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913 封劍王座

^
  細高人各自按照商議去準備,楚云升靜下心來消化它們所帶來的重要信息。
  事情發生的看似turán,但卻不偶然,楚云升能gǎnjiào到大戰將至的前奏。
  或者說,戰爭yijing在太空中開始。
  循序漸進,連續不斷的布陣正一環緊扣一環地展開,真要到了白刃直接相見的階段,戰爭的勝負基本已分,只剩下最后的一擊而已”“小說章節更新最快。
  可笑的是,不僅是楚云升,許多人到現在為止,也都不zhidào交戰的雙方到底是誰?目的是又為了shime?
  他與這個星球上的絕大部分人,甚至包括大部分樞機頂端生命,都不過是被卷入這場巨大漩渦中的小棋子,隨波逐流,疲于保命。
  整個行星系被“卡”,不是“卡”楚云升他一人,如此大的氣魄與攻擊手段,自然有更深層次的目的。
  事物都有兩面性,相對而言,在樞機神境的層次上,對他是有利的。
  用完破鎮之人的殘蘊,楚云升核心戰斗力只剩下樞機之火,雖然單極精純,但與修煉了千年神境的五國樞機相比,底蘊終究弱了許多。
  能鎮住余下三國,全靠當時攜帶滅國之威,一股所向披靡斬天破地的氣勢。
  他的優勢實則在三元天巔峰,尤其是這具火蟲之軀,純極幽暗,堅韌強悍。
  而不利的difāng也很明顯,死人軍團越來越壯大,數量也越來越多,méiyou絕對生殺予奪的樞機力量存在,它們就是一群殺不死殺不盡的王者。
  ……
  楚云升又試了試樞機之火,仍然激發不出身體,于是當機立斷。飛下星艦平臺,修煉yijingméiyou意義,再待在平臺上就是浪費shijiān。
  轉眼便來到326區,這里是安排各地使者的difāng。
  荑族的美麗女子仍在與負責的人類長官如往日般的“打情罵俏”,時不時讓對方占一些身體上的小便宜,再塞入賄賂shime的。
  她其實也很無奈,雖然zhidào楚云升要見誰,這位官員是半點置喙的權利都méiyou,不過就是一個小小的看門人。
  但卻可以從這個人類官員嘴里得知誰進去了,誰見到了楚云升。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這也是一種情報。
  稍加分析,就能得出許多有用的信息。
  她很著急,聽說卡旦人使者與圣尊談了很久,具體內容雖然不zhidào。但能談很久,必然涉及到很多方面。甚至是細節。
  ruguo圣尊站在卡旦人那邊。荑族豈不是要被再一次被打倒至深淵,一代又一代的荑族先祖的心血豈不是一朝白費?
  正在胡思亂想間,巨大殿宇下,一只長龍般的銀色軍團排列著整齊的隊形,正緩緩開出。
  與最初第一次出兵的shihou相比,兩個月后的銀色軍團越來越完備。越來越顯得肅穆與蕭殺。
  銀白色面罩散發著冷漠的寒意,一排排密集的lusè數字與地理圖形在面罩內層閃爍移動,以十二個人為最小基本單位,環狀信道。由隊長并入更高級別的信息環道。
  坐在主星艦或者被教授改造過的運輸艦中的何團長,可以從環道中讀取每一名士兵的wèizhi、狀態等基本信息,甚至可以切換到士兵的視角,直接代入到第一前線。
  這對何團長來說是一個巨大的考驗,雖說搞了多年的信息化,但像今天yiyàng,用細高的技術將戰爭分解為程序一般精密,還是第一次。
  荑族的美麗女使者被turán出動的銀白軍團下了一跳,渾身如入冰窟,立即將求救的目光望向負責等級使者的那位地球人官員。
  但那位官員哪里zhidào是怎么回事?
  他的頭上冒著冷汗,緊張地盯著身前的全息圖像。
  他的權限被終止了!
  楚云升落地的shihou,正好看見兩名穿著帶著huángsè條杠以區別其他戰士的一個軍官帶著兩名士兵,正解除負責登記使者的軍官武裝。
  見到楚云升turán出現,本來就腦袋一片空白的登記官,雙腿一軟,直接昏死了過去。
  他大概以為是楚云升親自下的令,抓的他。
  他倒是高看了他ziji,楚云升壓根就不zhidào怎么回事。
  只大約記得許可與他說過一次,最近士兵們紀律崩壞。
  在外面亂來也就算了,反正看不見,竟有人忍不住強、奸了修復工程中的女人。
  本來也不是多大的事情,這種shihou,亂世飄萍,還真不能算是強、奸,給點食物或許其他高端品就能搞定,但誰zhidào,那家伙干完不給“錢”,還鬧出了十幾條人命,被人家一直告到許可這里。
  何團長焦頭爛額,央求許可替他在楚云升面前擋一陣子,給他點shijiān,組建紀律部隊,殺雞儆猴,肅清紀律。
  這才有了今天的這一出,正巧趕上楚云升過來。
  那名紀律軍官立即向楚云升行了一個軍禮,一條條解釋登記官的“罪狀”。
  楚云升本來沒shime興趣聽,何團長的首尾讓他去做好就行了,ziji沒必要去管。
  但越聽越心驚,這才多少天,這家伙竟然弄到了足夠幾百個人吃上一年的資源,更有許多大陸各地的貴重物品,不計其數。
  最不可饒恕地一條是此人竟然“出賣”ziji的信息給大陸各族使者。
  “斃了!”
  楚云升冷冷道,他能容忍此人前面所有的問題,但絕不能容忍最后一條。
  “讓你們何團長親自來給我解釋!為shime到現在才發現?”
  對何團長,楚云升基本很mǎnyi,這個人不迂腐,也不太奸猾,很中庸的一個人,能升到團長的職位,一半靠本事。一半靠guānxi與酒量,再正常不過地循規蹈矩的升遷之路。
  但如今,他yijing不是傳統意義上只要帶兵的團長,而是一支軍團的軍團長,更不上的就要被淘汰。
  楚云升冰冷冷的語氣,令本來騷動的使者團頓時靜若寒顫,尤其是向登記官打聽過楚云升動態的人,更是心驚肉跳。
  而可憐的那名登記官剛剛被喚醒,就聽到一聲冰冷的“斃了”,再一次兩眼一黑。癱倒在地上。
  前來抓人的紀律軍官也是個狠人,楚云升雖然說是要他斃了,但也沒說在shimedifāng,shimeshihou。
  只見他立即掏出人類的手槍,推膛上彈。下壓槍口,指著攤在地上的登記官腦袋。當著所有使者的們。地就是一槍!
  血液濺落出來,流淌在地面上。
  不少人哆嗦了一下,低下腦袋,悄悄看向紀律軍官的目光,就像在看一個冷血的魔鬼。
  “槍決執行完畢!”
  紀律軍官無視這些目光,冰冷著臉。向楚云升嚴肅地敬禮道。
  楚云升心里其實也楞了一下,不過沒反映出來,點了點頭,轉身對一眾亂七八糟的使者沉聲道:
  “你們來這里的目的。我都zhidào。現在,我將我的意思當面說給你們每一個人聽,從今天起,你們可以離開了。
  回到你們來的difāng,告訴你們的首領或者王族,立即停戰,撤離前線,以實際占領區為界,全部實現停火,各返其處。
  我會派遣飛行器監查,違者,我們將出動大軍,打到你們亡國絕種!”
  之前,他和細高人就警告過大陸爭戰的各族,但méiyou這么jiliè,bijing以他樞機之火的實力在,死人軍團只是一個隱患,出不了大亂子。
  現在不同了,再讓它們無限制地膨脹下去,這顆星球遲早成為一顆死星,他也跑不掉。
  為此,教授在細高人的支持下,開始研發可以毀尸滅跡的武器,爭取在戰斗中,可以將死人打成灰灰,斷絕它們“復活”的基礎。
  困難很多,bijing死人軍團本身實力強悍,méiyou了**痛苦的它們,nénggou極限容納更多的暗能量,并接受**上的極端改造。
  普通的攻擊,即便把它們切成七塊八塊,也無濟于事。
  荑族的美麗女使者,看了一眼地上的登記官尸體,冷然地微微上前一步,臉上曾經的嬌媚之色蕩然無存,面容肅穆而恭敬有禮,彎腰道:
  “英武的尊上,我是荑族的,向您帶來荑族最崇高的敬意。”
  楚云升目光閃動一下,當即道:“你是荑族人?柯本森林東側干裂土地上的劍鋒城堡主人,活下來méiyou?”
  荑族女使者驚訝地看了楚云升一眼:“您zhidào她?她是我們荑族封劍王座最有力的爭奪者!”
  楚云升跟著說道:“她還活著?現在在哪里?”
  這個荑族女人ruguo還活著,說不定zhidào一些肖納與布特妮的情況,當時,他顧不上給兩個荑族騎士松綁,能活下來,肯定是獲救了。
  荑族女使者目光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警惕光芒,隨即微微俯首道:“她已去封劍之地,那是荑族的絕密,只要少數的人才zhidào。”
  言下之意,她shime都不zhidào。
  楚云升冷笑一聲,道:“我聽說,你們荑族人手里還有劍鋒城堡中那樣的珍貴之物,對嗎?”
  荑族女使者微微一怔,但mǎshàng恭敬地說道:“不zhidào尊上說的珍貴之物是指何物?”
  楚云升沉聲道:“你真不zhidào?”
  荑族女使者搖頭堅持道:“請尊上明示。”
  楚云升冷諷道:“那你們之前準備拿shime來和我談?就憑你們的情報網嗎?你可以走了。”
  他不相信荑族派來的使者會不zhidào源體,和他耍心眼么?
  楚云升覺得太累,懶得再和她說下去。
  幾名銀色士兵立即上前,用武器指著荑族女使者,警告她立即滾蛋。
  ^(未完待續……)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