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949 兵發大陸血染河山

^
  ……
  從密室出來,楚云升抬頭看了一眼外面等候的雷,道:“我要去電那里問點事情,你讓人給她治療。”
  雷微微一動,驚訝道:“它招了?”
  楚云升道:“雖然和我想得有些出入,但她還不能死,留著我還有用,不過要看好了,別讓她跑了,其他的你暫時不用再管,我來處理。”
  密室審問的內容,楚云升不知道雷監聽了沒有,應該說它是沒有這個膽子的,但細高的技術實不是楚云升所能控制。
  不管怎樣,楚云升都不想和它詳說,否則就可能是一場完全沒必要的腥風血雨,對于剛剛平息下來的星艦沒有好處,荑族女子所透露出來的消息實在太過驚人,他暫時不想告訴任何人。
  實際上,他自己都很亂,要找到電確定一些關鍵的事情,然后迅速理清
  這顆星球,到底發生了什么……
  雷畢竟是個細高人,雖然怕死了些,但腦袋是極聰明的,馬上發現了楚云升似乎再一次對它“警告”,并在這件審訊事件后續上的某種隱晦的“提防”,雖雷沒有表現出來,但眼神中仍有些沮喪。
  它現在所做的一切,看似威風,兇名更是赫赫,連電與另外一個細高人都要讓它三分了,但出發點總在楚云升這里,為此得罪電也有過,如果楚云升不認可,那它所做一切都失去了意義,這令它感到恐懼。
  是的,恐懼!
  地球人、怪人以及異族各族,在細高人的眼里,也就比無智慧的動物高級了一點,擁有對這些“人”的生殺予奪之權力。并不能讓作為細高人的雷感到權力的快、感,不過是一群尚未啟蒙的智慧動物罷了。
  所以,它積極用心發展安全部門,原因并不是因為這個,而是出自于另外的心理。
  相對于電優秀的技術能力,另外一個細高同伴組織修艦的出色系統能力,它在細高三人組中一直沒有特別突出的優勢,也就沒有真正的價值所在。
  一個找不到自身價值的“人”,又身處在復雜的環境中,而這個環境極為嚴酷。要求每個“人”必須都有價值,否則就是多余,即便它是高高在上的細高人,也有巨大的壓力。
  因為它知道,真正危急的時候。或者說,在極端的情況下。楚云升可能會保護電。或者,不殺電,但它卻是多余的,它的生命沒有任何的價值上的保障!
  作為一個烏奴人,絕大多數的時刻都處于眾生靈包括智慧生物的頂端,有著其與生俱來的優越感。絕不至于此,然而在楚云升的面前,落難千年的它們現在顯得少見的極其弱勢。
  這很令人沮喪,但現在事實卻就是如此。
  這也是雷內心深處恐懼的最初來源。它必須找到最可靠的保障,向電一樣,體現出自己的價值所在。
  隨著安全部門的重要性提高,并迅速地發展,漸漸地讓雷感到自己不再多余了,重新有了基本的“安全感”,找到了價值。
  但那些安全的工作,換個人來做,比如那個姓許的雌性地球人,只要求它們細高人提供技術條件,一樣能做的好,它仍并不是“必須”。
  在經過一番仔細思索乃至反復掙扎后,它終于找到了自己不可替代的地方!
  那就是電與另外一個細高人不會也不愿做的事情,它卻能替楚云升去做,站到楚云升的一邊,不管是面對地球人怪人異族人,還是細高人!
  所以,雷才會去找電的麻煩,甚至秘密監視電與另外一個細高人。
  這些,它都沒有瞞著楚云升,秘密監視兩外兩個同伴的情報,雷隔段時間都會找機會向楚云升單獨地秘密匯報,這也是盡管它被告了很多次的黑狀,但仍然穩如泰山的重要原因。
  但如果楚云升現在對它開始“提防”,它便一下子就失去了基礎,甚至可能感覺到自己幾乎到了要完蛋的境地!
  做它這種事情,不怕做錯,最忌諱的就是被懷疑,不再被信任,下場可想而之。
  聽到楚云升最后一句話明確地讓它不再“參與”荑族女人的事情,再加上之前提前審訊等等事情,細細高高、身穿威嚴銀色制服,體現出神秘與神話色彩的西高人雷,枯干丘壑般冷峻與無情的臉上微微怔了一下,復雜的神色中透出一絲不安。
  ……
  雖然對雷尋求安全情況的這些普通心理大致了解一些,但對于它的真正想法,楚云升并不是十分的肯定,蓋是因為細高人太優秀了!
  位于絕大多數種族的頂端,即便是如雷已經體現出來的怕死性格,也只是細高人這種高度發達與先進的種族特性中,“擬人”方面的冰山一角。
  對于它們其他方面的特性,楚云升,甚至以及與它們朝夕相處千年的怪人們,也都是基本不了解,可以說是一無所知。
  他能了解的一切,所判斷的一切,都是基于人類的自身特性去分析,換句話說,就是將它們強行擬人化,從人的角度去理解。
  就像是將動物擬人化,供人類了解。
  實際上,這是片面的,甚至是錯誤的,和影人一樣,它們不是“人”,更不是比人類更為低等的動物,反而是比人類高出不止一個級別的智慧生物。
  它們有自己高度發達的社會性與組織性,有可能完全不同于人類想象的社會構架、倫理乃至自我,以及極其豐富到不可思議的文化與歷史沉淀。
  放在人類尚未啟蒙的年代,它們那是直接可以以“神”的面目出現的生命。
  將它們擬人化,就像地球上的一個動物,比如一條蛇,或者一只熊,將人類的行為“理解”它們的所能理解的含義,擬動物化。明明人類可能沒有惡意,動物也可能咬上你一口,因為在它們理解中,人類的某個動作帶有它認為的攻擊性。
  同樣的道理,對細高人的了解,就明顯地帶有著這樣的片面色彩,從與影人相處的時候起,楚云升便發覺了自己似乎永遠不可能真正了解影人內心的想法,便驗證了這一點。
  這不是靠著力量提升就能彌補的縫隙,而是出身、種族、經歷所決定了的。且很難改變,影人蔑視楚云升的低等生物不是沒有根據的,就連復蘇了那名女薏族人,落到了被俘的境地,也是仍不愿不屑多說一句的樣子。
  只不過。強大的武力賦予楚云升不需要費盡心思去了解細高人的世界,這是教授他們極為感興趣的地方。不是他。
  他只要隨時有能力殺死三個細高人就行。它們三個,不管基于何種原因,總之都是因為不想被殺死而選擇投降,只要拿住這個,了解不了解,暫時對他焦頭爛額的局面來說。都無所謂。
  因而,雖然雷的神色不安,楚云升也不打算用他所知道的但水平不高的手段“安慰”一下,比如說上一句“細高人中。我還是只信任你的”之類的話。
  這種話,有時候對人都沒用,何況不是人?
  誰又知道不是人的細高人對這些話是何種完全不同的反應?
  和它們接觸,除了必要的事務上,其他,多說多錯。
  與其浪費精力與時間,還是簡單點好,他與細高人之間就是俘虜的關系。
  留下神情不安的雷,楚云升快速地穿過一條條復雜的昏暗通道,前往星艦的核心,主錐懸體。
  由于整個星艦至今都未能恢復到10%的程度,又屢次遭受到攻擊,這些本應該充滿神奇與光影的通道,此刻看起來卻像是破落的工廠,到處都是破碎與廢棄的笨重感覺。
  讓人感覺是在一片倒塌的城市廢墟中穿行,只有空曠的遠處的激光束一排排地一閃而逝,仿佛在提醒著人們,這曾經是一艘極為先進與復雜的宇宙飛船。
  ……
  路上,楚云升意外地遇到參贊鮑爾,兩人算得上是“熟人”了,但對楚云升現在蟲甲之身的模樣,鮑爾帶著明顯畏懼卻又有些試圖努力想要接近他的尷尬笑容中,便十分的不自然。
  “克里斯在組織后續的醫療人員,缺少藥品,我出去想想辦法。”鮑爾解釋他帶著一隊人通過通道的原因,眼神中多少有些黯淡。
  對于此,楚云升能理解一些,早在密以修小鎮的時候,文蘿就好像說過鮑爾有些“心思”,這不難理解,誰不想在亂世中獲得更大的權力?何況當時他所面對的前途可以說還是有希望的。
  有楚云升這個神之行走在側,有胡爾這個當地土著王子在前,他完全有資格挑戰那個位置。
  但他只是個“凡人”,如何跟得上時局的變化莫測?更不要說影響力了,除了與其他人一樣隨波逐流,能保住性命,還能保住一支小小的勢力,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對于普通人來說,他能做到這步,很優秀了,很了不起了。
  可是,有人比他更加優秀,有人比他更加幸運,在這些人的光芒下,他又是那么的普通,不起眼,一點值得驕傲的地方都比不過人家,就是那個流氓領導者,也是砍了頂端七人之一一劍的“英雄”,現如今已是風云一時的人物,不知道甩開他多少公里了。
  他現在自己面前提起里克斯,大約是向自己表明他已經無意與這些候選者競爭,只想盡快撇清那幾起爭斗事件與刺殺的謠言,畢竟楚云升的身后不遠,就是令無數人聞風喪膽并冷酷無情的細高人。
  楚云升點點頭,知道他的心思,便說道:“本來我是想著調你去銀色軍團,輔助何團長的,畢竟,我們都是老熟人了,你手下的那些士兵,早先也是跟著我與胡爾九死一生打過幾場硬戰,能活到今天,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但是后來聽說你和克里斯達成了協議,也就算了,無論如何。那也是你曾經的夢想之一。”
  鮑爾有些尷尬地笑了笑,無奈道:“也不是要瞞著您……”
  楚云升搖頭道:“這事的確是細高人告訴我的,但你們的事情,我不會干涉。而且這幾天,我誰也沒見,你也是之一,所以你也不需要擔心什么。”
  根據雷的情報,鮑爾也是克里斯的支持者,原因說起來也簡單,鮑爾的職業經驗決定了克里斯必須大力拉攏。在克里斯團隊的內部構架中,他將來會是很重要的一個部分。
  而現在,如果克里斯成為了人類總領導者,那么就不會吝嗇給予鮑爾一個已經有名無實的“總統”頭銜,也就是過過干癮而已。
  這幾天里。像鮑爾這樣“合縱連橫”的小領導者,私下里的活動多不勝數。兩三個最有希望的候選人也是毫不吝惜地“封官給爵”。不拉攏不行,誰都不敢說自己有必勝的希望。
  如若不是楚云升一概不見他們,恐怕總是要“拉”到他這里來了。
  人以類聚,物以類分,也不是沒有道理的,觀念上相近的鮑爾與克里斯走到了一起。不同的人就與安第魯走到了另外一路。
  涇渭倒是越來越分明了。
  不過令楚云升奇怪的是,那位阮主任竟然沒有去找她的老下級如今的星艦人類核心力量之一的何團長,也不知道是自持身份,還是拉不下臉面。反而聽雷說,她最近很警惕銀色軍團去她的手下挖人。
  而更令楚云升哭笑不得的是,何團長居然還真的就不敢對這個女人怎么樣,聽說,阮主任所代表的勢力,還是有很多位高權重的人幸存下來,只是不在這里,留在了躲避的遺境,阮主任是要準備在合適的時候去將這些人接回來的。
  對這些人,楚云升早已經沒有了絲毫的感覺,但對何團長來說,對這些人的心理壓力仍然極大,別看他是銀色軍團的軍團長,真要來個他曾經的真正的老上級,明明揮手之間就能讓他們哪里來哪里去,可就是膽壯不起來。
  最可怕的是,何團長與阮主任可能都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
  這也是歷經生死后的何團長的最大考驗了,如果那些人被接過來,何團長適應不了,反要聽那些人的話,楚云升就會毫不猶豫地換人,銀色軍團必須掌控在他手里,也只能掌控在他手里。
  都是亂的時間太短的緣故,不像他當年經歷的那段歲月長久,如今的人們距離離開“地球”時日尚淺,習慣上的思維依舊十分的強大,就像現在眾多候選者,比如鮑爾,大都其實都是地球上時期的當權人物,克里斯與安第魯反倒是異數。
  楚云升將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揮出腦袋,看著有些局促的鮑爾,岔開話題道:“藥品?你是要去大陸國搞藥品?”
  星艦外面哪里還有什么藥品?要有,只能向大陸國索取了。
  鮑爾硬著頭皮道:“是的,您知道的,我和胡爾是有點交情的,如果不是它的庇護,在大屠殺的時候,我也很難活下來,當然都是因為您的緣故……現在,休整后的各路士兵都被派了出去,大家都掙著要去剿滅異族,我想我可以去說服胡爾,它手中仍掌有權利,一旦投降就能迅速為我們盡快地提供藥品。”
  楚云升看了他一眼,才道:“什么剿滅異族,是搶地盤吧,這么大的一片陸地,他們真準備落地生根建立統治了?你去吧,胡爾可以不殺,帶它來星艦,它其實知道的很多,只是,我想它是不會投降的,你估計是要白跑了。”
  算起來,這是第二次由星艦出發的異族征伐戰了,第一次是銀色軍團出擊,時間不長,主要只重創了豬頭人一族,這一次卻是星艦中的各路人馬,所有幸存下來的人類,除了戰損最為慘重的銀色軍團外,一次集體行動。
  楚云升不想攔,人類需要復仇,需要發泄,就連血族騎兵也在其內,全都要兵發大陸,血染河山。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