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909 樞機之冰

^
  除了去找地底小人,哪里還有什么別的辦法。
  楚云升將細高人的建議放在一邊,繼續琢磨壓制源火的辦法,現在沒有急功近利的辦法,如果有,不管是不是火坑,他都一定敢往里面跳。
  至少能讓他動用純凈的體元氣吧,雖然體元氣一直停留在二元天初步的境界,但日子過去這么久了,也不知道會有些什么變換,還有那只進入新世界沒多久就在極北之地所封印的石頭狀怪物,都這么長時間了,命源不知道吸了多少,滋養了多久,更不知道成什么樣子了。
  眼下,樞機以下的世界打得熱鬧,樞機層面則十分的平靜,但越是平靜,楚云升越加地感覺到山雨欲來、大戰將前的氣息。
  它們在等!
  等一眾神靈歸來收拾自己。
  沒必要在這之前與他拼個魚死網破,海國樞機就是個典型的例子。
  跑路與死戰,楚云升需要做兩手的準備,變體制造者們的逼近,更加加重了這種風漸而來的緊迫氣氛。
  蟲身不需要睡眠,為此,他可以日以繼夜地琢磨與修煉交替。
  漸漸地,楚云升發現身甲上的寒氣冰霜出現的次數越來越多,越來越頻繁,有一次竟超過了十分鐘。
  這種冰霜與之前在平臺邊緣的霧氣霜結不同,是由內而出,催發寒意,帶著冰能量的精純。
  它對蟲子的火性身軀的確有妨礙,但對零維的源火卻有一絲壓制的效果。
  經過仔細的思索,楚云升理清了一條線索,在沙漠綠洲的時候,他吸入怪東西的全部接近樞機的能量,其特性以木屬性為主導。很快在零維中轉變為洶洶的源火,而現在,被他吸入零維的大神官入侵樞機力量,正轉換為奇妙的冰能量。
  可惜他沒辦法進入零維察看詳細的過程,否則一定大有收獲。
  大神官殘留的入侵力量畢竟很少,而且是“入侵者”,即便多了,楚云升也不敢再“吸”,那是找死。
  在它漸漸穩定之后。楚云升便一直看著手里匣子中的“金色太陽”一個金源體!
  這是他第二次在新世界見到源體,雖然仍舊不知道源體的等級,但源體的再一次出現,令楚云升隱隱約約地感覺到一眾神靈的目的之一。
  當年,蟲子拼了命要它們。卓爾星人要它們,現在五國眾神也要它們,背后肯定不會像他準備這么使用的簡單。
  他也問過細高人,但大約可能是核心信息,也或者與它們的科技路線無關,它們三人竟然不知道,只能等信息庫重建完畢。再去查閱。
  不客氣地說,楚云升準備用這種方式來壓制源火,是在浪費珍貴之極的各種源體!
  他心知肚明,卻不得不如此。
  與從荑族人手見到的冰源體不同。金源體剛一碰到他的手,遭到火元氣反擊后,迅速催生出大量的精純冰元氣,幾乎一瞬之間。他的整個身體便寒冷如霜地凍結起來,像是一個布滿冰紋的古老冰封雕像。
  火蟲的身體。最為排斥冰元氣。
  當金源體漸漸沒入身體之中,楚云升渾身如入冰窟,火蟲組織遭到極大的壓制,甚至嘎吱吱地冰裂般地作響。
  如果他現在處于零維之中,相信可以通過那顆種子,看到所有火蟲組織都在飛速地收縮并反抗,奮力與大量的冰元氣短兵相接地交戰。
  好在他現在的身體極其強固與堅韌,金源體一開始的攻擊性極強的金特性能量能夠承受得下來,隨后催生轉化出的冰元氣也頂得住,換做之前,用借來的那具血族身體,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金源體催生的過程有些長,部分是由于蟲身全體反擊引起的粘滯效應。
  經歷過紅液的恐怖,如今這點冰寒,基影響不了他做其他事情。
  不能繼續修煉,只能等待的楚云升,便翻出細高人最近幾天給許可編制出的通俗易懂版的“低幼”科普知識。
  沒有他的強令,細高人才不會有這么的好心,為了加快修復速度,提高地球人的知識水平勢在必行,而且楚云升也需要。
  雖然說是臨時抱佛腳,基頂不上眾神歸來時的大用,遠不如靠經驗提升實力迅速,但終究會有用到的一天,不能修煉的時候,正好可以拿來看看。
  總體來說,他的水平比大部分普通人要稍高一些,經過黑暗時代的古書理解,孫教授等人的交流,以及老幽的解釋,等等,他很快就能從低幼晉級到中幼,但難度一下子大了一起,僅僅前面十幾個頁面,通常看了幾遍,也不得要領,還得找來細高人詳細解釋一翻。
  就這樣,他聽說洞穴里原先的地球人難民中,有一個教授級的人,沒有任何細高人指導,已經快要理解完上萬頁的中幼版,正準備向許可申請頁數更多的高幼版。
  人比人是要氣死人的,天才在哪里都是天才,更何況人家是專業的。
  不過,這個教授倒是很想請教細高人,但沒這個待遇,細高人理都不理他,和他說句話的興趣都欠奉。
  直到楚云升從許可嘴里聽到這么一個人后,親自干預,細高人才被逼不得不像教導一只小狗學習一樣不耐煩地指導他幾次,神情與老幽當年教導孫教授同事類似,但連鄙夷都沒有,只是不耐煩。
  即便如此,那位教授也仍如獲珍寶,一來,他可以不干體力活就能得到一家人吃飽的食物份額,二來,他腦袋里無數個前沿科學的問號終于可以從幼兒般教材中找到答案,并且還有機會向細高人請教。
  每一次請教之前,他都會事先百般慎重地列出一條又刪去一條,折騰幾個晚上,敖紅了雙眼才確定問題的排列順序,否則以細高人的耐心。只要楚云升不在旁邊,指定的敷衍了事。
  細高人大部分的精力需要用在修復星艦與恢復信息庫上,楚云升也不能過多強迫占用它們大量的時間來指導地球人知識,那是末倒置,星艦修不好,學再多,也是死路一條。
  然而,此刻的人類,尤其是那位教授。就像第一次走出家門的孩子,好奇地打量著這個世界,拼命地吸取在細高人眼里已經很古老陳舊的知識,卻如同至寶。
  楚云升有時候也會找這位教授“探討”一下,比起細高人。他的解釋人類化得多,而且生動得多,便于他的理解。
  有意思的是,教授的舉動竟然令細高人緊張了一陣子,尤其是膽小的那個,生怕楚云升對它們是有什么不滿了,要知道。不管它們心底怎么自人高貴優等,楚云升要殺掉它們也只是一念之間的事情。
  取命之劍,時刻懸掛在它們的頭頂上,沒有找到宇宙中同族的細高人不想死。沒有研究出楚云升為什么注射紅液而不死的細高人也不想死,膽小的那位就更不想死了。
  但它們也很奇怪,始終不把楚云升與洞穴里的地球人等同起來,即便已經知道楚云升其實原來就是一個人類。也從不改口。
  楚云升不知道它們是怎么想的,沒心思去研究。坐在光幕前的他,終于翻過去了一頁,搞懂了一點點。
  此刻,他很想細高人給他插入一支裝滿細高人知識的生物“硬盤”,讓他一下子全部獲得,但那是不可能的,細高人的確有這樣的技術,比如微極控體中就可以加載信息,但變成記憶的信息不等于理解,就像生硬背熟了課,甚至倒背如流,也同樣不知道章內容說的到底什么。
  學習,首先便是理解成為自己知識的過程,記憶是后續的階段,但往往會被顛倒。
  時間在閱讀中流逝,大約三四個小時候,體內的冰元氣漸漸暗淡下去,火蟲組織重新恢復了活力。
  眩暈的感覺又來了,不過比起上一次要弱上許多,畢竟金源體不是大神官的殘留力量,并非明顯的入侵者,楚云升勉強能撐得住。
  一直到了第二天,以及第三天,零維才逐漸穩定下來。
  很快,楚云升便發現,他竟然使用冰元氣作戰了!
  雖然效果不如火元氣,而且修煉的話,由于蟲身的問題,緩慢如停滯,不怎么實用,但零維的火源得到了很好的壓制,朝著解放零維更進了一步。
  危急的時候,樞機之火用完,它也能拿出來抵擋一陣子。
  當然對它的淬煉仍有一個過程,真正形成樞機之冰,需要很長一段的時間。
  楚云升一直不知道自己如今算不算是樞機境界,如果算的話,樞機之冰一旦形成,他便等同于同時擁有了兩大樞機的戰力,一冰一火,輪番作戰,不曉得極南之地的那位能不能撐得住?
  下一步,他就想辦法找到火源體,用它催生出的土性能量壓制住樞機之冰的力量,消除單一精純的冰元氣對蟲合之身的妨礙。
  現在,他的身體上,始終浮起一層薄薄的冰霧氣,與黑暗純極的甲面交相輝映,異常的神秘化。
  今天是何團長預定返回的日期,半個月來,他帶領銀白制服的新軍隊,幾乎橫掃了大半個沙漠之地。
  ^^^
  ps:感謝風喬,昨天再一次飄紅,誕生了黑血的第一個百萬盟主!
  很感動,很興奮,于是昨天準備熬夜加更,結果感冒了,早上起來嗓子疼得說不了話,上午去買了藥,剛剛吃了兩片,不知道有沒有效果。
  不過,晚上仍會有兩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