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902 撕心裂肺

^
  “沒用的東西!丟人現眼,整天就會吃廢飯,還當自己是武士大老爺嗎?”
  扎克里坐在土制的門墩口,咬著嘴唇,聽著弟妻低聲的咒罵與抱怨,捏緊了拳頭,想要站起來,最后卻無奈地坐了下來。
  一個多月前,他歷經千辛萬苦終于活著回到了老家,撿回了一條小命,起初家里人以為他是回來探親,尤其是弟妻,不知道對他多么的恭敬,但凡有什么好東西,都獻寶一樣變著法的給他做著吃,旁敲側擊著一些隱晦的問題。
  吝嗇的老格朗不知道從哪里聽說他要晉升了,一反平常一毛不拔的性格,竟提著美酒和燒肉,不遠道路的崎嶇,親自上門,問東問西,搓著手局促不安,最后臨走的時候,才裝著膽子托弟妻給他帶話,說是他家小女兒的事都準備好,問他什么要娶過門?不會看不上他家小女兒吧?
  這一切隨著王庭大敗的消息傳來,轉眼間全都變成了泡沫幻景。
  原來他是敗兵,原來他是逃兵!
  弟妻漸漸地也不那么恭敬了,開始的時候,還不會罵罵咧咧,最多不和他說話,把食器“嘭”地砸在桌子上就走,后來,隨時時間的推移,各種消息傳來,他在家中的地位一落千丈,到如今,弟妻已經能指著他鼻子大罵了,最后一絲臉皮都不要了。
  老格朗也再沒有來過,但托過人帶了話,讓他死了那條心,讓他也不看看自己一個殘廢也配得上他家漂亮的小女兒?
  扎克里不是不想干活養活自己,但他已經廢了,重一點東西搬都搬不起來。夜里還時常的咳血,殘腿和脖子傷疤處痛得死去活來。
  他望著自己唯一的弟弟,那是最后全部的希望了,不僅是生存下來的問題,更是他對家的那點渴望。
  “哥……”弟弟垂下腦袋,什么也沒說。
  扎克里一切都明白了,眼神中頓時失去了所有光彩。
  他忽然感覺到自己真的不如當初就死在戰場上,死在那個畸形人的刀下,為什么要活過來呢?
  扎克里掙扎著扶著簡陋的門框站起來。默默地走向遠處的茅草屋,那里面住著他年邁的瞎眼老母親。
  “扎克里,我的兒子。”當他來到老母親身邊,年邁的老人粗糙的雙手撫摸著他傷痕累累的臉,在幽暗潮濕的房子里。微微顫抖。
  扎克里咬著嘴唇,撲到在母親的懷里,突然嚎啕大哭,他今天早上剛剛得知,老格朗將他的小女兒,他夢想多年的妻子,嫁給了富戶德瑞森家的孩子。僅僅只要了一頭姆堤的禮金!
  這一刻,他哭得撕心裂肺……
  也就在這一天,一名風塵仆仆的騎兵飛馳入平靜的村莊,一陣雞飛狗跳之后。帶來一個驚人的消息:撒倫王子殿下,招募大陸勇士!
  ……
  極北之地。
  吉特騎著戰馬從大營里出來,風雪沾著眉頭。
  在極北之地的盆地森林里,躲藏著大量的地球人。血族因為自身能量的問題,只能在邊緣地帶活動。前來屠殺人類的軍隊,只要一靠近,他們就只能冒著巨大的危險鉆入深林,除非對方出動的人數不多,他們往往可以反擊一次。
  隨著時間的推移,初擁后的血族數量急劇的擴充,幾天前,曾成功演練了一次大陣,不過因為沒有王的陣封,效果不佳,但也能擊潰大批前來屠殺人類的軍隊了。
  更關鍵的是,血族有獵殺獸物的能力,食物供給尚且充足。
  因此,最近前來報名要求加入血族的人越來越多,幾乎擠滿了駐扎點。
  吉特翻身下馬,來到簡陋的桌案前,替換了另外一個累的不行的血族。
  “叫什么名字?哪國人?多大了?男的女的?”
  吉特頭也不抬地問著,如今所有人都蓬頭垢面,不脫褲子檢查,根不知道是男是女。
  “朝鮮人?不是韓國人嗎?怎么又有朝鮮人了?你以為我是那么好騙的嗎?”
  吉特拍著桌子,怒目而視跟前的一個家伙,居然敢自稱是朝鮮人。
  “我真是,不是南韓,是北韓,您看,這是我的證件……”那人哆哆嗦嗦地從懷里掏出一個繡著偉大領袖的破布,包裹著一個似乎比生命還重要的件。
  這里的人都知道,吉特統領最恨韓國人,原因不明,但凡是韓國人,統統被拒。
  “滾蛋,滾蛋!法克,老子管你是北韓,還是南韓,統統滾蛋,該死的亞洲人,都長著一個模樣!”吉特發了一陣子火,在這個人的名字打了一個大大的叉,抬頭吼道:
  “下一個,怎么又是亞洲人!”
  朝鮮人失魂落魄地站到了一邊,他身后,一個帶著老婆孩子的男人,咽了一口吐沫,用不熟的英語急忙解釋道:“我不是韓國人,也不是朝鮮人,我是日人。”
  “日人?”吉特微微一皺眉頭,對日,他還是有不錯印象的,他所遇到的日人從來對他都是畢恭畢敬,極大地滿足了他的小小虛榮心。
  “是是。”那個男人連忙點頭。
  “有證明件么?”雖然有不錯的印象,但吉特還是決定公事公辦,要不然被肖納表哥抓住,那可就麻煩大了!
  這里的日人還是挺多的。
  “這個……”男人一時語塞,支吾半天道:“逃難的時候丟失了。”
  吉特對這個男人到這個時候還不忘帶著老婆孩子,挺有好感,于是大手一揮道:“脫了衣服到那邊檢查檢查,身體沒問題,我們就收了。”
  男人微微一愣,連忙點頭哈腰,暗自興奮地微微顫抖,給妻子一個眼神,兩人拉著的手微微用力,傳遞著某種激動的情緒。
  被血族收下。那就意味著安全與足夠的食物!
  這時候,一旁被淘汰下來的日人頓時不干了,其中一個人嚷嚷起來,雖然不敢沖到吉特面前,但在自己人群中壯著膽子,大喊:“憑什么他能被選中!我們就不行?他是日人嗎?他都不會說日話!”
  這種吵鬧的事情天天都有,吉特也就隨口問道:“你會說日話嗎?”
  男人的臉龐頓時慘白無血絲,已經走向檢查點的身體僵硬住,從嘴巴硬是擠出幾個生疏的詞語來:“瑟由啦啦。莫西摩西……還有,八嘎……”
  一旁的日人立即哄笑一片,最先嚷嚷的那個人帶頭道:“他根不是日人,吉特統領,那個詞的意思。是在罵您是蠢貨呢?”
  吉特可不是笨蛋,不用一旁的淘汰日人提醒,他也已經聽出了這個男人根不會說日話,是在騙他,頓時大怒:“騙子!立即給我滾!我最恨你這種人!”
  男人渾身一哆嗦,像是瞬間從天堂進入了地獄,不敢置信地看著吉特。
  “怎么?還想賴著不走。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嗎?再不滾蛋,打斷你的狗腿!”吉特越發地怒火沖天,這幾天,他憋得厲害。尤其是被大紅馬欺負的沒處發泄。
  男人一個激靈,清醒過來,知道被揭穿身份,頓時一片死灰與絕望。身體搖擺著就要跌倒,他已經三天沒有吃過任何東西了。
  這時候。他的妻子平靜地走到吉特跟前道:“對,我們不是日人,我們是中國人,我們的國家投靠了天羽國,大陸人欺負我們,其他在大陸的地球人也欺負我們,我們在哪里都不受歡迎,實在沒辦法了,我丈夫才這么說的,并不是要欺騙你。”
  “滾蛋吧,中國人,這里是大陸國,要乞討去天羽國乞討吧。”旁邊又有人起哄道,仿佛大陸國是他們的國家一樣。
  吉特微微一愣:“你們是中國人?”
  男人的妻子點頭道:“是。”
  吉特又道:“會說中國話?”
  男人的妻子道:“當然會。”
  吉特想了想用英語道:“藥品和食物,怎么說?”
  男人的妻子立即說了一了遍。
  吉特一拍桌子,將旁邊的嚇了一跳,以為他要大開殺戒,連起哄的人都不敢說話了。
  男人急忙擋在妻子跟前,雖然害怕,但仍面對著可以一只手就掐死他的吉特。
  而他的妻子,則很溫柔地靠著他背后,雖然她的眼神并不是那么的害怕,大約已經看淡了生死。
  吉特興奮道:“終于來個中國人!不用體檢了,你們直接去大營,評級為b+,以后直接歸我負責,第一個任務就是教我說中國話!等等,我親自帶你們去,這次肖納表哥一定表揚我!”
  他沒頭沒腦的話,頓時令全場陷入寂靜,一雙雙不敢置信地眼睛不停地在男人一家人和吉特身上切換,仿佛要看出什么來。
  男人也恍惚地厲害,咽了口吐沫道:“您,您說的是真的!?”
  b級,那可是血族以下的最高供給等級啊!
  吉特確定道:“當然!別廢話,趕緊跟我走。”
  這一下,所有人才確信他說的是真的,立即轟然開來,原先叫嚷的那人不服地幽幽喊道:“憑什么”
  吉特冷冷地目光射向他,道:“你有事也拿出證明來,證明你是美國人或者中國人,我立即讓你進來!否則,滾一邊去!”
  這時候,一只騎兵揚雪而來,匆匆跟前停下,急急地說了一大通。
  吉特當即也不管男人一家了,急忙跳上戰馬,沖向營地,大喊:“肖納表哥,出大事了,盆地外的異族軍隊突然撤退了!你快去看看吧!”
  第二更,求推薦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