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916 青芒之劍

^
  海殿主中劍受傷,那邊的勝負實則便已分出。
  雖然真要是不顧一切地決死一戰,最終死的肯定是迪爾與火龍,樞機神境即便扒下老虎皮,也不是隨人欺負的小綿羊。
  它如果決意死拼迪爾與火龍,勝負沒有懸念,楚云升曾有過那種樞機的力量,十分的清楚。
  但海殿主拼完迪爾火龍,自己也只能剩下半條命,在當前昭然若揭的大局勢下,無疑于將自己的腦袋奉于天下人面前,自尋契滅死道。
  即便迪爾不聰明,他背后的人也必定是聰明的,以此一劍,正中當今局勢下海國殿主的七寸,由不得它不認輸。
  樞機神境曾經至高無上的驕傲,在這一刻,被冷笑的迪爾肆無忌憚地蹂躪并踩在腳下。
  楚云升不知道海樞機此時眼神中折射的是何樣的心理,或許,當初的影人才能可以理解,但他知道,爾迪爾,或者說,迪背后的人,一定知道樞機被卡的“秘密”。
  否則,迪爾豈敢如此猖狂?劍刺一個樞機?
  海殿主卻很平靜地看了楚云升一眼,目光中透露出大約是同為樞機神境的悲哀,在這里的,除了它,也就楚云升,可以被它認為是“同類”。
  接著,它很明智地調頭而去,退出競爭的行列。
  這個認輸的舉動,立即令迪爾更加地張狂起來,竟挑釁地看著楚云升,由于四方爭奪戰場的位置不同,他得以站在高處,火龍的背上,居高臨下地用劍指了指楚云升,嘴角一抹鄙夷的冷笑。囂張到了極點。
  平心而論,迪爾此刻的確很英武,澄明的銀色鎧甲,飄逸的金色長發,再加上手中光芒四射的青劍,凌立在火龍背上,猶如西方傳說中之龍騎士,嘯傲與天地之際,人間最強。
  他本來的目標只是冰源體,不知道是不是自信心爆棚。竟乘著楚云升擺脫死侍糾纏的空當,帶著火龍,迅速向楚云升俯沖下來。
  正在加速上沖中的楚云升雙目微沉,拉起身體,蕩起刺神槍。凌厲地迎刺上去。
  在他們的中間,就是冰火糾纏的雙源體。如今千鈞一發之際。誰要避開,誰就將失去冰火源體,另外一方必定從容地全部搶走。
  硬碰硬,楚云升也從來沒怕過誰,迪爾所依仗的不過是那柄古怪的青劍。
  呼嘯的高空中,幽暗的長槍與光芒四射的青劍電光火石般地急速拉近。火龍昂起頭顱,厲聲嘶鳴,仿佛在做最后的沖刺,而楚云升也凜然地直射而上。
  一道灰暗的影子。突然從后面沖了上來。
  由于視角的問題,它并沒有看見楚云升上方凌厲砍下的青劍,直到它狠狠地撞上楚云升,將楚云升撞偏角度,那柄被遮擋的青劍才出現在它灰白的眼睛中,隨即一閃而逝。
  楚云升沒有刺中迪爾,前后受到夾擊的他,身體再一次偏離開追逐的軌跡,向右上方飄起,但迪爾的青劍卻砍中了死侍!
  即便楚云升再拿迪爾不當一回事,也被他這一劍再一次震驚,以防御為優勢的死侍,竟被青劍一斬為兩段,青芒從身體斷口處掃射出來,犀銳無比。
  一劍刺傷海樞機,再一劍斬斷死侍,越戰越強,轉眼之間,已連敗兩大前樞機!
  楚云升目光凝起,隱隱地意識到這柄青劍絕非一般的強悍,極可能是超越樞機的事物。
  迪爾怎么會有這種東西?
  此刻多想無益,他需要立即調整策略,天空上,冰火糾纏源體的旁邊,只剩下他與迪爾,死侍或許不會“死”,但短時間內,它已經喪失了戰斗力,失去爭奪的資格。
  迪爾再一次挑釁地看著楚云升,從他的目光中可以看出毫不掩飾的恨意,仿佛楚云升是他今生此世最大的仇人,以及最為討厭的人。
  他看也不看被砍成兩截的死侍一眼,抬起青芒縱橫的青劍,又一次囂張地指著楚云升。
  只要楚云升稍稍露出膽怯的神色,或者連膽怯都不用,只要猶豫一下,就說明怕了他,他便贏了。
  從今之后,誰都會認為楚云升輸給了他,誰也不會糾纏于青劍的緣故,人們只承認勝者。
  楚云升不是迪爾肚子的蛔蟲,不清楚迪爾此刻求勝之心,在他看來,無所謂輸贏,只有目的達成與否,他為火源體而來,最終帶走火源體,便是成功,其他一切無視。
  不過,迪爾手里的青劍,的確令他開始有寫忌憚,死侍那么強悍的防御能力都被它一斬為兩截,如果那一劍斬在自己身上……
  楚云升冷冷一笑,翕然而動,將大量火元氣釋放出身體,熊熊燃燒,但能級不高,只是異常的濃烈。
  頃刻間,便將他的身體包裹進去,只看得見火焰,再看不見身影。
  緊接著,一個接著一個火焰影子凌空凝聚出現,每一個都與他本體上的火元氣能級相當,幾乎相同,難以分辨。
  迪爾頓時警覺起來,隨著火焰“楚云升”越來越多,不斷地相互變換位置,天空上,到處都是“楚云升”,無處不在。
  楚云升是一個被戰斗磨練地極為敏銳的人,迪爾手中有無可匹敵鋒銳的青劍,但比起戰斗的經驗,他差楚云升遠不止一個兩個級別。
  避其鋒芒,以己優勢,取其至弱,方是得勝之道。
  楚云升就是欺負迪爾本身實力不高,在他靈蘊之內就是個瞎子,即便是那條火龍,也只是個畜生,就欺負它智商不夠,即便通過能量變化找到自己的真實位置,也無法及時與迪爾協調一致。
  靈蘊形成火焰“分身”影子,很快便將迪爾與火龍包圍,迪爾已然是個“瞎子”,青劍再怎么強悍也是個擺設了,為了不讓三元天巔峰的火龍有機會找出自己,楚云升不斷地操控影子從各個角度不斷地“攻擊”它與迪爾,令它有限的智商無暇分神。
  誰也不知道攻下來的影子什么時候是真,什么是假,面對楚云升這種曾斬殺過三個真正樞機的強者,即便是大火龍,也不敢掉以輕心,每次攻擊,都打起十二分的精力也應付,以防一個不小心,就中了楚云升的招。
  這正是楚云升所要的效果,不到一小會的功夫,在火龍背上的迪爾便越來越急躁,渾身的自信,卻有力無處使的感覺,仿佛令他像是空有一身可以蹂躪敵人的武力,卻再也找不到敵人在哪里。
  “有種你出來!”
  他憤怒地又砍碎一個影子,朝著數不清的更多影子,喊道。
  對迪爾因極其憤怒而幼稚的發泄,楚云升冷笑一聲,錯雜影動中,迅速接近冰火雙源體。
  這個時候,智商較低的火龍反而比迪爾冷靜,不被情緒所干擾,見始終找不到楚云升,便立即去搶冰火糾纏源體。
  速然交錯中,楚云升的真身與火龍擦肩而過,取得火源體的楚云升迅速拉開距離,而火龍也在第一時間內發現了楚云升,但它沒有回頭,銜著冰源體,不管背上的迪爾如何怒火滔天,立即毫不猶豫地撤退。
  它可不想與楚云升死磕,背上的家伙,遠不如它對楚云升身體內的強大力量敏感。
  尤其是它在剛才最接近楚云升的一刻,莫名地感覺到楚云升身體內仿佛潛藏著一個怪物,正在蘇醒過來,對它的身體十分地貪婪……
  另外一邊,楚云升取得火源體,得到信號的十二個特戰士兵立即飛速趕來,帶著匣子,將火源體裝入進去,再分秒不停地趕回運輸機中。
  他們的速度極快,適合在楚云升搶得源體但仍在戰斗中的關鍵時刻,火速轉移源體,以防止源體入侵身體,而造成戰力混亂。
  這是既定好的策略,特戰士兵們速度雖然快,但沒辦法從糾纏態的雙源體中取下任何一個,更無法直接承受源體的力量,懸浮戰衣只是具有消除重力的功能,細高人并沒有給他們再多的其他武裝。
  不是不給,楚云升要的話,它們也沒辦法,實在是給不了,這十二套還是在仆從武器庫偶然發現的奇怪儲藏,簡單修復了一下,不用修改權限就能使用。
  這些情況,也只有楚云升才知道,何團長等人是沒有資格了解的。
  火龍飛速撤退,翼龍們紛紛護衛兩翼,不甘心的死人軍團圍涌在四周,楚云升也要立即撤退。
  與死人軍團在這里大戰一場,沒有任何意義。
  他還得防著設下陷阱的人突然出現。
  “回星艦!”
  楚云升親自斷后,刺出一道道火焰之槍,擋在天羽族死人之前,猶如火焰亙墻。
  遠處,身體斷為兩截的死侍,在其他天羽族死人的協助下,重新連接起身體,緊閉的雙目再一次睜開,射出一道厲芒,似乎更強大了一分。
  運輸機高頻地發射著電磁彈炮,在攻擊飛行器的護衛下,漸漸擺脫天羽族的追擊,飛向遙遠的天際。
  ……
  主星艦中,細高人“雷”剛剛從殘艦中返回,翻閱著帶回來的資料。
  一名穿著普通的地球人,從修復工地上抬起頭,并走出序列道,漸漸跟上細高人。
  細高人“雷”奇怪地看了它一眼,驅趕并示意它趕緊去干活。
  但它卻沒走開,而是脫下帽子,抬起頭,向細高人“雷”,沉靜地說道:“智慧的烏怒人,我想我們可以談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