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930 條件

^
  戰爭乃至戰斗都是一種節奏,節奏慢者必亡于節奏快者之手。
  這種節奏是指廣泛意義上的變化,而不是狹義上的進攻節奏。
  楚云升現在就有點跟不上“節奏”了。
  他猜到了死亡軍團膨脹到一個程度,必然有人比他要著急,一定會出手。
  但沒有想到對方一出手,節奏之快,令他目不暇接,有點手忙腳亂的感覺。
  從星艦趕去封劍之地,走到一半又半途而廢,不得不返回,節奏的控制權已經牢牢地掌控在對方的手里。
  什么時候會攻打細高星艦,從此刻起完全由對方說了算,他能做的事情,仿佛只剩下被動地防御,被動地等待對方來襲。
  坐在蝌蚪飛行器中的楚云升目沉如水,比起“電”的緊張,他此刻仍保持著超乎尋常的鎮靜。
  越是在這個時候,越是不能亂。
  前面的手忙腳亂不要緊,是情報失誤,后面再亂就是心亂了。
  楚云升抬起頭,冰漠地目光穿過艙窗望向漸漸升起的朝陽,感受它來自遙遠太空的光線。
  任何敵人都不可能沒有一絲的破綻,沒有一點點的弱點。
  他雖重視卓爾星人,但并不畏懼它們,早在他僅僅三元天的時候,就曾與它們大戰過,并在第一次就差點成功地殺死過一個。
  他所擔心的是卓爾星人、極南之人與艾希兒聯合一起,那樣就危險了。
  搶先各個擊破?
  想法不錯,但不現實,且不說自旋立方主艦遙在五十六萬公里外,根本夠不著,只能看著它打自己。單是極南之地與艾希兒藏身的恐龍之地,就不是那么容易攻打的。
  聯軍圍攻星艦的時候,他之所以能在五分鐘內摧枯拉朽地擊殺聯合大軍,依仗就是艾希兒無法攻擊,只能旁看,任由他屠殺聯軍、翼龍與火龍,最后再收拾她。
  其中,懸浮戰衣的速度起了關鍵性作用,將擊殺聯軍的時間大大縮短到五分鐘之內。
  現在要攻它們的老巢,形勢就完全不同了。對方以逸待勞,他雖然可以以大量符文造成大面積的對方死亡,但占不到太多的核心便宜,還要時刻提防著背后被另外兩方隨時的偷襲,可謂腹背受敵。一開始便輸了。
  但如果不搶先各個擊破,主動權將完全掌控在對方的手里。等它們收拾完死亡軍團。合并在一起,就是自己滅亡之日。
  左也不行,右也不行,楚云升的目光越發地冰沉。
  就是往后退,也沒有一絲的退路!
  這三方力量,無論哪一方。都萬難與他和平共處。
  艾希兒就不說了,擺明了要與他死磕,而極南之地的人,越來越明顯的跡象表明它就是星艦與聯軍之戰的鼓動者之一。至于卓爾星人,明顯又與極南之人穿一條褲子,否則就不會有來自極南的藍色射線給自旋立方體輸送能量。
  它們三位一體了。
  除非他現在放棄星艦中的全部人類,將他們交出去,暫時可以換取極南之人的平靜,但他要這么做了,真就是自尋死路了。
  人心一散,恐怕細高人都要離他而去,雖然它們看不上地球人,但狐死兔悲的道理不是只有地球人才會懂,他今天能拋棄地球人,明天就能拋棄細高。
  雷電等三名細高人可不是真真正正地與他一條心,它們各有所需,而他又正好能滿足它們。
  然則,即便將地球人交出去,也只是能換取極南之人一時的平靜,收拾完死亡軍團,必定仍會來收拾它。
  大長羽和大神官的事情還沒有結束呢,五國尚有兩國在,眾神又沒有歸來,它們想要從他這里得到的東西,極南之人未必不想要,否則沙漠綠洲那場尋找契約的屠殺就不會出現五個樞機力量。
  平心而論,除了布特妮血騎等少數人,楚云升對第七紀的人類沒有多少感情,也沒有強烈的歸屬感,他是第六紀的人,根在那里。
  但他是個人類,即便披著蟲身之軀的皮,靈魂里也是個地球人,這是改不掉的。
  “難道我們天生賤種!?”
  一樣可以刺痛他。
  “恨恨恨!斬斬斬!望天絕笑,淚干血未盡,負劍敵群削恩仇!”
  也一樣能讓他心頭震蕩。
  ……
  望著云霞射飛的天際,楚云升感覺到無比的“孤獨”,這種孤獨感和以前的飄零孤獨不同,他想要一個強有力的幫手,來分擔巨大的壓力。
  這種孤獨感來到新世界與影人打交道的時候就出現過一次,在進入破鎮之人留下的殘蘊之后,更加地明顯。
  他想到了冥,也想到了影人,不論是哪一個,如果和他聯起手來,必定橫掃五十六萬公里!
  可惜,一個遙不可知,一個是他的死敵。
  ……
  楚云升收回目光,漸漸堅定起來,打開通訊器,找到細高雷道:
  “你的計劃我同意了,派人吧。”
  “坑”了他一次的細高人雷在他回程的路上,又出了一個“餿”主意,向楚云升建議立即聯合死亡軍團,共同對抗共同的敵人。
  這是無路的路。
  楚云升并不想與死亡軍團合作,非常的不想,他敏銳地感覺到死亡軍團的背后比現在的敵人還要兇險。
  和它們聯合,就是飲鴆止渴。
  但從上到下,從銀色軍團,到細高人雷,都支持與死亡軍團合作,唯一與楚云升一樣擔憂的只有“電”。
  死亡軍團除了一次與楚云升搶奪源體,之后,從來沒有觸犯到星艦一絲一毫的利益。
  它們將整個大陸殺成了血海,但對地球人卻絲毫未動,任其來去。
  它們近在銀色軍團咫尺,卻從不越過警戒線范圍。只要逃入進去的異族人,沒有得到銀色軍團的暗示許可,也不會追殺。
  它們與星艦此刻有了共同的敵人,也有了聯合的基礎。
  但沒有想到,楚云升剛剛回到星艦不久,派去談判的人通過運輸機就回報:
  死亡軍團一口地拒絕了。
  確切地說是拒絕了楚云升的條件。
  而這個條件是楚云升的底線,他不會幼稚地要與死亡軍團簽下什么聯合約定之類毫無約束力的東西,他要的是能夠有機會立于不敗之地的源體!
  在與雷的交談中,他就很清楚說明,死亡軍團現在手里肯定有源體。他要冰源體與土源體,只要給出這兩個源體,銀色軍團大軍,甚至包括他本人立即就會開赴死亡軍團的前線。
  如今的局勢很明了了,自旋立方體的出現。第一波打擊的肯定是死亡軍團,它就是因為它們而被逼出來的。
  作為被最先打擊的一方。楚云升與星艦提前加入戰爭幫助它們。就是對它們付出源體的代價。
  否則,將坐看它們滅亡。
  楚云升要剩下的兩個源體,也是有原因的。
  他想了很久,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唯一的機會只有一個!
  黑氣與物子劍出!
  解封零維,六米之內。他就是神,天下生靈之禁區,就是二神境,也能將它轟殺成渣!
  而要徹底解封零維。就必須五源歸一,他現在零維中,已經有三大源能,只剩下兩個待缺。
  但事情并沒有這么簡單,將剩下的兩個源體吸入零維就能了事的。
  在研究火源體的時候,電就和他討論過,五源歸一,還是歸在零維,以現在的信息,結果完全不可測。
  可能成功的歸一,但更加可能發生不可知的事情,比如沖突,比如爆炸,比如毀滅……
  太多了,電建立的模型幾乎都是這樣的結果,沒有一個能夠成功歸一。
  所以,楚云升吸收了火源體,能勉強使用本體元氣后,便不再準備吸入其他源體,風險太高,沒有必要,那里可是零維空間,不是身體,一旦出事,就是徹底的完蛋!
  但現在,他必須試一試,仗著零維中的黑氣、物資碎片以及透明交互體,或許有一線成功的希望,這些東西,都是電不知道的,也模擬不了的。
  不試,遲早滅亡,試了,還有一線的機會,這種情況下,若非兩個源體可能在死亡軍團手里,楚云升很少會猶豫。
  要知道,死亡軍團也不是善茬,在見到他在星艦下橫掃各族聯軍,擊敗艾希兒的青芒之劍之后,才突然改變了態度,不再惹星艦的一兵一卒,要不然,被屠殺的可就不止異族了。
  一旦它們最終獲勝,掃清全球,必然與極南等人一樣,前來攻打最后的殘余細高星艦,在它們眼里,楚云升這里有源體,有符文,有細高技術,有很多很多的東西。
  它們并非真想與星艦合作,楚云升同樣也不是,所以開出兩個源體的條件,將一線的機會先拿到手中再說。
  但沒料到,它們一口拒絕了,擺明了要源體不要“命”。
  當然,它們也沒有命,只是一堆冰冷的變異控制體。
  “拒絕了?”楚云升目光一冷,道:“不給,就趁火打劫,一旦戰起,搶它的源體!”
  細高人電道:“問題是我們不知道它們將源體藏在哪里了?”
  這倒是一個問題,它們連命都可以不要,也要保住源體,肯定會將源體藏在一個無人知曉的地方。
  楚云升思索片刻,向“電”道:“你有沒有辦法啟動星艦的資源搜索到?”
  電搖了搖頭:“它們肯定藏在隔源體中。”
  這時候,一旁旁聽的何團長小心地插話道:“楚先生,我有個不成熟的辦法,不知道能不能試試?”
  楚云升轉頭道:“說說看。”
  何團長立即道:“布林族不是曾給您開出一個金源體的條件么?咱們先把這個消息散播出去,或者您親自去布林族拿到這個源體,再顯露出去,以現在的形勢,死亡軍團反正是滅頂之災,肯定極為瘋狂,前來搶奪,然后藏起來,等它們的主子來取,我們乘機引蛇出洞,然后跟蹤……”
  他的話沒說完,雷那邊傳來聲音道:“尊上,立方體星艦的打擊開始了!”
  ***
  說好的第三更,老楚的零維就要解封,**就要來了,之后還有大**,飄火一定會用心碼好,求月票支援,被連超了三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