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962 神奇而不可思議的力量

^
  地底小人意意斯的一番話一下子驚住了剛剛都已有些不耐煩的拔異等人。
  他們這些人都屬于地球人勢力中的高層,知道的事情比普通人多得多,很多事情外面謠言四起鬧得沸沸揚揚,他們卻基本早已知道實情,唯一要做的就是何時公布大家都滿意的“真相”。
  關于腳下的這顆星球是不是地球的大討論,他們都參與過,也是知道最清楚的人之一。
  現在地底小人跑來告訴他們,這顆星球內部里面有一個奇怪的東西,而這個東西,以地底小人高于地球人的科技能力也無法辨認,還需要來“請教”細高人。
  作為專業并喜愛往下挖洞的地底小人,這番話自然很有信服力,至少不會讓人懷疑它們在說謊。
  這就足夠他們吃驚了。
  “我們的科學家猜想那可能是我們所在星球自勵電機磁場的真正源頭,也有可能是某種未知意義上的星軌發動機,我們需要烏奴使者的幫助!”意意斯似乎很誠實地說道。
  拔異合上嘴巴,半響才說道:“你確定?”
  意意斯自然很驕傲地說道:“我們已經挖到了地下深達……如果你們不相信的話,可以跟隨我一起下去看看,不過為了安全,你們必須先學習抗壓設備的知識,以防止誤操作與擅自行動被壓成一灘液體。”
  拔異馬上搖搖頭:“我不是說那個,我毫不懷疑你們挖洞的能力,我是想問你們確定你們挖到的東西不是自然的,而是非自然的……我的意思,你明白?”
  開玩笑,壓成一灘液體。拔異自覺還沒活夠呢。
  意意斯肯定地說道:“當然不會錯,要不然我們也不會回頭來找你們。”
  拔異想了想,這件事雖然太不可思議,但和他們關系卻不大,何況他現在的確也聯系不上楚云升,等吃驚的心情平復下來,便再次說道:“你叫意意斯?雖然你說的事情很難想象,但我不得不仍然遺憾地告訴你,楚先生現在無法見你,不過。我會盡快將這件事轉告他。”
  意意斯也不再堅持馬上就見到楚云升,大概也發現了一絲不同尋常的異樣,點頭道:“我會等待您的消息,在得到答復前,我會一直等待在這里。這是我的任務。”
  拔異擺了擺手:“那就隨便你了,這里人夠多得了。多你一個也不多。”
  意意斯禮貌道:“謝謝。”
  地底小人原先可不是這樣的。對待地球人的態度和卡旦人也差不了多少,后來因為種種的事情發生,才發生了一些改變,態度好了許多。
  這時候,拔異剛要走的腳步突然一頓,然后在眾人奇怪的目光中看著意意斯。問道:“意意斯對吧?我記得你們也派人參加過烏奴人星艦的修復?”
  意意斯點頭道:“是的,的確是這樣。”
  拔異目光一動道:“那你們有沒有辦法能夠打開星艦的外壁?我是說那些被修補的脆弱地方,能夠打開一個可供人通行的通道?”
  細高星艦的外壁極其堅韌,完好無損的部分。就拔異這些人攻上一輩子也攻不出一個痕跡來,這點自知之明他還是有的,第一次星艦之戰時,若不是艾希爾的妖劍一劍斬開艦壁,里面的地球人真的只要像細高人制定的作戰計劃一樣,坐在星艦里面等著就行。
  現在星艦關閉,能夠重新打開的地方也只有曾經破損過的缺口,而讓他們自己去破壞,效率自然遠遠不如科技更為發達的地底小人,況且它們還參與過修復工程。
  意意斯很警惕地看了拔異一眼,然后似乎在斟酌著問道:“為什么要這么做呢?難道里面出了什么問題么?”
  拔異沒功夫和它耽誤,很直接地回答道:“你別問這么多,行就行,不行就不行,不過,如果行的話,我也可以帶你進去,說不定可以見到烏奴人。”
  意意斯很猶豫,馬上躲到了一邊與地下議會的緊急商量,過了好大一會才回來支支吾吾道:“我剛剛得到授權,可以幫助你們,但是,要說明一點,這是應你們的請求,而不是我們的本意。”
  “既然行就別廢話了!趕緊開始吧!”
  在一邊等待的拔異早就不耐煩了,在這里多浪費一分鐘的時候,艾希爾的反撲相對就會早到一分鐘,他不但馬上要將消息送到星艦中的楚云升那里,還要馬上組織所有人撤退。
  但這么多人,動員與組織畢竟是需要時間的,下面的人已經去做了,這就是拔異也愿意等著意意斯它們商議結果的原因。
  拔異的語氣很不禮貌,并沒有感激人家幫忙的覺悟,但他似乎有理由也很有底氣,因為他只嘀咕了一句,那個意意斯就緊張地又看了一眼:
  “卡旦人說的沒錯,地底小人的確陰險,果然是在星艦上做了手腳,留了后門……”
  盡管如此,也想盡快見到烏怒人的意意斯不得不冒險幫助拔異等人重新打開修復的缺口,這個過程消耗了不少時間,但好歹是在用強力與其他辦法多管齊下,終于打開了一個半人大的縫隙。
  通過缺口,望了望幽暗冰冷以及空曠的星艦內部,拔異不敢再耽誤,當先鉆了進去,跟著就是意意斯,以及幾個地球人領導者和部分士兵。
  到了里面,才發現里面比他們想象的更加陰森與黑暗,周圍空曠如死去一般寂靜,踩在甲板上的腳步聲瞬間被放大無數倍,來回在空蕩的黑暗中回蕩。
  越往里走越是陰森,像是全身的熱量都在流逝,讓人覺得進入了冰窖,這讓拔異等人有些沮喪,他們除了要進來尋找楚云升,另外還想順帶看看星艦里面的環境可不可以再住人?
  大陸雖然廣袤,但也就是這里算是比較安全的了。如果不能再躲藏在這里,那只有第二個選擇,去血騎軍團曾避難過的極北寒地,但那里生存條件極為艱苦,還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而人小腿小的意意斯緊跟著一句頗為滑稽的話,更是徹底地打消了他們回到星艦的想法:
  “你們能不能走快一點?我感覺到我的防護服中的能量在急劇地流失!”
  收起這樣的心思,拔異等人的速度加快了許多,目的地也很明確,如果楚云升與細高人還在星艦之中的話,那肯定是在主懸椎體里。不會有第二個地方。
  拔異等人雖然都沒有資格進去,但路還是知道怎么走的,這一點細高人并沒有限制他們。
  空曠幽暗的星艦中,他們很快找到了正確的路線,來到主懸椎體下。不過始終沒有見到楚云升與細高人存在的跡象。
  “你們有沒有覺得少了一個人?”拔異看了一眼身后的人頭,莫名其妙地說了一句。
  “誰?”這是克里斯的聲音。
  “誰不見了?”這是阮曉紅的聲音。
  “不會吧?”這是李天南的聲音
  ……
  “不是我。”這是意意斯的聲音。弱弱地從下面冒了出來。
  拔異擺了擺頭。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總覺得這里面有些陰森恐怖,而且還覺得無聲無息中少了一個人。
  但現在是在黑暗中,微弱的照明越來越弱,進來的時候也不覺得里面有什么危險,所以也沒有什么預防安排。誰也不知道誰在哪里,隊伍有些亂糟糟的,只有出去了清點才能知道。
  “前面就是核心的地方了。”拔異將這個念頭驅逐了出去,和后面的人說道:“如果楚先生與烏怒人還在星艦的話。應該就在里面,意意斯你有沒有辦法打開……算了,估計你也沒什么辦法,這樣,我把事情對著里面說一邊,克里斯、阮你們用帶進來的工具抄錄一遍,有什么遺漏的地方其他人再及時補充,意意斯,你的事情放在最后說。”
  拔異很干脆地將事情定下來,走到這里也沒有發現里面有楚云升與細高人的跡象,他能做的就只有這個辦法了,其他就只能聽天由命了。
  大約只用了半個小時的時間,拔異便將事情說了一遍,其他人也做了補充,當然很多是為自己做了隱諱的辯解,一般人是聽不出來的。
  意意斯也說了自己來這里的目的,一切弄好,眾人都冷得不行了,意意斯防護服里也頻頻傳來警報聲。
  “好像又少了一個人?”拔異再一次回頭,令人毛骨悚然地說道。
  “拔異兄弟,別說了,趕緊走吧。”克里斯被他嚇得不輕,不是他膽小,而是安第魯這樣的特異人士給他這個普通人很大的心理陰影,從和血族一樣類似傳說身份的拔異嘴里說出來的事情,他總覺得是自己無法感覺到的未知事物。
  “媽的,真是邪門了!”拔異搖了搖頭,回頭又看了冰冷的主懸椎體一眼,不死心地再喊了一句:“boss?楚先生?你們到底在不在里面?在嗎?……法克,聽到就吱一聲啊!”
  吱……呀……
  死寂的幽暗中像是鬼魂一樣飄來兩聲,在冰靜中十分的清晰!
  眾人也算是經過很多事情的了,但還是被一進來就很陰森與詭異的氣氛,以及拔異老是說少一個人弄得有些緊張,就好像在黑暗中有一雙雙眼睛在盯著他們這些似的,此刻,頓時都是渾身血液仿佛都凝固了一下。
  “不,,不,是回音吧?”李天南首先打破寂靜道。
  “看,那是什么!”克里斯眼尖,立即指著不遠處的一個角落道。
  “尸體?白”阮曉紅皺了皺眉頭道,她倒是不怕什么鬼怪,區區一具尸體還嚇不倒她。
  可馬上就聽到拔異以極度警備的口吻打斷道:“都閉嘴,不要再說話,馬上,立即順著原路回去,不要回頭,媽的,這鬼東西怎么跑到這里來了?不是都消失了嗎?”
  眾人也不敢問,急忙順著原路回走。
  空曠的通道中只有腳步聲在來回回蕩,拔異走在最后,他有傷勢,但此刻這里除了護衛的士兵,就數他最強。
  他心中越來越奇怪,一路上總覺得少了人,但如果是這東西,不會一點動靜都沒有,作為退化人,他很對動物的氣息很敏銳,身后的人少了,他也是第一個感覺到的,那種突然就消失、氣息無蹤的感覺很令人頭皮發麻與恐慌。
  更加荒謬的是,這種消失的感覺,和他當時被那個威武虛影鞭子抽中的時候極其相似,像是被打散成了塵埃一樣。
  ……
  他們剛剛離開主懸椎體,一只蒼白皮膚的龐大怪物便出現在那兒,白生生的眼睛似乎在望著他們的背影。
  ******
  主懸椎體中,依舊寂靜無比,像是死去一般安靜,盡管激烈的擊殺就在楚云升的眼前一波接著一波地發生著。
  在他身前的巨人眼淚已經被擊成了薄薄的一層四邊形,四邊內凹,像是膜一樣張緊繃開。
  一**的靈襲無聲地扎入進去,也不知道它進行了多少的分解,如水紋般的薄膜上似有無窮盡的矩陣般變化
  他也不知道這是第幾波靈襲了,但每一波的間隔時間越來越長,也越來越衰弱。
  可這并不意味他就輕松了,那滴眼淚始終是與他共振的,每受到一擊,他的意識就像被挨了一記咣當的重棍,震動不已。
  到了現在,楚云升感覺自己靈魂都要震出竅了!
  在這一**的靈襲中,一次次共振下的震蕩,一層層解析下的抽剝,他似乎越來越接近傳說中的意識之原體,越來越接近第二限級,只差一點點便可以一躍而過,躍入大海般開闊的世界,掌控神奇而不可思議的力量!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