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899 全部斬出

^
  此時如果有人站在地面仰望天空,就會驚恐地發現原本湛藍的巨大蒼穹,如被敲碎了的蛋殼,裂開出無數明顯的碎片,閃耀著陣陣的光芒,如崩塌般向下紛紛墜落。
  天碎了!
  碎裂龜紋瞬間于天穹上蔓延開來,輻射全球天空。
  迎向陽光的半星球的生物們,恐慌地發現,它們頭頂上的天空正隨著天空碎片的崩塌剝離而一點一滴地黑暗下來,就連永恒的太陽也在一塊塊碎片掉落中漸漸消失。
  而處于黑夜的半星球,更加地恐怖,黑暗的天空雖看不到龜紋碎片,但宇宙中璀璨的億萬星辰fǎngfo在同一時刻一顆接著一顆紛紛集中呼嘯砸向人間,三顆明亮的月亮持續地在坍塌之中。
  此刻猶如神罰之末日。
  碎片崩潰中紛紛墜盡,天空、白云、日月、星辰……猶如一幅巨大的畫面被婆娑碎落,漸漸消失。
  無邊的黑暗襲來,整個世界,整個星球,在剎那間陷入無光的空洞。
  窒息的感覺威壓在每一個生靈的頭頂,惶恐的情緒無邊的蔓延。
  曾有在心底對神靈抱怨不敬的人,此時此刻,靈魂都在驚懼的顫栗。
  神之一怒,天棄地滅!
  人間,fǎngfo被神靈握在手掌之中一般渺小。
  又或者,那是魔鬼降臨人間。
  ……
  短暫的時間后,來自宇宙新的光線重新抵達大地,天空、日月、星辰……再一次漸漸地出現在蒼穹之上。
  但白云消失了,它們彌散在大地之上,霧氣蒙蒙,像是下了一場濃郁的晨霧。
  無數生靈才喘過一口氣。驚魂不定。
  動物們紛紛鉆入巢穴,植物們狂風中卷起枝葉,人們驚恐不安。
  ……
  海面上,天空花園中,短暫的極黑過后,無數黑色的身影從成千上萬的碎片中一步跨出,剎那間匯聚為一道凌厲的身影。
  在它的背后,無數的碎片狀尸體彌天漫卷,碎裂的城市紛紛揚揚地崩塌墜落。
  曾經天羽國千年的驕傲,世間最美的地方。人間的極樂世界,天空的花園,已成無數的碎片,死亡的地獄,崩潰泯滅于沖天滾滾的煙塵中。
  成千上萬的如云劍氣。凝聚成一條嘯吟的長龍來回穿梭盤旋于塵埃之中,在楚云升的背后沖天而起。殺向大小侍三長羽。
  滾滾紛亂的落石塵煙中。一支龐大無比的星艦從崩塌中露出遠古般的崢嶸,巨大的發動機發出震耳欲聾的掙扎轟鳴聲,漫天塵埃中,傾斜注倒,墜向海邊的大地。
  一艘接著一艘的飛行器從依次打開的星艦艙體中飛出,戰機群越過楚云升的頭頂。流星雨一般呼嘯擦過海面,瞬間突破音障,密集的細高人尖端炸彈如火海一般掀翻海洋,再高高拉起。一道道射光追擊試圖逃離的外圍天羽族人,猛射轟擊。
  它們很快便消失在視線中,奔襲千里,來到天羽人下一個天空城市浮城,丟下無數炸彈,狂轟濫炸,憑借恐怖的速度,再揚長而去,繼續飛向下一個城市……
  楚云升對天羽族的報復來得之快之猛烈,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幾乎以一種要將它們從這顆星球抹去殺絕的氣勢橫掃而去。
  觀戰的海族人震駭地望著水面烈焰燃燒的一具具同族人尸體,飛速后退,或者下沉。
  而陸地上的那位大神官凝然一動,飛出了巍峨的宮殿。
  天羽國的小長羽凄慘而絕望地望著泯滅中的天空花園與正在毀滅中的浮城,以及即將滅絕的天羽之族,再看向楚云升的眼神多了一絲悲涼的滅國之殤,或之恨。
  她掙扎著反抗亂、倫的純源,她準備忍受屈辱要求大長羽釋放沉殿里的那個地球人,她心底矛盾jīliè卻不敢抗爭的滅絕人類的神諭,但現在依舊終將她推向亡國滅種的深淵,一步步走向她所擔心的噩夢。
  命運將她像一個婊子一樣肆意玩弄!
  她此刻正激射向極南之地,但并不是她的力量,她準備與國共存亡了,而是在最后關頭,那名英俊男人,侍長羽爆出所有的樞機之力,將她送出了“地獄”。
  它最后一句話是對她無奈絕望地嘆息道:“天羽族不能亡,帶上艾瑞斯,純源吧!”
  之后,它便迎上了襲來的長龍嘯吟般的如云劍氣,為輕羽散盡渾身碎紋是血的大長羽,擋住了混亂中那個地球人凌厲而準確的一擊。
  它擁有最強的防御能力,銀色細棒頂端打開的神境波紋卻在嘶鳴的劍氣中最終被撕成了碎片,但它為大長羽的逃走,贏得了時間。
  它幾乎與如云劍氣同歸于盡。
  以自我的犧牲,換取了大小長羽一個向極南之地,一個向大陸太陽城方向逃亡。
  不論那個將靈魂交給惡魔換取力量的地球人追向哪一個,都沒有時間再轉頭追第二個,它們當中必須為天羽族活下來一個。
  楚云升只在天空中略微停頓了不到一秒,看也沒看身后傾倒的星艦,與死去的侍長羽,立即展開雙翼,如箭矢一般追向大陸。
  大長羽以羽令微入宏觀,放大極小尺度空間的不連續性與非確定性,造成空間錯位,并主宰之,而他反其道而行之,以靈蘊打造的熾白之劍,通入破鎮之人的殘蘊,宏入微觀,大破之。
  錯位空間如碎片被摧毀,來不及復原的整個天羽國度都在楚云升熾白之劍的切割之中,就連來自星球外的宇宙光線在錯位空間崩塌后的短時間內,也無法重新進入,只有等強大的空間自我復原空間秩序后,才恢復了原狀,但被錯位空間碎落分錯的天羽族人與天空花園城和那些從天空消失的白云一樣再也回不去了。
  只有掌控羽令主體的大長羽,具有極強防御能力的英俊男人。以及及時逃離的小長羽免遭于毀滅。
  但大長羽依然重傷,羽令徹毀,如果不是那個英俊男人自我犧牲,與熾白之劍迸發的如云劍氣功歸于盡,它必死無疑。
  曾經威赫極極的一國樞機,天羽國的大長羽,此刻卻如同一條喪家之犬一般倉狂奔逃。
  它fǎngfo知道楚云升肯定會追它而來,不曾回頭,帶著無限的希望看了北方一眼,嘴唇默默蠕動。似乎也是不忘的“純源”,然后,雙目恢復一片冰漠。
  “怎么還不出手,你等得不就是這個機會么?”
  大長羽冰冷的聲音傳向遙遠的太陽城,千年的生命也會出錯。但不是笨蛋,它大大錯估了楚云升。很多事情。再一想就會明白。
  一顆粒金飛速而來,但始終沉默。
  “你再不出戰,難道它就會放過你們大陸之國么?你別忘了,是你們大陸國王庭的軍隊幾乎殺絕了它的部下!”
  大長羽被粒金猛地擊中,身形微微晃動,嘴角露出一絲陰冷之笑:
  “你現在想殺我。也不是那么容易,臨死前,我必會將你拼成重傷!你的心思我知道,此戰之后。你若殺死了它,待我處理完后事,我的契約和皇宮中的那件東西,你可任選一樣。”
  太陽城方向依舊沉默,大量集結的軍隊迸發出守城的能量,將整個城市迷障在耀眼的金色光芒中,而極為重要的人物正在緊急疏散。
  大長羽冷笑道:“我已經重傷,此戰之后,不管愿不愿意,都會囚于你的神殿中,你隨時可以殺掉我自取契約,還有什么不放心的?”
  大陸國的大神官終于開口道:“契約就算了,眾神歸來之后,仍要歸還給你們,只能用中間這么一段的時間,皇宮中的那個東西在哪里?”
  大長羽過了一小會才冷冷道:“在的手里,她現在去了極南之地。”
  大神官突然冷哼道:“你騙我?”
  這時候,大長羽已經風雷電掣般地來到太陽城的上空道:“你沒有選擇了!”
  話音剛畢,貫空追擊而來的楚云升頓然出現在不遠的高空,漠漠冷視下方的巨大城市,越老越近。
  大長羽落在高聳的城頭塔頂上,對漂浮在遠處一側的金光粼粼的大神官道:“你算計我在先,沒什么好抱怨的。現在,我們必須聯合一起,殺掉它!”
  大神官華麗金色長袍輕輕起伏飄動,道:“它敢追來,就必有憑借。”
  大長羽冷聲道:“它借來的惡魔之劍已經用完,只剩下身軀優勢,你的神境力量和我不同,專于堅摧,殺它很難么?還是你害怕了?”
  大神官望著飛速逼近的黑影,道:“你不用激我,我對它知道的比你多。”
  大長羽冷笑道:“知道再多又有何用?你還有退路嗎?”
  大神官微微一凝,然后淡淡笑道:“不錯,不過,它恐怕再用不出那一次的力量了,否則你早死了。將靈魂交給惡魔,真的就會得到如此強大的力量么?”
  大長羽沒有說話,它已經不需要說什么了,而且楚云升已經俯沖下來,絲毫未曾停下。
  大神官微微抬起手,無數金芒浮躍而出,形成一只巨大的手,伸往天空,握向飛來的楚云升。
  這不過是一個前奏,它肅穆的瞳孔中閃爍強大的自信,它有無數種辦法殺死這個已經被天羽族消耗太多的地球人。
  身體再強悍還能強過它么?大神官從頭到尾都在觀戰,不屑一顧。
  它的確等待就是這一刻,它要這個人類,分解它,弄明白那天的事情,它也要天羽族從此一蹶不振,更要天羽族的重物!
  它很貪心,但它有這個實力得到!
  天羽國的神境三大長羽已廢,極南之地的那個人已千年未出,它這個第一神境巔峰的大神官,就是天下最強之人了。
  與此同時,一聲令它二人微微變色的一句話突然響起:
  “劍、來!”
  俯沖在空中的楚云升依舊沒有停下飛翼,筆直地撞向巨大的金色之手,右手揮出,一道熾白色的劍赫然出現在他手里。
  雖然它已經明顯暗淡很多,也不如剛出沉殿時的充滿力量。
  但楚云升用它足夠了,他在地下空間準備了這么久,就是為了這一刻,擁有足夠的能級召回第二劍,斬出最后一劍,出其不意地再使用能量化的劍式。
  他在空中猛地沖刺向巨大的金色手掌,向金光閃閃的巨大城市,接連斬下:
  “劍式!”
  “劍嘯!”
  “見云卸甲!”
  三式連擊,楚云升將他所學會前輩的三大劍式,一口氣全部斬出!
  他要橫掃天陸二國,威懾五國,讓所有人看到,它們將為此而付出的代價!
  ***
  第二更,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