女家眷被裹挾走,下落不明。
  軍隊也和襲擊者交了火,但是無法攔住他,只得看著他突圍。
  而這名高級官員得到消息后。十分震怒,已經開始在全城禁控,并且親自去大神殿求助。
  “少年”不關心這些,只要苒主家沒有被襲擊,就和他沒什么關系。
  那些工人一直都在說那個色魔十分的厲害,給他很深的心理壓力,如果真的遇上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他的對手。
  正閑扯著,便見到遠處來開長長的車隊,經過軍事壁壘西側,向城中東側的方向行駛。
  “是紫徽赫爾!”
  昨天諷刺過“少年”的那名工人阿萊,有些激動地站在箱子上眺望喊道。
  紫徽赫爾,這個名字“少年”在軌道車上就聽過,但他沒想到,阿萊這么一喊,呼啦一聲,工地上黑發工人幾乎跑掉了一大半,全都爬到各種高臺,向開來的車隊眺望。
  “是紫徽赫爾!真的是紫徽赫爾!”黑發工人們像是打了興奮劑一樣大喊大叫,甚至揮舞著手臂。
  奇怪的是,那些藍發的技術工人,卻沒有向平常那樣對這些黑發工人冷言冷語地嘲諷。
  他們有的停下手里的工作,和其他人一起看著陣列的車隊肅穆地開來,有的眼里充滿畏懼與緊張,還有的議論著什么,但都不敢流露出半點的不敬。
  “少年”的視力極好,站在箱子上可以將整個車隊的情況看得一清二楚。
  大約有十幾輛純黑色的車輛,外形十分的厚重,車窗全部關閉,將車里車外完全地隔絕開來。
  每輛車的車首都插著一只黑色小旗,旗面上紋著半圓的紫色圖案,隨著車輛的移動獵獵飄動,黑暗旗幟上的紫色半圓便如彎刀一般若隱若現,透著肅穆與蕭殺的氣息。
  黑色車隊的整體速度不快,緩緩地駛過遠方的路面,仿佛帶著一種凝重的威壓,所過之處,黑壓壓的人群紛紛跪滿道路的兩側。
  “少年”看見不僅是黑發人,藍發人同樣也跪伏下去,肅穆的車隊經過他們跟前的時候,不管是黑發人,還是藍發人,統統連頭都不敢抬,整個身軀都伏在地面上,一動不動。
  再膽大的人余光只敢看見車輛壓過地面的黑色車輪,再往上,便無人敢看。
  清冷的微風中,黑色車隊漸漸駛近,壁壘工地上的工人紛紛從箱子上爬下去,自覺地跪伏在道路的一側,“少年”看見雇傭他的總管也跪伏在藍發人群中,只是看不到他的表情。
  “少年”也下了木箱,但是卻沒有跪,他的目光有些迷惑,越來越近的車隊里面,似乎有著什么東西強烈地吸引著他,讓他極度的不安。
  車隊越來越近,旁邊的黑發工人見他還站在那里,全都急了起來,緊張地拉著他的衣角,讓他趕緊跪下來。
  “塞斯比亞,這是紫徽赫爾家的祈神車隊,不是一般的車隊,快跪下來,別害了大家!”
  工人阿萊從前面低頭跪爬過來,焦急地說道。
  “少年”卻沒有理他,眉頭微微皺起地看著越來越近的車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蛋哥?”秀也緊張起來,但他是害怕“少年”會被車隊的人打斷雙腿,挖去眼睛。
  “塞斯比亞,我的祖宗哎,我給你道歉,昨天是我不對,你跪下來行不?”阿萊急了,卻又拉不動“少年”,急得滿頭的汗珠。
  那邊的總管聽到了動靜,抬頭一看,見“少年”棍子一樣杵在那里,頓時魂飛魄散,趕忙擠著跪在地上的人群爬過來,道:“你,你,你發什么瘋?還不跪下?你要連累我嗎!?”
  旁邊的人七手八腳地一起要拉他下去,只要不是站著,怎么都好,也不知道這混賬東西發了什么毛病,但任憑他們多少雙手往下拉扯,“少年”像是釘子一樣,紋絲不動。
  車隊馬上就要到了,總管心臟怦怦直跳,急迫之下威脅道:“塞斯比亞,你要是不跪下,今天就別干了,錢也沒有!”
  “少年”還是不動,仿佛沒有聽到,阿萊趕緊向總管道:“大人,您這個時候還刺激他?他就是個呆子啊!您得給他加錢,他是個錢迷,您給他加錢一準管用!”
  旁邊的人也跟著說:“對,對對,塞斯比亞就知道錢。”
  道路上,車隊的第一輛車已經使出上一個路口,出現在壁壘工地一側,那總管額頭也頓時冒出汗珠,慌忙道:“加,加,加!貝格麻麻的,我給加行了吧?你就放過我吧。”
  這句話仿佛頓時起了作用,“少年”突然看了總管一眼,終于動了,但他的下一個動作,立即將周圍的人直接嚇得差點尿褲子。
  “少年”雙眼一片的迷惘,抬起腳,朝著車隊開來的方向竟然跨了一步!
  他的力氣很大,沒人可以擋得住,即便許多工人已經死死地抱住他的腿,他依然連同這些人一起跨出一步。
  “完了,完了!”總管雙眼一黑,就想裝暈過去。
  旁邊的黑發人更是驚駭欲絕,除了死死抱住“少年”的腿,還是死死抱住。
  沖撞紫徽赫爾的祈神車隊?
  那不是重罪,而是死罪!
  甚至都不用赫爾家族的人動手,天下的黑發人就能把他們淹死三百次。
  管你是什么原因,管你和這個人有沒有關系,天下黑發的怒吼能將他們撕為碎片。
  除了自殺謝罪,阿萊等人幾乎想不到第二種更好的可能。
  黑色車隊已經駛在前方,千鈞一發之際,至高神仿佛顯了靈,“少年”突然抱著頭,痛苦地一頭地栽倒在地上。
  他的腦袋中仿佛有什么在左沖右突,撕裂般疼痛,像是有一個無形的牢籠血淋淋地桎梏著他。
  他在一瞬間便昏死過去,失去意識。
  “大蛋哥!?”秀驚恐地撲了過去。
  阿萊楞了一下,然后似乎反應過來,暗罵一聲:“我真是服了,加了錢就裝暈,真是機智的塞斯比亞!”
  其他人連同里爾總管也松了一口氣,對他們來說,無論“少年”是真暈還是假暈,一場彌天大禍總算躲過去了。
  但這口氣還未松完,道路上的黑色車隊突然停下,緊急的剎車聲十分的刺耳,將所有人的心臟都揪起來一般。
  里爾總管腦袋一片的空白,左躲右躲,還是沒能躲過去。
  車門打開,一個穿著黑色制裝的男人從中間的一輛車下來,工人們顧不上其他了,趕緊把自己腦袋埋得低低的,幾乎貼著地面。
  這個男人剛向前走了一步,就聽到車輛又透出一聲蒼老的聲音:“等等,你沒見過……,讓初黛陪你去吧。”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