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920 神之劍靈之劍

^
  胡爾勒住騎獸驅猛,出神地望著遠方高聳入云恢弘殿宇般的冰冷黑暗星艦,在他的右側不遠的地方,一道奔騰的江河蜿蜒而上,帶著浪濤拍打向目光的盡頭。
  徒勞無功的聯軍先鋒軍有序地撤退下來,它們當中有卡旦人,有荑族人,還有少量的帶路嗷卡人,現在輪到海國人進攻了,它們已經用盡了各種辦法,也沒辦法在這座宏偉的殿宇上打開一道哪怕是頭發絲大小的縫隙。
  或許用海水能將它淹沒,它不是下方在洞穴中嗎,入孔不入地海水總能共灌滿所有的地方吧。
  橫貫陸地引來的海水可不是普通的海水,那可是神殿中海神留下的圣物所引來的,海族的人只要游弋在里面,幾乎就是無敵的。
  聯軍先鋒陸陸續續地退了下來,目送海國人軍隊從它們身邊掠向星艦,來到旌旗飄揚的主軍側列。
  這里的人更是五花八門,許多以前提不上名字的種族人,也乘機前來想要沾上一點便宜。
  誰都知道,神秘之國在哪里都不知道,極北之地又隔著寒冷的冰洋,就是海族都難以過去,大陸、天空、海洋,還剩下的兩個神境之人就在這里。
  只要攻下這里,被傳說眾神一怒封住的神境老爺,就是待它們判決的“死人”。
  誰也不會說要得到那兩份契約,大家的口號都是先除神境,創造無神境之世界,在眾神歸來前,瓜分好世界。
  誰都誰有盤算,卡旦人覺得星艦中的那個地球人對曾經的大陸國深有敵意,雙方都有死結。出沙漠的大戰與大神之死,所以那個地球人肯定會在最終幫著荑族人,滅絕它們。
  而荑族人始終憂慮那個地球人與胡爾之間的關系,尤其是在使者回來之后,帶回了胡爾與它長時間見面交談,并肅整銀色軍團的消息,反觀荑族人與那個地球人毫無關系,那個地球人恨的也是在出沙漠一戰中的四王子等人,如果胡爾立帝。形勢必然逆轉。
  嗷卡人就不說了,對銀色軍團是記恨又怕,能有機會消滅它們,無至于近來悲傷的日子中聽到的最好的消息。
  其他,各族有各族的想法。渾水摸魚,背后準備向卡旦人或者荑族人捅上一刀的都有,只要時機得當。
  因而,海國一叛亂,又有人暗中牽頭簇合,各懷心思的各族聯軍便這樣迅速掉轉槍口,平湊出大軍火速出陣。
  這些事情。一樁又一樁,胡爾都親眼所見,但他無力阻止,大勢可不擋了。
  “誰都以為沒有了它。自己就可以安安心心地戰勝原來的敵人。”胡爾冷冷地身邊的圖頓說道。
  圖頓微微一頓首,他已經晉級了貴族之身,但尚未被家族接納,只是因為胡爾的緣故。家族的人也不再敢在公開場合漠視他。
  “殿下,荑族人始終擔心它會幫我們。我們正好相反,也這么想,所以才會有今天吧,可它已經沒有神境之力,為什么?”圖頓小心地問道。
  胡爾冷哼一聲,沒說話,轉過身,卻看到梅爾蒂尼不知道什么時候來到他背后不遠的地方。
  像是看穿了胡爾的心思,臉色憔悴的梅爾蒂尼眼神中閃爍中一絲愧疚的光芒道:“你想做什么,我都幫你。”
  如果仔細聽,甚至能發現,它的語氣竟帶有一絲的懇求!
  胡爾冷漠地看了它一眼,從它身邊縱騎而過。
  梅爾蒂尼充滿希望的目光驟然地暗淡下去,但又努力地抬起頭來道:“胡爾……我知道你恨我,我只是想補償……用我所有的所有。”
  “補償?”胡爾轉過身,冷冷地看著它:“你補償得了嗎!?你能補償得了誰!?我現在看到你就覺得惡心,還有那個骯臟又淫穢的宮廷!還有!叫我撒倫,你,不配叫我胡爾!”
  說完,胡爾扭頭就走,他仿佛已經厭透了這個人,連殺死它的力氣都沒有了。
  梅爾蒂尼突然上前幾步,伸手抓住馬韁,情緒激動道:“我知道,我沒資格讓你,讓你……我就是想幫你,我對不起你,對不起你母親……”
  母親兩個字像是一把刀子一樣扎入胡爾的心窩,頓時令他怒發沖冠,狠狠地抽下一鞭子,道:“滾!”
  啪!
  一聲鞭入皮肉的聲音清亮響起,梅爾蒂尼精致的面龐上,頓時出現一道血痕。
  它雙手觸電般松開,呆呆地望著喝騎奔去的背影,頭發披開在臉頰的兩側,曾經無論何時都不見衰老的發絲里,竟出現了幾縷霜白。
  蒼白的臉上,兩行淚水奪眶而出,流過那道新添的清晰血痕……
  它猛地抽出腰間的細劍,抹向自己的脖子。
  “軍神大人!”
  “月絕大人!”
  ……
  侍衛們蜂擁而上,死死抱住梅爾蒂尼的手與劍。
  它掙扎,掙扎,掙扎……最終慘笑著,一動不動了,任由侍衛們緊緊抱住它心如死尸般的身體。
  越來越遠的胡爾,雙肩不停地起伏抖動,拼命地奔向無人的野地,滾落下來,栽倒在地上,跌跌爬爬地先前走了幾步,將頭埋在泥土,揭底斯里地一陣陣大吼,抽搐地痛哭。
  圖頓站在遠遠的地方,仿佛聽到風兒帶來隱隱約約的撕心哭聲:
  “母親……大公主……父皇……”
  天空上,黑壓壓地翼龍群掠過圖頓的頭頂,飛向星艦。
  “是那柄劍?”
  “是那柄劍!”
  星艦平臺上,海國殿主眉頭沉起,楚云升唰地抽出長槍。
  “很厲害!”
  “超越神境!”
  海國殿主與楚云升一問一答,越來越簡潔,氣氛空前的緊張。
  那柄青劍比他搶火源體的時候,更加鋒芒畢露!
  “神之劍!”
  “靈之劍!”
  海國殿主神情肅穆,楚云升雙目血紅沉起。
  樞機被卡后,源火無法使用。但靈蘊卻一直無礙,此刻光芒四射的青劍,突然間,讓楚云升感覺到一絲靈威。
  “不能硬拼!”
  “翼龍太多!”
  “還有噴火魔獸!”
  “他有備而來!”
  海國殿主迅速與楚云升分開,兩人站在一起目標太大,必須分開,相互才能策應。
  楚云升當即融槍為弓,遙指青劍之光。
  “我引開魔獸。”
  “沒用,雷。派出飛行器!”
  海國殿主尚未行動,一道道噴射出淡藍色光芒的攻擊飛行器便鉆出云霄,向鋪天蓋地的翼龍沖去。
  一道道火舌般的射線打了出去,飛行器群在空中高速機動,翻轉凌空。主星艦中實時根據翼龍群的分布給它們布置最有利的陣型。
  不斷地有翼龍掉落下去,有的身體被打成篩子,有的更是直接氣化,不知道是什么細高武器。
  到現在為止,這場戰爭才算真正“打”起來!
  即便倒灌涌上星艦的海水,也只能無功而返。
  細高人的攻擊飛行器十分兇猛,一旦啟動。便是狂追猛擊,犀利無比。
  無論是從速度上,還是機動性上,翼龍都遠遠不如它們。攻擊力上就更是如此。
  隔著遠遠的距離,飛行器便能鎖定目標,一一掃射,而翼龍的火焰不及它們射程的十分之一。
  距離決定勝負。速度決定生死。
  但即便這樣,青芒之劍仍舊高速逼近。不計翼龍們的傷亡。
  楚云升的嘯云箭,也在高速的成形之中。
  箭鋒上火苗暗動,匯聚龐大的天地火元氣,將能級攀升至被卡的極限。
  “尊上,不對!快回來!”
  細高人的通信音突然從平臺上傳來,急促而萬分的緊張。
  楚云升箭式已成,不能半途而廢,即便要撤回艦內,也要射出這一箭之后。
  “這是宏領域的劍!遠超高能領域!”
  “來不及了,尊上,啟動逃生裝置吧!”
  細高人的話一邊又一邊急急地催促道。
  它一邊說,一邊將所有的攻擊飛行器,全部派遣出去,試圖擋住,或者拖住青芒之劍。
  楚云升心中一沉,逃生裝置,他是知道的,那是為了以防萬一的時候,自毀星艦,同歸于盡的后路,難道這柄青劍已經厲害到細高人準備拋棄堅持了三千多年的星艦!?
  電光火石之間,青芒之劍已經逼近,光芒隱約閃爍在飛行器光滑的甲板上,燁燁生輝。
  嗖!
  嘯云箭終于射了出去,而眾多飛行器跟前不遠的青芒之劍也被光芒閃耀下的人影舉起,凌厲地劈下。
  剎那間,一道道削殺天地的青芒縱橫交錯凌掠而來,摧枯拉朽地將西高人飛行器群頃刻間便殺得片甲不存,橫掃而過,直撲星艦。
  楚云升向后退了一步,這柄劍實在太厲害了,就是他自己,也不能一劍而滅盡一百多艘全力發動出的飛行。
  無法到達更高能級的嘯云箭,在青芒四射下,像是被粒子風吹散了一般,化為虛無。
  它以天下不可抵擋之勢轉瞬便狠狠地斬向星艦,青虹閃過,一道閃電般的裂口赫然出現在星艦平臺的上方。
  楚云升漆黑的身軀,從右上方,如斜斜地被劈下一道深溝,直到腿部的一側,觸目驚心。
  靈蘊亂串,氣流狂卷。
  “我們不是這柄劍的對手,你快走,去封劍之地,試一試,取出那柄傳說之劍!
  海國殿主沉聲道:“讓下面的人送地圖上來,這柄劍用劍的人能力不夠,短時間內發不出第二次大劍,但我們靠近不了,也殺不掉它,乘這個時間,我給你標注位置。
  記住,封劍之地,劍就在那里,誰都看見,誰都能過去,但十去九死,剩下一個必瘋無疑,一定要記住你是誰!”
  它看了看細高人的地圖,很快搞懂,點出一個隱蔽的位置。
  “我憑什么相信你?”楚云升很冷靜,他要想跑,青芒之劍再厲害,也受限于使劍的人,也是能跑得掉的。
  “是的,你沒有任何相信我的理由,所以你只能賭!”海國殿主將地圖展現給楚云升,指著無法逼視的青芒光射中的人影道:“要么,你逃走;要么,把劍帶回來,殺掉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