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979 唯有一個念頭

^
  “不!”
  紫色的劍鋒劃出一道血色的光芒,帶起一線的殷紅,飄飛在半空之中。.
  楚云升握劍的手微微抖了一下,他一直不去想任何事情,對“他”身后的人更是不去看,像是鴕鳥一樣把頭埋在沙子,急速地斬下這一劍。
  他怕自己會猶豫,他更怕在那些至親而慘烈的目光下受不了,那種烈火焚心的煎熬……他沒有時間,更沒有第二次機會。
  他不知道影人到底死了沒有,但他知道,只要自己再慢上一步,月球上的靈生命就會再一次靜止世界,失去防御層的艦冢三層也將不能幸免,拔異再無機會殺死那人,而最終將是所有生命包括他都被撕裂成碎片。
  楚云升沒有時間去想影人為什么抱著小女孩,也沒有時間去想為什么影人身影消失的時候靈生命會楞了一下,他只知道這是唯一的機會,即使渺茫。
  同時,他也意識到,自己與影人的靈封關系在被影人破開之后,作為靈級別的生命,月球上的那個怪物一定會覺察到什么,他可能馬上就要面臨著靈生命的直接攻擊。
  所以,他把頭埋入沙子,飛快地斬出這一劍,什么都不想,直到聽到來自她撕心裂肺的聲音:不!
  他的手抖了一下,然后看到對面的那人身上出現一條長長的血痕,幾乎將“他”一分為兩半。
  強烈的生氣正飛快地愈合著他的傷口,這或許就是拔異怎么也殺不死他的主要原因。
  但現在出劍的是楚云升自己,雖然他沒了靈蘊,也沒有黑氣,但是他有著同樣姓質強烈的死氣。
  那些死氣順著劍痕與“他”的生氣碰撞在一起,激烈的泯滅著,讓那些來不及愈合的傷口崩出大量的血液。
  “他”的生命飛速地流失著,那些原本靠著生氣維系的其他傷口在死氣的入侵下急劇地腐爛,而“他”面前的楚云升,身體中涌現出越來越強大的生命力!
  “他”抬起頭,望著楚云升,伸出枯萎的手,似是要觸摸一下楚云升,艱難道:“我可以看看你到底是誰嗎?”
  隨著“他”生命的漸漸衰弱下去,生氣與死氣的泯滅越來越迅速,像是雪球一般崩塌著。
  而楚云升身體中的生命力從來沒有如此的強大過,甚而至于,他的甲面上扭曲出竟與“他”幾乎相似的臉龐來。
  望著那張熟悉而陌生的臉,“他”笑了起來,咳出很多的血,然后悲涼地問道:
  “是你活在我的夢里?還是我活在你的夢里?”
  楚云升無法回答,他感覺到很久沒用動靜的補死,正瘋狂地完成最后一步,而一旦完成,眼前的這個人就將徹底死亡。
  “他”彌留的恍惚了一下,看了看妻子親人,但是“他”還是沒找到女兒,只好又看著楚云升,忽然用盡最后的力氣,無限痛楚地說道:
  “告訴她們,你就是我,我就是你,編個理由,騙騙她們,算是我最后求你的一件事。”
  楚云升仍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他”突然又流著淚說道:“孩子還小,不懂事的時候,別打她……”
  “他”又望著自己的妻子,心如刀絞般地說道:“你要惹她生氣了,千萬別讓她一個人呆著,她會很難受……”
  “媽媽腿不好,別讓她干重活,爸爸……”
  “他”痛苦萬分地說道,目光漸漸渙散,喃喃地漸漸已不知道在說些什么了。
  楚云升依舊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他能體會到“他”在說這些話時內心的極端痛楚與糾結,那種將自己至愛的妻兒親人不得不拱手讓給一個自己的“替身”,那種悲傷與痛苦已然到了極限。
  然而,這又是唯一能讓自己親人好好活下去的辦法,“他”無法有第二種選擇。
  用那句老話說,此刻的悲傷已逆流成河。
  ……
  腐爛終于侵蝕了“他”的全身,在生氣與死氣的泯滅中,化作塵埃,只剩下一堆破爛的血衣。
  這一刻,屬于“他”的那些凌亂的記憶,終于進入楚云升的意識中,那進入的一瞬間,楚云升恍惚就成了“他”,感覺到“他”的視線,“他”的心跳,“他”的悲傷,“他”的掙扎……
  當那個令他魂牽夢繞的女人撕心裂肺地喊著他或者“他”的名字沖過來的時候,楚云升忽然間崩潰了。
  他好像就是“他”,顫抖著,面對至愛的女人那張令他思戀萬分的臉龐,他伸出手,想要抱住她,緊緊地抱住她,再也不讓她離開!
  那是他一生最愛的人啊,是比他生命還要重要百萬倍的人啊!
  除了女兒,他可以為她犧牲一切!
  然而,他卻并沒有等到她,她停在他的對面,傷心欲絕地抱起那堆血衣,冰冷地看著他。
  “我……”楚云升試圖說什么。
  她的目光卻像是刀一樣冰寒刺骨地看著他,冷冷的說道:“你不是他,你永遠不是他!”
  楚云升的手像是觸電般的顫抖了一下,然后淚如雨下。
  心卻如刺在尖針上,從幻想中清醒。
  是啊,他的璃已經死了,永遠,永遠地離開了自己,這一生也不會回來了。
  如果今天死的不是“他”,而是自己,他的璃也許也會會說出同樣的話:
  你不是他!
  他的璃死了。
  ……
  命運的折磨令他窒息,
  然而,就在他這一念之際,抱著血衣的她,突然沖向不遠處一側的邊緣,撿起地上的一柄短劍,刺向自己的胸膛。
  鮮血從她的胸腔噴灑出來,她的身體軟軟地倒在地上的尸堆上。
  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楚云升剛一動,來自天空的靜止終于降臨下來。
  他只能看到她一手抱著血衣,一手輕撫著躺在那里的一個紅色衣服雙目緊閉的小女孩,還有兩個上了年紀的人,“他”其實不知道,他們已經死了。
  看著雙腿幾乎被踩成肉泥的小女孩,楚云升靈魂都在顫抖!
  是“他”的女兒嗎?是“他”的女兒嗎?
  楚云升心痛地竟不敢再看第二眼,補死完成后的意識,終于摧枯拉朽地破開第二限級,數不清的黑氣從黑色旋渦中噴涌出來,進入他的身體,黑化他血紅的眼睛。
  但是靈蘊卻沒有出現,他能感覺到整個靈封都正在反轉,但他顧不上了,在自己徹底被封住之前,他要沖上云霄,殺了那個靈生命!
  無數的黑氣從他身體接著鉆了出來,將來自天空的靜止目光一點點穿透,然后,他將獲得**,沖天而起。
  這時候,他忽然聽到旁邊傳來一聲極弱的聲音,向著他哭道:爸爸,妞妞好痛,腿不見了……
  楚云升震驚地轉過頭,望著旁邊努力睜開眼的小女孩在說完這句話后,被定格住。
  這一聲“爸爸”幾乎讓他險些失控!是他的女兒么!?
  下一秒,他便見到她在靜止中急速膨脹開來!
  楚云升一下子呆住了,“啊!”“啊!”……他接連地嘶喊,卻無法阻止小女孩在膨脹中哭著看著他,眼神求助著他,似乎在喊著爸爸,然后被撕成碎片!
  楚云升終于崩潰了,黑氣完全占領他的零維,雙眼一片的漆黑。
  此刻,他唯有一個念頭,殺人!
  殺,殺,殺,不停地殺下去,直到生命的盡頭!
  直到殺光那些神靈!
  他需要命源,大量的命源,來完成沖開第二限級!
  于是,他啟動了留在大地上最后的符陣,改造后的封獸之陣。
  符文激發,開始收繳全球的命源!
  在那一瞬之間,樹木枯萎,動物衰老,年輕人布滿皺紋,年老者走向死亡,而孩子,失去了童年……
  洶涌的命源涌入零維,第二限級的最后一道蒙壓被瞬間沖開,楚云升拔地而起,黑色之箭一般射向月球上的靈生命。
  要殺掉它,只有乘現在它受傷之際,乘著它尚未完全掙脫月球牢籠,只有近身于它,用物子之劍加上黑氣,刺穿它的零維,徹底抹殺它。
  尖銳的破空之音,帶著濃濃的殺伐之音,黑線一般沒入天際。
  破樞機!
  破第二限級!
  破源門!
  ……
  赫!
  他的蟲身飛掠中分開一片片黑甲,旋轉著,齊齊戰音中再猛然凝聚成整體!
  速度驟然提升數倍!
  月球上的靈生命此刻吃驚地望著殺氣沖天而來的楚云升,不敢置信地第一次開口道:破鎮之人?不,你不是他,你是誰?
  楚云升沒有回答它,在天空中留下一道黑線,刺向靈生命。
  大地上,艦冢三層中,殘存的人中,拔異似乎聽見楚云升傳來的聲音:
  “如果我死了,將我和他們埋在一起!”
  “如果我沒死,告訴我,我叫楚云升。”
  ……
  在另外一邊,影人身影消散的地方,露出一個瘦弱的小男孩,此刻,他正以冰冷與極端仇視地目光看著飛上天空的楚云升。
  他仍抱著冰冷的小小尸體,仿佛剛剛從夢境中醒來。
  在那個五光十色的夢里,他開始害怕、驚慌與恐懼,后來,好奇、古怪與驚訝,再后來,感動、震驚與流淚,最終,悲慟、哀傷與仇恨。
  那個占據他身體的人走了,他獲得了**,也獲得了神秘的力量,他想救活與他相依為命的小女孩,但是,小女孩說:
  “你不是小八哥哥!”
  “小八哥哥和爸爸媽媽在天上。”
  “我要去找他們了!”
  ……
  月球上,那道屬于楚云升的黑色軌跡轟然撞擊上只剩下半邊身體的靈生命……
  *****
  下一卷的名字有兩個還沒選好,等到明天更新的時候再決定吧。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