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947 紫劍的來由

^
  所以,何團長既不支持克里斯,也不支持其他人,他唯一能明確的表態的就是候選人小川早那是肯定不行的,其他就繞來繞去,有意無意地朝著許可身上扯。
  在他看來,原先星艦中的權力構架非常完美了,有與他關系非常好的許可作為他們與楚云升接口,誰也挑不出毛病來,也不用嫉妒什么的,許小姐畢竟是個簡單的女人。
  現在多了這么多“外人”來搶權,實不是何團長所期望的事情,雖然當時對能有援軍前來,極為感動,但此刻戰事已經結束,到了分蛋糕的時候了,不僅是他,幾乎所有人腦袋中的想法就微微不同了。
  當然,他自己是沒資格了,但也沒有任何的沮喪,如今新的權力體系雖然人選沒有確定,構架卻已經很清晰了。
  這些天,私底下,大家隱隱達成了共識,未來的構架大都將參考類似于這個星球上的幾大國度,他與拔異血族那些人,肯定是要成為“神殿”護衛那樣的存在,作為代表神之行走楚云升的親衛力量,游離甚至是凌駕在俗權之上。
  而人類之子,不論其內部權力組織采取何種方式,都將與卡旦人胡爾王子皇室家族一樣,成為存活下來的地球人直接統治力量。
  可不是么?
  人類之子是要楚云升來決定的,等同于需要楚云升的“冊封”,如同神權與俗權的關系一樣,是以,何團長自然更加愿意跟在楚云升的身邊,作為“神殿”親軍而存在,獲得更超脫的地位。
  另外。銀色軍團離開了細高人的支持也無法與其他人相比,他最好的位置只能在這里。
  但他到底還是有些老舊傳統的人,總覺得這“江山”是楚云升打下來的,不能叫外國鬼子們都占了中樞要害,因而,在已經確定無疑的血騎與退化人軍團將成為楚云升“神殿”親軍的形勢下,他必須代表“自己人”,讓銀色軍團成為三大親軍之一,占據最高層中的一席之地。
  為此。雖然躺在生命箱里,何團長可也想盡了辦法,絲毫不敢大意,為了楚云升的“江山”,算是殫精極慮了。只是怎么也找不到一個合適的人去和鬼子們競爭人類之子的位置。
  要怪只能怪阮主任那些人,當初選擇了投靠天羽族,不僅與楚云升關系弄得十分惡劣,殺人令起的時候,又是天羽族殺得最兇,最后,更跟隨著天羽帝國的覆滅而影響力大大削弱。
  因此。他提也沒敢提阮主任,只好含糊其辭,寄望于許可身上了。
  不過,他也看出來了。楚云升絲毫沒有選擇許可的意思,仍讓她負責怪人們的事務。
  對何團長的心思,楚云升或多或少通過兩人單獨的談話了解一些,當時也沒說什么。也不知道說什么……只是讓他盡快恢復,重整銀色軍團。
  ……
  掩埋異族聯軍尸體的連綿小坡上。拔異一個人坐在上面,望著對面人類的墳墓之地,獨自抽著悶煙。
  楚云升將雅各的妹妹交給了教授,轉身來到拔異跟前。
  “當初,老頭領去世的時候,應該是他繼任的,他比我更快、更強、更敏捷,曾是各項測試的最優者。”
  見楚云升過來,拔異沒頭沒腦地落寞地說著。
  楚云升卻知道,他說的是格魯,但沒有想到,他竟會說格魯比他更強。
  “但最后一天,他居然說生病了,拱手將頭領的位置讓給我,你相信嗎?一個他媽的退化人竟然會感冒,能編出更爛的借口嗎?”拔異狠狠地吸了一口煙頭,閃爍的煙光跳動在他痛楚的眼眸中。
  “因為他與別人在那方面不同,他從小就被其他人歧視,只有我這么一個朋友,別看他五大三粗,其實骨子里是個……”拔異嘆息了一聲,片刻后,重新拾起語氣道:“他一生都生活在這樣的痛苦中,或許,死對他也是個解脫。”
  楚云升平靜道:“沒那么嚴重,在你們的國家,這沒什么吧。”
  拔異淡淡一笑,傷感道:“你知道他臨死前和我說的是什么?”
  楚云升搖了搖頭。
  拔異目光黯然道:“他說他每天都活在煎熬當中,并不是因為這個,這個他早想通了。而是在我們與血族一次死戰中,他有機會救下我的妻子,用自己的命換回她遭受的那致命一擊。
  他說,當時他已經沖過去了,但在最后一刻,卻猶豫了,他不是怕死,是……僅僅是那一瞬間的猶豫,他背負了一生的內疚與痛苦,尤其是后來收尸的時候,發現我妻子已經懷孕了,他的自責與痛楚達到了頂點,曾不止一次試圖自殺……”
  說到這里,拔異雙手緊緊握起,青筋綻露,咬著嘴唇,眼淚從眼眶中滑落,久久地望小手臂的紋身。
  楚云升順著看起,那些紋身,之前他就見過,并不知道什么意思,然而,今天才知道,他銘刻在小手臂上的那個名字卡拉琳啦,原來是他死去的妻子,而那個名字旁邊無名的小小花朵,是他未曾出世便死去的孩子。
  這些事情,拔異從未向他提起過,一句都沒有,即便是面對血族的時候,也仿佛忘記了一般,嬉笑怒罵,可誰又知道,和艾希兒布特妮等血族在一起的日子,整日面對殺妻殺子之仇人,他要背負多大的壓力,壓制心頭之血?
  誰又能想到,平時笑呵呵,為他與拔異帶著各種香煙,被拔異笑罵間欺負來欺負去的格魯,心頭背負的枷鎖?
  “婊、子養的,死了也好,沒用的東西,死了干凈!省得老子看到他就心里發毛……”拔異望著那片墳頭,突然大罵起來,眼淚卻止不住地流了出來。
  望著失聲慟哭的拔異。楚云升能體會到他此刻的悲傷,不論格魯怎么想,拔異其實從來沒有怪過他,更將他當成了唯一的親人,視為自己的親弟弟。
  然而格魯,內心里還有更多永遠不可能的東西,或許死去,才是他此生真正的解脫。
  緊挨著雅各的格魯墳墓,此刻。孤孤零零。
  楚云升默默無聲。
  拔異漸漸平靜下來,又點上一支煙默默抽完,然后恢復了正常,低沉著嗓音道:“不管選誰,都快點決定吧。再不定下來,要出大亂子了。”
  楚云升點點頭,拔異說的事情他知道,雷已經向他匯報過,有幾個候選人的支持者在星艦外悄悄發生了幾次沖突,雖然沒有候選人親自參與進去的跡象,但根據雷的安全部門情報。各方支持者們似乎正暗地里醞釀著更大的騷動沖突,甚至有一份意圖刺殺其他候選人的情報。
  再拖下去,事情或許會越來越糟糕,楚云升雖盡可以借助雷的安全部門以武力與血腥鎮壓。但歷來武力都鎮壓不了人心所向。
  而且,他們并不是反抗楚云升,此刻楚云升的威勢正在頂端,誰要反楚云升。怕是都不用安全部門動手,其他人就能用吐沫淹死他。
  這些人不過也是在為自己的一方努力爭取最大的利益。而這個機會,卻正是楚云升給出的,要是他幾天前就一錘定音,選定了克里斯,塵埃早落定,人心也不會浮動,只能各自認命,誰也不敢挑釁楚云升此刻的權威。
  楚云升不是一個委蛇不決之人,蓋是此事越發的重要,一旦所給非人,將來結果可能更加糟糕。
  “和你實話說吧。”楚云升目光沉靜道:“不是我不想選那個克里斯,但你說的那柄鑰匙,在我這里的那個東西,對他毫無感應,只怕給了他,也是一場徒勞,局面反而更加糟糕。
  那個人給我鑰匙的人,雖然在最后一刻對我不再保留,但為遲已晚。
  她已經來不及補救,之前和我說過的話,虛虛實實的太多,就像來她說我將鑰匙給你們也沒什么問題,實際卻被她忽悠了,大約是怕我為難真正脫穎而出卻又不得我意的候選人吧。
  我也不是看中了那個安第魯,真正的原因是鑰匙幾次三番地“看中”了他,前幾次,都是他自己跑了,我也沒空理會。
  如果搞不清鑰匙為什么看中他,草率地決定下來,必定后患無窮,畢竟鑰匙不是人,它只遵從觸發條件,而不理會原因。”
  守護者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對于她為了紀子臨死前都在百倍呵護,楚云升不知道是該敬佩她,還是嘲笑。
  難題卻敗在他的跟前。
  “你檢查過安第魯沒有?我覺得很奇怪,他即沒有血化,也沒有退化,更不似大陸國卡旦人那種情況,力量從哪里來得呢?”拔異皺著眉頭,思索片刻,直擊問題的核心道。
  “這正是我不解的地方,雖然沒有與他單獨見面,但我暗中已經觀察檢查過他好幾次,雷也做了一些工作,奇怪的是并沒有什么特別異常的地方。”楚云升點點頭,這的確他最憂慮的地方,因而繼續道:
  “所以,我懷疑,這就是鑰匙看中他的原因。可惜現在樞機領域被卡,我沒法從更高的層次檢查他,細高人的高能領域也被限制,無法準確檢測。”
  拔異撓了撓腦袋,苦笑道:“你和那些長條人都沒辦法,我就更不可能知道了,婊、子養的,進了新世界,一個個莫名其妙的就強悍起來,安第魯也就罷了,那艾希兒也不知道吃了什么藥,怎么這么猛?看她的眼神,老子都感到害怕!
  還有布特妮,那眼睛已經是銀色了,血族多少千年也沒出過一次,那幫子老血族們和肖納他們打一戰,然后就興奮地像是集體磕了春藥,把壓箱底的保命東西全都拿出來,勉勉強強讓她醒過來,雖然勉強,但那些老東西卻越加地興奮,聽說是醒來越難,潛力越強,將來就越強大!
  法克它們血祖,老子這仇怕是永遠報不了!……”
  拔異念念叨叨地說著,楚云升卻心中突然一動,布特妮為什么會出現銀色眼眸,他是知道的,肖納已經將吉爾的“罪行”悉數交代,但根源不在這里,而在那張契約!
  血族來就是修煉命源一族,否則無法活得更久,在地球上那個“逼仄”的三維空間中,他們苦苦修煉,一代代成千上萬年,在血液中積累了驚人的“能量”與潛力。
  一旦到了新世界的“開闊”空間,出現井噴式的實力爆發也很正常,再加上冰源體給布特妮催生出的龐大而精純的木源,令她一飛沖天,出現血族中傳說的銀眸也在可以理解之中。
  但她的零維顯然還沒有做好這個準備,當時又是重傷瀕死的狀態,即便有契約支持著,也只能沉睡不醒。
  可安第魯顯然與血族與退化人都沾不上邊,他只是個普通到再普通不過的人,力量從何而來?
  現在想想,如果他有一份契約呢?會不會就此獲得修煉的資格?只是他又不懂得修煉,全憑著原地球上上亂七八糟的傳說來瞎折騰,所以實力才如此平平?
  當然,這是在楚云升眼里,在其他人眼里,安第魯算得上一代強者了。
  試問,誰敢跑到天上,刺上幾大強者之一一劍?也正是這一劍,現如今,令他聲勢大漲。
  不過,楚云升雖然如此猜測,并懷疑紀子意就是看中了此人或許有的契約,卻無法證實。
  樞機被卡,無論是他,還是細高人,都沒辦法檢測到高能領域的東西。
  但這并不妨礙楚云升繼續推斷下去。
  如果真的是有契約,那么這份契約必定與眾不同,否則不可能被紀子意幾次三番地急切看中,要知道,如果只是普通契約的話,不可能擾亂紀子的選擇條件,守護者也從來沒說過,只要有契約,就能成為紀子。
  那么這份契約的來歷就顯得重要起來,是在地球上就獲得的,還是在之后的新世界獲得的呢?
  如果是地球上就獲得了,那就涉及到很多很深的較量,屬于當初封死地球之人的布局,說不定就是讓紀子“認賊作父”。
  而如果是在新世界,那就更加恐怖,來自地球的紀子意跨越時空仍急切看中它,就說明這是一個更加龐大,時間跨度更加久遠的謀劃,強大到無以復加的程度,一切都被算到了,且算無遺策。
  這讓從心底就會感到發寒!
  真要是這樣的話,無論如何,也是不能讓安第魯獲得紀子之位的,但面對如此強大的謀劃,能阻止嗎?
  楚云升現在極度懷疑,只要他將紀子意放出來,即便是給那個克里斯,它也會自己飛到安第魯身體去!
  見楚云升眼神越來越冷峻,拔異仿佛也意識到了什么,若有所思,兩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在瞬時間,都做出了同一個眼神與手勢
  殺!?
  這時候,電的聲音在兩人耳邊響起:“荑族女人醒了,雷用特殊的方法審訊過了,大約弄清楚了那柄劍的來由,尊上,您要過來看看嗎?”
  關于格魯,之前有許多細節,比如阿西俄出場的那章,大家可以翻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