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899 神境之軀

^
  “你是誰?”
  天空中,輕羽云集的地方,傳來一聲威嚴的聲音。
  楚云升微微抬起頭,將目光從數以百萬計的人類尸體上移開,看向遠處空中輕羽飄旋回聚之中央。
  他聽不懂天羽族的語言,即便聽懂,似乎也不想說什么。
  眾多天羽人也震驚地望著高空上的黑暗之純的影子,以及,那一雙幽暗的甲膜之翼。
  整個星球歷史上,除了它們天羽族外,沒有第二個智慧種族擁有天空之神賜予的自由之翼。
  它是誰?
  怎么會突然出現在天空花園?
  “你到底是誰?為何突然出現在我天羽之國?”
  英俊男人手持銀色細棒,飛一般來到輕羽猬集中心的一側,稍稍看了看沉殿方向,微微皺了皺眉頭,冷冷道。
  它第一次出聲,令天羽人頓時倍感緊張與蕭冷,高空中的黑色人影,究竟強大了何種程度,才會令侍長羽立即進入戰場?
  但沉殿里面除了傳說中死去的惡魔,還會有什么?什么都沒有。
  大長羽曾經帶回一個地球人的事情不是每個天羽族人都有資格知道,然而即便知道,此刻的反應也會兩大長羽一樣,骯臟低下的地球人怎么可能擁有天賜的雙翼,哪怕是黑暗的,也不行!
  楚云升此刻的樣貌形態,全身的氣勢,以及生命的氣息,與被抓來時,與被抓來前,都完全不同,不要說天羽族人無法認出,就是接受過他血液的十七血騎站在跟前也無法辨認。形如陌人。
  尤其他背后懸著的熾白之劍,散發出的力量,讓兩大長羽即便明明看到他是從沉殿中沖出,猝然間,也大約不相信他就是那個快要死掉的人類。
  楚云升冰漠的甲盔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有熔巖般的血紅雙眼如幽火般閃動跳躍,看清楚戰場之后,半句廢話都沒有,身形微微一動。人已經在輕羽之中,原地只留下一道漸漸的殘影。
  不知是否是錯覺,在他猝然一動的剎那間,下方的天羽族人仿佛聽到了數百人齊聲一殺振:
  “嚯!”
  然后,那道影子筆直穿過輕羽聚集的中心。高高地拉起,畫出一條上翹天空的弧線,展動長翼轉身,再一次高空懸浮,槍尖上滴滴地流著刺眼的鮮血,冰漠俯臨下方。
  大量曾經一塵不染的輕羽帶著污血紛紛沉墜。
  “原來真的是你。”
  輕羽回旋的中心,那道威嚴的聲音似悶哼了一聲。仿佛發現了什么,隨即,冰冷道:“是你就好,可惜你出來的遲了。你們的人已經死絕,只剩下你,即便你已經將靈魂交給了惡魔,換取如今的力量。亦不過垂死掙扎而已。”
  這一次,它說的是楚云升能聽懂的話。顯然已經確定了他的身份。
  楚云升依舊冰沉不語,戰斗的任何時候,他都不喜歡說話,除非需要分散敵人的注意力與拖延時間。
  他不知道天羽國的大長羽是的確沒有在第一時間認出自己,還是在拖延時間,或許兩個方面都有,從他的角度來說,從沉殿出來的肯定是他自己,但在別人的角度就未必了,沉殿有沉殿的歷史,別人有別人的認知,而他也已經大變了模樣,更關鍵的是他是一個人類,此刻卻如天羽人一樣擁有著雙翼,身后還懸浮一柄以靈蘊凝聚打造的熾白之劍。
  如果說從沉殿里隨意冒出一個什么東西,天羽人尤其三大長羽都以為是他,那他也太拿自己當一回事了,起碼人家對他還沒有過分緊張到這種地步,從大長羽的語氣就可以看出這一點。
  換句話說,如果他真的如此自以為是,那就對戰場的形勢判斷失誤了。
  它們緊張提防的“那個人”或者“東西”,并不是他,而是前段時間不斷從地下劇烈震蕩與搖晃整個天空花園的強大力量!
  第一批人類士兵也是在破鎮之人所留下的刻崩塌后出現的,而他可能不過就是大長羽個人給士兵們附帶的一個擺在明面上的任務。
  它們壓根就沒有認為過自己一個地球人會怎樣蹦,它們只是想知道下面到底發生了什么?
  這或許和它們的歷史有關,楚云升并不清楚。
  戰場中千絲萬毫的差別,他一直極為敏銳,雖然未必說察覺到了就能改變戰局,力量的對比是無法從這上面更改的,但它的重要性在于清楚形勢,對敵人心態的準確掌握。
  果然,天羽國的大長羽確定了楚云升的身份,在輕羽一側的英俊男人,緊迫的眼神一閃而逝,將目光移開向另一方向上墜落的極美女子。
  似乎,有大長羽對付楚云升就夠了,它必須馬上去搞清楚極美女子突然如遭重擊的原因。
  于此同時,大陸上的大神官饒有興趣地看著天空,而海之國的殿主則隱然消失。
  “地球人,我曾給過兩個選擇,如今,你仍只有兩個選擇!”輕羽云集中的大長羽依舊冰冷地說道,但隱約帶著一絲慍怒,大約是血的原因。
  楚云升冷然不語,手中一動,槍尖血化震開,再一次留下一片殘影,從高空凌厲穿向輕羽中心。
  “你忘了?同樣的招數,最好不要再用。”
  大長羽冷笑著,瞬時間,千萬片輕羽四射散開,各自遵循力量的軌跡,將楚云升必經之路的上下左右空間封死。
  云朵一般的輕羽中,楚云升幽暗的槍尖破羽而出,頭盔爭出,然后是整個身體,再一次穿過輕羽回旋的中心,向上高高拉起,回身,瞰視下方,槍尖依舊殘血滴滴,仿佛在漠漠地嘲笑大長羽的狂妄。
  “你連神境都不是,不過投機取巧借用封魔之陣弄出一些神境的力量而已,就妄想對抗掌控了神境力量的我嗎?可笑!”大長羽大約連續兩次被楚云升刺中帶血。不再隱約慍怒,而是微微震怒了:“不管你現在又借了什么惡魔的力量,但你將見到真正的神境力量!”
  楚云升依舊冷然不語,天羽國大長羽沒必要和他幼稚地廢話,這些話不是說給他聽的,是給下方緊張而視的天羽族人聽,還是給大陸上的那位樞機聽,或者其他,他不得而知。
  當他再一次俯沖。輕羽回旋的中心猛然向更高的天空拉起,猶如太陽一般,四散飛射光芒一樣的輕羽長線。
  每一道射線只有一只輕羽,但這只輕羽猶如縱深的鏡頭一般無限拉長。
  如果楚云升順著這些輕羽射線向上破襲,將永遠飛不到盡頭。就像一個小數點后的無窮數一樣,近似逼近,永世卻達不到。
  一旦陷入進去,身體同樣也將被無限分割,并契合輕羽射線拉深的數,十分完美。
  楚云升大約知道這是天羽國大長羽特有的領,無限拉長的輕羽是一個外在的體現與襲向目標的攻擊線。
  但他依舊進去了。也不得不進去,這是攻擊,不是守株待兔的陷阱。
  在無數輕羽射線飛散的剎那,它們便已經將楚云升徹底包圍。
  楚云升的身體在下一刻仿佛消失了一般擴撒開來。被無窮近似數無限分割。
  頂空中,大長羽冷笑道:“可惜,你沒有剛才的那個人的殼。”
  它在輕羽云上,揮了揮手。像是要散無窮近似拉深的射線中的獵物,結束一切。
  但馬上。一具幽暗的身影在它身前出現,從視覺上來看,仿佛是從無數射線中拉出,驟然匯聚成型。
  重重地一槍,再一次刺過它輕羽回旋的中心。
  帶著槍尖的滴血,又一次拉高,回身,懸浮在天空的楚云升第一開口道:“可惜,你的速度差了一點,還有,誰說不是樞機,就殺不死你!”
  他震開槍尖血液,漆黑甲身上一道道暗紅條紋漸漸消失,此身就是合集體,正對無窮近似數,更擁有紅液催生后密集排列的超過萬萬億的細胞,分裂開來,數量之大,之巨,樞機力量想要在他一次進攻的極短速度內完成,除非它是什么第二神境。
  能夠在極微小的時間內分割完超過萬萬億的最小生命單位的細胞,進入億億億數量級的分子式瞬間分解的層次中,簡單輕松地破滅任何生命。
  楚云升說完,第四次凌厲地俯沖下來,輕羽之中的大長羽竟突然間出現了一絲慌亂。
  至此,楚云升尚未用到神境之力對戰它,雖然的確一時半會殺不死它,但這一次次的穿刺,一次次的攻擊,猶如凌遲一樣!
  而楚云升僅僅在用強悍的身體對抗它!
  這是神境的身體,否則不可能!
  但他怎么會有神境的身軀?怎么沒有感覺到他在什么時候破入神境!?
  這是在戲弄自己,在所有天羽人面前,裸地羞辱它!
  天羽國的大長羽冰怒中,猝然收回所有輕羽,匯聚于一身,目光陰沉,它仿佛已經意識到它以往無比強大的力量竟然被楚云升這個人類邪惡地克制了。
  那是惡魔的力量么?
  但它想錯了,除了零維與靈蘊凝聚之劍,楚云升真的是用自己最強的地方進攻它,他那點樞機源火或許還不夠燒毀它一半的輕羽。
  和以往不同,這里不止一個樞機,他不能一下將最強的靈蘊之劍施放出來,他得防著,否則最后死的就是他。
  第四次俯沖沒到輕羽回旋的中心,里面便橫空出現一只巨大的白色“羽令”。
  緊接著,楚云升穿過“中心”,再回身,槍尖卻沒有血液。
  “大長羽!”
  抱起極美女子的英俊男人猛地變色失聲道:“那可是天空之神留下的羽令……”
  “靈魂交給魔鬼的人必須馬上殺死,這是千年神諭!”
  高空中的大長羽冷冷道。
  英俊男子便不再說什么,羽令一出,即便是極南之地的那位來了,也……這個地球人必死無疑了,只是這代價也太大、太慘重了!
  不就是一個地球人類么?
  楚云升聽不到它們在說什么,一擊不中。必然有原因,不需要再試而浪費戰力,他身體雖然強悍,但也有限度,擊擊不中的話,很快就會被耗死。
  當即凝聚他那一點弱小的靈蘊,試圖火速尋找大長羽的真正位置。
  他忽然發現,竟然找不到了,明明從眼睛里就能看到它在那里。但卻不是在哪里!
  這種感覺,他曾在與大腦袋戰斗中遇到過,但情況又明顯不同。
  在他俯視的一瞬間,親眼看見自己的下半身竟然不見了,出現在不遠地地方。從腹部平整切開,蠕動的內臟清晰可見,斷口仍在向他的上身輸送血液與各種能量,但斷口便消失不見,神奇地進入他隔在幾米之外的上半身中。
  不僅如今,下方的天羽人也被切割成一塊塊斷口的身體,腦袋出現在上空。而身體卻出現在地面,雙羽又在別的地方,脖子與脊背汩汩地冒著循環的血液消失不見,再出現在另外一個斷口處。
  從協調動作中可以看出它們仍是一個整體。并且各個部位時刻變換,時而在這里,時而在哪里!
  沒人知道自己會出現在哪個位置,俱是一臉的驚恐。震駭異常,楚云升也不知道。他感覺自己隨時可能出現任何地方,就像穿梭空間一樣移步換影,瞬息可至,但完全不由他掌控,不由他自己決定,他就像被玩弄的一片紙屑。
  空間錯位!
  他飛速在地腦袋中想著各種知識,冒出一個古怪的念頭。
  極小尺度上的空間非連續性被放大了,放大到宏觀上!
  一種不可思議的現象!
  然后,必然產生視覺乃至真實的錯位,就是靈蘊也會被騙過去。
  來自大長羽的反擊如潮水般地襲來,他無法預警,也無法察覺,短短的一瞬間,身體已經遭受眾多的創傷。
  樞機力量可不是擺設,一旦真正擊中,是極其恐怖的。
  此刻,掌控羽令的大長羽就是錯位空間中的唯一主宰!
  它就像“神”一樣,掌控著所有被波及的人的生命,任何操控它們的位置,任意從任何方向出現,任意攻擊它們的脆弱之處。
  它便如玩弄螞蟻的蒼天神靈。
  楚云升目光冷沉,左手握槍,騰出右手,曲于胸前,五指合攏,背后的靈蘊打造之劍立即飛繞入手中,當中豎立,劍鋒越過雙眼之間,冰寒似漠。
  握住劍柄的一瞬,閉上眼睛,他便仿佛進入了已經不存在的破鎮之人的殘蘊之中。
  身邊無數錯位的宏觀空間,成了漫天離散飛射的星辰,每一個都是中心,每一個又不是,他在每一個地方,又不在,錯雜位置,紛蕪繁亂……
  微弱靈蘊中,熾白之劍急劇地開始共振
  “……原我真,逐離四空……奉劍正中央!”
  “……原我真,逐離四空……奉劍正中央!”
  “……原我真,逐離四空……奉劍正中央!”
  ……
  越來越宏大的聲音,從楚云升微微蠕動的嘴唇中向遠方一傳送,拂過數百萬人類喋血的尸體,拂過無數天羽族人惶惶的心頭,籠罩整個天空花園,彌漫向天際邊緣。
  烏云翻滾,狂風蕩滌天地。
  一柄柄熾白之劍出現在無數錯位的空間中,一個個楚云升出現在無數的空間中,成千上萬,不計其數,奉劍于正中央。
  “不要,大長羽,快停下!”英俊男人手里的小長羽極美女子猛地睜開眼睛,掙扎著沖起來,朝天空驚懼大喊:“是它,我看到過它,它是……”
  她人在飛起的途中,未能說完,錯位空間中成千上萬的楚云升熔巖般血紅的雙目驟然睜開,握劍之手,整齊劃一地斜斜劈斬而下,千萬道劍光合成一聲:
  “殺!”
  第一更。
  樞機層次的戰斗不容易描寫,弄不好就成兩人打架的放大版對轟,而要寫出依據就更難,畢竟黑血是嚴肅的,耗費眾多腦細胞終于寫好這場樞機之戰,飄火自己感覺還行,所以厚著臉求月票來了。
  ^