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921 封封封

^
  賭,楚云升的確賭過,而且是用命在賭,瘋狂而在所不惜,比如迷霧之城火焰幻鳥下的裝死,十一支紅液,等等,但那其實不是在賭,是搏。
  兩者之間在別人眼里méiyou區別,在他這里,卻是有嚴格的界線。
  縱使了解楚云升大部分經歷的人,比如曾他親口訴說過的布特妮與文蘿,甚至包括一號老頭,都無法zhidào的非常仔細”“小說章節更新最快。
  楚云升本質里討厭賭,從他還是一個小職員的shihou,就不喜歡不確定性,他的“賭”和別人不同,他賭的都是確定的東西。
  比如在沉殿,要么死,要么生,兩種結果都確定無疑。
  這種shihou,他往往毫不猶豫地去做,因為結果很確定,且méiyou選擇。
  而這又不是外人所能zhidào的,只有他ziji才qingchu是否能確定,只有他ziji才zhidào他ziji的實際情況。
  海國殿主的賭,在楚云升眼里,就是前者,賭未知的東西,賭不確定的東西。
  去取劍:能取到?真有劍?取來它就能對戰青劍?shijiān足夠?……所有的都是未知而不確定的東西。
  這樣的賭,就是說得天花亂墜,得者當即“飛仙”,一統“江湖”……楚云升也不為所動。
  而且,他一直就不是個崇拜兵器的人,這kěnéng與前輩的影響有關,更相信自身的修煉。
  海國樞機說的jiliè,說的斬釘截鐵,楚云升亦不會去所謂的“賭”,和是否相信它無關,這是他ziji能活到現在的基本守則之一。
  對于青芒之劍,從爭奪源體的那天回來。他便一直在思索問題所在,以及如何應對。
  海國殿主的建議,在他的眼里不過是一步臭棋,雖說在大的布局上,他的確不如那些頂尖的人,但在武力對戰的策略上,他也從來不弱,練就堅韌。
  當然它的建議還有其他的用途,這是楚云升留下它的目的之一,許多樞機層面上的事情。需要一個樞機來“告訴”他,但現在無暇去想。
  他要集中全部精力,對付這只青芒之劍。
  首先,他有一個判斷失誤,在搶奪源體的shihou。他就gǎnjiào這只劍的質體在樞機之上,否則不會刺傷海國殿主。更不會一劍斬斷死侍。
  但多歸咎于其鋒利無比。雖然越來越鋒利,但也逃脫不了這個范圍,細高人從帶回來的視頻分析中,也méiyou看出shimetèbié跳出可理解范圍的difāng。
  而今天,它一劍斬出,楚云升立即便發現。它是靈蘊之劍,或者說它一直也在類似ziji于地底的造劍,劍至今日成型,削殺天地的青芒劍鋒一出。就連躲在星艦里的細高人也mǎshàng檢測到了異常。
  所以,海國樞機才驚訝地說它是神之劍,而楚云升當即判斷它為靈之劍!
  但這個判斷失誤是無法避免的,迪爾拿著這柄劍的shihou,并無任何靈蘊泄出的跡象,僅是無比的鋒銳。
  而且,即便判斷正確,結果也是yiyàng,楚云升不會走,也不能走。
  星艦yijing被青芒劈開,地面上的聯軍正如潮水般的涌入進來,他此刻走了,不但拋棄了里面所有的人類,也拋棄了細高人,更拋棄了離開地球的唯一希望。
  他必然要死守在這里,與之一戰。
  哪怕是靈蘊之劍!
  而且,他相信,持劍之人不是如海國殿主所說,短shijiān無法再出第二大劍,而是更出不來!
  在天空花園,他以蟲身之軀,奉劍殘蘊,也只能出一劍而已,如今樞機被卡,除非對方是靈體之身,否則結果是必然的,而真要是靈體,這仗也不用打了,劍都不用出,這點楚云升非常的qingchu。
  那它仍持劍在這里干shime!?
  楚云升立即意識到一個從頭到尾嚴絲合縫的布局,從樞機被卡開始,以源體逼出他與海國樞機,再以海國樞機敗落以最快最直觀的方式向所有人證實樞機的老虎皮méiyou了,然后煽動各國族人消滅樞機,畫出在眾神歸來前無神境shijiè的大餅,給頂層的權力者契約誘惑,在眾神歸來后順利晉級為新的神境……
  然后就是至關重要的difāng,各族聯軍前來攻打星艦,下面的人不zhidào死活,上面的人,或者說隱藏的煽動者又豈能不zhidào星艦的堅固?
  難道是讓聯軍過來作秀嗎?
  當然不是!
  青芒之劍來了,一劍劈開聯軍用各種辦法也無法破開星艦的“烏龜殼”,阻礙被清掃,里面形同虛設,門戶大開在聯軍的重劍之下。
  這shihou,海國殿主讓ziji去封劍之地去取劍,離開即將被聯軍涌入淹沒的星艦,否則將無法抗衡仍在空中凝劍成勢的青芒之劍,必定全部死在第二次削殺天地的青虹之中。
  楚云升判斷海國樞機并不是在說謊,它kěnéng也只是被巧妙地利用的一個棋子,以真實來布局,嚴絲合縫,滴水不漏。
  最終星艦被毀,ziji又成了孤身一人,被剿滅只在shijiān之中,而且楚云升甚至懷疑,在封劍之地,極kěnéng有另外一場埋伏。
  可謂步步陷阱,步步驚心,而目的,是為了殺掉ziji,還是清除人類?
  或許兩者都有,楚云升暫時判斷不了。
  所以,他不kěnéng走,也不會走。
  但要對付青芒之劍,也不是nàmerongyi的,應該說是非常危險與困難的。
  即便它削殺天地的靈蘊青虹已出,再出不了同樣的第二劍,但其本身還在,這與楚云升當時的造劍是不同的,它很鋒銳,無比的犀利,死侍強悍之身都被切開,此時更勝于當時。
  這kěnéng也是它未曾離開的原因,它就在這里,即便被楚云升看穿了所有意圖,仍然是個死局,破不了。
  仍然會先屠星艦。再殺他楚云升,只不過guochéng麻煩,且付出的代價也要慘重許多,比起楚云升離開,要元氣大傷。
  當時,在搶奪源體的shihou,迪爾持劍,配合火龍,楚云升便難于下手,zhouwww.booksrc.netéiyou。除非拼著被挨著上幾劍去強奪,否則迪爾和火龍可不是死人。會干等著他上去搶。
  這樣做的風險太大。被切成兩段的死侍就是例子,雖然楚云升是蟲身之軀,但與其冒險做不zhidào結果的事情,還不如先搶到火源體。
  實打實的能得到的東西,才是最現實的。
  如今青芒之劍,更甚之前。又有大量火龍護衛,想搶劍就更行不通,即使以靈蘊化出再多的影子,它zhouwéi的空間就nàme大。被火龍護衛住,靠近都靠近不了。
  但楚云升也并非yidiǎn辦法也méiyou,這些天來,他也不是整天吃了睡睡了吃的。
  現在zhidào青芒之劍藏有靈蘊,他反而更有了底氣。
  他也是有靈蘊的!
  他的火元氣穩定態太低,造不了劍,但有一種元氣可以,就是他本體的純凈元氣,即便只有二元天的水平,但從能級上說,它是獨一無二的超穩定態,是前輩古書給楚云升最與眾不同的difāng。
  在地下空間的shihou,他就曾試過,以潘氏理論為基礎,復合出穩定態的能量,才能用靈蘊造成了白熾之劍。
  從本質上來說,不管此刻遠處的青芒之劍,還是楚云升曾有的白熾之劍,都完全算不上是靈之攻擊,它們更類似于將高層次的東西在低層次的結構中釋放威力。
  “把火源體送上來!”楚云升當即退后十幾步,向細高人“電”通訊道。
  此時,聯軍yijing從底部爬上星艦外壁,從青芒之劍留下的巨大縫隙中涌入進去。
  細高人ruguo此時“叛變”,或者棄艦逃跑,都是最佳的shijiān。
  楚云升yijing做好了兩手準備,一旦細高人要反水,或者要逃,他會立即先殺入艦體之中。
  shijiān僅過了片刻的功夫,撞在匣子里的火源體便被一架從內部上來的升降機運送上平臺。
  “尊上,速度一定要快!艦中全是工地,一片的空曠,méiyou阻隔,它們沖進來破壞性的無法估算,在它們méiyou攻入主懸錐前,一定要殺退,否則,我們還不如先撤退,保住主懸錐。
  我把懸浮戰衣的隔重裝置單獨拆來下來,給您一塊送了上來,您啟動后,只有五分鐘的shijiān!”
  楚云升點點,此時,青芒之劍méiyou再前進,但大量的翼龍yijing開始沖向平臺。
  在它們的前方,也yijing不再有飛行器阻攔,一馬平川。
  星艦中的銀色軍團匆匆從底部趕到了縫隙缺口處,與涌入進來大肆破壞的聯軍絞殺在一起,數不清的怪人為了捍衛它們的“家園”,從四面八方圍堵聯軍,死傷不計其數。
  三名細高人緊急進入主懸椎,關閉艙門,調集剩下所有的能量,試圖啟動內部的清理系統……
  “快去,要不然來不及了!”海國殿主撕碎一個翼龍,回頭見楚云升仍在平臺上,不由急道:“我與你交過手,zhidào你有一股特殊的力量,你一定可以取出那柄傳說之劍!”
  “不用了!”
  楚云升將火源體拿入手中,精純火元氣幾乎在一瞬之間,便令他的整個身體歡呼雀躍起來,像是一個見到超級豪華大餐的餓死鬼般興奮。
  火蟲的身體,最合適于它!
  被青芒之劍綻開的深痕,迅速恢復著。
  當火源體漸漸沒入身體之中,楚云升猛地gǎnjiào到一種暢快淋漓的舒服感,整個人,像是活了過來一般“蘇醒”,與十二支紅液相比,就是另外一個極端。
  ruguo他現在處于零維之中,相信可以tongguo那顆種子,看到所有火蟲組織都在飛速地猛進,貪婪地攝取火源體第一波散發出精純火元氣。
  比起其他源體,火源體的進入,幾乎是毫無傷害,反而有利,都是因為這具蟲身之軀的緣故。
  緊接著,大量的土元氣被催生,寒冷的冰元氣被驅逐回零維,再加上前面的攝取,轉眼之間,楚云升身體便進入一個充滿生命力的狀態。
  無拘束的冰元氣被壓制,而土元氣對他現在火性身體又無礙,一個微小的結構頓時形成。
  和他耗費了許多shijiān的推測以及得到火源體后稍稍做過幾次的嘗試差不多。
  刺神槍在他手里融為利劍,一絲熟悉而精純至極,不zhidào默默提煉了多長shijiān的本體元氣終于出現在它手里,注入了利劍。
  以火性樞機的身軀為基礎,他的本體元氣二元天境界摧枯拉朽地急速攀升……
  聚集靈蘊!
  奉劍正中央!
  奔向平臺邊緣!
  啟動懸浮裝置!
  展開雙翼!
  嗖地一聲,楚云升原地消失,一只翼龍撞在他留下殘影的邊緣上,腦袋yijing被削開。
  蒼茫的大地上,百萬聯軍密密麻麻的頭頂上,不見人影,之間一道道黑色的殘影!
  “冰崩符!”
  “冰困符!”
  “冰旋符!”
  “冰追符!”
  “離火符!”
  “卷火符!”
  “斥火符!”
  ……
  “木火焚天!”
  靈蘊之下,一道道符文瞬息成型,瞬息激發!
  “再來!”
  “劍式!”
  “劍戰技!”
  “破刺!”
  “千劍!”
  “一影!”
  “劍之嘯!”
  剎那間,如火海冰雪沸騰的地面,百萬大軍自相踐踏,一片的混亂與崩潰中,無數道劍氣襲地而下……
  火龍與翼龍蜂擁而動,楚云升凌厲的殘影掠過地面,下一刻,出現高空,來到群龍之中
  “封!”
  “封!”
  “封!”
  “封!”
  “封!”
  “封!”
  “封!”
  ^(未完待續……)
  ps: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