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985 百無一用

^
  穿著制服的兩名藍發人與另外一名黑發人聽了卓瑪掙扎的喊叫,雖然都沒有放在心上,因為他們并不只有這面上的這幾個人,但也沒有弱智地當著那么多的人群嘲笑卓瑪的妄言,或者擺出一副狂妄的模樣來羞辱誰,繼而主動與卓瑪口里的“少年”產生什么可笑的沖突。.
  嚴格來說,他們是成熟的執法人員,執行的也是“公務”,有其嚴肅姓,而從他們出現以來的表現來看,其目的也應該是盡快地帶走卓瑪,避免在軌道車車站出口這么人多的地方惹是生非,徒生不必要的麻煩。
  卓瑪之前很配合,他們便表現的也很配合,沒有什么過激的舉動,直到卓瑪突然掙脫了夾持他的兩人,這些人才立即采取了強制的手段,顯示其行動的不可抗拒姓,大概是讓卓瑪不要心存任何僥幸,而目的應當仍是盡快地想要將卓瑪帶走。
  他們并沒有一同拘捕“少年”三人,就可見這座城市秩序仍在嚴格的控制之中,并沒有混亂,拘捕卓瑪的行動起碼在表面上是合法的。
  但他們仍然保持了一定的警惕,畢竟卓瑪是個富豪,暗中如果有什么安排的話,說不定周圍人群中也會有卓瑪所雇用的人員昏了頭與他們對抗。
  這點不得不防,從他們的其他人謹慎收縮的包圍圈來看,也是早有此類預防的措施,并不是現在才有的。
  當卓瑪似乎叫止住那個仿佛剛剛想要上前的“少年”,其中一個穿著普通衣服的藍法人,這時候才發現自己手里一直拿著的可以檢測出周圍是否存在高能量強者的儀器似乎失靈了,像是什么地方被燒壞了,以至于無法正常的工作。
  這種情況似乎以前并沒有發生過,這名藍發人奇怪地搖了搖手儀。大約也不知道如何修理,擺弄了一陣終于放棄了,有些莫名其妙。
  而此刻,在車站的里面,一輛并不長的軌道專列車外,卻頓時如臨大敵,許多穿著統一著黑色裝的黑發人手里的類似但更為先進的儀器幾乎在同時“燒毀”。
  他們反應極快,立即成排成排組成肉盾一般的防護層,極度緊張地望著各個方向,尤其是天空。并紛紛從腰間掏出冰冷的武器,做出戰斗的準備。
  “怎么回事?”
  從列車里鉆出一個中年模樣的黑發人,皺著眉頭向身邊的一個大約是負責人的黑裝人問道。
  那人馬上將自己手腕上“燒毀”的儀器遞給中年黑發人,極為慎重地沉聲道:“不知道,能級儀同時燒毀。就連我這只也……無一例外!”
  中年黑發人看了那人能級儀上已無法顯示的屏幕,頓時眼神一驚。下意識地向天空望了一眼:“怎么可能?難道是……又回來了?是路過。還是?”
  他似乎被自己的話給嚇住了,立即回頭向車里的人說道:“車里不安全,請小姐立即換車,馬上回去!”
  大約過了一小會,從精致的車門里走出一個膚如凝脂、眉如含黛、身如娥描的絕世美人,瓷白的細長手指捏著潔白的帽沿。微微抬頭,一雙似乎懷著沉甸心思的清澈雙目望了一眼天空,如同一幅畫一樣,美麗的讓人窒息。
  在她潔白的胸前紗衣上。若隱若現著一抹紫色的精致圖案。
  ……
  卓瑪終究還是被抓走了,“少年”也終于跑了,帶著驚慌的秀與苒,消失在出口的茫茫人海中。
  他并非擔心這里是圣城,對他而言,圣城真的沒有多少概念,遠不如大草原那般深刻,他只是覺得真的去強搶人的話,搶回來的可能會是一堆碎肉,就和他以前以及現在的衣服一樣。
  所以,他只能跑。
  在被突如其來的人帶走的卓瑪與有可能被妮月帶走的苒與秀之間,他沒有猶豫地選擇了后者。
  在這個陌生而巨大的城市里,“少年”一口氣跑了很久很久,直到天空下起毛毛的細雨才停了下來。
  三人躲在一家高檔的食店墻角,你看著我,我看著你,都不知道該怎么辦。
  突遭橫變,苒與秀都驚哭了一路,現在也漸漸地平息了,開始擔心起卓瑪叔叔的安危來了。
  “妮月姐姐和那些壞人是一伙的!”苒握緊小小的拳頭,但是藍色徽章的力量又讓她頓時泄氣。
  “她不是和卓瑪叔叔很好嗎?”秀自然想不明白,怎么忽然間到了圣城,都變了樣呢?
  一瞬間,仿佛從天國的夢想忽然掉入了魔獄的現實。
  “還是先找點東西吃。”“少年”望著旁邊的食店,很實際地說道。
  他們跑了一路,在下軌道車前也沒有怎么吃東西,是準備留著肚子,到了圣城再好好吃一頓卓瑪叔叔所形容的豪華大餐,誰知道現在大餐吃不到了且不說,卓瑪叔叔也被抓走了,而他們身上沒有任何的食物,錢更是沒有多少,只有苒那里還有一點點打算存下來的零花錢。
  然而等到苒小心翼翼地去那間似乎很高檔的食店里一問,她的錢只夠買上一人份的食物。
  在冰涼的細雨中,卷縮在角落里,就著那一人份形如苔餅卻遠勝其味的食物,三人分著吃下去,但卻已經沒了之前品嘗美味的心思。
  “大蛋哥,我不餓了,你和秀吃。”苒將她那一份的絕大部分又分給了“少年”與男孩,自己呆呆地坐在角落里,望著天空飄落的雨點,情緒十分的低落。
  “少年”沒有拒絕,他一邊吃著一邊說道:“沒有事的,大不了我們回大草原,等我吃飽了,去找個能掙錢的事先做著,等卓瑪叔叔出來,我們就回大草原!”
  苒低下頭。看著腳底的積水說道:“要是卓瑪叔叔出不來怎么辦?”
  他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對外面,尤其是圣城更是陌生,沒了卓瑪,或許連如何生存都不知道。
  “少年”倒是很樂觀,他微微一笑:“沒有事的,等找到卓瑪叔叔被抓到了什么地方,我們再想辦法把他救出來!”
  他想,等有安全的地方將苒與秀藏好,即使衣服撕碎了。想要把卓瑪叔叔安全地搶回來,只要控制好身體內的力量,應該還是有辦法的。
  苒悲觀地說道:“大蛋哥,圣城好大,他們又有那么多的人。我們……”
  兩人正在說著,從高檔的食店里走出一個挽著一個男人的妖艷女子。是個黑發女人。兩人在門口似乎等著四輪車,無聊中看了蜷縮在角落的三人一眼。
  那個艷麗女子不知道發了哪門子善心,似乎覺得他們有些可憐,便從身上掏了一張零錢丟在他們面前,也沒說什么話,等到四輪車來了。便與那男人撒嬌般的笑著上了車,非要去買什么東西。
  秀想去撿起那張被雨水漸漸淋濕的錢,苒突然尖叫道:“不要撿!”
  秀呆了呆,腳縮了回來。
  ……
  雨越下越大。“少年”已經沒了上衣,但他并不冷,他準備出去碰碰運氣,卓瑪說過,圣城遍地的錢,遍地的機會,只要肯努力,不怕辛苦,就能掙到那些錢。
  然而,他今天顯然沒有好的運氣,一連在附近好幾條街轉了個遍,終于鼓足了勇氣去問人家,得到的卻是不需要的回答。
  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少年”的臉皮也漸漸地厚了起來,一家家地問過去,他分辨不出哪一家需要人,哪一家需要他這樣的人,有一家的主人問他會什么,他也答不上來。
  于是,他總結了一點經驗,那些看起來很高檔的地方,肯定不會要他這么一個又臟又土氣的人,不但不會要,遠遠地看到他靠近,就會有人趕他走,而有可能要他的地方,只能在有可能需要干些力氣活的地方。
  他不怕累,他身體里有著仿佛永遠使不完的力氣,只要有飯吃就行。
  但即使這樣,仍然沒人愿意要他,后來還是一個好心的店主告訴他,他沒有一樣叫做“證件”的東西,來歷不明,人家不敢用。
  天漸漸地黑了下來,圣城卻沒有黑下去,和大草原不同,這里到處都是燈光,五彩十色。
  “少年”問了一天,也沒有收獲,只好先回到那家食店的墻角,那張錢還在雨水中孤零零地躺著。
  三人無聲地靠在一起,餓著肚子,漸漸地睡著。
  第二天,苒向前移動了半步,撿起了地上那張早已濕透的錢。
  ……
  第二天,第三天,接連兩天,“少年”依舊沒有找到愿意雇傭他的人,即便他已經挨家向他們證明了自己的力氣,但是那些人似乎并不敢興趣,所問的問題,他幾乎都回答不上來。
  他連字都不認識,這個不認識,那個也不會使用,什么都不會,像是無用的人。
  這使得他更加懷念起大草原,在那兒,他從來不會覺得自己百無一用。
  沒有錢,便沒有吃的東西,三天后,他們花掉那張濕透的錢,便山窮水盡了。
  饑餓每時每刻地襲擊著他們,冰冷的雨更像是無情的鞭子抽打著無處躲藏的他們。
  在來到圣城的第四天,對外面世界了解極其貧乏的他們幾乎已經陷入了絕境。
  但也就是在這一天,那個曾給過他們一張錢的妖艷女子又挽著另外一個男人出現在他們棲身的食店門口,她似乎有些驚訝地望了望這三個茫然的黑發孩子,然后又從身上掏出一張錢丟在他們的面前,接著繼續嬌笑著鉆進了豪華的四輪車消失在雨水之中。
  這一次,苒沒有再尖叫,默默地撿起地上的錢。
  靠著這張錢,他們又熬過了一天,撐到了第五天,也靠著這張錢,在第五天,苒找到了一份“工作”給一個看起來很有錢的人家當女仆。
  而她的“工作”也很簡單,替那家人的女兒做“替身”。
  原因是近來圣城里出現了一個極其強大的兇殘色魔,專門襲擊被他看中的少女,甚至有一個王族都未能幸免。
  *****
  說三更,這兩天一定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