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961 挖不動了

^
  由于距離鑰匙之地實在太遠,拔異等人不得不在避開最近的一波翼龍偵查后又一次乘上小型飛行器,從低空繞了很遠的圈子才漸漸地靠近了鑰匙之地的范圍。
  到了這里,只得又走地面,沒走多遠,就遇到了零星的敗兵,一看是血騎的人,拔異以及跟他一起前來的人臉色都異常地難看起來。
  這個時候血騎敗了意味著什么?拔異等人心里都一清二楚,尤其是克里斯他們,那就意味著昏迷的安第魯會被成功地帶入了鑰匙之地,而他們永遠將不再有機會!
  安第魯是死是活,沒人關心,甚至有人還想著艾希爾把他給殺了,這樣鑰匙就會又飛出來,當然艾希爾肯定不會這么蠢,在她的目的沒達到之前,這就是幻想而已。
  問了幾個敗兵,結果一問三不知,這些敗兵神情極度沮喪與恐慌,失魂落魄,沒有一個能說清楚是怎么回事,就知道本來好好地沖刺著,就突然地敗了。
  他們也不知道肖納在哪兒,甚至連他們自己在哪兒都不知道,就知道瞎跑。
  拔異臨時讓克里斯等人收編了這些人,讓他們亂跑下去,都不知道會跑到哪里去,在這種深山老林中,最終要么被野獸吃掉,要么就是餓死。
  他雖然不喜歡血族,但是血騎軍團是目前楚云升之下最強的力量了,銀色軍團和他的人都傷亡慘重,很多事還要靠他們。
  接著,他們繼續在山林中前進,但越往前走遇到的敗兵就越多,漸漸地也發現了許多的尸體,都是血騎的尸體,完全是一場**。
  而消息也從越來越多的敗兵中匯集起來,雖然仍舊零碎與混亂,但總算有了一個脈絡。
  根據這些敗兵所說,他們正在做劍陣的最后沖刺,眼看就要陣開攻擊了,突然感覺到一股王的死亡氣息,但他們又不認識那個人,可又明明就是王的氣息,連他們的隊長們也愣了一下,結果騎陣就那么稍稍一頓……
  拔異聽的有些頭昏腦脹,他不是血族,在地球人上的時候,和血族斗來斗去,也就是能感覺到血族那股被他稱之為腐爛的味道,什么死亡的氣息,那是血族自己人才能知道的,敗兵們怎么描述給他聽,他也不可能理解和直觀的明白。
  他就聽明白了一條,艾希爾比他猜測的還要陰險,并沒有用那個相似的人去騙開肖納的大門,那樣失敗的幾率太大了,首先一點,楚云升不可能那個樣子和艾希爾在一起,他離開星艦的時候,楚云升還是另外一幅摸樣呢,而且兩人是現在是敵人,其他就別說了。
  她們選擇了另外一種方式,一種在臨陣的最后一刻殺手锏般拋出來的絕殺,干擾大陣,一舉擊潰肖納的血騎兵團!!
  雖然拔異覺得艾希爾越來深沉可怕,但總覺得這一環接著一環的計劃不應該是她能夠想出來的,背后肯定還有人,于是在他的腦海里便浮現出了個那個普通人類的女人模樣。
  “沒有道理啊,她怎么會這樣做呢?法克!”
  拔異搖了搖頭,繼續向前走,繼續收編著敗兵。
  其實,他和克里斯他們還有點不死心,希望能夠到最終的戰場邊緣上去看一眼,萬一肖納他們仍守住了入口呢?或者,萬一他們還在戰斗呢?
  他們前進到了這里,遇到了不少的零星敗兵,但還沒有見到大規模追殺的翼龍,那就有可能說明前面的戰斗還在繼續,可能還沒有結束。
  可越往前走就越死心,敗兵越來越多,陸陸續續地也見到了一些血騎的軍官,都是一臉的沮喪與失魂落魄。
  他們這支軍團自成軍以來,一直就沒有敗過,一直凱歌高奏,所向無敵,今天突然一敗,下面從普通騎兵到軍官都承受不住這種失敗,如同天塌一般不知所措,立即從一支驕傲的軍隊,變成了四處奔逃的散兵游勇,甚至還不如。
  或許艾希爾與她背后的那個人就是看到這個很多人都忽略了的弱點,所以才冒險這么做,一旦血騎軍團的劍陣不成,猛遭襲擊,這支驕傲的隊伍遭到失敗后,即便有著肖納等人的率領,也無法挽回下層士兵的混亂。
  拔異努力地想要找到肖納,只有找到肖納才會徹底死心。
  可惜從收攏的士兵到軍官都沒有人說清楚肖納的下落,拔異等人越往前走越心涼,情緒更是跌倒了谷底。
  地面上越來越多的尸體表明的確是徹底打敗了,甚至他們在尸體中還發現了一個疑似的老血族。
  再往前走似乎已經沒有必要,敗兵們也不情愿了,他們只想著盡快離開這個地方,有被打敗后被**的恐懼心理,也有不想面對失敗的逃避心理,總之他們不愿再往前走了。
  但是拔異與克里斯等人還是想去看看,就在他們分歧之時,終于前面的敗兵流中傳來一陣搔動。
  “是吉特!”有敗兵認識他的,驚慌地說道。
  這時候一有個風吹草動,就能讓這只新敗的騎兵們驚慌失措,不管是好的消息,還是壞的消息,也許,在以后,他們這些活下來的人會漸漸的堅韌起來,成長起來,但絕不是今天。
  作為肖納的表弟,利用私人關系,時常跟隨肖納出入拔異克里斯這些組成的頂層“社會圈”,不是什么大事,拔異也是認得他的。
  但比起吉特來,拖著他的猛獸就更加為人所知了,這只楚云升稱之為大紅馬和劍來的家伙,已經成為很多人聊天的余資。
  此刻的大紅馬渾身是血,身上傷了好幾次,眼神極其兇悍,要不是大約認識旁邊的幾個敗兵,說不定就要攻擊突然冒出來的拔異等人了。
  “表哥,表哥……”吉特努力睜開眼睛,焦急地掙扎著說著。
  “什么?肖納在哪?”
  拔異連忙扶起他,但吉特已經再一次的昏厥過去,他的小腹有一個滲人的血洞。
  “快去搶救!”拔異立即將吉特交給后面的人,這可能是唯一知道肖納下落的人了。
  “拔異兄弟。”
  克里斯看著前方越來越多的翼龍盤旋上空,終于理智戰勝了突然失去鑰匙后的瘋狂**,平靜地說道:
  “我們的確不能再往前走,看情勢,艾希爾的人已經控制了整個入口,之所以沒有大規模追擊敗兵,應該是力量不能分散,畢竟她的目標首先是鑰匙之地,她要保證入口的絕對安全,而不是殺光所有血騎,那沒什么用。”
  “難道我們費了那么大力氣,就要這樣眼睜睜地失去嗎?”克里斯旁邊的一個領導者不甘地說道。
  “那能有什么辦法?”克里斯嘆了口氣道:“事情已經這樣了,我們現在又沒有足夠力量能夠重新將入口奪回來,就算我們重新組織好軍隊,艾希爾與安第魯恐怕已經在鑰匙之地里面成功了。”
  一直沒有發表意見的阮曉紅點頭這時候說道:“我贊成,不過我們馬上得想好對策。”
  拔異望了望遠處的戰場,在看了看身后其他人祈求的目光,也只得道:“好吧,只能先回星艦了再說了。”
  “不行!”克里斯突然說道:“我剛剛已經將這里的情況向我的人通報,他們討論之后認為我們已經不能回星艦了。”
  “為什么?”拔異兇狠的目光一閃而逝,臉色又是一陣無奈道:“我明白了,他們是說艾希爾會在得到鑰匙之地里的東西后,立即會對我們進行打擊?”
  阮曉紅也說道:“不錯,另外還有,異族可能會再一次反水,它們之前就與艾希爾合作過!”
  克里斯搖搖頭:“反水應該不會,我的人分析認為,再經歷這么多次的失敗后,異族除非受到滅族的逼迫,否則應該保持中立才對。”
  阮曉紅難得的又一次附和他道:“有這個可能,不過,”她的眼里也閃過一絲殺機:“我們的人中一定有叛徒,否則艾希爾沒這么大的膽子!”
  拔異搖頭道:“星艦關閉,那么多人都知道,要查這個叛徒實在太難了,你們說的都各自有道理,但老子還是要去一趟星艦。”
  克里斯不解道:“為什么?”
  拔異看了他一眼:“老子不能這么一聲不吭地跑了,總要告訴楚先生一聲,不管他聽到聽不到,我都要交代一下。到目前為止,你們都忘了一點,我們的確是聯系不到他,但他未必看不到我們!”
  這話一說,頓時眾人都心驚不已,有些事,雖然和楚云升關系不大,但是他們可都是在星艦下面密謀的,這萬一……
  現在已經失去了鑰匙,失去了進入鑰匙之地的資格,如果大家就這樣跑路了,再失去楚云升的信任與支持,那可真就毫無地位了,一點機會也沒有。
  接下來,眾人也就不再多說什么,一切從速,敗兵們收攏后讓人帶著回去,他們這些人乘坐小型飛行器先一步向星艦出發。
  望著他們離開的黑點,盤旋的翼龍中,鎧甲人身邊的
  清麗女子淡淡道:“如果他們剛才是帶著所有的軍隊而來,或許還能有一點點機會,不過他們現在沒有任何機會了,而且他們也被嚇破膽了。”
  鎧甲人沒有說話,身體似乎有些沉重。
  “你怎么樣?”清麗女子皺眉道。
  鎧甲人仍舊沒有說話。
  清麗女子轉頭看了一個人影一眼,擔憂地說道:“他剛才找過我,他越來越敏感,比我想象的還要敏感,我感覺得出來……他在問我一些事是不是真的?他很混亂……他對他曰益強大的莫名力量感到恐懼,而那些碎片般的夢境也讓他十分的不安,再這樣下去,我想他可能會再一次試圖帶著他的家人逃走……但我始終覺得,他知道了什么……”
  鎧甲人點點頭,隨即進入下方的入口。
  ……
  回程十分迅速,但拔異等人剛剛回到星艦,就被嚇了一條,差點以為是艾希爾追著打來了。
  地面上不知道什么時候鉆出了許多潛艇一樣的巨大艦艇,黑黝黝地,聳立在星艦周圍。
  “是地底小人。”留守的許可見到他們,立即說道:“它們要見楚先生,這位是它們的代表。”
  在許可的旁邊,站著一位穿著地底小人特有的宇航服一般的制服小人,向拔異等人經過翻譯器示意道:“先生們,女士們,你們好,我是議會的代表意意斯,我想面見楚先生,但這位小姐告訴我暫時不行,你們可以告訴是怎么回事嗎?”
  這里能回答這個問題的人也只有拔異,拖著重傷,疲倦不已的拔異只得忍著道:“楚先生暫時不會見你們,你們有什么事情,如果可以告訴我的話,我一定轉告,如果不能,就請你們先回去吧。”
  地底小人代表意意斯猶豫了片刻,看了星艦一眼,才說道:“我們深入地底的計劃失敗了,挖不動了!確切地說,不是挖不動了,而是我們挖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方,我們需要與楚云升和烏怒使者商議。”
  拔異沒心情關心它們到底挖到什么,打發它道:“你們過一陣子再來吧,楚先生和烏怒人現在都不能見你們。“
  意意斯奇怪道:“為什么呢?”
  拔異沒好氣道:“沒為什么,法克,老子說見不到就是見不到!”
  意意斯膽子明顯沒有上次來的那個小人大,被嚇了一跳,退后一步趕緊說道:“好吧,既然見不到,那就請你們代為轉告,我們在地下發現了這顆星球的內部和我們之前的探測完全不同,我們遇到了不可思議的地層,我們懷疑星球的內部是一個類似金屬又不是金屬的復雜如機械又不是機械的巨大球體,簡直就是科學上的奇跡……”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