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923 指天而瘋

^
  楚云升吃了一驚,怎么只剩下一個封印生物了?
  那些翼龍火龍呢?
  雖然在剛才以靈蘊操控本體元氣秒速制符文,一部分封獸符凌空爆裂,但也封下不少的翼龍火龍,怎么會就沒了呢?
  聯系到唯一剩下的一個封印生物感應,楚云升荒誕地想到,不會是被它“吃”了吧?
  這不可能。
  如果是釋放出來的封印生物,會掠食,會進化,楚云升相信,而且確定,曾經封印過的青甲蟲就在孢子森林掠食木屬性的蟲子進而增強自身。
  但封獸符向來是獨立的結構,尤其是在封印之中,相互之間不會干擾。
  沒有激發釋放,又怎么會在符文中“掠食”呢?
  這種情況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楚云升便想放出這只唯一剩下的封印生物,看一看到底怎么回事。
  但奇怪的是,除了饑餓的感覺,它竟然釋放不出來。
  封獸符無法釋放封印生物,原因只能有一個,該生物尚未滋養完成。
  楚云升仔細地檢查了一遍,確定這個封印生物不是今天剛封印的火龍或者翼龍,可能性,只有兩個,一個是在極北之地封印的石頭狀怪物,這個可能性最大,封印它的時候,楚云升的身體處于正常的狀態,元氣也是本體純凈能量,完好地使用了封獸符。
  另外一個,就有些不確定了,而且楚云升也從來沒有成功過,就是在沙漠綠洲,與影人一起對付的那個怪東西,用黑氣作符。封的它。
  按照道理來說,它應該已經死了,楚云升當時是這樣感覺到的,黑氣制的封獸符也從沒有正常的成功地實現符文原本的功能。
  他還記得,在用黑氣制封獸符的最后,黑氣想他“索要”更強的支持,但他沒有,最終崩潰。
  至于到底是哪一個,楚云升暫時無法判定,不過有一點可以清楚地知道。這只封印生物沒有自主意識。
  不論前者用的是本體元氣,還是后者用的是黑氣,他當時制出的封獸符都是“標準”版,必定抹殺意識,尤其是黑氣。不用符文規制,也肯定抹殺其自我意識。
  像冥那樣獨一無二的存在。基本不可重現。當時楚云升差點為此而死掉。
  所以,不管怎樣,這只封印生物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主宰它的生死大權。
  剛才戰斗的太迅速,他無暇也沒有注意到身體中跟隨本體元氣而恢復出來的這只封印生物,依照封印生物的需求。在不影響他自身的情況下,身體自我運行的“生態圈”就給它輸送了過去,就像細胞需要正常的營養一樣。
  否則要是動命源之類的重要東西,肯定有反應。
  現在他注意到了。隨時可以掐斷這種輸送,并掐斷它的饑餓感應,將符封暫時封閉。
  但為什么可以輸送,楚云升拿捏不準,是這只唯一剩下的古怪封印生物問題,還是他自身的問題,需要在確定星艦受損情況這個他現在最關心的事情后,用新的封印生物重復試驗并仔細觀察后才能知道。
  被浪費了這么多火龍與翼龍,楚云升還真有點心疼,封印火龍與翼龍,是他準備配合陸地上銀色軍團的空中部隊,并且是由他親自掌控的精銳力量,不再假手細高人與何團長。
  眼下,能飛的攻擊飛行器都被毀了,剩下的運輸機,除了超導電磁炮,基本沒什么防御能力,銀色軍團一旦出征,沒有空中力量,總是要吃虧的,尤其遇到艾希兒迪爾等人,他們現在仿佛與恐龍們打的活人。
  當然,還有死人軍團,天羽族死人數量也是驚人得多。
  為了避免給它們獲得再次膨脹的機會,楚云升大量揮霍了積壓了許久的本體元氣,用各種猛烈的攻擊符文,將聯軍的地面部隊中戰死之人,全部毀尸滅跡,不留后患。
  細高人忙著戰損統計,怪人們與地球人在搶救傷員,銀色軍團漸漸在缺口出形成對入侵進來的聯軍合圍。
  楚云升反到暫時無事可做,便想起平臺上還有一個人,當即飛出了縫隙。
  見到楚云升返回,身邊一地翼龍尸體的海國殿主苦笑一聲,道:“你現在一定在懷疑我吧。”
  楚云升以強悍的戰力擊潰聯軍,更戳穿青芒之劍的威懾,一切便看起來像是一個陰謀,而它恰恰正是這個陰謀的關鍵一步。
  它倒是也自覺,楚云升離開之后,它也沒有進入星艦內部,現在戰事平息,仍沒有進去,估計也是知道楚云升從一開始就提防著它,所以才帶著它來到平臺上,而不是直接進入星艦。
  “懷疑你沒有什么用。”楚云升一邊讓細高人送怪人上來處理尸體,留下幾個翼龍尸體給細高人分析還是可以的,一邊沉靜道:“和我說說那柄傳說之劍吧。”
  海國樞機點點頭,仿佛在回憶道:“那是遙遠的大污染時代了,也是魔鬼第一次入侵,眾神與魔鬼之戰也是那個時候爆發,第一代的神境大都在那個時代陣亡與凋零,便有了后來的大荒蕪的歲月。
  眾神離開之后,我們在荒蕪的一片片廢墟中,發現了許多能量混亂的遺境,里面藏有許多我們無法得到的珍世之物。
  其中就有封劍之地,荑族的守護之地,相傳是她們的祖先遺落人間之劍,歷代的荑族都想盡了各種辦法重新拿起這柄劍,重現祖先的輝煌,但都失敗了。
  我和嗷卡人的神境在八百年前去過,它當時找的我,說是有了進入二神境的辦法,可惜,它瘋了,在握住那柄劍之后,便瘋了,我親眼所見整個過程,被威震住,便沒敢去試。”
  楚云升詫異道:“嗷卡人的神境?嗷卡人也有樞機神境?”
  海國殿主點頭嘆息道:“八百多年了,很多事情,除了我們這些第二代的神境,很少有人知道了,那時候,嗷卡人在你腳下的這片土地上擁有一個龐大的帝國,但自法鬃神境指天發瘋之后,便急速地衰落下去。
  當初,法鬃與我交好,封劍之前,曾拜托過我,如果它不幸當場斃命,讓我幫著照顧嗷卡人,不要被大陸帝國滅種就行。
  后來,它瘋了,我便履行了承諾,嗷卡人帝國滅亡的時候,我找到了大神官,與它簽下協定,逼迫當時的大陸國驅猛皇帝退兵,將最后的這一塊地方劃作海陸兩國的緩沖之地,做為嗷卡人茍延殘喘的棲息地。”
  楚云升沒想到豬頭人還有過這樣的歷史,便問道:“所以你說十去九死,剩下一個必瘋無疑?”
  海國樞機道:“我當時是在想,或許你可以用上次的黑色能量試試,但現在你不需要再冒這個險。”
  楚云升遙遙頭,問了一個與此無關的問題:“當初,我被天羽國關在沉殿,攻上天空花園的人是今天這個人嗎?”
  海國殿主點頭,沒有說話。
  “她的殼你若有神境力量能破得了嗎?”楚云升又問道。
  海國殿主思索片刻道:“我可將她一遍遍地折磨消耗致死,但的確破不了她的殼。”
  “那就是說,她要逃,假如你追不上,或者,追上了也如遺境般不能將進入,也拿她沒有辦法?”楚云升看著它道。
  海國殿主道:“可以這樣說……你想去取劍?”
  楚云升搖頭道:“取劍不著急,它又跑不掉,我在想如何破了她的殼。”
  說實話,楚云升暫時想不出艾希兒非要與他作對甚至要殺掉他的理由,雖然是背叛,但作為背叛者,她應該躲著自己才對。
  而且,應當只有自己找她的麻煩,或者懲罰才對,怎么還反過來了?
  不合常理。
  必定有她非常想殺死自己的理由才能解釋得通。
  到底是什么呢?他一定要找出來,否則簡直莫名其妙。
  他現在甚至懷疑洞穴遺境中的碑文也是艾希兒搞的鬼。
  要不然那里來的靈蘊呢?難道那柄青劍里本來就有?
  不管怎樣,她都必須盡快殺掉,至于迪爾,楚云升壓根就沒放在心上。
  艾希兒一死,他還能蹦得起來?
  海國殿主這時候說道:“我聽說荑族選出了新一代的封劍王座競爭者,其中有一個人被傳出是三千年來最有可能握劍的人。”
  楚云升道:“你是說柯本森林東側的劍鋒城堡的主人?”
  海國樞機點點頭:“就是她,聽說她是唯一能夠與她們神靈溝通上的人。”
  楚云升頓了頓,想起在龜裂荒地上見到那個白衣騎士女人,“召喚”天空飛行器打擊火龍的場景,道:“這個人我見過一次,如果找到了她,或許可以找到我想找的人。”
  接著,他轉頭問道:“你知道她現在封劍之地的什么地方?”
  海國殿主搖頭道:“她們在臨劍之前,都會隱藏在附近的秘密地方,以防止被五國的神境找到,并殺死。”
  楚云升沉默了片刻,道:“你先把封劍之地的位置再告訴一遍。”
  他準備讓細高人先派出探索飛行器前往,并做地毯式地掃描與搜索,獲得最完備的信息。
  這時候,細高人電的聲音傳了上來:“尊上,戰損統計完畢了,我發現了一個奇怪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