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960 巨人的眼淚

^
  這不是在迷霧之城的時候,實在沒辦法了,裝死拼膽量以獲取一線生機。.
  這是靈襲,躲無所躲,避無所避。
  這也不是艾希爾的劍,硬挨不了。
  楚云升沒什么東西可以堵到縫隙那兒了,少得可憐的黑氣已經消耗完畢,物子碎片返回零維,這個時候,楚云升才發覺對方的靈襲方式恰好避開了自己最后也是最強的地方零維。
  要是它直擊自己零維的話,零維中的各種力量肯定會做出最強的反擊,再加上本身零維又很堅韌,再撐過一波也不是不可能,至少也好過于現在無計可施的荒唐局面。
  之所說是荒唐,是從開始被襲擊到現在,時間僅僅才過去一小會,也就是一兩分鐘不到的時間,這還是因為第二波靈襲在打通黑氣與物子碎片上花費了絕大部分時間。
  而就是這么眨眼的功夫,他連反應都尚未完全,就要面臨戰敗的局面了,沒有反復較量,沒有打來打去,瞬間開始,瞬間結束。
  這或許就是靈襲、靈戰。
  殘酷到毫無防備,毫無思想準備,上一刻還在做著自己的事情,下一刻就被莫名其妙地打死了。
  就如,我正在吃飯,有人打我,然后我就被打死了,這就是這樣荒唐。
  荒唐,也滑稽,楚云升都不能適應這樣的戰斗。
  甚至到現在,他的一些情緒還停留在之前的戰圖研究中,根本不及拉回來。
  但他的應急反應已經算是很迅速了,卻仍舊是無計可施,顯然他的腦袋跟不上真正靈的戰爭節奏,最終,只好本能地將身體前的那滴巨人的眼淚推了出去,放到縫隙里去擋一擋,死馬當活馬醫,能擋一秒是一秒。
  第三波靈襲終于穿過了縫隙,一頭無聲地撞擊在那滴眼淚上……
  遠方的沙漠,一片突兀的綠洲上空,盤旋飛翔著數不清的原始翼龍,遮天蔽曰般地集結著。
  身穿青色沉重鎧甲的人目光透過陰沉的面甲正靜靜地望著一個固定的方向,那里,每隔上一段距離,就盤旋一只火龍,用飛行的軌跡來從視覺上傳遞如烽火般的消息。
  當她看到最近她的一只火龍突然逆時針盤旋,并噴出長長地噴出火焰后,陰沉面甲后的目光閃動了一下。
  “得手了?”鎧甲人身后站立著一個清麗的女子,望著那長長的火焰,語氣有些輕微的激動。
  鎧甲人點點頭沒有說話。
  “你的傷很重?”清麗女子輕輕皺了皺眉頭道。
  鎧甲人依舊沒有說話,眼睛仍舊靜靜地盯住火龍盤旋的方向。
  “迪爾要不行了,你要去看一下嗎?他想見你最后一面。”清麗女子猶豫了一下道。
  鎧甲人沉默了一下,然后冷漠地搖了搖頭。
  清麗女子嘆息了一聲,轉身看了綠洲中的營地一眼,道:“如果你是錯的,很多人就白白地犧牲了……不過,我相信你,我也看到了一些東西……營地中的那個他越來越強,從我來到這里,他每天都在變強,尤其是幾次大戰之后……而且他越來越敏感,你有沒有發現,他似乎覺察到了什么?”
  鎧甲人眼神微微動了一下,像是猶豫與掙扎,但那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很快就被堅毅的眼神所代替。
  這時候,遠處的火龍,又一次噴出長長的火焰,掛在天際邊,一如彩虹。
  鎧甲人目光猛地向內一縮,然后身下的火龍便如閃電般射出,呼嘯著沖向天際,在她的身后,無數的翼龍如黑點般跟隨展翼她飛向天空,狀如長河。
  另外一邊,急忙坐上小型飛行器的拔異,不停地催促著加快速度,仿佛一時一刻也耽誤不了。
  “拔異兄弟,你看”暫時負責照顧他的克里斯突然指著窗外的天際邊,沉聲道。
  他的情緒已經恢復穩定,不在似之前那邊一驚一乍,幾乎沒有猶豫,他立即做出決定,陪同拔異一起去鑰匙之地。
  雖然這個選擇很危險,翼龍隨時可能在半路上截殺,這幾乎是可以斷定的事情,但他還是決定去,因為這是他唯一與最后的機會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起初的時候,他不過是想帶著自己鎮子上的鄰居們熬過洪水下的難關,而今一步步走到現在,他對那唾手可得的權力的渴望竟也炙熱起來。
  順著他手指,拔異臉色一沉:“來不及了,真的是她!前方空中肯定有攔截,克里斯,趕緊讓人降落,我們走地面!”
  克里斯馬上把命令傳遞出去,然后沉聲道:“你是不是過于擔心了?雖然說鑰匙之地無法通訊,但在那范圍之外不是說有通訊聯絡點么?我們已經將警報信息發了過去,他們肯定會以最快的速度進去通知肖納他們的。”
  拔異嘆氣道:“她都計劃好了,怎么會沒有考慮哪些聯絡點?現在恐怕早就被她潛伏已久的人殺干凈了。”
  克里斯微微一怔,他們顯然陷入在一個陰謀中,但他仍不相信肖納是那么好騙的,對于血族,他來到新世界后,專門做過了解,不應該是那么好糊弄的。
  但拔異一幅憂心忡忡的樣子,克里斯知道肯定還有事情沒有告訴他,可拔異自己不說,他也沒辦法。
  小型飛行器很快降落地面上,拔異顧不上傷勢,趕緊向鑰匙之地方向趕去。
  大陸國的一處群山峻嶺之間,常年的霧氣繚繞,能量更是模糊混亂。
  在這里,有一只龐大的軍團已經駐扎了幾天。
  周圍的大小動物們從此受到了“**”,不到一兩天的時間,就紛紛成了火焰上的烤肉,然而即使這樣,也不停的有人抱怨這個鬼地方,實在是艱苦無聊與乏味。
  沒有醉人的美酒,沒有美麗的城堡,更沒有迷人的女人,什么都沒有,一想到他們的“同胞們”現在恐怕在卡旦人貴族的城堡里作威作福,住著它們最好的房子,吃著它們最好的食物,用著它們的女人,還可以美其名曰是為人類復仇多好多堂皇多正義的理由啊。
  簡直就沒有比這更美好的事情了!
  可他們卻偏偏要窩在這個鬼地方,住的是渣滓,吃的是渣滓,連上個廁所都四處漏風,他們可是王手下第一精銳,第一親兵啊,這要是在卡旦人那里,誰敢和他們爭好處?
  但抱怨歸抱怨,這里是重要之地,誰也不敢大意,只好每天一邊忍受著大紅馬那個畜生四處禍害母騎獸的**叫聲,一邊壓制著心中的郁悶巡邏好自己的崗位。
  在這里,到守衛任務結束之前,這種事情只有大紅馬是“合法”的,并且是受到鼓勵的,誰叫人家是種馬呢?
  吉特麻利地吃完一碗蛋炒飯,這是他最近向王學習的計劃之一,然后準備去找大紅馬“談談”,雖說它的行為是合法的,也是受到鼓勵的,但也別太過分了!!
  今天早上起來,下面統計官報上來又有十幾匹騎獸暫時失去行動能力,再這么下去,過不了多,他們也不要叫血騎軍團了,叫血步軍團吧大家都沒騎獸可乘了。
  吉特拍了拍手,就準備去找不知道躲在哪里睡大覺的大紅馬,就看到天上黑壓壓地出現了大片大片的烏云。
  “難道要下雨了?”
  吉特暗自嘀咕了一句,轉過身,剛要走,就聽到遠處傳來急促的警報哨聲。
  跟著就是一聲緊接著一聲出來,很快匯聚成無數此起彼伏令人心弦緊繃的聲音:
  “敵襲!”
  “敵襲!”
  “翼龍,敵襲!”
  ……
  “列陣!”“列陣!”
  天空上的翼龍越來越近,已經能聽到它們尖銳鳴叫的刺耳聲音,放棄尋找大紅馬的吉特已經穿上他的心愛鎧甲,揮舞著重劍,在紛紛上馬的騎兵中穿梭喝令。
  吉特不知道敵人是怎么繞過了布置在外圍的哨兵點,也不知道它們哪里來的膽子進攻他們,更不知道星艦那邊怎么放任這些畜生進攻這里的重地。
  他只是看了看他的大表哥肖納,見他并無慌亂的樣子,吉特就頓時安心下來。
  如果說王是肖納的定海支柱,那么肖納就是他的重要支撐,只要肖納穩如磐石,他就不慌不忙。
  一直處于警備當中的血騎兵團很快迅速地整裝列好隊形,扣上重重的頭盔,從眼孔縫隙中望著手中托住的重劍,幾個深沉的呼吸從嘴巴中呼了出來,形成白色的氣霧,令劍鋒顯得更加的森嚴鋒利。
  他們已結陣完畢,執劍以待!
  吉特小心完成自己的隊伍列陣,也不看天空,穿過一道道騎兵人墻,緊緊地看著位于最前方的肖納挺拔的背影。
  這時候,天空上烏云般的翼龍群在十幾個巨大火龍的帶領下,開始俯沖,距離他們大約有四五百米。
  肖納冷峻地看著天空,喝斥一聲,也陡然開始加速,龐大的軍團跟隨他身后的王旗洶涌而動。
  他們一共有十七個方陣,加上肖納的本陣,其他每個方陣都是由最初活下來的十七個血騎所統帥,無論是從血統級別上,還是對劍陣的理解上,或者對戰的經驗上,這十七人都是從尸山血海里走出來的,都是當之無愧的,當然除了幸運的吉特以外。
  整個騎陣一旦加速,十七個方陣就會各自奔向自己的位置,然后按照早已熟練了無數次的路線沖擊,最終匯聚于一點上,發起整個大陣的恐怖威力。
  別看天上的翼龍壓頂,他們毫不懷疑他們可以萬劍起出將它們斬殺一空。
  自從他們成軍以來,一直王旗所向,摧堅破甲,戰無不勝!
  赫!
  無數涌動起伏的騎兵漸漸進入光芒流逝的陣線狀態,似永不停息般地跟隨王旗奔騰,能量堆積到了一個地步,他們便齊齊爆發一聲震撼的戰音。
  此時,翼龍群距離地面不到三百米!
  雙方都在飛快地加速,如同兩道巨大的洪流,不顧一切地相撞而去。
  兩百米!
  一百米!
  騎兵們將速度加速到了極致,一道道光芒從他們身上接力般的飛逝,巨大的符圖已隱約可顯。
  天空上的火龍那巨大的身體像是隕石般壓迫下來,甚至可以看見它們身上的裂紋,以及那猙獰的獠牙。
  馬上就要撞擊了,血騎們以必勝的氣勢與信心奔騰直前,他們似乎無所謂畏懼。
  這時候,天空上已不足百米,只一瞬間就能壓下的翼龍群們突然向兩邊稍稍散開,一只龐大的火龍傾瀉直下,而在這只火龍的背上,分明的站著一個令人愕然的人。
  奔騰中的騎兵們不可能去抬頭看上面的人,他們眼里只有王旗,王旗指到哪里,他們就攻擊到哪里,所以這個人即使再奇怪,也不會吸引到任何騎兵的目光。
  但他們此刻卻紛紛抬頭去看那人,尤其是那十七個最初的血騎。
  因為他們感覺到一股無比強大的氣息,而且還是極為熟悉的氣息
  王的氣息!
  充滿死亡的氣息!
  只有王才有這樣的氣息,即便是最熟悉的肖納也當場愣住了,他知道艾希爾有王的血,所以那騙不了他,他也不會相信。
  但死亡的氣息就不同了,而且還是那么熟悉的氣息,除了王不應該是別人!
  “不,那不是死氣,那是生到了極點的氣息!”
  下一刻,肖納突然醒悟過來,因為在他旁邊絲毫沒有任何反應的大紅馬還在兇猛地沖刺,他突然意識到了這細微之處,就像王在殺死巨人并連續兩次星艦之戰等等之后死氣到了極點的氣息一樣。
  一瞬間,肖納想到了很多,尤其是在道克拉克的城堡里,楚云升曾奇怪地讓他找一個相貌奇特的人,雖然他最后沒找到,但是看著眼前的人……他馬上向全陣大吼一聲。
  然而,已經遲了,在距離這不足一百米的距離上,稍微的一絲停頓的時間,尤其是那十七個血騎的停頓,后果都是極其災難姓的!根本來不及更正!
  “殺!”
  翼龍群組成的烏云中,一個傷勢仿佛極重的聲音冷冷地呵令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