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910 戰爭賠償

^
  “跑了?”
  見到何團長,沒說上幾句,楚云升便奇怪道。
  “是的,楚先生,我們前面的這塊沙漠范圍之內,豬頭人部落,大部分都已經得到了我們出兵的消息。”何團長點頭解釋道。
  過去的半個多月間,他們所到之處,豬頭人拼命抵抗,卻依舊不堪與之敵,死傷不計其數,大量豬頭人部落低沉著七百年前滅國之哀歌,大規模地向更遠的地方遷徙。
  何團長的部隊殺豬頭人殺得實在是殺不動了,他們面臨與大陸方當初屠殺人類類似的問題,尸體拋在沙漠上問題還不算大,關鍵是沒那么的時間與能量浪費在屠殺上。
  楚云升給他的命令是以最快的速度向大陸國核心疆域推進,將所有能遇到的地球人,統統帶回來。
  經過大半個月的戰斗,沙漠里的豬頭人要么望風而逃,要么紛紛歸降,主動釋放從大陸人手里買來的大量地球人,并“賠付”給何團長等人編造出來的各種戰爭賠償出兵費、路費、伙食費、醫療費、虐待人類費、高溫補貼費……
  最后實在編不出來了,不知道誰靈機一動,竟向豬頭人索要撤兵的“還鄉費”。
  砸鍋賣鐵,豬頭人也交不起戰爭賠償的這費那費,最終,被搜刮干凈之后,只能再將部分精壯豬頭人抵債給何團長的銀色軍團,等到人類撤離走后,幾乎被蹂躪成廢墟的部落中,豬頭人一片的凄凄涼涼。
  何團長將隨軍帶回來的難民叫花子般的地球人送回星艦,細高人又把第二批解禁并搬運出來的規制裝備給他的士兵們補充上,又從已經達到十多萬的地球人選了新兵。組成一只近萬的銀色軍團,將再一次開拔,邊行軍邊練兵,向大陸國腹地推進。
  而此時,大陸國疆域之內,叛軍四起,被卡旦族統治了數年前的各方種族都在風起云涌的暴動之中,王庭的軍隊一敗再敗,即便梅爾蒂尼號稱軍神。也分身乏術,無法遏制卡旦人心中的巨大惶恐,只得不斷收縮防線,放棄大量城堡封地,努力減少與叛軍接觸面積。以求最大程度的集中王庭力量。
  這些情報,每一天,都會有探索飛行器源源不斷地傳回來,楚云升有時候也會看上一眼,主要看看有沒有布特妮肖納以及艾希兒的蹤跡,畢竟是天下圍攻大陸國的世界大戰,也許在什么時候他們就會不經意地出現。
  突然沒有了樞機的世界。極為混亂,原有的體系崩塌,新的體系尚未建立,每天死去的人數都數不清。而靠死人為軍隊的亡靈軍隊正迅速膨脹之中。
  漸漸地,隨著時間的推移,天羽國的情況不清楚,但大陸之上混戰的局勢逐漸明朗起來。
  隱隱地形成了三股龐大的勢力。一股是垂死掙扎的原大陸統治者卡旦族,一股是叛軍中勢力最強也是準備最充分的荑族軍團。第三股則是有眾多其他種族組成的聯軍,它們人數最多,地盤最大。
  除此之外,還有另外三股較為特別的勢力也在急速地膨脹之中,最強的是死人亡靈軍團,其次是第二個大沙漠中的恐龍龐然大物,最后仍是各種“乘著”流星雨而來的古怪生物群。
  它們的目的與爭霸大陸的卡旦族荑族等不同,經過探索飛行器的連續追蹤,再加上楚云升曾親眼所見的飛龍與冰鳥,基能證實,它們在搜索并搶奪隱藏在世間的各種源體。
  而何團長的銀色軍團則是所有勢力中最為特殊的一類了,雖然他們的任務也很明確,搶救人類,并搶奪細高人所需要修艦的必須物質資源,但與六股勢力,兩大爭奪戰場,都沒有太大的牽扯。
  為此,何團長將要一會兒成了雇傭軍,一會兒又成了侵掠者,到處談“生意”,列出一串長長的由各種名目組成的戰爭費用與戰爭賠償清單,除了死人軍團,誰給“錢”就替誰打仗,源源不斷使用豬頭人仆從軍向星艦輸送各種必需資源。
  今天,何團長就帶回來了主發動機修復所需要一皮特殊金屬礦物,由隨軍的飛行器掃描確定,再由充當苦力的豬頭人仆從軍挖掘并運送回來。
  細高人沒有與人類軍隊中的坦克裝甲車類似的地面運載武器,它們在空中就能搞定一切,而且更加有效率,節約能源。
  因此,靠兩條腿,何團長的銀色軍團也只能在前面的第一塊沙漠之地附近轉轉,遠了補給就成了大問題。
  靠戰爭費用與賠款,食物倒是可以保證,但細高人給出的規制武器必須回到主艦內補充能量。
  在楚云升的要求下,細高人搶修好星艦中的一處臨時建造區,利用何團長半個多月帶回的各種資源廢料,制造出簡易版般的運輸機。
  雖說是簡易的,但細高人的工藝卻依舊十分的精湛,這是改不掉的,不會因為造的是“次品”,工藝也跟著就是粗糙的。
  一堆廢料,都能讓它們折騰出對人類而言如同科幻般的飛行器,光線流暢,外形深合流體力學,依靠最簡單的暗能量斥力推動,不考慮地球軍隊所需要的隱形等功能,并且不攜帶細高人也沒有多少能量可以補充的細高武器,就是單純的大型運輸機,方便補給、出戰、以及及時撤退,也方便向星艦運送資源與活著的人類。
  后續的推動能量由何團長他們自己解決,搶也好,戰爭中交易也好,細高人不管。
  現在是修復工程的前期,需要大量的人類勞動力從洞穴中的戰艦殘骸拆除部件,運送回主艦,再進行人工方式的安裝等工作,一旦進入中期,大量修復智能體被制造出現,人類在艦內修復工程上的原始人力就瞬間失去作用與意義,將只剩下在能量混亂的遺跡中拆除部件的低級價值。主艦里面的修復工程他們就插不上手了。
  而對楚云升與細高人來說,最難最漫長的正是前期工程,只能以密集勞動力的方式產生規模效應,人越多越好,只要糧食足夠。
  所以不管細高人如何瞧不上最終會成為廢物甚至是負擔的地球人,但眼下,也不得不擠出精力與系統資源,為何團長的銀色軍團制造簡易的運輸機。
  不過,楚云升仍同意了那位教授的請求。在主艦的一個不起眼的區域,劃分出獨立區,讓教授選出來的技術類地球人集中在那里,利用學來的知識與細高人的廢料,做實驗性的嘗試。主要為何團長提供更合適人類的戰爭工具。
  按照教授的說法,其中有兩句,楚云升印象深些:
  “人類的科技進程是一道加速曲線,但我們的基礎物理停滯了很多年,到達了瓶頸,現在突破了,想要爆發式的大發展。就需要一個騰飛的目標,而戰爭刺激就是最強的動力。”
  “歷史證明,只要有迫切的需要,人類就可以造出任何東西。不論是和平的,還是戰爭的。我很慶幸,我是一個地球人,自身不干擾任何暗能量場的運動。可以成為獨立的觀察者。”
  ……
  望著細高人轉化過來的只有3%的修復進度之統計顯示,楚云升就很懷疑到底能不能在眾神歸來前修好整個星艦?
  “楚先生。有個事情需要向您報告一下。”何團長出發前,猶豫再三道。
  楚云升點頭道:“哪方面的?說說看。”
  何團長謹慎選擇措辭道:“是這樣,我們的一只偵查小隊,因為在沙漠中迷失方向,脫離了集團軍,幾天后才找了回來,人數卻少了一半,根據他們的報告,說是在迷路的時候,遭遇到一個天羽族人,并且打了起來,奇怪的是,幾次明明殺死它了,它卻又“活”了,大意之下,小隊損失了一半的士兵,最后那個死掉的天羽族人揚長而去,偵查小隊沒有空中武器,追不上它,只得重新找路回來趕緊報告,由于他們口述的內容太可不思議,違背常理,為避免引起其他士兵們的恐慌,我讓調查組秘密把那幾個人看管起來,不準走漏消息,回來后,也一直沒能查清楚幾個偵查士兵是不是在說謊,所以也不知道該不該告訴您。”
  楚云升心中一沉,何團長嘴里的那個天羽族人恐怕已經不是天羽族人了,根據他的描述,幾次死而復活,極可能是他之前見過的死人軍團一員。
  但它們什么時候已經發展到天羽國去了?當時,天空花園被毀,死掉的天羽族人不及其數,即便只有一成的人成了死人軍團,數量也是極為恐怖的!
  不僅是天羽國,還有大陸國,甚至海之國,只有人的地方,就有死人,有死人的地方會不會就有它們的影子?
  它們再這么膨脹下去,恐怕連樞機也會悚容,因為它們就是死的,除非灰飛煙滅,除非這個世界不再死人,否則永遠殺不絕,永遠殺不干凈!
  如同一個毒瘤,附生在健康的生命上,越長越大,割之不盡,直到腐爛全身。
  楚云升將見到胡爾的那段視頻調出來,交給何團長道:“你的偵查兵沒說過,但它們不是死人,細高人已經初步確定,是被植入了一種寄生的變體,你回去看看,盡快讓你的士兵們熟悉,將來肯定會再遇上,不要猝不及防地崩潰。”
  何團長驚訝地草草看了一眼視頻,隨即點頭道:“我明白。”
  在他眼里,楚云升是神秘的人,仿佛什么都知道,什么都能辦到,簡直無所不能。
  在怪人們眼里,楚云升是近乎于神靈般的人物,這些日子以來,它們從繁重的修復工程中漸漸退了下來,新的宗教萌芽正在朦朧出現,地面上經常出現楚云升蟲身的圖騰。
  在細高人眼里,楚云升就是一個緊箍咒,一柄懸空的劍,也是它們擺脫千年封閉的道路。
  但在安第魯的眼里,楚云升肯定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混蛋!
  霸占了他的老巢不說,侵用了他辛辛苦苦積攢下來的糧食儲備也不說,破碎他獨占一隅自稱國王的夢想更不說,竟然還四處派人攻打豬頭人,釋放淪為食物的地球人,與他搶奪彌賽亞的頭銜!
  這可是他的根,是可忍孰不可忍。
  為了加強身邊追隨他的人對他的信心,為了搶奪回屬于自己的頭銜,為了他的根,安第魯在發現大陸隊消失匿跡后,立即向豬頭人部落發起猛烈的進攻,手段之狠辣,屠殺之血腥,遠在那支銀色軍團之上,徹底地讓那些被淪為食物的地球人發泄所有的仇恨與怨氣。
  現在,在他面前就有一座豬頭人部落,緊挨著沙漠的邊緣,接近密以修,安第魯準備先打下這座部落,獲得充足的補給之后,一鼓作氣地攻下密以修城堡。
  在望遠鏡中,他看到十多個人類被剝光了衣服,架在柴火上,噼里啪啦地烤著,而另外一邊,幾個豬頭人從圈欄里正往外拖出幾個人類,其中就有一個瘦弱的小女孩,雖然她們拼命掙扎,但于事無補,豬頭人的力量遠大于她們。
  安第魯放下望遠鏡,冷笑一聲,帶領他的軍隊,縱身沖出了沙堆!
  ^
  ps:第二更,還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